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九、辛起•茶庄

十九、辛起•茶庄

所属书籍: 暂坐

十九、辛起•茶庄

第二天早上,海若到了茶庄就和严念初的表弟联系上,那章怀很快到了,小唐安排先在二楼上坐了喝茶。而海若又给应丽后电话,刚说完请了讨债公司要她立即过来,手机竟从手里滑脱,哓当掉在地板上,屏面右下角就裂了破纹。捡起来一边抚摸,一边说:嫌我用你用得狠吗?上到二楼。

章怀正和来续水的伊娃说话。章怀来时在路边店吃了辣子蘸羊血,说话出气味道很大,伊娃身子越往后退,他的脑袋越是伸近来。见海若进来,章怀说:老板,你这是国际茶庄啊,多少钱雇了洋妞?海若说:伊娃不是雇的,是我的俄罗斯朋友,来西京玩几天。章怀说:哦朋友?那老板是东北人喽。海若说:为I啥说是东北人,我有东北口音?章怀说:你说的是普通话,听不来是哪儿人,但这妮娃,是叫妮娃吧?伊娃说:不是妮,是伊,伊朗伊犁的伊。章怀说:中国话这么顺溜!是中俄边界上的?现在好多妓女都是中俄边界上的人冒充俄罗斯人。

海若说:伊娃是圣彼得堡的!你知道不知道圣彼得堡?!章怀说:还真有纯俄罗斯人!你给我和俄罗斯美女合个影吧。就递过来他的手机。海若为他们拍照,章怀一只手搂住了伊娃的肩。海若说:要拍照就拍个正儿八经的,你把手取下来,站直,朝我这儿看!照毕,章怀拿过手机回看照片,海若给伊娃使眼色,伊娃就下了楼。海若再请章怀喝茶,说:可不要发微信啊!章怀说:不发不发,她真是漂亮!海若说:是漂亮,圣彼得堡满街都是漂理女孩,几时我再去,把你也叫上。章怀说:一言为定啊!海若说:—言为定,但你得把这件事办好了咱就去。

这当儿,楼下有了喧哗,接着应丽后满头大汗跑上楼。海若说:你几天不来了,楼下吵闹着是见了你稀罕了!应丽后说:哪里是见我稀罕,是新进的茶叶到了,都忙着卸货拆包哩。小甄也走上楼来说:今天本来要把蜜蜂送去老太太那儿,老太太却说夏磊闹着要岀去玩,唐姐就让小高接了婆孙俩,他们到茶庄To海若说:你们招呼着,我有个事,你下去注意些,谁也不让上来。

海若把章怀和应丽后相互做了介绍,就直接说起要章怀帮应丽后讨账的事,应丽后也将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掏岀一张照片一个字条。照片是王院长的头像,字条上写明王院长的手机号和他家建材店的名字和地址。接着商谈酬金。反复地讨价还价,最后达成二致:若讨回债款,按讨回的金额付酬百分之十。章怀说:两个姐姐,这没问题,你们等着好消息吧,不是讨回的金额,我是一次性讨回全部资金!应丽后激动了,说:那太好了,如果一次性讨回,我按百分之十给你外,再给二十万。海若说:那你怎么个讨法?

章怀说:我有我的手段,这你就不管了。海若说:我可郑重告诉你,不能出人命,也不能将人家拘禁和致残。应丽后说:就是就是,咱只想要回咱的款就是,这你67要保证。章怀说:这些老赖,你不X他娘,他不会叫你爹的!海若说:这什么话?!章怀说:嫌我话糙?话糙理不糙啊。海若说:我再说一遍,咱只要账,别的事咱不干,这是你表姐严念初介绍过来的,严念初也给我有个保证的。章怀说:好吧好吧。应丽后就从包里取出五万五千元给了章怀,表示先预付五万,这五千元原本要请章怀吃饭的,不一块吃了,让章怀自己去花吧。章怀收了钱,站起来就走,又端起杯子喝了几口,才下楼了。海若和应丽后也送到店门外。

应丽后说:这个章怀是严念初的表弟?海若说:你不理她,她也很痛苦,主动提出让她表弟的讨债公司出面摆平这件事,你要谅解她哩。应丽后说:你知道不知道她前夫把孩子退给她的事?她前夫给孩子做了亲子鉴定,竟然没有血缘关系!海若说:谁给你说的?应丽后说:向其语给我说的。海若说:向其语嘴咋这么臭!应丽后说:这事情能暴露真是报应!海若说:你就高兴啦?!谁走路能保证不踩上狗屎了,她是错得有些岀格,可那是过去的事了,又是她心上的疤,为啥还要血淋淋地揭呢?向其语也不长脑子,图着嘴快,也不想想张扬出去,严念初还做不做姊妹,还活不活人?应丽后说:这事我不会再给别人说的,我想,她是那样的人,那她表弟靠得住靠不住?海若说:他既然开办的是讨债公司,不会讹人的,你倒那么急着先付他五万元。应丽后说:我想把他拉紧,他就会积极些。

回到店里,海若在隔间见了夏自花的娘,老太太在用蜜蜂螯腿关节,说了一阵话,又逗了逗夏磊,让高文来领着去商厦买个玩具什么的,就和应丽后上了楼,喊伊娃重新沏两杯茶来。伊娃端茶上来,说:那个土豆不再来了?海若说:什么土豆?伊娃说:就是刚才那男的,,子矮,凸凸脸,头又那么圆,像不像个大土豆?海若就笑。伊娃说:他问我的手机号,我说我没有手机,他嘴里的气味可难闻!应丽后也笑,说:现在的人要么变得更善,要么就变得更恶,小心别让他黏上你!伊娃说:不怕,他不敢撞海栏,也就不敢撞了我。做着鬼脸下楼去了。应丽后伸了个懒腰,也要走,说她好几天失眠的,这下心松下来,回去睡他个两天两夜。海若说:先去把你那头发洗洗。应丽后说:是不是窝囊得看不过眼了?海若说:就是,以后再这模样就别进我茶庄。喊了小唐,让领应丽后到茶庄右边的理发店去,那里有她的卡。

小唐和应丽后刚进了理发店,却见店里的休息椅上坐着希立水,伸了手看染成青绿的指甲。小唐说:希姐不去茶庄喝茶,要理发吗?希立水说:哎呀,我带了个朋友就要去茶庄的,她却先要做做头发。嘴朝里努了努。里边的镜台前坐着一个女的在补妆,一袭卡其色长裙,一双同样颜色的高跟鞋,头发大波浪似的披了一肩。镜子里肯定有了希立水和应丽后、小唐说话的图影,但她似乎全没觉察,只面对了另一个自己,挤眉弄眼,涂脂抹粉。应丽后说:蛮漂亮嘛!希立水说:不漂亮我能带到茶庄去?!海姐在不?应丽后说:在的。希立水喊辛起辛起,辛起过来,让辛起叫应丽后姐,叫小唐姐。小唐说:不敢叫我姐的,我只是茶庄员工。希立水说:海姐是大掌柜,你就是二掌柜。辛起甜甜地都叫了姐。小唐便安排应丽后洗头染发,希立水和辛起摇摇摆摆去了茶庄。

辛起初次见海若,在二楼的凳子上坐了,两条腿斜着合并一起,双手搭在膝盖上,身子端硬,小嘴一会张了,一会就抿着。海若说:辛起好湿润啊,看到你,我马上想到羿光给他收藏的那根黄花梨木和那块和田籽起的名,一个叫软玉,一个叫温雪,这两个名倒适合你一人用!你等等,我要送你个见面礼的,绝对你喜欢!就起身去了一楼。辛起一下子轻松了,说:我好紧张,手心都岀汗了。希立水说:你看到了吧,海姐是宽博大方人,你也不要拘紧。辛起说:理发店见到的应丽后就是你们姊妹中之一吧。希立水说:就是。辛起说:给咱沏茶的那位呢?希立水说:那是小苏。辛起说:不是众姊妹中的?希立水说:她和小唐一样。辛起说:一楼还有个长得像外国人?希立水说:那就是外国人,海姐的俄罗斯朋友。辛起说:哦,都是美女!

希姐呀,你们众姊妹中谁最漂亮啦?希立水说:谁最漂亮我说不准,但最丑的也就是我了吧。辛起笑着,掏出小圆镜又照着要补妆,却说:刚才海姐说羿光有软玉、温曾羿光是谁?希立水说:你不知道羿光呀?1辛成说:是干啥的?海若就上了楼,听见辛矗的话,高兴地笑起来,说:哈哈,真有人不知道界光啊,这话应该让羿光来听听!希立水说:羿光是大作家,城里的名人,就在后边的高楼上住着,和我们都熟。辛起一脸羞红。海若说你这么漂亮,不认识他也好。手从身后亮虹把小小团扇,竹眉儿精细,纱面儿平整,上面画着一树垂柳,柳枝上爬了一只蝉。蝉画得双翅银白透亮,蝉头紧缩,蝉尾翅起,似乎都能听出嘶鸣。海若说:这是冯迎给我儿子出国时的礼物,你这身材、模样、气质,活该相配的。辛起双手接了,说:我好喜欢呀,谢谢海总!海若说:什么总不总的!希立水说:冯迎送你儿子的礼物你倒转手送辛起,可惜辛起比你儿子大十多岁,要不这是要认儿媳妇嘛!辛起又羞了,一时眼睛扑忽扑忽地闪。海若说:希立水这口里啥时候吐出象牙啊!又对辛起说:只要你喜欢,以后常来,就叫我海姐。辛起说:海姐海姐,那我以后真的常来的啊。听希姐常提说你们众姊妹,我只怕辱没了你们,不敢来的。

希立水说:海姐都同意了,你就来吧,我们这众姊妹关系可好啦,没有对手,只有能照你的镜子,活得自在快乐啊!海姐我说得对不对?海若说:也别把咱众姊妹说得多好,只是一伙气昧相投的聚在一起。但想活得自在快乐,就像是撞上网的飞虫,越要摆脱,越是自己更黏上去,就像站在太阳底下晒不干汗水一样。大家在一起相处,我常常说,大家都是土地,大家又都各自是一条河水,谁也不要想着改变谁,而河水择地而流,流着就在清洗着土地,滋养着土地,也不知不觉地该改变的都慢慢改变了。希立水说:辛起你听到了吧,为什么海姐是海普辛起说:我在听着。

希立水说:我们众姊妹跟着海姐,跟啥人学啥人,我不能说就改变[多少,但我起码学会了知道自己身份,学会了要富裕、自在、体面,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如心存远志,踏实做事,待人忠诚良善,肯帮,人,即便仅仅给人一个笑脸,一句客气话,那?是有意义的。辛起说:这我倒想起我哥了。,时候有一次家里只有一个烧饼,说好我们一人吃〜半,而我哥先吃,他用手指在烧饼上隔~道线,他是一边吃一边手指往下移,吃下了多半,最后还再咬一大口,把拿烧饼的手指头都咬破了。希立水说:这就是穷困使人贪婪和残忍。辛起就不言语了,喝茶,茶烫了嘴,又吐出来,不好意思地看了海若。海若窝了希立水一眼,说:你是哪里人,不是西京老住户吧。辛起说:让你见笑了,我老家在陕西东部,农村的。海若说:哪有什么见笑的?农村来的好,严念初是郊区的,司一楠和徐栖都是县城来的,城里没季节,但徐栖有,她总能告诉大家二十四节气了就穿什么衣服,啥东西不能再吃。辛起说:我倒不知道这些,我来西京已十多年了。海若说:你今年二十二三?

辛起说:哪里呀,快三十啦,老啦。海若说:不到三十就说老了,那让我和希立水怎么活?辛起说:你们都是老板啊,我还一事无成。海若说:什么老板不老板的,仅仅都有个小生意罢了,大家抱团儿相互帮扶着,就如羿光老师所说的是一窝蛇,彼此都不安分,跑出去寻些吃的。立水说:羿光老师是不是认为咱们都是些美女蛇?!三人都笑了。海若就喊伊娃。伊娃刚刚引了夏磊回来,一块上来,夏磊怀里抱着一个棕色小熊。海若说:哟,这小熊好!夏磊却把小熊拿起来往海若身上戳,说:咬,咬你!海若故意闪了身子,说:好疼,好疼p对伊娃说:你再去买些水果。掏出二百元,伊娃没接,跑下楼了,夏磊也噎噎噎撵了去。

伊娃在菜场买了一竹篮草莓,回到二楼的时候,辛起却在那里嘤嘤地哭,海若和希立水一旁劝说。海若洗了草莓,递给辛起一颗,说:到现在了还有家暴,这我们会给你出头的,咱就按计划办,什么时候搬东西,你提前说一声,我这儿出人出车。辛起不哭了,接了草莓吃。海若和希立水下了楼,留下伊娃陪着。

辛起突然对伊娃亲热起来,夸着伊娃漂亮,中国话还说得这么好。伊娃说:越不是中国人才越要像中国人么。辛起说:也是,我从乡下来城里,咋也都不是城里人,说完扑哧笑了一下。伊娃说:你笑了,笑了好。辛起倒坐近了伊娃,搂了她的肩,说:不知咋的,才见到你就觉得你怪亲的,或许你前世真是中国人,是我的乡党。伊娃说:我也见你亲切,或许你前世还是俄罗斯人哩。    ,待海若和希立水再上楼来,见两人说得热火,海若说:你俩能说在一起!希立水,她两个脸形还有些像哩。希立水说:漂亮人都差不多,只有我和司一楠这些丑人,各有各的丑。海若说:那不是丑,每个女人都是女人花,姥紫嫣红!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九、辛起•茶庄
回目录:《暂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军吟作者:莫应丰 2你怎么也想不到作者:路遥 3女心理师作者:毕淑敏 4山南水北作者:韩少功 5茶人三部曲作者:王旭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