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暴冰煞 1

绿色宫殿终究不是奥兹的翡翠宫殿,如今已成坟墓,葬着那个让人不舒服的老头——罗兰的卡—泰特所知的“滴答老人”。他们离开那里之后的几天里,男孩杰克开始越走越远,把罗兰、埃蒂和苏珊娜远远甩在身后。
“难道你不为他担忧吗?”苏珊娜问罗兰,“让他一个人躲得那么远?”
“他有奥伊陪着呢。”埃蒂说的是那只貉獭,它总黏在杰克身边,把他当作特别的密友。“奥伊先生能和好人们友善相处,但一见坏人就会露出满嘴利牙。盖舍那家伙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没好果子吃。”
“杰克还带着他父亲的枪,”罗兰说,“他也知道怎么用。一清二楚。而且,他不会远离光束之路的。”他用断指之手指了指前方。低沉的天空里几乎没有浮云,只有一条细窄的云缓慢地向东南方游移。如果之前那个自称RF的人说的是实话,那就将是“雷劈”的方向。
黑暗塔的方向。
“可是为什么——”苏珊娜刚开口,轮椅就撞上了一个土包。她转身对埃蒂说:“宝贝儿,你推着我的时候留点心啊。”“抱歉,”埃蒂说,“公共设施部门最近疏于维护这段收费公路。准是在琢磨多坑点儿预算呢。”
那不是收费公路,但确实算条路……或者说,曾经是条路:两条若有若无的凹槽、时不时出现的破败棚屋,都标示着所谓路的走向。那天一大早,他们甚至走过了一间废弃的商店,招牌上的字都快看不清了:图克边境商贸。他们进去想找些补给品——那时候,杰克和奥伊还和他们待在一起——结果什么也没发现,只有厚厚的积灰、陈旧的蛛网,还有一具骨骸——要么是只大浣熊,要么是条小狗或貉獭。奥伊饶有兴趣地闻了闻,出店前还往上面撒了一泡尿,然后走到老路中央的土包上坐下来,用弯弯的尾巴绕着身子。它面朝来时的路,在空气里嗅着什么。
这几天,罗兰时常看到貉獭这样做,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独自思忖。也许有人在跟踪他们?他不太相信有这种事,但貉獭的姿态唤起了某些遥远的记忆:它抬起鼻头,双耳刺痛般扇动,尾巴卷起来,仿佛有所暗示,但这一切并不能让他明确地联想到哪件事。
“为什么杰克想独自待着?”苏珊娜问。
“纽约的苏珊娜,你认为这值得忧虑吗?”罗兰反问。
“是的,蓟犁的罗兰,我认为这很值得忧虑。”她的笑容很亲切,但眼底深处还是会闪现另一个灵魂的恶毒品性。罗兰认得出来,是黛塔·沃克,苏珊娜的另一面。黛塔永远不会彻底消失,但他不会为此遗憾,因为要不是昔日的怪女人黛塔始终深埋在她心中,犹如一片拒绝融化的冷冰,苏珊娜就不过是一个膝下无腿的俊俏黑女人。只要有黛塔在,她才是人们需要严正以待的人物。危险的人物。枪侠。
“他要把很多事想清楚,”埃蒂轻轻地说道,“他受了不少罪,不是每个小孩都会死而复生的。而且就像罗兰说的——谁要打倒他,谁就终将懊恼。”埃蒂停下来,不再推动轮椅,用手臂抹了抹额头的汗,又看看罗兰,说道:“这片无名城郊还有人住吗,罗兰?还是都搬光了?”
“是的,有少数人还在,我知道。”
他何止是知道;当他们沿着光束之路跋涉时,好多次都有人暗中偷窥他们。有一次,是一个惊惶的女人,怀里搂着两个孩子,挂在脖子的吊带里还裹着一个婴孩。还有一次,是一个年迈的农夫,半人类半变异,一根颤巍巍的触须垂在嘴边。这些人都躲在树林和高高的草丛里,注视着他们的进程,但埃蒂和苏珊娜一个都没有看到,甚至都没有感知到罗兰确信存在的其他人。埃蒂和苏珊娜还有好多要学的。
不过,看起来他们至少学到了一部分所需的技能,因为埃蒂现在发问了:“奥伊一直在闻我们后面的人,就是他们吗?”
“我不知道。”罗兰犹疑着要不要补充一句,说他敢肯定古灵精怪的貉獭奥伊还在琢磨别的事,但终究决定不说。枪侠独自闯荡天涯太久了,许多年里都没有卡—泰特作伴,他已经习惯了把自己的判断留给自己。如果卡—泰特要被维系得团结有力,这将是他必须改掉的习惯。但不是现在,不是在这个清晨。
“我们继续前进吧,”他说,“我肯定杰克在前头等我们呢。”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飞剑问道作者:我吃西红柿 2落花时节又逢君作者:蜀客 3霍比特人作者:[英] J·R·R·托尔金 4司藤(半妖司藤)作者:尾鱼 5作者:沧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