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幻之卷目录

第八话 夜宿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幻之卷

    店伙计开了天字十号的房门。丁天、丁川二人进去一看,里面极为整洁干净,也很舒适,没有半分许久不曾住过人的迹象,更是疑心店中伙计成心不让他们住这。

    丁川问那店伙计:“你说这间房锁了许久不曾住人,怎么连些灰尘也没有?难不成你还天天进来打扫?”

    店伙计答道:“这是何故,我也不知,反正不是我们这店里的人进来打扫的,这房已经一年多没人进来过了。”

    丁川懒得跟他争论,扔给店伙一块银子,说道:“好酒好肉快些拿来,再煮些热汤来。”

    店伙计接了银子说道:“咱这店中有自酿的梨花老酒,饱肚的有牛肉、肥鸡还有好大的馒头。不知二位想吃什么?”

    丁川骂道:“这厮恁地啰唆,你只管拿上好的酒肉来就是,钱不够时,我再给你。若再多说,我敲掉你两颗门牙。”

    店伙计又讨个没趣,出门去端酒肉。

    丁天笑着对丁川说:“瞧你这焦躁的脾气,多生事端,不知几时肯改。”

    丁川把行李放在一旁,倒在床上说:“这些个尽是不知高低的蠢人,若不对他们横些,他便不肯用心伺候。”

    说话间店伙计端上酒肉热汤,他惧怕丁川,这次再不敢多嘴,只说了一句“客官慢用”,便出去把房门关上,这才自言自语地小声说:“这汉子也真鲁莽,我好意劝你偏不肯听,唉……”

    丁川先给兄长倒了热水洗脚,随后自己也洗了,两人肚中饥饿,狼吞虎咽地吃了个饱。

    丁天想起那店伙计说的话来,将信将疑,于是说道:“若是这房中真有古怪,却如何应付?”

    丁川说:“有我这条熟铜棍和这口单刀,就算是阎王老子来索命也胡乱戳他几个透明窟窿。”

    二人躺在床上闲谈,说起那仙瓶的事情,都为不能进瓶中仙境畅游一番感到遗憾。丁天惋惜地说:“咱们要是有些个道行就好了,可以带同家人一起去那仙境躲避兵祸。”聊着聊着,二人先后进入了睡梦之中。

    睡至中夜,阴风吹过,丁川感到一阵恶寒,全身打个冷颤,他本就是个机警的人,立即醒了过来。房中灯火已灭,暗不见物,只闻到一股腥臭的气息扑面而来。

    丁川是与生俱来的大胆,心中冷笑:“哼哼,点子来了。”躺在床上不动,右手悄悄地握住了放在枕头下的单刀刀柄。

    黑暗中那奇臭的东西似乎也不敢直接上前,趴在房间的角落中静静窥视。

    想那赵半仙与慧瞻禅师都是世外的高人,他们一致认为丁川身上有统兵大将的气质,此言非虚。丁川坐卧行走之间,身前身后自然而然地就生出百步的威风、万丈的杀气。

    最后,那物虽然惧怕丁川,但是实在忍耐不住,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近丁川的卧床。丁川凭耳鼻所感,知道它已近在咫尺,也不起身,“刷”地抽出单刀,一招横扫千军,刀锋挥过之处犹如砍到一块烂木板。

    那物仓惶而逃,只听墙脚一阵响动,就寂然无声了。

    丁川不去追击,躺在床上接着睡觉,一直睡到日上三竿,听得丁天唤道:“兄弟快快起来,你看这是个什么事物。”

    丁川起来观看,只见地上一大条像是什么动物舌头的红肉,断口处血迹殷然。丁川不想让兄长担心,只字不提昨夜之事,只说:“怕是店中伙计昨天在此杀猪,没有打扫干净,咱们昨日赶路疲倦,也未曾注意。”

    这时店伙计敲门进来,见丁氏兄弟二人完好无损,大吃一惊:“这十号房住过几十个客人,并不曾有一人能在第二天走出房间。这二位莫不是那神人?”想要问昨晚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被丁川瞪了一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连忙小心伺候二人洗漱。

    丁川买了十个馒头二斤牛肉当做早餐,与兄长吃得饱了,与客栈结算了银钱,便动身赶路。

    上了官道,不几日就回到汴梁城中。丁天自从这一番游历,听慧瞻禅师讲了佛理,心中也不再像往日那般烦闷,每日都有说有笑,只是不肯答应丁川去投军的事情。

    丁川双亲早亡,口中虽然经常顶撞兄长,其实对兄长最是敬爱,也不敢真使起性子来。无奈之下,只得每日里继续在市上同些狐朋狗友们耍闹。

    如此过了半载。这日里天高气爽,丁天带了丁川,一起到茶楼闲坐,遇到了丁天的一位老友绸缎庄的王掌柜,三人便就一桌坐了,喝了道茶,闲谈些世间风物。

    王掌柜说道:“你们兄弟有没有听说前日王枢密家中的凶案?那可真是满城风雨啊。”

    丁天摇头道:“只听说王大人家出了事,却未知其详。”

    丁川道:“我却有些耳闻。王大人的千金在前天夜里被人割去了头,其余的我也不大清楚。”

    王掌柜左右望了望,低声说道:“那王枢密使是当今天子的国丈,大女儿在宫中极得恩宠,他小女儿尚待字闺中。听说头天夜里还有人看见他小女儿好端端的,谁知转天早晨就发现人头被割了去。”

    丁天奇道:“想那王大人是当今国丈,权势熏天,府上多有护卫,怎么竟没人发现?”

    丁川道:“不会是作奸犯科的采花贼所为吧?”

    王掌柜道:“这就不得而知了。不管是哪个做的,那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这件凶案已经惊动了当今圣上,开封府发下了海捕公文,满城拿人。说来倒也好笑,公人们四下里拿人,却还不知凶手是谁,城中的乞儿们不知被抓了几千几百个去顶差。”

    三人说笑一阵,但是这事涉及当今权贵,也不敢高声议论。

    丁氏兄弟从茶楼回家的路上,见路边有许多人围观。二人过去观看,却原来是一个老者卖女葬妻。衣衫褴褛的老者是个哑子,口不能言,同女儿跪在地上。他女儿十八九岁的年纪,长得桃面流丹,柳眉横翠,顾盼生波,虽然粗衣荆钗,却遮不住一身的风韵。父女二人身前有一具尸体,用草席盖了,料想就是这女子的母亲。

    丁天见那父女二人可怜,就摸出十两银子递给那老者,说道:“这些银子就请收了,快去把人发送了吧。”

    那对父女连连磕头。丁天不愿受他们拜谢,拉了丁川就走。没想到那对父女赶到前面拦住去路,哑子老汉只跪在地上叩头。那女子给丁天施了个万福说道:“小女子家中虽然贫穷,却也有几分骨气,是个守诺如山的。既然写明了卖身葬母,又收了恩公的银子,小女子不争大小,恩公如不肯娶我,我只今日便撞死在这街上。”

    丁天说道:“这却使不得。我给你父女银子,实是怜惜你们,并无二心。”

    女子垂下泪来,哑子老汉在地上如捣蒜般地磕头。丁天无奈,又见父女俩孤苦无依,只得应了。在古代大户人家纳妾,实在是寻常之举,列位看官不必以今日的道德观念衡量。

    丁氏兄弟随后发送了那女子的母亲,择吉日纳她为妾,把那哑子老汉也一并接入家中奉养。这女子姓云,名素秋,虽是个贫贱人家出身,名字却雅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逆天邪神作者:火星引力 2镜双城作者:沧月 3第二卷 幻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4第三卷 迷之卷作者:天下霸唱 5史上最强赘婿作者:沉默的糕点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