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战争和人 > 下 枫叶荻花秋瑟瑟 > 第一卷 光怪陆离,小城抗战众生相 五

第一卷 光怪陆离,小城抗战众生相 五

所属书籍: 下 枫叶荻花秋瑟瑟

夜里总是下雨,令人疲惫,压抑。
床垫是用毛竹片编成的,底下支着的两只竹马架已经旧了,一翻身就”吱咯吱咯”呻吟。
家霆躺在竹床上辗转反侧,在黑黝黝的寝室里,倾听着屋外清脆的雨声,心事沉重。
昨天晚自习时,训育主任马悦光把家霆叫到办公室,在昏黄的桐油灯光下,不怀好意地看着家霆,十分严肃。马悦光是邵化带来的人。来 的第一天,家霆就起了绰号:邵化叫”吊死鬼”,马悦光叫”马猴”。大家都公认起得惟妙惟肖。”马猴”瘦精精的,目光锐利,眼窝深深,高颧 骨、瘪腮。忽然,他开口了:“听说你成绩很好,爱看书报杂志,最近看了些什么书报?””《唐诗三百首》。””看共产党的报纸没有?””没 有!””你敢说没有?这是什么?””马猴””哗啦”拉开抽屉,“啪”地将一张《新华日报》扔在家霆面前。家霆心里冰凉,啊,怎么这报会到他 手里来了?这《新华日报》是冯村上次从重庆带来的,家霆拿了六张带到学校给施永桂、靳小翰他们看的。是谁偷了一张送到”马猴”这里来了 ?家霆一时有些惊慌,瞬即镇定下来了,说:“啊,是这啊,拣来的!””马猴”阴沉地笑笑:“哪儿拣的?””四天前,到得胜坝赶场买点吃的 ,路上拾到的!””你滑头!我有’耳报神’!你必须如实说:报纸是谁给的?哪些人看过?”他忽然声音柔和了,“你老实地说,我们会器重你的 。你高三了,得到邵校长器重,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你要权衡利弊,明天我再找你谈,这事不算完!”
蚊帐未挂,过冬蚊子已出来叮人了,“啪”地打了一下没打到。家霆烦躁,“吱咯吱咯”又翻了个身。雨声”沙沙沙”,身上有湿润的凉意。 拉开散发着霉味的被子盖着身子,心里充塞着不安、气恼,像有股火焰要喷发。
邵化一来,原来的训育主任、总务主任、军事教官全换成了他的人。”马猴”四十多岁,据说抗战前在安徽安庆做过中学校长。他是走了门 路,由邵化过去的一个熟人推荐给邵化的”教育家”。本在重庆一个美专当副教务主任,放弃副职来干这正职,情绪很高。总务主任有黑压压的 络腮胡,姓陈,大家叫他”陈胡子”。据说本是做西药、糖精生意的,给邵化干过囤积居奇放比期的勾当,是邵化敛钱的一根”扒子”。军事教 官姓蓝,骨骼粗大,圆头圆脑,一对三角眼,军校十六期毕业,是邵化的”抗战夫人”的哥哥,既是邵化的小舅子,大家就叫他”蓝舅子”了。
邵化来后,高三出现了两个插班生:一个黄脸瘦子叫邢斌,在高三二班;一个黑不溜秋健壮的小伙子像个打手,名叫林震魁,在家霆所在 的高三一班。两人来后,很特殊,合住一问小寝室,东钻西窜,到处跟人摆龙门阵交朋友。《新华日报》被偷,出现在”马猴”抽屉里,家霆怀 疑同林震魁、邢斌有关。六张《新华日报》五张在施永桂那里,一张没看完的藏在枕芯里,是谁偷去献功的?
家霆住的二号寝室很小,同房的”老大哥”施永桂、”博士”靳小翰、”南来雁”邹友仁都可靠。现在,“博士”和”南来雁”睡得很甜,家霆烦躁 得睡不安,施永桂的床紧靠着他,感觉到了,轻声说:“’秀才’,我打听清楚了。邢斌、林震魁是’吊死鬼’带来的走狗,每月拿津贴,专打小 报告,报纸肯定是趁我们房里无人时偷去的。他俩跟教官’蓝舅子’一样,常在吹熄灯号前后到各寝室门口偷听学生讲话。”
“我心里沉重得很,明天’马猴’再找我谈怎么办?”
“老大哥”想得很周到:“坚持咬定大前天赶场时,在石桥东边卖炒米糖开水的摊子旁从地上拣到的。注意,千万别说是藏在枕芯里的,就 说随手扔在床上的,我可以给你作证。至于在石桥附近拣到报纸的事,我来找’博士’说定,让他作证。我们咬得牢,他能怎么样?严重的是今 后……”
家霆担心地说:“我们的读书会今后怎么办?’马猴’注意我了,我能再去找章星老师吗?”
这个读书会,读的都是进步书。书,都撕去了书皮和目录,换上牛皮纸封面,写着《新尺牍大全》等假书名,或者干脆撕了些《江湖奇侠 传》、《日剑三侠》的书皮贴换在上面。
竹床”嘎吱嘎吱”响,施永桂似乎烦躁得也在翻身,说:“读书会的事,不能让他们知道。书,我先收起来,暂时看了。章星老师那儿,也 不要去。”
雨声仍在沙沙响。忽然,每夜经常听到的铃铛声,又清脆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滴铃滴铃”的铃铛声中,还夹杂着”哐啷哐啷”的铁链声 和”托托”的蹄声。这是西边牛角沱煤矿运煤的骡马和犯人的队伍,经过学校前边山下传来的声音,声音动人心魄。家霆和施永桂都默不作声了 。在黑暗中,听到夜雨中的铃声,心里凄恻。家霆轻轻问:“’老大哥’,为什么他们总是夜晚运煤?”施永桂说:“挑煤炭担子的,听说有的 还是政治犯。是稽查所长鲁冬寒和他的上级重庆稽查处里的人利用职权合伙同开煤矿的袍哥勾结,利用囚犯作劳力挖煤运煤赚钱的。见不得人 ,白天怕出问题,所以夜晚干。”
“犯人脚脖上拴铃铛干什么呀?”
怕逃跑呀!拴铃铛逃跑容易发现,押送的丘八可以开枪射击。”
“骡马拴铃铛干什么?”
“路窄,拴上铃铛等于远远向来人招呼。对面要是来了人或骡马,可以停下等待,免得堵塞。”
“老大哥”的话,使家霆想起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来了。这件事一直萦绕在他脑际。那晚,一觉醒来,月光像一匹银色的柔纱,从天窗里垂 落下来,将寝室照得清幽幽的。忽然,透过蚊帐,发现”老大哥”蹑手蹑脚悄悄爬起来了。他回头似在看别人是不是睡着了,悄悄踅出寝室去了 ,十分神秘。家霆忙穿衣趿鞋悄悄尾随。夜深人静,四下无声。”老大哥”匆匆下山。月光明亮,能看清他的身影、动态。家霆利用大樟树挡住 身影,闪身远远追踪。由宿舍下山,走出去二百多米处,有条青石板小路一直向南通往得胜坝;又有一条自西而东的青石板小路和往得胜坝的 小路成十字形的,就是从牛角沱通往辰溪的另一条青石板路。”老大哥”向那儿跑去。这时,运煤队的声音近前了,骡马和囚犯的黑影及押解队 伍的士兵刺刀上银亮的闪光,都隐约看清了。忽见一棵桐树后闪出一个人来,同施永桂站在一起,低声不知说些什么,一起向小路上走去。谁 呢?银色柔纱般的月光里,是个女人的身影,修长身材,齐耳短发,是章星老师!啊?奇怪了!章星和施永桂关系是密切的,读书会他俩是负责 人。但深更半夜约定在这干什么?月色神秘而诱人,奇怪的事又发生了。一个黑影从野坟地旁的树后蹿出来。家霆隐藏着,透过微弱的月光瞥 清是谁了,心”咯噔”一沉,是”马猴”呀!半夜三更,他在盯章星和施永桂的梢吗?心里紧张,伏身不动。”马猴”一会儿竞躲躲闪闪回身走了, 往他住的办公室附近的宿舍走了。
运煤的骡马和囚犯队伍,在士兵押解下过来了。铃铛声、铁链声和骡马的蹄声,越来越近。家霆躲在山下一丛竹子里,见章星和施永桂走 近那两条青石板小路交叉的十字路口,忽然停步等着。一会儿,见施永桂同押运的两个丘八不知交涉些什么,好像是要求什么,两个荷枪的丘 八不答允,骡马和囚犯队伍也没停顿,继续向西去了。
月色里,一切都朦胧、迷离。章星和施永桂折返了不知低低说了些什么,就分开了。章老师住处是山中央,她诡秘地急匆匆绕梯田上的田 埂走了,“老大哥”也诡秘地由原路回来。家霆从竹丛中闪身而出,一把拽住他,打着四川腔说:“嗨,你搞啥子名堂?”他先是吓了一跳,认 出是家霆,拖长了声音说:“啊,是你呀!””我都看见了,告诉我,你们干什么?”
老大哥”显然不肯说真话,说:“章星老师心脏不好,人给了个土方,说要在这种季节里,半夜在野外路边上找’泽漆麻’,用它的根叶煎水 喝。我陪她在找,你看!”他手里果真拿着几株草药。
“施永桂,你真不讲交情,这是骗我!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又不是傻瓜!”
施永桂平时老成持重,却沉不住气了,烦躁地说:“家霆,别逼我了。这件事你知我知,对谁也别说。我求你!我本想告诉你的,因为需要 你也帮着出力,现在你看到了就等于告诉过你了。到需你出力时,就找你,把一切都告诉你!”
“你不知道吧?刚才’马猴’在跟踪监视你们呢!”
“什么?”施永桂像要跳起来,“他看见了?”听家霆讲了情况后,施永桂叹口气说:“他要是追查,只有咬住说找’泽漆麻’了。这坏蛋! ,,又说:“轻轻地回去睡吧,不要惊动任何人,连’博士’和’南来雁’都别惊动。人问,就说我俩泻肚!”
从那到现在,一晃半个月了。”老大哥”夜里又出去过两次,都没瞒家霆,也都是在听到遥远处运煤队的声音一响就走,到铃铛声渐渐消失 在天边才回来。”老大哥”是个好人。家霆刚入学时,邹友仁生过一次急性痢疾,多亏”老大哥”和”博士”关心照顾,端屎倒尿不说,还卖掉了自 己的毛线衣买了一瓶”痢特灵”治好了邹友仁的病。家霆知道后,自己有两件毛衣,就将一件送给了”老大哥”。同”老大哥”这样的人有了真挚的 友谊,使家霆生活中有了温暖。中国的问题在哪里?希望在哪里?”老大哥”常有精辟的见解。对他,是绝对可以信赖的。听着雨声滂沱,想起 明天”马猴”还要找去谈话,又想起邵化来后学校里起的变化,家霆心里七上八下。”老大哥”施永桂似乎窥察到家霆的心事,说:“沉住气,好 好睡吧。不要急躁,愁也没有用,要策略地同他们较量!”
夜雨后,晨雾中时隐时现的四周山峦被洗得碧绿碧绿。在远处的农舍上空,随风飘着淡淡的炊烟。水汽升腾在田野间。早自习时,教室里 不断有人咳嗽、打喷嚏。复习外语的人都到田埂上朗读去了。家霆摊开数学课本,刚做复习题,“马猴”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说:“童家霆, 来!”真像根藤蔓似的会缠人!他一叫,施永桂就对家霆作了个眼色,意思是:“去吧,照昨夜谈的办。
进了”马猴”的办公室,“马猴”在一把太师椅上坐着,把昨天的话炒了一遍冷饭。见家霆没有表情,问:“你对同学说我是’揪着你的耳朵 擤鼻涕’,是吗?”他的”耳报神”真厉害!昨晚回宿舍后,家霆是跟施永桂和小翰他们说过这话的,准又是林震魁等偷听了打的小报告。
家霆说:“说啦!我觉得拣了一张破报纸的事,怎么老缠着没完?”
他笑笑:“愿意跟着我们干吗?想好了没有?对你可是大有好处的。”
“不是问那张报纸的事吗?我除了读书,什么都没兴趣,也不想有出息。”
“马猴”两只精明的眼睛好像在说:“唔,我看透了你是说谎!”慢悠悠地说:“你什么都一推了之!拣到的报纸会偷藏在枕芯里?””是哪 个不要脸的胡乱打小报告?报纸我是随手扔在床上的,你问施永桂他们都知道。”
“马猴”将信将疑:“我当然可以调查。可是你的谎话漏洞太多。说是拣的,拣了为什么带回来?”
“好奇嘛!这种报难得看到!”
“马猴”的声音又冷又硬,像鞭子在寒夜里抽打了一声那样:“哪里拣到的?说具体!”
“去得胜坝时在石桥上那卖炒米糖开水的摊子旁边。””把地点讲清。”
家霆想:幸亏”老大哥”仔细想得具体,要不,就糟了,说:“石桥东边的地上。”
“谁证明?”
“我同靳小翰一起去的,他该可证明。”
“马猴”起身,指着一只椅子:“好,你坐在这里别动。我把施永桂、靳小翰找来。你不许插话,是真是假,一问就知。”他”啪”地开了窗 户,用手向一个在操场上晨读英文的学生”喂”的一指!”快去把高三一班的施永桂、靳小翰找来!”那学生跑步去了。”马猴”关上窗子,洋洋 得意:“马上诚诚实实对我说,我不处分,还信任你。要是说谎,一切你自己负责,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他想牵着藤蔓叶子动,家霆心里踏实,摇头不做声,两人像两军对峙。一会儿,施永桂和靳小翰来了,在门口高叫:“报告”。”马猴”说 :“进来!”他俩进来了,施永桂立正站着,靳小翰吊儿郎当倚在门边。”马猴”问靳小翰:“你哪天同童家霆到得胜坝赶场去的?””博士”昂 着头:“常去,最后一次——”他故意装作在想,“是五天前。”嬉皮笑脸不在乎的表情。
“马猴”看看他:“童家霆拾到过一种报纸没有?”
“是张《新华日报》吧?重庆报童手里多得很,公开发行,没什么希奇。他少见多怪,拾了要看一看。放着是我,路不拾遗。”靳小翰说 得轻松,却堵住了”马猴”的嘴。
“是在石桥南边拾到的吧?””马猴”耍花招了。”石桥南边?不不不,是在东边!”
“拣回来后,报纸放在哪里?”
靳小翰眨眨近视眼:“好像扔在床上,我没看!”。
“马猴”问施永桂:“你是高三的中队长,我相信你不会骗我。《新华日报》放在哪里的?”
施永桂模样十分老实,讷讷地说:“好像随手甩在床上,后来就不见了,谁也没当回事,是童家霆拣来的。这报纸重庆的确多得很。”
“马猴”像鸭子吞了个大螺蛳,卡在长脖子里一时说不出话来,板脸说:“观众看到魔法师变戏法是高兴的,但我可不是爱看魔法师变戏法 的观众。你三个似乎是串通好了的。这事还要调查,不算完。”接着,就”训育”开了:“我懂得,你们认为社会太黑暗,国民党太腐败,就不 满现状,思想左倾,是不是?哼!左倾是危险的!邵校长决心严密防范这些问题。我们这个国立中学,以前马马虎虎,邵校长知道有过共产党活 动。这方面的情况一定弄得清的。”他踱着方步,“什么书报可看,什么犯禁不可看,要分清。你们读了《中国之命运》没有?”
家霆和小翰都沉默,只有施永桂装得那么老实地立正回答:“报告!读过了!”
“马猴”来劲儿了:“施永桂很好!这是蒋委员长——”他像个小丑似的,很可笑地立正,又稍息,“——的着作,你们都应当好好读一读 ,应当关心中国的命运嘛!”
家霆怕他再”训”下去,说:“早自习的时间都占了,今天还要测验数学哩!”
“马猴”铁面无私地说:“爱听,我要讲;不爱听,我也要讲。”然后,三人才被”大赦”,临放又叮嘱:“这次算了。只是给了你们点颜 色,可不要开起染坊来啊!必须懂得,你们应该当一个被训育主任信得过的好学生。”
这天,上午课排得满满的,三人也没再谈”马猴”找岔子的事。下课时,邹友仁等关心地上来探问,有林震魁在,三人都没吱声。中饭后, 施永桂说:“家霆,你去找窦平到山顶逛逛,我约小翰、’南来雁’同你们在山顶见面。”
中饭和晚饭后散步,是习惯,一般都是几个好朋友一起到山顶或四周逛逛。蜘蛛穴山顶风景很美,远处有碧绿的橘柑林。葱茏的橘柑林中 ,树上已有绿色的橘柑。要是到了秋天,橘柑树上点点红火似的结满了累累的橘柑,真太美了!平时,学生们常站在山上欣赏着映照在几江上的 夕阳和西天的彩霞;有时,在大黄桷树下迎风伫立,眺望远远近近层层叠叠的梯田和雾气缭绕的村庄。如果夜晚月色好,这儿就会有”星垂平野 阔,月涌大江流”的景色了。家霆约了窦平到山顶上去。其实,“山顶”仅仅是个高岗。刚走到岗下,迎面就见到了”老大哥”、”博士”和”南来雁 ”。五个人边走边谈兴致勃勃地往山岗上爬。窦平是个东北流亡学生,放声唱起了《松花江上》:“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博士”说 :“别唱了!唱得人心酸干什么?”他把早上”马猴”叫去对证训话的事说给邹友仁和窦平听。听完,邹友仁骂了一声:“妈的!”窦平说:“以 后,倒要格外小。我们传看的书怎么也不能让’狗’衔去!”施永桂说:“对了,约你们来逛,就是商量一下这事。大家看,以后该怎么办?” 家霆的心,好像飞翔着,追逐着缥缈的记忆。
读书会,是”老大哥”他们在高一时秘密组织的。那时,永桂、窦平、小翰、友仁四个都爱好文学,后来就在国文教师赵腾帮助下组织了读 书会。赵腾老师三十多岁,大脑袋,高高的个儿,戴副黑边眼镜,脸上常有开朗的笑容,体格匀称,有一头浓密蓬松的黑发,常穿旧蓝布长衫 ,有时穿蓝布学生装。他是大学中文系毕业生,成都人,四川话很好听,讲课吸引人,批改作文认真,同学都喜欢他。永桂后来常去他寝室聊 天,知道他结过婚,没有子女,妻子在重庆教中学。他博学多才,有正义感,给永桂、窦平、小翰、友仁介绍很多进步的中外作品,谈一些新 鲜、正确的观点。组织读书会由赵腾辅导大家读书,赵腾有个约法三章:第一,秘密。他说:“你们都是进步青年,大家都对当今的社会不满 ,共同的奋斗目标是要求抗战、要求进步、要求团结、反对独裁、贪污、倒退和分裂。大家都忧国忧民,渴望能读到些好的进步书籍和报章杂 志来广知识,增进对大局的了解,好做有用的人才。但现在动辄给人扣红帽子,特务又多。因此,我们这个读书会要秘密。”第二,不要急于 发展人参加。他说:“不要自己随便拉人进来。因为那样要出问题,而且书也不多。我可以从重庆弄些书报杂志来给大家传阅讨论,不可随便 给读书会外的人看。”第三,你们同我之间不宜表现得过于亲密。他说:“要防止引起坏人怀疑,甚至引起县里稽查所和县党部的注意。”家 霆来校后,在同”老大哥”加深了解后,因为窦平被学校安排迁出了二号寝室,家霆搬进二号寝室,让家霆参加读书会阅读方便,所以破例吸收 了家霆,赵腾老师在同家霆接触后也很喜欢他。家霆阅读了许多以前没有读过的书:《中国的西北角》、《红星照耀着中国》、《塞上行》、 《华北前线》、《士敏土》、《母》、《石炭王》……但,以后就发生了赵腾老师匆匆离开而又渺渺无讯的事。大家非常怀念他,家霆心里一 直怀疑赵腾老师可能是共产党,怕是国民党特务暗害了他。虽无根据,没有信息总是怀念。
接着,寒假开学来了个穿浅蓝色阴丹士林布旗袍的女国文教师章星。据说是教育部里一个什么人向学校推荐,从重庆应聘来的。章星来后 不久,就同施永桂也像赵腾老师一样亲密了。一天,施永桂和家霆在章老师处聊天,施永桂提出了过去组织读书会的事,说:“现在赵腾老师 走了,希望章星老师像赵老师一样给我们指导阅读。”章星马上答应了。每一本好书每一张进步报纸或每份杂志,都像一盏暗夜里的明灯,五 个人依然袭用了赵腾老师的“约法三章”,一切挺好。谁料,邵化使学校里弥漫了恐怖气氛,使读书会的事竟颇为棘手了。
现在,“老大哥”提出要大家商量读书会的事,“博士”第一个就开口了,毫不在乎地说:“怕什么,照样不变,只要秘密,不让‘狗’发 现就行!”
跨过一片草丛,踩着沙砾碎石,逛上山岗。有一条潺潺的泉水,绕过一块洼地向下流淌。五个人在水边席地坐了下来。家霆说:“只怕秘 密不了!邢斌和林震魁两条‘狗’东窜西跑,紧盯紧咬,今后我们要尽量避免公开在一起,免得引起注意。章老师那儿,也只准让永桂一个人悄 悄去联系,别人都别往外跑,免得连累她。”邹友仁、施永桂和窦平都点头说对。窦平是条大汉,虎头虎脑,一副固执、倔强的神气。他身强 力壮,胳膊、胸脯隆起肌肉疙瘩,一生气脸就红,五个人中他年岁最大,二十三了。十多岁时,他就从关外流浪到关内,又从华北流浪到四川 。来国立中学上高中前,单身闯荡过。干过小工,帮川江上的木船拉过纤。在重庆抬过滑竿,吃过许多苦。为人正直,就是性格有些粗鲁。这 时,攥着碗大的拳头说:“邵化一来,‘八宝饭’每顿都不够吃,‘什锦粥’更稀了。于豌豆和牛皮菜里一点点油星星也没有。这都是邵化带来 的总务主任陈胡子的德政!光是退让可不行!要是软弱,他们就达到目的了;咱偏不软弱,他们举拳也得看看打的是块豆腐还是块石头!”
“博士”学究式地说:“这符合阿基米德定理。”
家霆说:“你的话痛快,但蛮干不行,读书会的活动还是得暂停。
几江边上,有拉纤的船夫唱着动听的“江号子”,号子声随风飘来:“……伙计们,快上前啊!……太阳的光已上山巅!……啊哟哟啊哟哟 ……”大家都静静谛听。施永桂点头说:“家霆的话值得注意,不能蛮干。我们多联络些同学不吃他们那一套还是有用的,至少要使他们干坏 事有所顾虑。鲁迅说过:’这人肉的筵宴现在还排着,有许多人还想一直排下去,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灭这厨房,则是现在青年的 使命。’我们要巧妙地干。”他背诵鲁迅那段名言时,不知为什么,家霆听着竟觉得血也热了。
“博士”靳小翰老是在地上拔起一些野草藤蔓随手扯断了玩,说:“大家快想点办法吧,只要想出一个好办法警告邵化和他的狐群狗党, 使他们以后有所顾忌,我就出力干!”
窦平出主意说:“先打两条‘狗’怎么样?” 邹友仁拍着巴掌:“妙!可是不能明打,要暗打。”他长得又矮又黑,厚嘴唇,显得憨,是个 慢性子。”博士”常说他”三锤子砸不出一个响屁”,现在对打”狗”倒颇有兴趣。
家霆说:“明打,我们又得被’马猴’叫去训话了!暗打怎么个打法?”
窦平说:“既是暗打,就得利用黑夜来打。”
施永桂忽然来劲了,说:“对!夜里打,叫两条‘狗’以后夜里不敢出来咬人”说这话时他朝家霆看了一眼。家霆忽然好像明白他的心思了。 他那夜和章星老师一起在十字路口等待骡马和囚犯运煤队的情景,又浮现在家霆眼前了。”老大哥”是嫌邢斌和林震魁这两条”狗”碍事。是呀, 两条”狗”常常出人不意地出来咬人,谁说他们半夜不会出来逡巡呢?打一打,叫”狗”老实些,确有必要。家霆提议说:“我有个好办法,你们 看行不行?”刚要说,“博士”突然从地上拾起块碗口大的石头,大声嚷了起来:“狗!”话音刚落,石头脱手飞出,扔在右边的杂树乱草丛中 。
琼霆和大家回头一望,可不是吗。黑不溜秋的林震魁不知什么时候跟上高岗来了,躲在右边坡旁浓绿的杂树乱草丛中。他探头探脑站起身 来了,恼火地大声说:“靳小翰,你他妈的干什么?差点砸了老子的脑袋,这么大的石头能开玩笑吗?”
“博士”揶揄地朝林震魁打招呼:“老子还以为是条黑狗呢,哈哈……”
大家哈哈哈地笑开了,开心的笑声在山间回响着。”打狗”的事,突然被一件外来插入的事耽搁了。那天,男生分校全体学生接到通知:过 江到校本部听冯玉祥将
军演讲,并参加献金大会。冯玉祥是为发动节约献金救国运动来江津的。
上午十点,冯玉祥来演讲,上了台。台下聚集了县里好几个学校的男女学生:体专的、艺专的、女中的、国立中学的都有。人黑压压的, 将大操场挤得满满的。学生们整整齐齐排队站在下面,家霆在前排离台很近。冯玉祥那高大粗壮的身材穿着一套干净宽大的灰布衣,戴一顶鸭 舌便帽,足登黑布鞋。邵化和其他一些人,包括女中校长周秀珍等站在冯玉祥身边,比他足足要矮一头半。自从去年初秋在重庆见面后,瞬忽 半年多了。冯玉祥那张方脸上两腮鼓得圆圆的,面色依然健康,声音也依然洪亮。一听他的声音,家霆就感到亲切。站在台下,听着冯玉祥生 动而有鼓舞力的讲话,他心里想:冯玉祥历来都尊重有学问的人,他同爸爸早就认识,又有去年那次谈话。他到了江津,爸爸很可能已同他见 过面了。家霆暗暗作了决定:散会后,找个机会溜回家去,听听爸爸跟冯玉祥谈了些什么。
冯玉祥讲了将近两个钟点的话。讲他因为看到士兵们吃不饱、穿不暖实在可怜,又加上军政部和财政部整天都在嚷着”没钱没钱”,所以决 定发起节约献金救国运动。起初自己卖字献金,后来到处演讲,发动民众,民众捐款非常热烈,也捐了很大的数目。因为大家都懂得有钱出钱 、有力出力来抗日救国的道理。他讲了许多动人的献金事例:有的人把自己母亲留给孙女作嫁妆的四十石谷子折合法币十万元献给了国家,自 己不愿说出名字。有的县商会的人不肯多出钱,学生们就向商会的人跪下了,叫他们要救国家不要只管自己。有的老太婆把她祖母留给她的银 镯子都献了出来。镯子是黑绿色的,这是她们家一辈传一辈在家切猪草染上的绿色。在有的小县里,民众献了金戒指一千二百多只,军鞋一万 二千双,黄谷三万石。在成都华西坝,向大学生讲话后,男女学生把身边的钱都拿出来献给国家了。有的穷学生把毛衣和棉袍也脱下来献了。 天气冷,冻得打冷战。冯玉祥两手叉腰含着泪说:“我当然不能剥穷孩子的衣服,不肯接受他们的捐献。可是这些纯洁的青年,他们爱起国来 ,连命也不要!中国老百姓的良心里,有的是文天祥、史可法,若不发掘,是无法看见的。……”
听着冯玉祥的演讲,家霆又热血沸腾了。会议结束后,献金开始,窦平和施永桂等同全班同学酝酿了一下,决定全班绝食三天,节余伙食 金献给前方将士。
家霆同意这样做,但想到同学们绝大多数都是十分穷苦,有一部分还没有家。没有任何亲友在大后方的流亡学生,如果真的三天不进食, 那本来已很瘦弱的身体怎么支撑得住?就想:我还是回一次家,同爸爸商量,带点钱回去,好让同学们不致真的三天不吃饭。他又想起了欧阳 留下的首饰,想取出最后一只金戒指捐献出来,用欧阳素心的名字。他相信:欧阳如果参加这大会,是一定会把首饰都捐献出来的。
献金大会场面热烈,许多人都从手指上抹下金戒指捐献出来。跑上台去献金的人更多。冯玉祥背着手站在台上,大声说:“同胞们!我把我 在成都兵工厂做的钢铁戒指带了一些来。这种戒指上面刻有’献金救国’和’冯玉祥赠’等字,献一个金戒指,就给一个钢戒指留下一个纪念抗战 的东西。当年德法战争时,德国军费难办,就想出用钢铁戒指换金戒指和宝石戒指的办法。五六百万只戒指也能值很多钱。到了第一次世界大 战后,一个钢戒指就值十万、二十万元了!可见纪念的价值是很大的!”他在那里,将一只盘子里放着的许多钢戒指分递给捐献金戒的人,一人 一只。
会场上人们情绪激动,有些乱了。家霆对施永桂悄悄说:“’老大哥’,我要溜回去一下,你给照顾着些。”他觑个便悄悄走了。经过会场 后面时,眼睛感到一刺。在后面人丛里,他看到稽查所长鲁冬寒像个幽灵似的夹在人丛中,不动声色地张望着台上的冯玉祥。家霆向南安街九 号走去,快要到家了,却在路口突然遇到了吕营长。吕营长高声叫家霆:“小老弟,你怎么今天就回家了?”他是知道家霆每逢周六下午才回 家的。
家霆如实告诉了他听冯玉祥演讲并参加献金会的情况。
吕营长忽然说:“小老弟,我正要找冯玉祥。我上告伤兵医院院长程福同的状子,像小石头丢进了汪洋大海,水花也不起。只有拼着命再 告。听说冯玉祥敢替百姓讲话,我一定要把状子送到他手上。冯玉祥住在东门外电灯公司里。那里边有讲究的招待要人的住处。我本可去找他 。听说稽查所派人在那儿监视,禁止人近前,我又不想去了。我向你们家看门的老钱打听,说冯玉祥来后上你家看望过你父亲。”
家霆老实地说:“我还不知道。但父亲是认识他的。”
“这不就行了!我把状子交给你,你代我找机会递一递,好不好?”
家霆有点为难。按吕营长说,冯玉祥已经看望过爸爸,那么他们还会见面吗?何况吕营长说冯玉祥住在电灯公司,有特务监视,就不免有 点为难。但他是个热血青年,想到吕营长要办的这件事是正义的,就排除顾虑了,说:“好吧,我跟你去拿你的状子。”
吕营长说:“哈哈,小老弟,我随身带着呢!”从军装口袋里掏出了一封厚厚的状子,说:“要写的都写在上面了!你只要说是有一个渝江 师管区的营长吕大鹏亲自写的就行了。我坐不改姓,行不改名,豁上了等着看下文呢!”说着,对家霆拱拱手,说:“小老弟,拜托了!”
家霆把信揣进口袋,见吕营长脸色不好,眉眼间颓丧,问:“你过得顺心吗?”
吕营长似笑非笑,鼻子里哼了一声说:“唉,大后方住腻了,看不惯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干和不干都不行,天天生气。我宁可早日上前线 !”
家霆关心地呜噜了一句:“军人是该上前线,只是前线总是危险。”
吕营长笑笑:“其实未必。我也想过:留在后方当然安全,送到前线不外两个可能:受伤和不受伤。不受伤无须担心,受了伤也是两种可 能:轻伤和重伤。轻伤无须担心,重伤仍是两种可能:能治好和治不好。能治好无须担心,治不好还是两种可能:不死和死。不死当然不用担 心,死了的话么——也好!因为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眼一闭、腿一伸,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说后两句话时,他的神态、语气 都是调侃的,对家霆作了个怪脸。
家霆被他逗笑了,心里却有点苦味。吕营长同家霆打个招呼,说:“我还有事,小老弟,再见吧!我的状子千万别忘了递!”说着,迈步走 了。
家霆独自往家里走。抱着小女儿的老钱和坐在小板凳上忙着择空心菜的钱嫂在门口看见了他,老钱报喜似的说:“大少爷,你回来了!告诉 你,冯玉祥来发动献金,我和钱嫂商量后,将她娘留给她的一根发簪送到电厂献给冯玉祥送给抗日将士去了!这发簪我们再穷也没舍得卖了花用 。现在,为了抗日早点胜利,我们献出来一点不心痛。”家霆听了,心里感动。老钱又说:“昨天冯玉祥来看秘书长了。嘻嘻,冯玉祥一到江 津,找他告状伸冤的人好多好多,听说把电厂门口都挤满了。”钱嫂插嘴说:“大少爷,今天我炖了真正的鸡汤,可不是鸡的洗澡水啊!你回来 得正好,我马上就开饭!”家霆径直走进书房,见童霜威正在写那本《历代刑法论》,案头堆满了书卷和资料,他叫了一声:“爸爸!”
见家霆回来了,童霜威十分高兴,说:“好呀,你怎么这时回来了?你回来得正好!冯玉祥来了,今晚我要回看他,你正好陪我同去。”
家霆坐定,把听冯玉祥演讲和参加献金的事讲了,又把回来想取点钱并且拿一个欧阳的戒指去捐献的事讲了。童霜威说:“钱,把我手里 有的都拿去,欧阳的戒指你看着办!”
家霆问:“听说昨晚冯老伯来过,谈了些什么?”
童霜威摇头说:“有趣得很,他来看我,除了他带的秘书和副官外,陪伴的人一大批。李参谋长来了,李思钧来了,刘县长来了!
县参议会议长来了,鲁冬寒也来凑热闹。还谈什么!只是寒暄了一番,又被那伙人众星拱月般抬走了。临走,我对冯焕章说,我要去回看他 。我确是想同他谈一谈。”
家霆听说昨天冯玉祥来时鲁冬寒也来了,把刚才开会时看到鲁冬寒的事讲了。童霜威皱眉听着,想到了程涛声同冯村走时在江边河坝船码 头上见到鲁冬寒的事来了。鲁冬寒苍白、阴险的面容和两只诡秘的小眼睛使他厌恶,说:“汉朝的十常侍,明朝刘瑾的东厂、西厂,清朝雍正 的血滴子,恐怕也没现在军统、中统这种水银泻地无空不入的伎俩了。我是一定要把这些事说给冯焕章听的!”家霆没有回校。当晚七点半, 童霜威带家霆到东门外电灯公司看望冯玉祥。
电灯公司的客房在江津算是接待贵宾的地方,比较宽敞,外边有会客的客厅,里边是卧室。客厅里陈设着沙发、桌、椅、茶几,其实也并 不讲究。进电灯公司的时候,有些人貌似接待,实际是稽查所安排的人。因为告状要求伸冤的太多,昨天起远远就有些宪兵和军警穿着便衣, 将告状伸冤的人驱散了。童霜威带着家霆,稽查所的人认识。冯玉祥的副官昨天到过南安街九号,也认得。见了名片,马上客气地请进去到客 厅坐下。
客厅里倒是清静。副官敬上沏好的香茶,冯玉祥满面春风地大步出来了。他没有戴帽,穿的仍是家霆上午看到的那套干净、宽大的灰布衣 。家霆叫了一声:“冯老伯!”他高兴地请童霜威和家霆坐下,兴致勃勃地说:“啊,童先生,我刚来时,找到这儿的县太爷谈献金的事,他 说:’想发动献金捐款恐怕不容易。’我说:’你放心吧!他们捐千千万,你摸不着,我也摸不着;他们一文不捐,你穷不了,我也穷不了!你不要 管那些,请你把此地父老们和军队、机关、学校的首长请来,我同他们谈谈就成了。’这不,我的话没有错!今天一天,就献了七十多万!”说 到这里,笑着对家霆说:“早上我演讲时,看到你站在台上的!”
家霆说:“是的,听了冯老伯的演讲,我同大家一样都十分感动。”
童霜威想:从抗战到现在,冯玉祥一直没有事干。表面上党政军里挂着些空头衔,但几乎一点权也没有。开会时他都持不同意见,蒋当然 讨厌他。他向来爱动不爱静,老是闲着怎么憋得了,就单枪匹马发起献金,动员各界人士为抗日出钱。这种精神实在司敬。但这也只有他的声 望地位才能这样干,换了别人,上边既不叫干,下边局面也打不开,说:“冯先生,你这面大旗打开一号召,当然会一呼百应。除了汉奸卖国 贼,中国百姓哪个不爱国!而且,大家相信你冯先生不会贪污,拿出钱来交给你放心。”
冯玉祥摸着头挥着大手说:“对!账目是绝对清楚的。我起初自己卖字献金,每月收的钱都直接送给蒋介石,并且都有收据。如今献金有专 人管理,一丝不苟。”
童霜威急着想同冯玉祥谈谈心里话,就转换话题说:“冯先生,昨天人多,无法深谈。最近的时局使人不安,不知先生有何指教?”冯玉 祥本来兴奋的激情,听到这话在脸上消失了,胸中似滚动着难以平息的浪潮,鼻孔里仿佛喷出了两道怒气,滔滔不绝地说:是呀!把嫡系部队、 美式装备部队都放在陕西北部包围着八路军,好像不怕鬼子,就怕八路军,真是怪事!前不久,蒋忽然问我:关于共产党的事,你有什么意见? 我想了想说:你这样的虚心,我有话就不能不说了。我看最重大的事也就是关于共产党的事。共产党要求多编几个师抗日,要向中央要饷要粮 要子弹,为了抗日应该发给他们。不能幻想共产党可以压服,压是压不服的。只有从抗日上出发来考虑团结的问题,不要分裂和倒退。只要团 结了,国内和国际的观感马上就不同了,敌人也就马上害怕。不过这件事情非得你自己当家不可,不要同恐共病的人商议,更不要同仇共病的 人讨论,自己毅然决意地拿定主张把这件事早日办好。只要这件事办好了,全国的事就算办好了一大半,你也就不朽了!”童霜威说:“冯先 生这样说,他怎么表示的呢?”
冯玉祥说:“我劝告蒋先生,共产党敬百姓一尺,我们要敬百姓一丈,争着替百姓服务。他那天居然点头说:’喳喳喳,好好好!’可是,我 心里明白,我的话他历来左耳进、右耳出。早在民国二七年十二月,蒋在重庆邀见周恩来等,就说过他要坚持取消共产党。他说:’我的责任就 是将两党合成一个组织。”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一切均无意义。’从一九二八年到现在,蒋和他的左右一天到晚以为我准是共产党,或者以为 我是共产党的尾巴。其实,我是为了抗的反对侵略,为了国家的统一、团结和富强。”说到这里,冯玉祥把大脑袋摇了又摇,“我来时,听说 九十军、五十七军的好多部队都已调到了陕西,又听说何应钦、白崇禧、胡宗南等要开作战会议了。《中央口报》在大力宣传马列主义已经破 产、中共必须解散。蒋先生的《中国之命运》出来后,我看了这本书,就料到会有好戏唱的。”童霜威忧心忡忡地问:“会自己打起来吗?”
冯玉祥那张淳厚的面孔上露出一种坚毅的神态,忽然站起身来,忽然又坐下往沙发背上一靠,压得座下的弹簧”吱吱”响,说:“抗战以来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磨擦不断发生,只是战前剿了十年共也剿不了人家,现在谁相信能达到目的?吃亏的是抗的大业。自己害自己,自己打 自己,不要日本人亡我们,我们自己就亡了我们。禁止人家抗日,取消人家抗的的资格,简直是神智不清。说到这种事,我心里就冒火!”
童霜威点头说:“冯先生觉得我们应当怎么办?”
冯玉祥朝童霜威脸上看看,见那张脸上神态真诚,叹息一声说:“要改变错误政策,恢复中山先生的三大政策①。我看,除了国民党外的 政治力量以外,还要联合一切不满现状的国民党人共同奋
①一九二四年一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大会确立了孙中山提出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 策。
斗!”说到这里,问:“我听程涛声说,他上次来江津,已经跟你大致谈过了?”
童霜威想:冯焕章到底直爽,说话清清楚楚,使人听了感到像浓雾中透入一道阳光,心里舒畅了。对比下来,程涛声说话含蓄,有时转弯 抹角,谨慎小心,点头说:“是的,他来,我们谈过。”说到这里,想起上次与程涛声谈话的那种不愉快的感觉,心里怏怏,又模棱两可了, 想:如今特务横行,反共的声浪高嚣,我是深有不满,忧国忧民,感到政治上没有出路。但立即偏向左边去值得吗?是要费斟酌的。”老大嫁 作商人妇”的事干不得吧?心中想着,叹息一声说:“程涛声来,想不到此地稽查所一直在监视他。我送他上船归去时发现,稽查所长也在船码 头上。”
冯玉祥听了,瞪圆了眼睛,气哼哼地说:“是吗?”忽又摇摇头,“不过,也不奇怪。我到眉山县发动献金时,就有特务人员向当地绅士 造谣,说我发动献金是绑票式的,把你请去非捐多少钱不可,不捐就不放你回去,鼓动绅士们逃到乡下去。我在新津县时,特务多得很,打着 幌子说是维持会场秩序,其实是破坏献金。这次来江津,听说特务对商会的人说:’最好你们不要献金,看冯玉祥有什么法子!’我明白,我来这 里,特务也在监视。”见童霜威点头,又说:“我来后,有些喊冤的人来,状子递了一大堆。此地军政部的监护队,把百姓的菜拔了五六船运 到重庆去卖。那些士兵进城到戏园子看戏,不买票,同这里维持秩序的军警督察处的士兵开枪打了起来,把百姓打伤了二三十个,有这样的事 没有?”
童霜威点头说:“确有此事,发生在去年我们刚来不久的时候。”接着不禁说:“唉,这种事多得很哪,管也难!”他知道冯玉祥好管闲 事,有些是非之事就不愿多说了。
家霆这时却插得上嘴了,他年轻气盛,初生之犊,讲话无顾虑,先讲了伤兵医院的事,递交了吕大鹏的状子,又将听吕营长讲的渝江师管 区的事说了,更谈了鲁冬寒监视爸爸的事。正讲着,不料听到人声和脚步声,正是”说到曹操,曹操就到”,副官陪着鲁冬寒进来了。
一见鲁冬寒,家霆停止了讲话。冯玉祥外表厚道,其实是个绝不糊涂的精明人。这时,见鲁冬寒满面微笑又跑来了,心里窝着火。他早认 识这个稽查所长了,忽然好像不认得地对副官说:“我正陪童先生谈话呢,你怎么把生人带进来了?”
听冯玉祥的语气,一看冯玉祥威严的态度,童霜威明白要有精彩场面了。果然,鲁冬寒一听,马上满面献媚,躬着身子连连点头,说:“ 啊!冯副委员长,是我,鲁冬寒,昨天来过,今天一早也来过。””啊,你是军统的是不是?怎么样?有事吗?”冯玉祥问,颇有当年做总司令 时的威仪。
“没有……啊……是来看望冯副委员长的!”鲁冬寒诚惶诚恐,朝童霜威望着,似是请童霜威说几句情。
童霜威拗不过情面,话中有话地说:“他确是稽查所所长,昨天陪冯先生你到我那里去的人中有他。”
“啊!”冯玉祥点点头,铁着脸对鲁冬寒说,“我身体好,用不着多看望,没事你就回去吧!我跟童先生要好好谈谈呢!你不必奉陪了!” 说着,不再理睬鲁冬寒。见副官将十分狼狈的鲁冬寒带出去了,他咧开嘴对童霜威父子笑笑,端起茶几上的茶杯,把白开水一仰脖”咕咚咕咚” 喝了个够,说:“我性子直,这还是客气的。要不,能用棍子把狗打出去!”他笑着亲切慈祥地对家霆说:“来,家霆,你再接着往下说。当 然,我只希望能了解些情况。”他扬扬吕大鹏的状子,“解决问题,找我告状,我是心有余力不足的!”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战争和人 > 下 枫叶荻花秋瑟瑟 > 第一卷 光怪陆离,小城抗战众生相 五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高兴作者:贾平凹 2都市风流作者:孙力 / 余小惠 3第三部《筑草为城》作者:王旭烽 4第一部《南方有嘉木》作者:王旭烽 5三家巷作者:欧阳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