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陇西 > 第一部 第十章 爱情与圈套

第一部 第十章 爱情与圈套

所属书籍: 风起陇西

    今天各个方面的人都在紧张地忙碌着。高堂秉与第五台的人继续与柳萤周旋;裴绪亲自前往南郑北二十里的辽阳县调查于程的户籍以及社会联系;而荀诩则率领第三台的人秘密来到了位于青龙山半山腰的军器诸坊总务。

    总务和让靖安司丢尽了脸面的军器作坊不同,后者专司生产,而前者只负责行政事务,所以总务的主管记室一般由文职官员来充任。现任总务记室的名字叫霍弋。霍弋只有二十多岁,但背景深厚,其父霍峻生前是梓潼太守,是刘备入川时的功臣之一。而霍弋自己原本则是皇帝刘禅身边的谒者,因能力出众而被诸葛亮特意调来了汉中,被人视为是蜀汉第三代高级官员预备役中的一员。

    荀诩与霍弋在成都有过数面之缘,彼此都很友善;加上霍弋本身出自行政系统,他治下的总务没那么多军方味道;于是当荀诩提出要求在总务设置埋伏的时候,他没有遭到像去弩机作坊那样的重重阻力,霍弋听到他的要求后立刻就答应了。

    不过霍弋是一个耿直的人。荀诩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他以后,他直言不讳地说道:“荀从事您如何肯定敌人一定会在这几天活动?他们的器具已经被靖安司截获,即使他们还有第二手准备,按照一般常理也会将计划推迟才对。”

    荀诩暗暗佩服霍弋的敏锐,他解释说:“呵呵,他们的时间表和我们一样紧凑,拖延会让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而且,为了降低他们的警惕,我耍了一个小花招。”

    他摆了一个手势,没有继续说下去,霍弋清楚他的工作性质,于是也没有追问,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希望一切如公所料。”

    荀诩的小花招很简单,他将于程的所有遗留物都送交南郑县丞,由他们出面发布了一个公告:宣布前日有一名樵夫抗拒卫所查验,最后跌落山崖而死;有认识他或知其内情者请速报之于南郑县丞云云。这就等于告诉敌人,于程的死被南郑当局当做是一次意外事件,并没有引起靖安司的注意。

    霍弋取来总务的平面图和几块石头铺在案子上,对荀诩说:“荀从事,这是我们目前的布防情况。”

    总务设在青龙山半山腰的一处平地上,平面看起来象是一个面东背西的丁字形。正门进入后是一条长廊,两侧是书吏房;总务的记室——弩机图纸就存放在这里——位于长廊的末端;记室向左右两边各伸出两排耳房,每一侧大约有三四十步长。在总务大院的南、北两侧院墙外围还留有两条空地,可供四个人并排而行。霍弋拿小石子代表卫兵依次摆在图上,并做了讲解。

    “霍大人,为什么这里不安置些护卫呢?”荀诩忽然指着记室的西侧。北、南、东三个方向都放置了石子,唯有此处留着空白。

    “哦,因为记室背靠着的是一处峭壁。”

    “峭壁?”

    “是的,我们总务记室的后方依傍着一处悬崖,其下异常陡峭,莫说是人,就是猿猴也难以攀援。这一道险要就顶十万雄兵了。”

    荀诩将信将疑,他从记室里走出来绕到后面一看。地形果然如霍弋所说,这间木制建筑的后面下临一段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峭壁的急坡,坡面几乎与地面垂直,上面尖石嶙峋。

    荀诩满意地点点头,回到屋子里。两个人围在布防图前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换着意见,荀诩发现霍弋这个人与情报部门天然投契,无论思维方式还是行事风格都很接近,他几乎有点想把这个人挖来靖安司了。

    正在这时,一名总务的侍卫来到了房间门口,冲里面张望。霍弋注意到了他,连忙对荀诩说了声失陪,然后走出门去,与那侍卫交谈。过了一阵,霍弋回到屋子里来,手里捏着一片谦帛,神色有些古怪。

    “怎么,霍大人是有公务要忙?”

    “阿,怎么说呢,这可真是赶巧了。”霍弋将谦帛递给荀诩,后者注意到谦帛以赭丝绕边,显然这是一份丞相府发出的公文。这份公文说鉴于近日军团调动,城防警卫人手不足,要求总务调拨一部分卫兵前往支援。

    蜀国一直以来深受兵源不足的困扰,诸葛丞相不得不将有限的兵力尽量编列入野战部队,结果导致各地包括南郑的地方守备部队缺额现象严重。一旦主力军团进入战备状态,南郑就不得不在各职能部门抽调卫兵来填补留下来的城防空白。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看来,这几天晚上就要全靠靖安司的人独立行动了。”霍弋带着歉意说,荀诩叹了口气,这是丞相府的命令,不能违令;他又不能去申请取消这一调令——如果这次行动被杨仪或者魏延知道,谁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

    荀诩从布防图上取下几枚小石子,看了看地图上所剩无几的石子,重新开始摆布起来。

    他们两个都不知道,此时糜冲和黄预正伏在总务邻近一片高处的岩石之间,透过岩石交错之间的缝隙窥视着总务大院的动静。他们从早上开始就潜伏在这里,现在终于看到大院中有了动静。

    二十几名蜀军士兵在长官的喝令下迅速跑到了院中的空白场地集合,然后站成两列纵队,在霍弋的率领之下徐徐开出了总务,沿着山路朝南郑城内走去。

    “看来‘烛龙’大人果然了得!”黄预兴奋地低声说。“烛龙”对蜀军的警卫部队简直就是如臂使指。

    糜冲盯着已经变得冷清寥落的总务,面无表情地说道:“他这也是冒了极大风险的,我们可不能浪费这个机会。”

    “那么我们今天晚上按原计划行动?”黄预问道,“虽然于程兄弟不幸身死,但我已经找了合适的人接替他的位置。”

    “没人发现于程的真实身份?”

    “有人在卫所前发现了于程兄弟的认尸通告,看来是没有觉察,否则靖安司的人早就介入了。”

    “唔,既然这样,事不宜迟,我们今天晚上动手。”

    糜冲说完从岩石坑里爬出来,拍拍身上的土,转身走下山去。黄预紧紧跟在后面。

    为防万一,他们留下了一名五斗米教徒继续瞭望。两个时辰以后,这名监视者注意到有两台顶端缀着孔雀翎的幕车来到了总务,它们停在了门廊附近,恰好被翘起的飞檐挡住了视角。两名文官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总务的本馆门口,他们与守卫交谈了一会儿,就回到轿子里。十六名轿夫抬着轿子按原路返回,很快消失在山路尽头。

    “这两个当官的真是爱讲排场……”监视者打了个呵欠,不无嫉妒地想到。

    他不知道,这两台轿子里挤在一起的是十名靖安司行动组的成员,他们已经悄无声息地潜入了总务院内。讽刺的是,荀诩以这种秘密方式运送靖安司“道士”进来,不是为了防备魏国间谍,却是为了防军方与司闻曹本身的耳目。

    三月三日的白天平静地过去了,入夜以后,实行宵禁的南郑城变的分外安静,而位于青龙山荒僻山岭之上的总务则更显得寂寥无比。

    就在这一片貌似平静的夜幕之下,一个黑影悄悄地接近总务大院,他巧妙地利用山脊起伏的曲线,将自己的身影在大部分时间内都隐藏着黑暗中。

    军器诸坊的总务按照编制一共有三十五名卫兵,其中二十五名在任,十名流休。现在被南郑城防调走了二十名,于是今晚实际上负责巡逻的只有十人。由十个人负责二十五个人的巡逻区域,实在是十分勉强。于是总务大院四个角楼只有两个前楼各派了一人驻守,正门看守两人,余下的六人则分为两人一组来回在丁字走廊巡回。无论巡逻间隔和密度都差强人意。

    黑影游走到北侧耳房的外墙,贴着墙根朝角楼张望。这位置的角楼今天没人看守,也没有点起火把。黑影确认自己不会被看到以后,从怀里掏出一把飞钩,在钩上系上麻绳,然后用力朝墙另一边扔去。飞钩唰的飞过墙头,特制的回钩铁头啪的一声吃住了泥砖砌成的总务外墙内侧。

    黑影拽了拽绳子,确认第一个钩已经牢固,然后又取出第二个钩如法炮制。接下来,他在手里沾了些滑石粉,双手以两根麻绳为支撑,手脚并用朝上爬去。只一会工夫就攀上了墙头。他第一个动作就是伏下身子,因为巡逻队恰好从墙内侧走过来。两名卫兵懒散地用目光扫视了一圈院子,就回转过去。

    黑影立刻抓紧这个空档把两根绳子从另外一边拽过来,垂到墙壁内侧,这是为突发情况准备退路。接下来他借助绳子溜下墙头,在耳房走廊的柱子旁蹲下来。在这样的夜色下,除非走到柱子旁边,否则不可能会发现这个穿着黑衣服的人。

    几乎就在同时,守卫在大门的警卫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在远处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朝这里移动,夜幕中看到星星点点的绿色。他急忙叫醒另外一个同事,两个人盯着看了半天才觉察到这是野狼。

    “野狼?!”

    虽然汉中多山,经常可见豺、狼、獾之类的野兽,但在靠近南郑的总务附近看到狼还是第一次。而且不只一只,而是七八条狼,它们皮毛枯黄、精神委靡,在总务门前慢慢地踱着步。

    “喂,你们快看,有狼!”前角楼上的士兵大喊道,声音里兴奋大过警示。这里有十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对付七、八条野狼不成问题,狼肉对于这些贫苦士兵来说是不可多得的牙祭。

    三支巡逻队听到叫喊以后,纷纷从两侧耳房与长廊赶到大门口。这一群士兵望着狼群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的说现在应该把十个人集中起来一起冲出去打狼;有的说应该留下来看守,不能擅离岗位,一时之间莫衷一是。在漫长乏味的夜间巡逻期间,这多少也算得上是一种消遣。

    而黑影就趁这三支巡逻队全部离开了巡逻区域的机会,从北侧耳房猫着腰飞快地跑到了记室之前。记室门前挂着一把小锁。黑影很轻易地用铜针捅开,然后屏息推开木门走进去,转身把门从里面关住。

    现在黑影距离他此行的目的只有五步之远了。

    他先回头透过窗格朝外看去,那一群士兵还在门口兴高采烈地争论着,看来一时半会儿是结束不了了。于是黑影放心地从怀里取出铜针,直接走到记室正中央的一排木箱前,蹲下去努力在黑暗中分辨上面的字样。

    这些桐木箱子造得很厚实,外层刷着红漆,四角还用铁皮包裹着。十几个箱子一字排开,有大有小,大的能装下两个人,小的则只有一捧的尺寸。他从右边开始一个一个看来,很快发现其中一个小木箱的封皮上写着“内府存录甲”五个字。黑影伸出手慢慢摩挲了一阵箱前的铁锁,然后将铜针慢慢探进去,熟练地鼓捣了几下,只听啪的一声,锁应声而开。

    黑影掀开箱子,看到里面整齐地摆放着数卷绢制文书。他一卷一卷地拿起来看,终于看到其中一卷上面的封条写着“元戎制法”与“蜀都制法”;他如获至宝,立刻将这一卷封条撕开,展开绢纸细细端详。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他背后突然响起:“图纸好看吗?”

    黑影悚然一惊,急忙回头看去,只见记室外面脚步纷乱,突然间涌出了许多人影,其中为首者正隔着窗格向里面的他望过来。

    埋伏在总务的荀诩已经等候多时,现在他终于与这个魏国的间谍直面相对。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危机,黑影的第一反应令人咋舌,他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门口。两名士兵正要推门进来,被他在里面突然一推,竟将那两扇大门硬生生地重新关上了。紧接着,他用身体顶住大门,掏出铁锁从里面把门锁住,闪身朝记室的后堂跑去。

    荀诩冷笑了一声,记室中并没有其他的出口,对方将门锁上实际就等于是自己被瓮中捉鳖。于是他命令手下人强行砸门。总务的木门并不很坚固,很快便被砸开。荀诩带着人呼拉拉地冲入漆黑的屋子中,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搜!”

    荀诩下令,记室并不算特别大,那个家伙一定就在其中的某个角落里。几个人举起火将整个屋子照的灯火通明,前堂后堂搜了一个遍,结果还是一无所获,黑影就像是凭空蒸发了一般。

    看着迷惑不解的手下们,荀诩沉稳地做了个镇定的手势:“他一定就在屋子里,仔细搜!”

    记室除了文书箱子与必要的屏风、案几、烛台、香炉以外,并没有其他的物件。如果在这里没有的话,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荀诩想到这里,把头向上抬去,看到屋顶那根粗壮的大梁。

    记室是一栋独体建筑,虽然它的内部分隔成了前、后两部分,但顶棚结构却是一体的。一道大梁自上方贯穿着前后两室。

    “快守住门口!”

    荀诩急忙回头大喊,在门口附近的两名靖安司“道士”听到长官声音,连忙左右张望,却什么都看不到。猛然之见,这两个人感觉到头顶一阵古怪的声音,一抬头,却见到一团黑影从天而降,一下子砸到了他们身上。只听两声惨呼,那两个人被重重砸倒在地。大梁距离地面有几丈高,一个百十斤的人跳下来,其去势之沉重,足以要人命了。

    因为有他们两个倒霉鬼当垫子缓冲,黑影反而没有摔伤。他从两个人身体上爬起来,飞也似的冲出了门口。

    荀诩立刻呼叫屋子里所有人出门去追,同时心里暗暗惊佩。从记室地面到屋顶大梁有三丈多高,这个家伙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攀缘上去,然后顺大梁爬到门口上方,巧妙地利用高度砸倒两个人然后逃走,无论其敏捷程度还是急智都相当惊人。

    不过这对于形势并无多大改善,原本在讨论捉狼的那些总务卫士现在全在门口守着,一见黑影冲出屋子,都拿起武器逼上去。黑影见无路可逃,情急之下甩出一枚铜针扎中了旁边冲过来的一名卫兵,然后趁那名士兵倒下的空档朝北侧耳房走廊方向冲去。

    这时另外两名卫兵从左右两个方向扑过来,黑影脚不松劲,在奔跑途中以巧妙的角度闪过他们的攻击,一拳一脚,干脆利落地把这两个人打翻在地,俨然也是一位搏击的高手!冲住记室的荀诩刚好看到这一幕,心里懊悔应该将高堂秉带来,他的五禽戏一定可以制服得了这个家伙。

    黑影这时候已经逃到了墙下,他飞快地顺着刚才预备好的绳子爬上墙头,跳去了另外一侧。尾追他到围墙底下的士兵们一筹莫展,他们没办法爬上去。荀诩见他的身影消失在墙头,也不着急,只是挥挥手,率领靖安司的“道士”与总务卫兵朝大门跑去。

    黑影跳过高墙落在地上,他顾不上揉一下发麻的脚面,扭身要跑。这时只听一阵震耳欲聋的锣声陡然响起,在北墙东边一下子冲出来七、八名全副武装手持长矛的士兵,他们站成两排,“喝”地一声将长矛挺直,组成一道尖利的墙壁,将黑影唯一的逃脱路线完全堵死。

    这是荀诩预先埋下的一手,他在冲入记室的同时也派了两队人马前往南北两侧高墙外围警戒,以备万一。结果北侧的警戒果然起了关键性作用。

    即使黑影搏击能力再强,也无法与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对抗,他迟疑地停住了脚步,似乎被震慑住了。这时荀诩又带着大队人马从正门绕到北墙东头,让原本就坚不可摧的人墙更加厚实。而北墙的西边尽头则是一片陡峭悬崖。

    前有追兵,后无退路,看起来黑影已经是逃无可逃,走投无路了。

    “快快束手就擒,可以保你一条活路!”

    一名士兵大喊道,其他士兵齐声应和,气势惊人,声音在空旷的夜里空山回响了很久。唯一没出声的是荀诩,他在一旁盯着这个仍旧不肯取下面罩的黑影,他终于有机会在这么近的距离仔细端详他的对手了。

    这个人的身材不是很高,甚至有些偏瘦小,但黑衣紧裹住的四肢匀称精悍。虽然脸孔因戴着黑色的面罩而无法看清,一双露在外面的眼睛却射出锐利的光芒。对品评人物略有心得的荀诩知道,这个人绝不简单。

    这时黑影慢慢晃了晃身体,看起来举止十分犹豫。荀诩示意士兵们不要动,给他点时间思考。

    大约僵持了三分之二柱香的时间,黑影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然后慢慢解开上衣,主动将插在腰间的图纸、铜针和其他一些小器具一件一件地丢在地上。看起来他已经完全绝望,打算放弃抵抗了。

    将这些东西扔完以后,黑影高举起双手,荀诩见状松了一口气。不料黑影举着双手并没有朝前走,而是面朝着荀诩,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去。每一步走异常谨慎,却又坚定不移。

    荀诩忽然觉得有些不妙,他让身边的人立刻过去拿住他。于是四名士兵和一名靖安司的“道士”卷起袖子,对着黑影走过去。黑影虽然仍旧高举双手,后退的速度却又快了几分。荀诩见状,知道他必然是另有图谋,急命那五个人尽快上前。

    五个人脚步加快,在下一个瞬间却突然全蹲在地上,抱住脚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黑影趁这个空隙猛地转过身去快跑,几步冲到了北墙西侧尽头的悬崖边缘,毫不犹豫地纵身翻入那漆黑一片的险峻峭壁之下……

    “可恶!”

    荀诩这才反应过来,他气得大叫一声,一把抢过身边人的火把冲过去。可是已经太晚了。他冲到峭壁边缘,却只来得及看到眼前深不见底的深渊和谷底隐约传来的隆隆声,想来那是随魏国间谍一起掉下去的石头撞击岩壁的声音。

    荀诩悻悻离开峭壁边缘,回到北墙外侧,看到那五个人兀自坐在地上各自捂着脚呻吟。他走过去俯下身子一看,发现他们的脚板上各扎了一个四角扎马钉,这比一般的扎马钉要小,显然是特制来对付人类用的。

    刚才黑影故意装作缴械的样子将这些东西抛在地上的,是早就打算用它们来阻碍追兵行动。因为天黑光线差,荀诩他们竟然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你们先回屋子养伤。”荀诩怀着恼怒命令道,“其他人跟我去山崖下找尸体,现在!”

    “可是,这么晚了……”其中一名士兵想说什么,但他一接触到荀诩怒气冲冲的眼神,就把后半截话咽下去了。荀诩事先对各种可能性都做了估计,唯独没有估计到这个间谍会跳崖自杀,他没想到这个人会绝到这种程度。

    “魏国居然有这么坚贞的间谍吗?”

    荀诩一边这样感慨着,一边带着二十个人连夜从半山腰走下山麓,然后转到山边另外一侧的峭壁底部去搜寻尸体。

    山路崎岖,搜索队光是走到那里就花了一半个时辰。峭壁底部是一大片宽阔的乱石堆,杂草丛生,在黑暗中搜索工作进展的相当艰苦。一直到了黎明时分,才有人在一处草窠中发现了一件沾了一些血迹的黑色布衣。

    “不会吧……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还能活着?”

    荀诩抬头朝着峭壁顶上望去,那里似乎高不可及。这时候旁边一个士兵说:“我看这峭壁虽然陡峭,但还是有些缓坡,是不是他借着山势滚落下山,所以只是受伤而已?”

    “别说不靠谱的事情!”旁边一个人斥道,“这可能吗?这么陡的地方,只要哪块凸石没避开,他就死定了。”那士兵赶紧缩了缩脖子,怯懦地表示也只是随口一说。

    “可是,难道尸体自己会走?”第三个士兵提出疑问。

    荀诩没发表自己的看法,他只是皱着眉头仰望着峭壁默不作声。虽然从哪个角度看,从峭壁上滚下来都是必死无疑,但没有找到间谍的尸体却也是一个铁一般的事实。难道真的有人可以从这么险要的地方滚落下来而不死的吗?

    荀诩没有穿越时空的眼光,他不会知道,三十四年以后,魏国将会有一位将军率领他的部队在阴平做了同样的事情,他们非但没有摔死,反而一直攻至成都,蜀汉因此而灭亡。

    “荀从事!”

    忽然一个士兵跑过来喊道,荀诩注意到他的手里捏的是一片布片。

    “怎么了?”

    “您看这个!这是在那件黑衣服里衬发现的。”

    士兵将布片递过去,荀诩接过去一看,浑身一震。这布片上画的是一道简单的符令,荀诩认出来这个是天师保心符,是每一个五斗米教教徒缝在内衣衬里用来却邪防灾的。在那件黑衣服上发现这样的符令,其意义可以说是不言自明的……

    在五里以外的山坳之中,黄预和手下的教徒们赶着几辆大车悄无声息地朝山里走去。大车上搁着几个大笼子,昨天的野狼就是从这些笼子里放出去的。在最后一辆大车上还躺着一个人,这人身上盖着张席子,面色苍白,仿佛刚刚遭逢了一场大难一样。

    黄预吩咐了领头的车夫几句,然后登上最后一辆马车,关切地拿出一个盛满水的皮囊送到那人唇边。

    “糜先生,糜先生,你可好些了吗?”

    糜冲睁开眼睛,抬起右手对黄预做了一个无事的手势。他虽然受了一点伤,但神智仍旧十分清醒。

    昨天晚上他从峭壁上滚落下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置于死地而后生。那段山壁虽然陡峭,坡势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陡,凸起的岩角和枯树相当多。糜冲掉落了十几丈后,挣扎着用双手抠住了一块石头,勉强阻住了落势。荀诩听到的隆隆声,其实是他故意踢下山去的石子。等荀诩离开悬崖边缘以后,糜冲调整了一下姿势,攀着树枝与石头一点一点朝谷底降下去。

    他知道荀诩一定会前往谷底查看,于是动作不得不加快。距离地面大约还有十丈的时候,糜冲实在支持不住,手中一松,整个人直直摔到了地面上。所幸落下去的地点是个草窠,比较柔软,没有要了他的命——尽管如此,糜冲的腰部仍旧被尖利的石块划伤,鲜血浸透了他的黑衣。

    糜冲没有做任何停留,他忍住伤痛,大概判别了一下方位,把碍事的衣服脱掉,踉跄着朝事先约定好的接头地点走去。当他见到黄预的时候,身体差不多已经到达极限了。又惊又佩的黄预赶紧将他扶上车,然后催着马车离开。

    黄预看糜冲精神无恙,替他稍微号了一下脉,将皮囊留在他的身边,重新坐回到打头的马车上去。车夫问道:“糜先生怎么样了?”

    “精神很好哩。”黄预长舒了一口气。

    “糜先生还真是不得了,从那么高的山上摔下来居然都安然无恙。”车夫觉得很不可思议。

    黄预严肃地点了点头,将手放到胸口,他的衣服里衬也有一片天师保命符:“这是张天师在天之灵保佑啊。吉兆,看来我们的计划和理想一定会成功的。”

    “可那份图纸不是还没得到吗?”

    “这只不过是个小挫折罢了。”黄预的语气里充满了信任与自信,“糜先生最终一定会成功的。他是个天才,而天师站在我们这边。”

    黄预的预言糜冲并没有听见,他正一动不动地躺在车上凝望着碧蓝的天空,眼神中流泄着难以名状的思考。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风起陇西 > 第一部 第十章 爱情与圈套
回目录:《风起陇西》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叛逆者作者:畀愚 2大唐泥犁狱西游八十一案作者:陈渐 3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4推理笔记I:1/2傲娇侦探作者:早安夏天 5推理笔记Ⅱ:狐妖杀人事件作者:早安夏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