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第二卷 幻之卷目录

第五话 镇宅宝剑

所属书籍: 第二卷 幻之卷

    从庙会归家之后,兄弟二人谨守赵半仙的指点,丁天从此就不出门,静在家中度日,好在家财殷富,不愁生计。

    丁川也担心兄长有甚闪失,于是暂时放弃了从军的念头,只在家中习武练拳,守护兄长,武艺大有进步。

    然而此后诸事顺遂,并无什么灾祸。过了九个多月,在酒楼上同赵半仙的一番谈话,也就慢慢淡忘了。

    这日丁川约了三五个教头去城外比拳,丁天自在家中,到得晚间睡觉之时,丁天得一异梦。

    梦中有人叩门,丁天闻声开门,见有一个身穿长袍、头戴异冠的年轻书生立于门外。

    书生一见丁天,纳头便拜,连呼:“员外救我。”

    丁天最是心善,见这书生仪表非俗,心中更有好感,于是问道:“这位秀才,休要惊慌,不知你是何人,遇到什么危难,又想让我如何救你?你且细细道来。只要丁某力所能及,必不负君所托。”

    书生拜倒在地,说道:“我是长江之中的白龙,日间应邀去黄河郎君府上饮酒,只因贪杯,喝得口滑,大醉而归。途中困倦,化作金鳞鲤鱼睡于汴梁城边的运河之中,不幸被老渔翁所获。也是小龙命里该当有此一劫,明日免不了要在厨中被刀剐锅烹。”言毕挥泪如雨。

    丁天于心不忍,问道:“不知尊神想让丁某如何相助?我定当竭尽所能。”

    书生泣道:“闻君最善,故托梦求救。明日早上,城中南十字街鱼市上,有金鳞金瞳巨鲤即是我所化。求仁君出资买下,放生江中,此恩永不敢忘。”

    丁天欲待细问,梦却醒了。虽是南柯一梦,却颇多怪异之处。

    一早起来,丁天就匆匆赶往南十字街鱼市,果然见市上有一苍髯老叟,持金鳞大鲤一尾,要价极高。丁天依其价买下,放归河中。

    在回家的途中,丁天猛然想起赵半仙的话来,一年之内不可出门半步,否则大难临头,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加快脚步而行,心慌意乱之际却撞到一个行人身上。

    丁天看了一眼,原来那人是个年老的尼姑。老尼也不说话,只是用两道冷冰冰的目光打量了丁天一番。丁天心中并未多想,道歉之后,继续赶路。

    回到家中之后,刚好丁川也从外边回来。丁天说起梦中所见和早上买鱼放生之事,兄弟二人皆惊奇不已。好在丁天出门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看来那赵半仙所言当不得真。

    正自庆幸,老管家丁福来报,门外有一老尼化缘,给她米粮却不肯收,赶她她也不走,口中所言甚异。

    丁氏兄弟来到门前,见一老尼站在门外,正是丁天从鱼市归来时撞到的那位。丁天施了一礼,问道:“这位老师太,可是来化缘的?”

    老尼不看丁天,仰头观云,淡淡地答道:“正是。”

    丁天心想这老尼好生无礼,我行礼问你,你却不肯用正眼瞧我。但是丁天心地宽厚,也不介意这些枝节,又问道:“刚才管家是不是布施的粮米少了?师太莫怪,我这就让他多取些来。”

    老尼姑依然毫无表情地说道:“贫尼不化粮米。”

    丁天说道:“啊,是我糊涂,原来师太是来化银钱的。如此甚好,我前几日便欲捐助金银重修观音大士的法像,正巧师太前来,我这就命人去取银两。”

    老尼姑说道:“贫尼也不化银钱。”

    丁天还未答话,旁边先恼了丁川。丁川对老尼说道:“我家布施的和尚尼姑成百上千,却不曾见过半个似你这般傲慢猖狂的老杀才。若要银钱粮米便要,若不肯要就快快滚开,休得在此纠缠不清!”

    丁天是一心为善的男子,最信佛道,对丁川说:“兄弟不可如此!她是个出家修行的人,又不曾受用过半分,不可对她出言不逊。”转头又对老尼说道:“师太自称来此化缘,既不要粮米,也不要银钱,却又究竟想化何物?在下最爱结善缘,只要我这宅中有的,师太尽管取去便了。”

    丁川火冒三丈,对兄长说道:“哥哥恁地糊涂,你我兄弟的性命也在这宅中,她如想要也给她不成?”

    老尼不再望云,转头用如寒冰一般的目光盯着丁天的脸,说道:“如君所言,贫尼正是要化去你家那口镇宅神剑。”

    丁天被她目光所慑,全身竟动弹不得,无法说话。

    丁川怒道:“不可,此剑是我家中至爱的宝物,如何肯随便予你。你若再不走开,先教你吃我一顿好打。”

    老尼嘴角上似乎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说道:“贫尼看上的东西,还没有拿不到手的,只是明人不做暗事,故此先知会你兄弟二人。”

    丁川怒极,就想上前放对,哪知脚步移动不得,口中也发不出一丝声响,木雕泥塑般地立在当地。心中暗道不妙,想必是中了老尼的妖法了。

    兄弟二人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有眼睛还可以使用,见老尼口中喃喃自语,似是在念诵咒语,房中飞出一道白光,正落入老尼口中。

    老尼吞了白光,也不再去理会丁家兄弟,转身缓缓离开。无多时,丁川觉得身体恢复正常,急忙向老尼离去的方向追赶,却失其踪迹。

    丁氏兄弟没追上老尼,悻悻而回,到丁川房中取出装小宝剑的石匣一看,里面空空如也,宝剑不知去向,料来那道飞入老尼口中的白光正是宝剑所化。

    丁天捶胸顿足,说道:“上次强盗来袭,多亏这口宝剑显灵,退去贼氛,不料今日被老尼夺去,若再有盗匪至,你我兄弟死无葬身之地矣。都怪我不听赵半仙的劝说,结果惹得祸事临门。我死不足惜,只恐连累兄弟。”

    丁川劝道:“哥哥也不必担心,剑虽神异,却本就是无意间得来之物,得之不足喜,失之也不足为忧。如今我的武艺早已非寻常人可比,休说是十几个草寇,就是那北国的千百金兵金将,也近我不得。有我在此,定保得哥哥平安。”

    口中虽是如此说话,其实丁川心里端的没底。是夜,丁川挎了腰刀,提了熟铜棍,带了三五个家丁于院中巡视。

    到了三更天,家丁们年老体衰,熬不得夜,哈欠连天。丁川嫌这些家丁没用,把他们都轰回去睡觉。自己一个人在院中,见静夜沉沉,天上好一轮明月照得四下里明亮如昼,于是脱去上衣,赤了膀子,拽起熟铜棍,拉开架式练了一趟六十四路的飞龙棍法。这套棍术创自宋太祖赵匡胤之手,当年太祖皇帝凭一条亮银蟠龙棍,打遍天下八十四座军州,创下了大宋帝国的基业。故此这路棍术在民间广为流传,习武之人无不会用。丁川去年曾得高手指点,颇得精妙要领,此时在月光下将铜棍舞成一片金光,越使越是得心应手。

    正使到发处,忽听院中角落有人喝彩:“好棍法!”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冰与火之歌作者:乔治.R.R.马丁 2噩尽岛作者:莫仁 3恶魔就在身边作者:汉宝 4天道图书馆作者:横扫天涯 5九州·斛珠夫人作者:萧如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