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四卷 雾之卷目录

第四话 地底洞窟

所属书籍: 第四卷 雾之卷

    房下的大洞很深,好在我们落到的地方都是糟烂透了的木板,摔得虽疼但是没有受伤。我们这一大伙人掉下来的冲击力又把那些木板压塌,下面是个斜坡,众人滚了几滚都摔在一个阴暗潮湿的洞穴里。

    一个个哼哼叽叽地喊疼,我也被摔得腰腿发酸,忍着疼掏出口袋中的打火机照亮。我们所处的地方好像是间埋在地下的破木屋,借着亮光找到了我们散落在地上的一只手电筒,有了电筒的光亮众人心里稍微安稳了一点。

    小马忽然叫道:“哎呀,袁萱姐死了。”

    我用手电一照,发现袁萱一动不动地躺在角落中,头上流出鲜血,可能是摔下来的时候撞到了石头。老外过去一探她的呼吸:“没事,不是死了,她昏过去了。”

    碟空说:“小心她起来行凶伤人。”说着解下裤腰带,把袁萱捆了个结实,这才给她的头部包扎止血。

    我也担心袁萱醒了要杀人,就把她的刀远远地扔在一边。仔细地观看周围的环境,这里似乎是间破败的庙宇,长年埋在地下,被森林公园的地下水脉侵蚀,已经腐朽不堪,全靠一条大木梁在上面支撑,如果不想办法出去,恐怕会被活埋在里面。

    老外说:“这他妈什么地儿啊?”

    我摇了摇头:“在这住了二十多年,从来没听说这里有个地下的庙宇,看来上面那个园林管理局的楼建成之前这庙就已经被埋在地下了,只怕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上面的楼房地基不牢固,木头地板受潮破裂,再加上咱们这么多人砸下来,才无意中发现,否则还真不容易找到这里。”

    碟空指了指地上的一块破匾说:“不是寺庙,是间道观,这上面写着‘三清观’。”

    堂中的神像早已烂得看不清面目,寺庙也好,道观也罢,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想办法出去。我们掉下来的高度足有十七八米,虽然是个斜坡,但是坡度很陡,又湿滑朽烂,根本不可能从原路爬上去。

    老外说:“哥们儿去后堂看看有没有什么梯子之类的,咱们得想办法爬出去啊,在这待着算怎么回事。”

    我说咱们还是一起去吧,最好别分开。于是我跟老外、小马三个人一起架着昏迷不醒的袁萱,碟空打着手电开路,向黑暗的后堂走去。

    后面的空间更大,远远的一片漆黑之中,有一盏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

    老外一看远处有灯光,高兴地说:“这下边还有其他人,可能是考古队之类的吧,他们那里一定有出口。”

    碟空把手指放在嘴边,压低声音说:“嘘……小点声,那可能不是人。”

    老外问:“不是人,难道还是鬼不成?有灯火应该是有人啊,鬼还用照亮吗?”

    碟空说:“我曾经听人说过,明灯不是人,明月不独行。在一片黑暗中如果只有一盏孤独的灯光,那一定是鬼不是人。”

    老外只是不信,说:“有鬼才好呢,我正想做个访问。”说着就走了过去。老外抬着袁萱的双肩,他往前一走,我和小马两个抬袁萱腿的也只好跟着他往前走。碟空见劝说老外无效,也只能跟在后边。

    一灯如豆,挂在墙壁上,灯下坐了一具尸体。那尸是个老者,头发散乱,身穿破袍,似乎不是现代的服装,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发出一阵阵臭气。

    我心中暗骂:真他妈的晦气!上午见了个外星人的尸体,晚上又见了具地下破观中的腐尸。

    我们走到近处,正待细看,那墙壁上的油灯灯火突然暴涨,蹿起三尺多高的火苗,把周围照得通明。

    一个洪亮而苍老的声音回荡在地下道观之中:“尔等小辈,见了老朽尸身,为何不拜?”

    声音的来源不是地上的那具死尸,倒似是从那油灯之中发出来的。他每说一字,油灯的火苗就蹿高一截;他话音一停,油灯便随即回复了正常。

    老外问:“刚才是谁说话?不如现身出来见见。”

    那个苍老而豪迈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哈哈哈哈,凭你这番邦小儿,也配让老夫出来见你?快快磕八个响头,饶你不死。”

    老外大怒:“你出来,哥们儿跟你单练,菜刀还是板儿砖你随便选……”话音未落,老外就被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撞击,重重地撞在了后边的墙壁上。那房屋在地下埋得年深日久,本已不堪重负,被他一撞,落下不少碎木泥瓦,砸得老外连声呼疼。

    好在对方手下留情,没伤到他。饶是如此,老外一时也疼得站不起来。

    我和碟空都是油滑的人,绝不吃半点眼前亏,见此情景连忙恭身行礼:“老前辈在上,受我等一拜。那洋鬼子跟我们虽不是一路人,请前辈念在他是国际友人的分上,放他一马。他要再敢胡喷,不劳前辈出手,我们就先打得他满地找牙。”

    油灯的火焰抖动:“快快请起,老夫被埋在此有多少年头,就连自己都数不清楚了,没想到竟有外人到来,你们是如何到得此处?”

    碟空说:“我们一行人躲避被恶灵附体的袁萱追杀,误入此间,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油灯中的声音说道:“老夫生前是黄教教主,江湖上人称黄疯子的便是。”

    我猛然间想起丁川述说的往事,想不到那九百多年前的人物和我们在此相遇,真是无巧不成书。于是我向黄疯子说了我们怎样见到丁川的种种经过。

    黄疯子大笑三声:“哈哈哈,想不到时隔数百年,还能听到丁川兄弟的下落,世事之奇,果然是殊难预料。当年我在洞庭湖畔挡了天坠,自己也身受重伤,正想去寻丁川,不料我多年前的一个老对头找上门来,我和那魔头激战一场,一路打到此处,双方两败俱伤。我藏身的这座道观被他砸入地下,他的万年道行也被我破了。我受伤太重,肉身就此死去,现在和你们讲话的是我的元神。”

    这黄疯子是几百年前世间的仙人,必然是法力高强,不知他那对头又是何等厉害的角色,竟然把他整得这么狼狈凄惨,不过这些话却不便说出来。我想既然有这高人在此,何不让他把袁萱身上的恶鬼驱除,于是开口请黄疯子帮忙。

    黄疯子听了我的请求,说道:“被恶鬼附体?此事甚易,你们在我尸身上取一串念珠,挂在她的脖子上,再把她弄醒就可以了。”

    我们依言而行,找到念珠挂在袁萱脖子上,掐了她的人中,袁萱“嗯”的一声醒了过来,睁开眼茫然地看着周围的众人,那古怪诡异的笑容不见了。

    袁萱听碟空说了原由,对黄疯子千恩万谢。黄疯子详细询问了她的经历,连连称奇,说道:“把那念珠烧毁了就可以了。你们说在城隍庙里烧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无常鬼竟然在白天出来索命?此事不合常理啊。”

    我想起来前些日子和老外同时做的那个噩梦,跟随孟师傅的亡灵去了城隍庙,里面处处透着古怪。

    各方把事情一核对,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城隍庙,虽然并不知道那庙中有什么玄机,但是隐隐感觉不妙。

    黄疯子哼了一声说道:“我虽没去过城隍庙,但是此事蹊跷,若不尽快查明真相,来日必然酿成大祸。你们今日来到此处,一者是机缘巧合,二来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安排。这件事虽然艰难,却还需着落在你们身上,事不宜迟,你们现在就去一趟城隍庙探查那庙的底细。”

    老外刚才挨了黄疯子的教训,一直不敢说话,此时听黄疯子说让我们去城隍庙,立刻来了兴致,自告奋勇地要去。

    此时我和碟空也不能推托,只得应了,但是不想让那两个女孩冒险,暂时让小马和袁萱留下。

    黄疯子说:“其实没什么危险,你们只须按我所说,依计而行,把我尸身上的一只耳朵一只眼睛挖下来,潜入庙中放在大殿里面即可。至于如何进庙而不被发觉,你们只须这般如此,如此这般。”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2第二部 双塔殊途作者:[英] J·R·R·托尔金 3乾坤剑神作者:尘山 4妖神记作者:发飙的蜗牛 5伏天氏作者:净无痕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