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地狱的第19层 > 第十二章 地狱的第11层

第十二章 地狱的第11层

所属书籍: 地狱的第19层

    春雨还活着。

    她是在清晨七点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从窗外射进来的晨曦,心里却在想:“地狱不会有这么亮吧?”

    当她爬起来看清了自己的寝室,才确定自己并没有,依然还留在这个难以割舍的人间。

    或许自己已经死过一回了吧?

    春雨恍惚着下了床,才发现自己的手机连电池板都没装。她重新装上了电池板,但在按开机键前却犹豫了一会儿。

    但她终究还是开机了。果然在半分钟后,屏幕显示有未阅读的短信,不会是“”吧?

    既然都已经到了自己的手机里,其实看不看都是一样的结果。于是,春雨连发件人都没看就打开了———终于,她像瘫软了一样坐了下来,原来是一条无聊的垃圾信息,却让她这样如临大敌。她没有删除掉这条短信,还是放在自己的手机里,至少它不会伤害自己。

    不知道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大概只睡了三四个钟头吧,春雨依然感到头晕脑涨。反正寝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她索性又回到床上睡回笼觉了。几个小时后,春雨被《东风破》的铃声旋律惊醒了,也许是还没有睡够,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春雨疲惫不堪地接起电话,却听到了一个甜甜的女孩子的声音:“请问是春雨小姐吗?”“是我,你是哪位?”春雨的嗓音干燥。“我们是明亮移动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你现在已经被我们公司录取了,请于今天上午到公司报到。”

    隔了好几秒春雨才反应过来,她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没有搞错吗?我真的应聘成功了吗?”

    “是的,你已经应聘成功了。请尽快到公司报到。”

    春雨还来不及说出谢谢,对方就已经把电话挂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明明记得那天去应聘的时候,“海龟”的老板根本就没搭理她,她以为自己肯定砸了呢,没想到竟然应聘成功了,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真不可思议,难道是昨天半夜许愿的结果?在地狱的第10层,她选择了“许愿”———让自己应聘成功。

    而现在她真的成功了,是否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帮着自己呢?

    春雨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现在最要紧的事,就是赶快去公司报到。她立刻从上铺下来,拿出化妆品精心打扮了一番。虽然那些东西都是便宜货,但装扮到春雨的脸上就是有气质。连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穿什么衣服好看,关键还是看穿衣服的人。

    总算让自己在镜子前满意了。春雨低下头暗暗关照自己,暂时忘掉昨晚的恐惧吧,总不能提心吊胆地出去实习。

    她匆忙地跑出了校门,星期一的地铁车厢十分拥挤,经过了二十分钟的煎熬,总算是赶到了公司。

    进门就见到一个烫着鬈发的女孩,她有个英文名叫,通知春雨来的电话就是她打的。春雨略显紧张地作了自我介绍,原来人家早就等着她了,马上把她引到了总经理办公室。

    还是上次那个“海龟”,用手托着下巴坐在桌子后面,像看一件什么东西似的盯着春雨,让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严明亮脸色像死灰一样,好像刚刚大病了一场似的。他指了指桌上一堆材料说:“对不起,你来应聘的那天我心情不太好,没有仔细看你的材料。后来我又看了一下,发现你居然是我的校友,而且你的条件也确实不错,所以我就录取了你。”“谢谢你。”

    春雨觉得自己真幸运,没想到老板也是那所大学毕业的。“我知道你是想在这里实习一段时间,其实过去这里也有很多像你这样的实习生,虽然工作时间很短,但她们的表现都非常好,我希望你也一样。好了,明天正式来上班吧。你是实习生,不用加班,下午没事的话可以早点回去,会带你熟悉工作环境的。”

    然后,她签订了一份实习生的合同。虽然薪水很低,但工作时间也不长,反正是为了写毕业论文。

    严明亮用带着英语腔的国语说着,但春雨总觉得他的话里带有一股土气。严明亮又询问了几句关于她的情况,那双眼睛总是盯着春雨,就像要把她给看穿了似的。大概老板们都是这副德行吧。不过,春雨也曾听过学姐们的警告,如果老板盯着女生看的话,那自己就应该小心了,这让她不禁有些紧张。

    从老板办公室出来后,带着春雨到公司里转了一圈,其实也就是两间房子,五六个人而已。每个人都和她差不多的年纪,扑在电脑跟前不知在忙些什么。

    给了春雨一张桌子和一台电脑,她说明天再来上班吧,每天的工作就是搜集网上的幽默与祝福短信,然后重新整理和编辑,再输入公司的服务器,最后发送到订阅短信服务的用户手机中。

    她们又聊了好一会儿,春雨想到在学校里没有人理睬她,而只有在这里才被当成正常人,她的话也就多了起来。是个很热情的女孩,春雨觉得自己已经与她成为朋友了,她悄悄地问:“你们公司是老板一个人开的吧?”“当然,要不然怎么叫明亮信息服务公司呢?”“他是个海归吧?”“嗯,听说他在欧洲呆了七八年呢。”

    春雨临走前看了看落地窗,这里看出去的景致真是棒极了,外面的城市就像未来世界一样耸立着。忽然,她注意到了最近的那块玻璃,自己的脸庞映在上面,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又是一个寒冷的下午。

    春雨回到学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老师说明这次实习的情况,算是为论文准备的社会调查。然后,她回到寝室里整理一些东西,为明天的上班做些准备。

    大约三点,短信铃声响了起来,拿起手机一看是高玄发来的。

    “春雨,我有事找你,请现在就到大学图书馆来。”

    怎么又是图书馆?春雨想起第一次遇到高玄时的场景,在大学图书馆最后一排书架,那陈腐的旧书气味,那双古希腊雕塑般的手……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她给高玄回复了“马上就到”,然后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依然是上午穿的那身衣服,看起来真的还不错。她轻快地跑出了寝室,很快就抵达了大学图书馆。这栋苏式建筑越来越显得陈旧了,在寒冷的北风中,周围的树丛全都掉光了叶子,看起来更适合作为恐怖片的外景地。

    在图书馆幽暗的进门处,她看到了高玄挺拔的身子,只是脸还藏在阴影中,当渐渐露出那双重瞳般的眼睛时,春雨向他微微地笑了一下。

    高玄似乎已经等待很久了,对她轻声地说:“我从你脸上看出来了,有什么好消息吗?”“我应聘成功了,明天起到一家信息服务公司实习。”接着她说出了那家公司的名字。

    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微笑道:“是不是为了准备毕业论文?”“你真聪明。”春雨已经不把他当作老师了,说话也不再紧张了,“就算是社会实践吧,主要为了调查当下的短信文化,毕竟现在已是拇指时代了嘛。”

    也许是她的声音太高了,高玄给她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声说:“今天我请你到图书馆来,是因为我查到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关于马佐里尼在中国。”“马佐里尼?”

    这个名字立刻让春雨恢复了沉闷,她捂着自己的嘴巴,许久都说不出话来。高玄带着她走上图书馆的三楼,这里平时是不对学生开放的,脚下的木楼板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春雨心想,这种地方半夜里一定是老鼠们的天堂。

    在狭窄阴暗的走廊里转了半天,他们走进了一间小小的库房,在台子上摊着一堆旧报纸。高玄让春雨坐在台子旁边,低声说:“这里是学校的旧报刊库房,藏着许多珍贵的中英文报刊资料。”

    “这和马佐里尼有什么关系呢?”“我上次说过,会去查美术系的艺术史资料。今天上午我已经查过了,马佐里尼确实来过中国,是从1900年到1903年。当时上海的一家英文报纸对他进行了比较详细的报道,这里应该可以查出来的。”“是哪一家报纸呢?”“字林西报。”然后他念出了这份报纸的英文名称:“《》是近代中国历史最悠久的英文报纸,这间库房里收藏了许多。”“就是桌子上的这几份吗?”“对,我已经查到了关于马佐里尼的报道了。”

    高玄摊开一卷卷发霉的旧报纸,许多边角都已经掉下来了,一股奇怪的味道直冲鼻孔,春雨连忙屏住了呼吸。果然,在这张《字林西报》的右下角,她看到了印着“”的黑体字。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一百年前的报纸,感觉像是在坟墓里睡了一个世纪的僵尸,重新爬起来躺到了桌子上。

    报纸上密密麻麻的英文很难看清,春雨只能远远地掩着鼻子问:“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高玄已经事先看过一遍了,他用翻译后的汉语念了出来:“1900年4月5日,意大利著名画家马佐里尼先生随邮船”圣玛利亚“号抵达上海,马佐里尼此行引起两租界艺术品收藏界关注。本报记者在码头采访了马佐里尼先生,马佐里尼表示这次抵沪,并非短期访问或旅行,而准备长期定居于此。当晚,以热衷于收藏艺术品闻名的怡和洋行董事凯利先生,在南京路波塞冬饭店设宴招待了马佐里尼先生……”

    春雨忽然打断了他的话:“算了吧,不要再照着原文翻了,太费力了。这些报刊你是不是都看过了?”“差不多吧。”高玄终于露出些倦态。他抬头看了看低矮的天花板说,“我就根据刚才发现的材料,大致说一下吧。”

    春雨连忙点点头:“对了,上次你不是说,马佐里尼的作品因为过于恐怖,而遭到了欧洲评论界的指责。那他千里迢迢到上海来,是不是为了逃避欧洲对他的争议呢?”

    “一开始人们都是这么猜测的。不过,1900年的上海租界还从没来过什么艺术家,所以大家还是非常欢迎他的。但是,根据几位后来与马佐里尼熟悉的人说,他到上海来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逃避欧洲评论界的指责,而是想要到中国来探险。”“探险?”提到这两个字,春雨立刻下意识地想到了荒村。“对,马佐里尼曾经提到过,他要来中国寻找一处艺术史上的宝藏———曾经有一位欧洲的传教士,在十八世纪中叶来到中国,那时还是乾隆年间。据说那位传教士在中国东南某处深山中,发现了一个古老的遗迹。后来传教士回到欧洲,写过一篇游记的手稿。马佐里尼在法国一处私人博物馆里发现了这篇几乎失传的手稿,他被手稿描绘的地方吸引住了,决心一定要找到那处遗迹,以完成平生最大的心愿。”

    看着桌子上宛如坟墓里出来的旧报纸,春雨轻叹着说:“欧洲人发现的中国古老遗迹?听起来就像是敦煌藏经洞。那马佐里尼找到了吗?”“是的。马佐里尼到了上海以后,就开始努力学习汉语,甚至拜某位中国画家为师,学习传统的中国画技巧,很快就成了一个中国通。他经过多方打听和联系,终于查到了那个地方的大致位置,于是独自一人前往,据说那处遗迹就隐藏在浙皖两省交界的群山中。可马佐里尼离开上海不久就失踪了,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音讯全无。”“他出事了吗?”“就在人们几乎要把马佐里尼遗忘的时候,他突然出现在了上海,身边还带着一个美丽的中国女子,这让许多人都倍感惊奇。人们问他一年里去了什么地方,但他总是保持沉默。”“还带着一个美丽的中国女子?”

    女孩子总是对这种事情感兴趣。高玄略带暧昧地笑了笑:“当时的欧洲人总喜欢在中国寻花问柳。当然,他也有可能在中国经历了一段真正的爱情。”

    “是啊,照片里的马佐里尼很帅,就像意甲联赛里的球星。”春雨忽然觉得这句话很傻,立刻严肃起表情说,“后面还有吗?”“没有了,这里收藏的《字林西报》从1902年开始中断了。”

    春雨失望地说:“真遗憾啊,看来马佐里尼在中国也有一段传奇经历,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谜。比如说那个古代遗迹里究竟有什么?他为什么会失踪了长达一年时间?还有那个美丽的中国女人?这么多谜究竟哪一个与地狱有关呢?”“也许全都有关吧。”高玄皱起了眉头,重瞳般的眼睛让春雨越来越看不清了。他收拾着桌子上旧报刊说,“我还会继续查下去的,一定会解开马佐里尼的那些谜,到时候或许就能解开地狱短信游戏的谜了吧。”

    “对,马佐里尼就是一把钥匙,我们一定要找到它。”

    高玄把那些旧报刊整理了一下,放回到了库房后面的大铁柜子里。

    在走下摇摇欲坠的楼梯时,高玄突然问她:“你还有空吗?”

    春雨有些紧张,抓紧了楼梯扶手说:“有什么事吗?”“没什么,只是想请你去我的画廊坐坐。”“画廊?是在苏州河边上吧,路上那么远,而且天都快黑了。”“没关系,我开车带你去,到时候再送你回来。”

    春雨这才走下了楼梯,轻声说:“那好吧,只是不要太晚。”

    离开这个坟墓般的图书馆后,高玄带着她快步走向停车场,果然又路过了鬼楼外的围墙。春雨不想再靠近那栋楼,只是低着头小跑了过去,高玄紧紧地跟在后面说:“别那么紧张,我几乎每天都要路过这里。”高玄的车在停车场的最里面,是一辆白色的帕萨特。春雨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高玄帮她系紧了安全带,迅速开了出去。

    一路上的天色渐渐暗下来了,而都市的夜生活尚未开始,一路上都是忙着回家的上班族。春雨看着车窗外的世界说:“有时候我觉得离他们很近,又觉得离他们很远。”“你是指周围的人?”高玄在红灯口停下来了。“差不多吧。我总觉得自己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为什么?因为你的过去?”“过去……”春雨像是被什么刺到了一样,立刻闭上了眼睛。那个丑陋的背影又浮现在脑海中了,使她颤抖了半天都说不出话。

    又是一个红灯,高玄用那具有穿透力的目光盯着她:“你怎么了?”

    她傻笑着摇了摇头,调转了话题说:“为什么带我去你的画廊。”

    “因为我会送给你一个小小的惊喜。”

    半小时后,高玄带着她来到苏州河边的一座大楼,看上去像是三十年代的大楼。沿着苏州河的一线,开着好几家艺术画廊,高玄的画廊在最不起眼的位置,只有个狭小的门面,上面挂着“子夜画廊”的牌子。“子夜画廊?真是很特别的名字。”

    高玄微微笑了笑,把她带进了画廊里。其实就是一道狭长的走廊,两边的墙上挂着各种油画作品。在这条充满了颜料气味的走廊里,春雨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纪。所有的画都是古典主义风格,大部分是文艺复兴作品的临摹,还有一些是中国人的肖像。

    她边看边问:“这些都是你画的吗?”“不,只有一小部分是我画的。其实,我开画廊并不是为了赚钱,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方式很自由。”高玄来到走廊最里面的楼梯口说,“再到二楼去看看吧。”

    春雨跟着走上陡峭的楼梯,来到楼上一个宽敞的房间。在进门最醒目的位置,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她自己的脸。

    她立刻就怔住了,向后退了几步,才相信自己并没有看错———那幅以她为模特的油画,正骄傲地挂在墙上。

    春雨当然不会忘记那天下午,在美术系的一间画室里,她在高玄面前呆坐了几个小时,就是为了创造出这幅画———她成为了真正的“画中人”,安静地坐在冬日的阳光里,柔和的光线抚摸着她的皮肤,在幽暗背景的衬托下宛如圣女。在高玄的画笔之下,她的眼睛是如此恬淡,几乎已遗忘了整个尘世。

    许久之后她才回过神来,对着高玄说:“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没错。我把这幅画挂在画廊最重要的位置,但我已标明这是非卖品,只准欣赏不准买卖。昨天有个收藏家来这里,一眼就看中了这幅画,愿意出十万元买下,但我说一百万都不卖。”“你认为这是画廊里最好的画?”“是的。虽然它只是幅小框画,算不得真正的大作品。但这幅画的意境很特殊,要比那些大作品更能打动人的心灵。你看你画中的眼神,看你的嘴唇和下巴,真正的杰作不在于大小,而在于灵魂———这就是一幅有灵魂的画。”

    听了这么多溢美之词,让春雨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了:“那么画的灵魂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谁也说不清楚,正因为说不清楚才难能可贵,才是许多画家苦苦追寻了一辈子的东西。春雨,我一定要感谢你,是你让我重新获得了画的灵魂,我已经好几年都没找到这种感觉了。”

    “你真的不必感谢我,我只是摆了个样子而已。关键还是你画得好。”

    “不,对于一幅好的作品来说,模特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单就这幅画而言,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创作的,而是你和我两个人共同创作的结果。”

    “快别这么说了,我怎么也能算创作呢?”

    “你坐在画架前的姿态、眼神、气质,还有所有的一切,都是别人永远都无法复制的。你说这算不算是一种创作呢?”高玄有些激动地走到窗边说,“创作的本质就是独一无二,而春雨你就是个独一无二的人。”

    但春雨摇了摇头说:“我想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不,人和人是有区别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平庸的,而只有极少数人是完美的。”

    “至少我不完美,我觉得我还有很多……很多不完美的地方。”

    她忽然感到心里一阵发慌,赶忙把手撑在了窗台上。从这扇窗眺望出去,可以看到外面静静流淌的苏州河。天空差不多已经完全黑了,只是对面的高楼灯火通明,几乎把一半的水面都照亮了。

    高玄索性打开了窗户,一阵寒风吹乱了春雨的头发,他把头伸到窗外,眯起眼睛说:“每天晚上,我都会看着这条河水,就像在欧洲留学时每晚对着泰晤士河。”“你就住在这里吗?”

    高玄指了指天花板说:“对啊,我就住在楼上的房间。”

    春雨理了理飘扬的发丝说:“你们搞艺术的真会挑地方住啊。”“出去吃点东西吧。”

    高玄看了墙上那幅画一眼,又看了看眼前的春雨,然后关上了窗户。走出底楼画廊的门,春雨低着头说:“对不起,我想我还是早点回学校吧。”“你不饿吗?”“不。今天午饭吃得晚,现在一点都不饿。”春雨看了看眼前的大楼,心跳骤然加快起来,“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高玄摇了摇头说:“春雨,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和别的女孩子太不一样了。”“她们大概都巴不得能和你一起吃饭吧。”

    这句话让高玄有些不好意思了:“就是因为你的与众不同,所以我才会特别注意你,如果你和那些女孩子一样的话,你也不可能成为我的‘画中人’。”

    然后,高玄坐进了车子,向她挥了挥手说:“你不是想早点儿回去吗?我送你回学校。”

    晚上七点,他们终于回到了学校。

    当高玄把车开进停车场后,他没有让春雨下车,而是凝视看着前方说:“这些天来,除了神秘的地狱游戏之外,我还在思考另一个问题。”

    春雨隐隐有些不安地问:“什么问题?是不是和我有关?”“你真聪明。是的,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你为什么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呢?”“也许是天生的吧。”

    高玄拔下了车钥匙,但还是没有开门:“不,人的容貌可以是天生的,但内心却是后天决定的。”“那你认为,我的内心是什么样的呢?”“我不知道。”高玄的脸被车厢内的阴影覆盖着,只听到他低沉的声音,“那你的家人呢?是不是也和你一样?”“家人?”春雨忽然摸了摸心口,她知道高玄看不清她的脸,她缓缓闭上了眼睛,用极轻微的声音说:“求求你,不要问这个问题。”

    高玄被她的话刺激到了,靠近了她问:“你的家人究竟怎么了?”

    “别管我!”

    春雨一下子推开了车门,飞快地跑了出去。高玄也跟着冲出去了,但黑灯瞎火的停车场里,再也看不到她的影子了。

    其实,她正躲在一辆巴士后面,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地躲在黑暗中,抬起头已看不到月光。

    她听到高玄大声地叫着她的名字,但她依然没有动弹。直到传来一阵汽车发动的声音,高玄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春雨终于走了出来,在停车场中央的空地上,她望着四周黑洞洞的世界,再也没有抹去脸上的泪珠。

    春雨没有直接回寝室,因为她害怕路过鬼楼。走出停车场大门后,又从外面绕了一个大圈,她才回到了学校里面。

    食堂差不多快关门了,她只能吃一点剩下的面条。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收到了高玄发来的短信:“你现在在哪里?我很担心。”

    春雨想了片刻,回复道:“我就快回到寝室了,不用担心,谢谢你送我回来。”

    当她回到寝室以后,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脸上的泪痕全都干了,只是眼角还带着忧伤的样子。春雨用毛巾擦了擦脸,然后从柜子底下取出了一幅像框。框里镶嵌着一张黑白照片,画面里有一对年轻的夫妇,中间坐着个大约十岁的小女孩。

    那是春雨的一家三口。她伸手摸了摸照片上爸爸的脸,又摸了摸妈妈的脸,最后是自己的脸———她觉得小时候的自己一点都不像现在,那时候她又瘦又小,丝毫都不讨人喜欢。其他的小姑娘总是光彩夺目,而她却常常被别人遗忘,只能一个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只有在爸爸的怀抱里她才是快乐的,她能够抚摸爸爸的胡茬,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渐渐地沉入梦乡……

    抱着怀中的像框,春雨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仿佛灵魂出窍般,回到了许多年以前的时光。直到子夜十二点,短信铃声把春雨从梦中惊醒。她猛地从桌子上抬起头来,慌张地环视着整个寝室,好像有某个人在对她尖叫似的。许久她才拿起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依然是地狱的号码,她赶快打开了这条短信———“你已进入地狱的第11层,你将选择1:你最想解开的谜;2:你最想见的一个人;3:你最恨的一个人。”

    这时春雨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她把像框放回到了柜子里,看着这条短信上的提示,心想:不知不觉都到地狱的第11层了,照这个速度走下去,离那个最后的秘密“地狱的第19层”也不会远了吧。

    她又把那三条选项读了一遍,目光的焦点对准了“1:你最想解开的谜”。现在想要解开的谜实在太多了,究竟先要解开哪一个呢?忽然,春雨想到了自己的身后———那是清幽的下铺,她还在看着自己吗?

    春雨的拇指颤抖着,终于按下“1”键回复了出去。

    对方的回复很快就来了———“把你想要解开的谜告诉我吧,你会实现愿望的。”

    春雨立刻在手机上打出了一行字:“我想知道清幽为什么会死?”

    在把这条回复发出之后,她突然关掉了手机。也许是出于恐惧,也许是出于希望,现在她不想收到什么回复,只需要静静地等待。

    看着外边沉沉的冬夜,她不知该如何独自度过?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地狱的第19层 > 第十二章 地狱的第11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大漠苍狼2:绝密飞行作者:南派三叔 2死亡万花筒作者:西子绪 3风起陇西作者:马伯庸 4大漠苍狼1:绝地勘探作者:南派三叔 5地狱的第19层作者:蔡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