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79章 那一晚

明彻问他,见过若水道君了?

清风便想起那天晚上,养在白玉匣子里的土甲虫一对鳌划拉着玉石匣子沙沙作响。声音碜人。

这是一对五阶灵虫中的雄虫。他是土性体质,养了对土甲虫当灵宠。若水道君闭死关时,他将雌虫送给了他,郑重告诉若水道君:“闭死关天枢殿防御全开,若有变故不便传出消息,捏死一只土甲虫。我这只会有感应。清风便能赶到助道君一臂之力了。”

几十年过去了。他没想到真有这么一天。若水道君真的捏死了雌虫。

这天发生了一件大事。

玉和真人的弟子余光竟然是魔门八方天神将之一。他潜伏在元道宗十年。这日趁韩修文离开北辰殿,显露元婴修为,轰塌了丹室大门。

被魔门中人混成了真传弟子,攻破掌教道君的丹室,元道宗已经被狠狠扇了一耳光。等到余光在两名元婴中期修士面前玩了招漂亮的金蝉脱壳,元婴逃脱。元道宗另半张脸又挨了一耳光。被打懵了。

各殿开始排查是否还有魔门中人混入。

为此,掌教韩修文还特意动用了镇宗宝物之一的囚龙阵,保护天枢殿里的若水道君。

这一晚,他察觉到那只雄虫的躁动。

囚龙阵,他研究过。阵法太难,有人进入马上发动。他无法做到闯阵不闹出动静。只得以神识精元附身土甲虫,回忆着囚龙阵图,悄无声息地潜进去。

神识化为虚影行至天枢殿外。若水道君察觉到他的到来,打开了防御护罩。

清风长老又一次震惊了。若水道君显然不在修炼状态。

他走进了关闭几十年的天枢殿。像鬼魅一般穿行于殿堂之中,丹室玉石门洞开。他见到了若水道君。

……

苍澜大陆的人为什么要修炼?

踏上修仙大道,改变体质,炼得真气,学会法术。就拥有超出俗世中人的力量。拥有行走于山川的自由。拥有康键的体魄,青春的活力,漫长的寿命。

百年之后,回望过去的小伙伴已是白发苍苍,皱纹满面,行动不变。修士们依然年轻。依然可以拥有家庭,生儿育女。哪怕寿元耗尽,也照样年轻的死去。两者相比。傻子才不想修炼。

下仙界元婴修士可以有八百年的寿元。据说元婴脱离俗世身体的束缚飞升上仙界后,就能长生不老。

长生不老四个字有着令人难以抵御的诱惑。

然而化神是这样艰难。

上下仙界分开之后。浊气下沉,下仙界灵气不足,丹药不足,八百岁能修至元婴大圆满的人本就屈指可数。要瓜熟蒂落,元婴凝实,出窍离体,又难上加难。

五千年来,苍澜大陆没有一个元婴成功化神。让修士们对飞升上仙界,寿元突破八百岁感到绝望。能在最短时间内提升修为成为每个人最迫切的愿望。

有些修士性情平和,能炼到哪步算哪步。争取活个自在潇洒。

也有的不惜杀人夺宝,抢夺资源。踩着鲜血与尸体进阶。

如同韩修文,为突破进阶的屏障,不惜对结缡一百七十多年的易轻尘下毒手。

苍澜大陆道门修士以三宗四门马首是瞻。大宗门修炼资源更多,元婴修士最多。其中六百多岁闭死关,试图在寿元将至前化神的若水道君便寄托着所有修士的希望。

只要有一个人能化神飞升。哪怕再难,都能证明化神飞升不只是传说。

然而,若水道君还是失败了。

二十年前,他就失败了。

元婴破碎,经脉寸断。一用真气,经脉便如数把小刀子绞动。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一夕之间,由中年男子变成耆耋老者。像一枝燃到尽头的烛,只余下豆大的微光。一丝风吹过去,生命就走到了尽头。

“元婴离窍非瓜熟蒂落不可。强行化神,能活下来已是福份。不如闭关不出。等上百年寿元耗尽。也许那时苍澜大陆的元婴修士中,已有人能成功化神。一则多护佑元道宗几年。二则也莫要提前绝了修士们的希望。”

若水道君决定瞒下这个消息,闭关等待寿元耗尽。

“我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轻尘。她年幼成名,心里没把修炼当回事。对化神飞升毫无企盼。能陪韩修文至寿元耗尽,便是一生所愿。十八年前,韩修文生辰前两日,她回过元道宗,悄悄来殿前给我磕了头,避着人离开。此后再也没见她来过。本以为她外出历炼。没想到,今天魔门中人用符术破开防御护罩,扔下了她的本命玉牌。她的本命玉牌为何不在宗务殿中?”

此话一出,换得…出,换得清风道君面色大变。十八年前,易轻尘本命玉牌神识消散,韩修文悲痛欲绝,还曾远赴北漠寻找。而若水道君说,易轻尘在韩修文生辰前两日返回,悄悄在天枢殿给师尊磕头后,又离开。

清风长老想起了那年后山红叶谷的异动。

那天,掌教韩修文顺利进阶元婴中期,一时高兴,试了试修为,毁灭了红叶谷。

如此蹊跷。

“纵观元道宗,能从宗务殿中换走轻尘的本命玉牌有几人?韩修文算一个。叫余光的魔门弟子今日攻破了他的丹室,轻尘的本命玉牌就出现了。这面玉牌不是余光随身携带的,一定是从韩修文丹室里拿到的。”

“余光是故意跑到天枢殿来的。就为了扔下这面玉牌提醒老夫,轻尘出事了。”

“她果然出事了。十八年前就出事了。”

若水道君的话让清风立刻察觉到宗门出大事了。

很明显,是韩修文调换了易轻尘的本命玉牌。

易轻尘没有死,她去哪儿了?韩修文为什么要调换她的本命玉牌,慌称她陨落?

清风长老认为,也许是趁韩修文进阶入定之时,魔门中人悄然潜入,掳走了易轻尘。也许是为了易轻尘的安全。韩修文不敢声张才偷换了玉牌。

他觉得,魔门八方天神将之一的余光潜伏在北辰殿当了十年弟子,是为了监视韩修文。被看出端倪又盗出易轻尘的本命玉牌扔进天枢殿,是想影响若水道君的心境。让他无法顺利化神飞升。

明年道魔两门再次决定比武划分地界。魔门也许扣着易轻尘就等着这一天。用她来要挟韩修文就范,让元道宗临时倒戈。

“你的分析是在放屁!是不是让你怀疑元道宗的掌教有种打自己脸的感觉?”

清风长老的神识虚影晃了晃,心想当年是你把掌教之位传给韩修文的。你有没有一种打自己脸的感觉啊?

这话最终也没敢在元道宗他最尊敬的若水道君面前说出来。

清风长老很困惑:“易轻尘没有死。我还是不明白,她的失踪和韩修文有什么关系?”

若水道君拂开满头白发,眼神倨傲:“我知道还用捏死那只虫找你来参观我的惨样?去黑魔山,查!”

他怎么知道自己认识魔门少君?清风长老神识所化的虚影抖了抖,差点散架。

“魔门……从前只是隐居在黑魔山里的修仙家族。因居住在黑魔山,行踪诡异,法术高深,道门不敌,才被称为魔门。认得魔门的人,也不是多大的事。老夫年轻时,也去黑魔山钓过美人鲛。万年来道魔不两立深入人心。众口悠悠之下,避着点。别让人当借口攻讦就行了。”

“我不相信韩修文。哪怕他曾是我的大弟子,我传位的掌教。”

最后,若水道君无比轻蔑地说道,“哪怕是轻尘主动自愿在外奔波,替他寻找天材异宝。能受用得如此心安的男人。会有多爱她?”

清风长老宣称闭关,担忧自家小徒弟被韩修文师徒联手示爱,无计可施,顺手将她扔进了青目山溶洞里关着修炼。他悄然离开了元道宗来黑魔山找明彻。

他要证实自己的猜想是对的。若水道君是错的。

反过来会怎样?

清风不敢想。凭着和若水道君的交情。他也要找到易轻尘,保护好她。

……

道魔两门明年要比武划分地界。元婴大圆满的若水道君是道门中人的定心丸。清风长老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明彻,若水道君的实情。

“若水道君正在冲击化神,我怎么可能见到他?”

明彻轻叩桌面,显然不相信:“清风,你恐怕忘了一件事。余光的元婴已经回了黑魔山。他把韩修文丹室中找到的易轻尘本命玉牌扔进了天枢殿。以若水道君和易轻尘的关系,他会没有动静?他要冲击化神,又担心易轻尘,所以,你才跑这一趟的吧?”

“好哇,余光是故意将易轻尘的本命玉牌扔进天枢殿的吧?想干扰若水道君静修。魔门中人行事真是歹毒!你扣着易轻尘是不是为了明年比武让韩修文让步?”

清风长老心想,如果真的是这样,该如何是好?让韩修文大义灭亲?给风烛残年的若水道君补上一刀?恐怕魔门与道门订下血契也不作数了。道门肯定要打着为易轻尘报仇的旗帜和魔门开战。到时候,苍澜大陆不知道会陨落多少修士。

“哈哈!”明彻放声大笑,睥睨着清风,傲慢无比,“我魔门论法术会输给你道门?还要用个女人来当筹码?就算若水老道出关应战,他也只不过能赢一场而己。我魔门本就活动在黑魔山以西。赢一场保住黑魔山。赢两场,地盘都当是白拣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四卷 群鸦的盛宴作者:乔治R.R.马丁 2黑暗塔6:苏珊娜之歌作者:斯蒂芬·金 3伏天氏作者:净无痕 4仙台有树作者:狂上加狂 5第二卷 列王的纷争作者:乔治.R.R.马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