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地狱的第19层 > 第八章 地狱的第7层

第八章 地狱的第7层

所属书籍: 地狱的第19层

    今天他又去那所大学调查过了,发现在最近的一个月内,包括上吊自杀的素兰在内,总共有两个大四女生自杀身亡,还有一人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巧合的是,这三个女生都是在同一栋宿舍楼内的同学,其中第一个自杀的女生和疯了的女生还是室友,而她们的寝室就在素兰的隔壁。

    雨继续下。

    不到七点,春雨就提前起床了。

    虽然半夜里与那神秘聊天,使她几乎整晚都没睡好,但还是要努力打起精神。她特意在镜子前打扮了一番,又从衣柜里选了一件比较正式的衣服,使她看起来颇有些成熟的魅力。

    因为今天她要去应聘。

    就是昨天从报纸上看到的那家信息服务公司,主要经营短信与彩信业务,也就是业界所称的“”。如果这次能够应聘成功,不但是一次成功的社会实践,对完成毕业论文很有帮助,将来也能算是个很好的工作经历。春雨准备齐全了所有的应聘资料,而且为准备毕业论文,她也对目前行业的短信业务做过调查,这些都是她应聘的优势。

    上午,春雨做完了一切准备,在这些天持续的郁闷中,第一次找回了部分的自信。在阴冷的冬雨中,她撑着伞走出大学校门,走进了通往市中心的地铁车站。

    地铁中流传着荒村公寓里那个离奇的爱情故事,使春雨走在站台上不免有些冷嗖嗖的。她抱着自己胸前的资料,眼睛不停地向四周张望着,似乎真能看到那个终日游荡于此的幽灵。

    春雨坐上了一节地铁列车,拥挤在嘈杂的人群中,周围不时有湿漉漉的雨伞碰到她,她只能很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衣服。她站在面对车窗的位置,前面座位上有个染金发的女孩,正聚精会神地玩着手机,周围则此起彼伏地响着各种短信铃声。

    忽然,春雨的手机短信铃声响了起来。在摇晃而拥挤的车箱里,她好不容易才拿出了手机,发现是高玄发来的短信———“今天下午你有空吗?”

    春雨的心跳又加快了,她犹豫了一小会儿,然后用拇指按了一下:“有空。”在等待了一分钟后,便收到了高玄的回复:“下午三点,我到你宿舍楼下再给你短信。”

    看着这条有些冒失的短信,春雨嘟起了嘴唇。正好这时已经到站了,她拼命地挤出人群,在车门关闭前冲了出去。

    春雨喘了几口气,重新整理一下衣服和头发,走出了地铁车站。目的地就在车站出口对面,一栋几十层高的写字楼。

    她收起了伞,坐电梯来到了第19层,找到了那家信息服务公司。

    这里比她想像中的还要小,在狭小局促的玄关处,几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女生坐在椅子上,原来她们也是来应聘的。春雨似乎来晚了,她只能站在门口,等待着前面排队的人。

    实在没有想到这样的局面,她们应该不会是在校大学生吧?春雨想到几位毕业后至今没有找到工作的学姐,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但面试似乎进行得很快,不断有应聘者从小房间里出来,大多带着失望的表情。春雨静静地等待在门口,几个带着浓郁香水味的女生从身边走过,使她忍不住掩了掩鼻子。

    终于轮到春雨了。

    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走进房间。这是有着落地窗户的小间,可以看到外面摩天楼丛生的景致。迎面只有一张办公桌,坐着个大约三十岁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肤色略微有些黑,从派头上来看有点像“海龟”。

    春雨还是有些紧张,她先做了一下自我介绍,然后把应聘材料放到了桌子上。那男人却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撇了撇嘴说:“我叫严明亮,是公司的,我们公司———”

    他的话突然中断了,因为这时他抬起头来看到了春雨———他的眼睛似乎定住不动了,直勾勾地盯着春雨的脸,那种眼神让她感到有些害怕。严明亮又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用沉闷的嗓音说:“你清楚自己应聘的位置吗?”

    春雨的回答变得非常平静:“是的,短信服务编辑,每日搜集最新的短信进行编辑,输入公司的服务器。”

    他又缓缓地抬起头来,冷冷地说:“你可以走了。”

    春雨不再多说什么了,她没动桌子上的材料,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中央空调下的空气让人窒息,春雨的脸上没有露出心里的郁闷,她拿起雨伞便离开了这里。走出高耸的写字楼,春雨在伞下遥望着乌云覆盖的天空,冰凉的雨点落在伞布上的声音,就像某首忧郁的歌。

    下午,春雨始终等在寝室里。

    这场冬雨似乎下个没完没了,房间里弥漫着阴冷潮湿的空气,让她感觉冷到了骨头里。隔着窗玻璃,她看到楼下许多男生撑着伞送女生回来,可能是因为最近宿舍楼里死了人,女生们越来越胆小的缘故。

    经历了上午那次失败的应聘后,春雨的心情更加郁闷了,她离开窗口在房间里徘徊着,直到她的短信铃声响了起来。是高玄发来的短信:“我就在你楼下,你在几楼?”

    春雨忽然有些害怕起来,她跑到走廊里看了看楼下,果然有一个撑着伞的瘦高男子的背影。她看到走廊里不时有女生走过,立刻回复给他:“你不要上来,我立刻就下来。”

    她赶快回寝室挑了件外套,又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拿了把伞匆匆跑出去。来到楼下见到高玄,只见伞下的他神色凝重,那双让人心跳的眼睛里满是忧郁。这回春雨主动说话了:“对不起,你如果来到我的寝室,恐怕会被其他人说闲话的。”“你很在意这些吗?”高玄苦笑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说,“没关系,那我们就边走边说吧。”

    如果换成其他的女生,在绵绵细雨中看到白马王子般的高老师,一定会兴奋得发起嗲来。但春雨却冷冷地说:“来找我有什么事?”“昨天晚上,我发现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是关于地狱游戏的事。”

    现在春雨听到“地狱”两个字心里就发颤,但她在嘴巴上依然保持着平静:“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地狱咖啡馆———”高玄怔怔地说出了这个名字,“在地狱游戏中,有一个叫‘地狱咖啡馆’的短信聊天室,你有没有遇到过?”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一条林xx道上,两边都是茂密的玉兰树,淋漓的雨点落在泥土中,很容易给人以浪漫的感觉。路边有个可以避雨的小亭子,正好没有其他人,他们赶紧跑进了亭子里。春雨收了伞,看着亭子屋檐下坠落的雨线,想着刚才高玄的问题,越来越忐忑不安,但她还是说了出来:“是的,我进入了‘地狱咖啡馆’。”

    高玄失望地吐出了一口气,就连他仰天长叹的样子都那么帅,怪不得那些小女生们要尖叫了。他郑重地说:“在地狱咖啡馆里,你有没有看到过很多奇怪的昵称?”“是的,那些昵称都很奇怪,尤其是……”“不要和马佐里尼说话。”

    高玄出乎意料地打断了她,冒出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但对于春雨来说,却好像做了错事被老师发现了一样,紧张地低下了头,不再说话。他继续用沉重的语调说:“听到我的话吗?千万———千万不要与一个叫‘马佐里尼’的昵称聊天,否则你会遇到非常可怕的事情,会把你的地狱之旅,带入一条极度危险的岔路。”“岔路?”

    春雨的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她只能坚持着不让自己颤抖。

    高玄似乎是在严厉地教训他的学生,大声地说:“岔路的终点就是!”

    又是“”———昨天半夜,“马佐里尼”也说到了这个英文词组!

    春雨终于坐不住了,亭子外边的连绵的雨声,让她的思绪有些乱了,她喃喃地说:“你是怎么知道的?”“昨天晚上,我在‘地狱咖啡馆’里泡了一夜,发现了很多过去不知道的事情———它的可怕已经远远超过了你的想像!”

    春雨后退了两步,她已经无法再隐瞒了,只能低着头说:“对不起,昨天半夜里,我和马佐里尼说过话了。”

    高玄的表情一下子凝固住了,他仿佛不相信似地摇了摇头,许久之后才说出话来:“一切都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他这种绝望的语气,就好像提前判处了春雨死刑似的,让春雨的心一下子沉到了无底深渊,她怔怔地问:“你说我完了?”“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高玄似乎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想要补救,但春雨却直截了当地问:“你是说,只要和那个马佐里尼说过话,就会像清幽她们那样?”“这我不知道,但我想在那个昵称的背后,很可能是个幽灵。”“幽灵?一个来自地狱的幽灵?那为什么要叫马佐里尼?那不是一个意大利画家的名字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马佐里尼早就死了快一百年了,他在美术史上确实是一个以地狱而出名的画家。”“难道这个地狱游戏和死于一百年前的马佐里尼有关?”

    亭子里的空气冰凉而潮湿,高玄犹豫着点了点头:“应该是有关系的,否则许多地方不会那么巧合。这些天的半夜里,我一直都泡在地狱里,其实我是在研究这个游戏的秘密,究竟它最致命的地方在哪里?背后最可怕的秘密又是什么?”“那你研究出来了吗?”“现在还没有,但我想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你一定要有耐心,如果可以忍住的话,就不要去理睬那些短信。”

    春雨略感温馨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会尽量做到的。”

    在淋漓的冬雨声中,两个人在亭子里都沉默了一会儿。高玄突然发问了:“你在游戏里的昵称是什么?”

    春雨轻声地说出了一个名字:“小枝。”“小枝?”高玄微微笑了起来,“我听说过这个女孩的故事。”“小枝对于我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但高玄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占用了你的时间,我送你回去吧。”

    他们撑起伞走出林xx道,回到了春雨的宿舍楼下。

    春雨没有再说话,径直跑回了寝室。高玄一个人站在雨里,在其他女生们的目光中快步走回去了。

    夜雨阑珊。

    叶萧坐在电脑前面,在上搜索着有关“地狱”的关键词。

    今天他又去那所大学调查过了,发现在最近的一个月内,包括上吊自杀的素兰在内,总共有两个大四女生自杀身亡,还有一人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巧合的是,这三个女生都是在同一栋宿舍楼内的同学,其中第一个自杀的女生和疯了的女生还是室友,而她们的寝室就在素兰的隔壁。

    这些发现自然让叶萧非常吃惊,他想起了那天在现场见到的春雨,她应该也是那三个女生的同学吧。而且,第一个自杀的女生死得非常怪异,是咬断了自己的舌头而死,这种事情实在是不可思议,可能与素兰的死存在某种关系。

    因为两个死去的女生都已被确定为自杀,所以动用警力去调查是不现实的。现在,叶萧只有像过去发现神秘事件一样,利用业余时间自己去调查。而目前这件事的惟一线索,就是这个神秘短信,但要查到一个手机号码背后真正的主人是很难的。

    如果要继续深入调查的话,惟一的办法就是进入“地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叶萧反复对自己说了几遍,听着外面的夜雨声,强行镇定了一下自己的神经。他拿起自己的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741111=?”

    然后,将这条短信发送到了“741111”。

    就像上次使用素兰的手机一样,在等待了几秒钟后,他收到了对方的回复———“你知道地狱的第19层是什么?”

    叶萧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他又回复了一条短信:“你知道吗?”

    对方很快来了回复:“欢迎你来到地狱”。

    还没等叶萧来得及反应,紧接着又是一条短信:“你的昵称?”

    这回他有些措手不及了,怎么还有“昵称”,难道真的只是个游戏吗?叶萧心想难道自己还怕个游戏吗?于是他索性输入了自己的真名,就是“叶萧”。

    在发送了“叶萧”作为昵称之后,他很快收到了新的短信———“你已进入地狱的第1层,将选择1:德古拉城堡;2:兰若寺;3:牙买加旅店;4:幽灵客栈;5:荒村进士第。”

    这些奇怪的地名他大多听说过,尤其是最后那个荒村进士第。但叶萧却在踌躇再三之后,选择了“2:兰若寺”。

    他知道这是聊斋故事中《聂小倩》的爱情发生地,也是个鬼魂出没害人性命的可怕地方。接着他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告知他已经进入了“兰若寺”。

    然后,叶萧就按照着短信中的提示,一步一步深入了这个遍布鬼狐的幽灵世界,见到了摄人心魄的聂小倩……。子夜,女生寝室。

    春雨的短信铃声如约响起,一条短信跳进了视线———“你已进入地狱的第7层,离开宠物公墓,你将选择1:午夜凶铃;2:兰若寺;3:德古拉城堡;4:地狱咖啡馆。”

    与昨天不同的是,这一层里还有“午夜凶铃”,那不是一部经典的日本恐怖片吗?春雨小心翼翼地按“1”回复了出去。

    很快,春雨便收到了来自地狱的回复,她从冰凉阴森的宠物公墓,来到了一座布满火山的岛屿上,岛上住着一个叫山村志津子的女人,她有一个美丽而内向的女儿———山村贞子。

    就在这一夜,春雨在地狱中成为了山村贞子,从此将承受贞子的悲伤与痛苦,在黑暗的井底祈求复活于人间……

    就当山村贞子即将复活之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通话铃声,将春雨从地狱中拉了回来。她这才发现自己还躺在被窝里,手中攥着的手机屏幕正亮着。她赶紧接听了电话,然而却听不到那头的任何声音,只有几下微弱的喘息声,让人立刻毛骨悚然起来。

    突然,春雨想到了《午夜凶铃》里的故事,在看完那盘诅咒录像带之后,都会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她不敢再想下去了,连忙中断了手机通话。这时她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你已通过地狱的第7层,进入了地狱的第8层。”

无忧书城 > 悬疑推理小说 > 地狱的第19层 > 第八章 地狱的第7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他来了请闭眼作者:丁墨 2孤鹰作者:邵雪城 3彩虹牙刷作者:早坂吝 4怒江之战作者:南派三叔 5地狱的第19层作者:蔡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