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地狱的第19层 > 第十一章 地狱的第10层

第十一章 地狱的第10层

所属书籍: 地狱的第19层

    当春雨醒来的时候,才发觉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还好,今天是星期日,睡睡懒觉也没关系。也许是昨天半夜里在地狱的第9层里太紧张了吧,她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睡着,脑子里总是浮现起德古拉伯爵那张脸。非常奇怪,其实她从来没有见过德古拉,那部电影里伯爵的形象也早就忘记了。虽然仅仅在短信里看到那些文字,但他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庞,却仿佛活生生地出现在眼前,深深烙在了脑子里。春雨忽然想到了昨天下午,在网上见到的马佐里尼的照片,那张脸似乎也非常像德古拉伯爵,难道是因为马佐里尼的缘故吗?

    还有昨晚的最后一条短信,与前几天的似乎不一样,说是通过了“地狱的上9层”,现在进入“地狱的下9层了”。这么说来已经走到地狱的一半了,这么算加起来不是18吗?那么地狱的第19层又在哪里呢?她心里越来越乱了,赶紧从床上爬了下来,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朦胧的双眼,还有沾着汗珠的发丝,不免有些顾影自怜起来。

    礼拜天的下午,整个女生宿舍楼一片寂静,只剩下春雨一个人呆呆地看着窗外。以前周日她总和清幽一起逛街,虽说也买不了多少值钱的东西,但从“巴黎春天”一路逛到“伊势丹”,总会给女生带来不错的自我感觉。

    但南小琴她们总是急着在礼拜五晚上就回家了,常常撇下春雨一个人留在寝室。虽然她是在这座城市出生长大的,但她早就没有家可以回了。对她来说寝室就是家,室友们就是她最亲密的家人。而现在这个家已经被幽灵占据了。

    突然,她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已经很久都没人来敲过这扇门了。春雨匆忙地打开门一看,却看到了叶萧警官的脸。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使春雨立刻低下了头。

    叶萧缓缓走到房间里,仔细地环视了寝室一圈说:“怎么,星期天一个人呆在寝室里,也不出去玩吗?”“这些天一直在准备毕业论文,所以没有空出去。”其实,她只是呆在房间里发呆而已。也难怪,遇到了这种不可思议的事,玩的心思已经一点都没了。

    叶萧看了看旁边空着的床铺说:“春雨,我都已经知道了。你总共有三个室友,但在最近的十几天里,有一个叫清幽的自杀了,许文雅精神分裂,还有一个南小琴刚出了车祸,现在寝室里只剩下你一个人。”“你说都没错。但你用不着关心这些,因为她们不是自杀就是意外,并不需要你的介入。”春雨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面对一个警官,说出了如此倔强的话。叶萧也感到几分意外,心想这女孩确实比过去成熟多了,也许是经历了荒村恐惧考验的结果吧。他摇着头说:“你真的变了。”“也许是我变得更坚强了吧。”“是的,如果换成是其他女孩,遇到你这种情况,恐怕早就崩溃了。”“对不起,叶警官,你来找我就是为了问我这些?”

    叶萧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一丝一毫都不要保留。”

    春雨有些害怕了,她避开了叶萧那锐利的眼睛,低下头轻声地说:“我不知道能告诉你什么?”“比如———那个神秘的短信号码。”“哪个号码?”

    春雨的话语不能掩饰眼神里的慌张,叶萧立刻靠近了一步,说出了那个号码:“741111”。“你都知道了?”“是的。你知道741111代表什么吗?”他停顿了好一会儿,然后冷冷地说出了那个英文单词:“。”“地狱?”

    春雨摸着自己的脖子脱口而出,这是她原本没有想到的事。“好了,我知道你的目光里隐藏着什么,你是逃不过我眼睛的。春雨,你曾经给我留下过深刻的印象,我一直都想帮助你。现在,请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好吗?”

    春雨轻叹了一声,她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可是,究竟该从哪一天说起呢?她静静地坐下来想了片刻,最终选择了和清幽一起去鬼楼的那一天。她缓缓说出了从鬼楼回来后的离奇经历,还有清幽半夜里中邪似的举动,直到发现清幽死在鬼楼里。而叶萧最感兴趣的,则是清幽手机上最后那条短信“”。

    不久,她收到了清幽从地狱发来的短信,将她也拖入到了黑暗的地狱世界中。然后是许文雅如何发疯的,甚至连那个猴子的故事她都告诉了叶萧。而那天凌晨南小琴打来电话的内容,她也如实地说了出来。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她们手机上最后的短信“”。

    当所有话都说出来后,春雨如释重负地吐出了一口气,就像身体里被抽出了什么东西。

    叶萧听完以后沉默了许久,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之后,缓缓地说:“现在可以归纳为三点:第一,清幽、素兰和许文雅都是所谓的拇指一族;第二,你收到清幽死后发来的短信,而南小琴收到素兰死后发来的短信;第三,清幽是你最要好的朋友,而南小琴与素兰的关系最要好。”“这能说明什么呢?”“至少说明了一个规律:在清幽或者素兰死后,她的手机号码会把‘你知道地狱的第19层是什么?’的短信,发给她最要好的一个朋友。”“可她们人都死了,那是谁发出的呢?”“这个我也无法解释,但我可以这样推测———在清幽手机的通信记录里,你的号码是最多的。因为你们是最要好的朋友,平时用手机互相联系的机会也最多。”

    春雨似乎明白了:“没错,平时在我的手机里,清幽的号码出现的也最多。”“对于南小琴和素兰来说也应该是如此。”“也就是说,只要你了以后,你的号码就会把地狱的第19层的问题,发给你的手机通信记录中最多的那个号码,这样地狱游戏就不断传播了开来。”春雨也不太敢相信自己说的话,但仔细想想确实如此,“听起来就像诅咒录像带?”

    叶萧低头想了想说:“春雨,你这几天还在玩地狱游戏吗?”“我不认为那是游戏,而是———”

    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另一种生命的体验,还是纯粹的幻境呢?“不要再回复那些短信了,这样的事交给我去办好了。”叶萧的语气渐渐平缓了下来,他看着春雨那张苍白的脸说,“你还会做噩梦吗?”“不!”春雨的眼神变得异常镇定,“我已经半年没做过噩梦了。”“对不起,也许我不该问这种问题。你已经变得很坚强了。”

    叶萧终于微笑了一下,然后向春雨道别离开了这里。

    但是,他并没有走出学校大门,而是去了校园里另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鬼楼。

    因为是星期天,叶萧只能先去找学校的值班老师。虽然值班老师认为叶萧有些不可理喻,但毕竟人家是警官,还是带着他去了鬼楼。老师似乎也对鬼楼有一种畏惧心理,刚到门口就迫不及待地要离开了,只是关照叶萧一定要早点出来。

    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再过一个钟头天就要黑了。叶萧看着这栋普普通通的教学楼,不觉得有任何异常之处。他又看了看二楼的窗户,春雨说在照片里拍出了里面的鬼影,可现在窗户里面什么都没有。

    叶萧看到底楼的大门锁住了,他沿着旁边走了一圈,才发现了那道侧门,似乎还有不久前有人进出过的痕迹。

    他缓缓走进了鬼楼,走廊里暗得就像地下室。于是他从包里拿出了手电筒,光束照出了一条路,带着他找到了楼梯。二楼稍微有了一些光线,他只是扫视了两眼,并没有去检查所有的房间。

    当走到三楼楼梯口时,叶萧突然听到楼上有一阵轻微的响声———心立刻悬了起来,在这空关多年的鬼楼里,还会有“人”在上边吗?

    叶萧先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然后蹑手蹑脚地走上去。在三楼阴暗的走廊里,只看到一地厚厚的尘土。

    突然,那奇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瞬间,仿佛有什么东西落到了叶萧的头上,毛茸茸的,带着热度,中间还有着某种坚硬,他甚至感到那毛茸茸的东西正抚摸着他的脸。叶萧马上跳了起来,却发现头上的东西已经不在了。他惊魂未定地向四周张望,终于在走廊的角落里见到了那双眼睛。那是一双真正的猫眼。

    一只猫,更确切地说是黑色的猫。

    这只猫正睁大着眼睛,冷冷地盯着惊慌失措的叶萧。黑猫有着黄色的猫眼,在昏暗之中发出幽灵般的目光———或许,它就是个幽灵?

    叶萧大胆地向它靠近了一步,黑猫立刻转身跳进了一扇门里。他也迅速地追进了那房间,却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间空房子而已。

    那只猫去哪儿了?

    他缓缓走到房间的窗口,从这里看出去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围墙外边似乎是个停车场,再外边就是几十栋高层建筑了。

    走出这个房间,叶萧回头看了三楼走廊一眼,他没有再一间间去找了,而是径直走下了楼梯。还是从侧门走出了这栋楼,再回头看看鬼楼,他这才真的体会到了,那天春雨和清幽一起来到这里的感觉。

    那么鬼楼与清幽的死,究竟有什么关系呢?

    这时一阵冷风呼啸而来,叶萧快步离开了这片亡灵之地。

    入夜,女生寝室。

    短信铃声又响了起来。春雨看了看时间才十点钟,究竟是谁发来的呢?她小心地按了一下拇指,才发现又是一条垃圾信息,说是某某公司举办手机号码抽彩,你的号码有幸抽中了一辆奔驰车大奖,赶快致电某人联系云云。

    类似的短信她每天都要收到很多,而每次都是匆忙地删除掉。一旦回复就要算钱了。

    现在,她的手机里还存储着十几条短信,她把那些短信又重新看了一遍,其中一大半都是过去清幽发给她的。这些保存下来的短信,大多是些开玩笑的幽默短信,还有就是节日里的祝福短信。虽然平时住在上下铺,可她们还是喜欢这么发来发去,反正就只花一毛钱的祝福嘛。其中有几条清幽发的短信特别搞笑,刚收到时让春雨笑了半天。可现在她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倒是觉得心里有些发酸,毕竟发信的人已经死了。看着清幽留下来的短信,春雨忽然觉得它们就像是某种遗言,永远地留在了她的手机里。是啊,如果现在某个人死了的话,那么留在别人手机里的短信就成了遗言。如果以这些幽默搞笑的文字作为遗言,也可以算是现代社会的人们向世间告别的特殊方式吧。

    据说现在还有了短信小说,每次以七十个字来连载,人们可以对着手机屏幕读小说。那么如果是恐怖小说呢?想想大家如果在黑暗的被窝里,读着每日一条的短信恐怖小说,那该是多么刺激的夜晚啊。

    至少她已经亲身经历了地狱短信。

    趁着时间还不太晚,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书柜,在一大堆发霉的旧书里,发现了一本蓝封面的书———不知哪年出版的中文版《神曲》。

    春雨不记得自己有这本书。也许是大二那年,选修外国文学课时看的吧。这是一本关于地狱的书,更确切地说,是一首长诗。封面上印着醒目的作者名字———但丁。

    春雨当然知道但丁是谁,欧洲中世纪的最后一位诗人,也是文艺复兴第一位诗人。生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也就是徐志摩笔下的“翡冷翠”。已经快晚上十一点钟了,春雨爬到了上铺,钻在被窝里看这本书。

    她翻开了前面几页,全都是分行的诗句,看起来非常吃力。《神曲》是但丁被流放期间创作的,长诗分为地狱、炼狱、天堂三部分,每部分有33首歌,加上序曲总共100首歌14232行。就和其他欧洲中世纪文学一样,《神曲》采用了幻游故事,春雨倒觉得有些像时下流行的奇幻小说。

    但丁以诗人自己为主人公,描述他三十五岁那年迷途于一个黑暗的森林,三只野兽向他扑来,就在这危急时刻,他少年时代暗恋的少女贝娅特丽丝,委托古罗马诗人维吉尔前来营救,并带着他游历了地狱和炼狱。《神曲》所描述的地狱像个上宽下窄的大漏斗,共分九层,罪人的灵魂按生前罪孽的大小,在深浅不同的层次接受不同的酷刑。炼狱也分九层,凡生前犯有罪过,但可以得到宽恕的灵魂,按人类的七大罪恶,分别在其中忏悔罪过,洗涤灵魂。这让春雨很自然地想起了美国电影《七宗罪》。

    春雨忽然发现,如果地狱分为九层,炼狱也分为九层的话,那加在一起不正好是十八层吗?那么第十九层地狱又是什么呢?诗人但丁似乎并没有作出回答,或许他从来就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突然,短信铃声响了起来,她这才意识到已经是子夜十二点了。

    她赶快放下了手里的《神曲》,打开了那条来自地狱的短信———“你已进入地狱的第10层,从今夜起将进入地狱的下9层,得到全新的漫游体验。你将选择1:许愿;2:你最想解开的谜;3:你最想见的一个人。”

    不再是那一个个恐怖的地方了,感觉也与前几天完全不同,看来果真是“全新的漫游体验”了?不知道这“地狱的下9层”究竟还会带来什么。她怔怔地看了屏幕半天,结果选择了“1:许愿”。

    很快她就收到回复———“深深吸一口气,在心中默念着地狱,然后写出你的愿望,回复过来。”

    愿望?自己究竟能许什么愿呢?春雨下意识地深呼吸了一下,真的在心中默念了“地狱”几遍,然后用拇指在手机上写下:“让我应聘成功吧。”

    这个愿望是不是很俗?但她确实很需要这次实习的机会。

    右手拇指不由自主地按了几下,便将这条短信回复了出去。

    然后,春雨静静地看着手机屏幕,但她足足等了半个钟头,都没有一条消息回来。那条祈求自己应聘成功的短信,仿佛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连个响声都没有听到。

    春雨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想至少应该收到那条“你已经通过了地狱的第层”的短信吧?如果连这条短信都不来的话,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没有通过这一层地狱?

    瞬间,脑子里弹出了一个英文词组———或许清幽和素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春雨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只感到背后已全都是冷汗,几乎从上铺摔了下去。

    她吓得赶紧关掉了手机,甚至卸下了电池板。这样就不会收到那条“”的短信了吧。

    关掉床头灯,春雨重新钻回到被窝里,她努力让自己心里镇定下来,但心口还是疯狂地乱跳着,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

    还有漫漫的后半夜,地狱会不会来?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地狱的第19层 > 第十一章 地狱的第10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怒江之战作者:南派三叔 2推理笔记I:1/2傲娇侦探作者:早安夏天 3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作者:丁墨 4推理笔记V:最终游戏作者:早安夏天 5惊悚乐园作者:三天两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