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七、向其语•能量舱馆

十七、向其语•能量舱馆

所属书籍: 暂坐

十七、向其语•能量舱馆

从医院回来后,下午没事,接了夏自花的娘和孩子到曲湖游玩。曲湖占地上万亩,四周浓桃艳李,樱花正繁。老太太腿脚不好,就在湖边亭子里坐了,她和夏磊在草坪上追逐蝴蝶。一只蜻蜓飞来站在石头上,向其语表演着说:蜻蜓你歇,我捉蝴蝶呀,不捉你。靖蜓果然不动,她一下子捉住了,让夏磊拿了去玩,自己便望起湖水。湖水在风里起波,像煮沸了似的,一时想到许多不如意的事,眉头又皱起来。众姊妹中,向其语的皮肤是最白的,鼻子也秀溜,缺陷是嘴唇太薄,爱皱眉。嘴唇做了填充后又总是涂着丽红的唇膏,显得艳乍,但就是改不了皱眉,一皱,眉心便像爬了条小虫子。海若曾说:心事太多啊,都成了疾病啦!向其语就有意地搓搓眼睛,不再看了湖水,做起健身操来。一回头,却见夏磊拔下了蜻蜓的一只翅膀,让蜻蜓飞,蜻蜓掉在地上,他又要拔另一只翅膀。向其语就一下子生气,训斥了几句,心里不爱怜了这孩子。这当儿工商局的老申来电话,问她在不在馆里,她说她在外边,老申便抱怨他带了几个人来,你竟然不在,她说你让经理先安排客人,她立即赶过去。便拒老太太和孩子送回筒子楼。一路上孩子不理她,她也不理孩子,只和老太太说话。

自和人合伙办的塑料加工厂因污染严重被政府关闭后,向其语就一直干啥都不顺当,费了多大的难场争取到了资格证,开了家药店,而选址不理想,店面规模还小,收入并没有顼想的好。去年冬天贷款再开了家太赫兹能量船馆,顾客是少,虽然知道新馆要煨垫得一}两年的,但贷款,利息的压力就让她难以轻半。这期间,老申就来过几次,并不断地给他2拉客人。向其语到了馆里,老申带来的客人单目进了舱理疗,而他却在休息室喝茶。向其?说:哎呀,你没去做呀?老申说:我不做,只全心全意给馆里拉生意。向其语说:为啥我敬重你,你没私心的。老申说:就是来齊看你。向其语说:噫,十年前你这么说,我信的、老申说:这世上千变万化,但有一样一直不变,就是人与人的感情。十年前我爱慕你,十年后依然如此么,我说的可是真话。向其语说:那我就当真话听了!今日该不会带来的是什么女士吧?老申说:啥时候见过我带过女的来?来的是两个朋友,请他们领导哩。向其语说:这就对了,多带领导来,领导体验过了能影响更多人来。

便让经理重新换茶。经理新沏了一盖碗特级龙井,说:请申先生包涵,这是向总自己的茶,她不在我不敢动用。向其语说:以后就直接叫申哥!申哥带人来了,一律上好茶,申哥一个人来,一切免费。老申喝了特级龙井,顺口说了一段话: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七碗吃不得也,只觉两腋习习清风生。向其语说:耶呀,耶呀,你有这好的文采?老申说:我爱读些杂书,古人说的。向其语说:我记下,转给暂坐茶庄的老板,让她抄了挂在店里,这是多好的广告!老申说:你也认识那里老板?向其语说:我们好得是姊妹。老申说:听说那里能买到全市最好的茶。向其语说:那当然。起身给茶碗续水,就势拉开窗帘。窗外正是小区院子的东南角,大约三亩左右,高高低低长着松、柳、樱、海棠、丁香、榆、槐、桃,其中夹杂着玫瑰、芍药、美人蕉,月季在院墙头上蓬蓬勃勃了一堆。老申说:你这馆选的地方好!向其语说:咋个好?老申说:树长得这么多,树最懂得生长环境的。向其语说:是不是?老申说:树一站那里,就不动了,但却是想飞,你看许多叶子都是羽状。向其语说:你是说我哩还是说你哩?老申嘿嘿笑。向其语说:以前真没看岀你懂得这么多!

老申说:略晓得些草木知识。平常不愿多说的,见了你倒话多了,不嫌我在卖弄吧?向其语说:我喜欢你卖弄。老申就夸夸其谈了,向其语也配合得紧,取了笔纸,说:你说慢点,我记下了,也可向别人炫耀。

于是,老申再讲:櫻是树中最不正经的,特立独行,开花在前,生叶在后,是未婚先孕。柳’是有情思的树,古人远行相送,都是赠个柳枝,你看它初绿时就是一树轻烟。槐树也作谎,常开些谎花。香椿为树上熟菜。石榴树性感呀,果实熟时裂壳露籽的,就像美女故意要穿低领。核桃有大年小年的,为了能年年挂果,需用刀割树皮一圈。柿树不嫁接,结果只有枣大,俗称软枣。瞧那片菟丝子吗,爬上了那棵松树,它会依附,却显得多缠绵啊。那一堆白石头,几时能长上苔蘇呢?听说过宁夏的枸杞吗,最能结果,一株结成千上万,但根几丈长,从没人完整地挖过。还有锁阳,数九寒天仍在地下长,地面上方圆一尺内都不会结冰。哦,陕南很多地方产牡丹,水烧开了像牡丹绽放,当地人把白开水就叫牡丹花水。

老申兴致还高,做理疗的三人出了舱,洗澡换衣,也来到休息室,老申就不讲了,起身给向其语一一介绍。向其语也便知道了那个耳后露腮的是位领导,两个瘦子,一个是领导的部下,一个是领导部下的朋友。领导掏出香烟吸,向其语忙抱歉她不会吸也总是忘了备香烟,忙让经理出去买,自己倒亲自去沏茶。偏偏是壶里没了热水,插了电炉再烧,待烧好端了茶来,老申好像刚说过领导的气色好,领导正说:才在舱里蒸过呀,气色可能会好些,其实身体不行,这些年太忙太累,心理压力又大,血脂血糖血压都高了。老申说:当领导是辛苦啊。一个瘦子说:可你想象不来领导有多辛苦!就说这次接待北京来的巡视组吧,开会,约谈,汇报,写材料,陪同去十个单位检査,白日黑夜连轴转着十多天,我都累得趴下了。领导一直笑着喝茶,把茶碗放下了,说:这儿没外人,我给你说,做人难,仕途上做人更难,对上要仰,对下要俯,百暖百寒,乍阴乍阳,人间多少恶趣都得尝的。老申说:可多少人都在想尝这恶趣啊!四个人就笑起来。

笑过了,却一时都没了话。向其语趁机给各人茶碗里续水,老申便伸手摸了一个瘦子裤带上挂着的玉,说:向老板脖子上挂玉,你也挂玉呀,这玉不错么。瘦子说:和田籽料,雕了个貌猟。老申说:你这做商人的就该佩戴貌辦,貌榦是只吃不屬的神兽啊。瘦子连声哼哼,对另一个瘦子说:你把你的给老申看看。那个瘦子掀了一下衣角,裤带上也挂着_块玉。老申说:呀,仿汉的刚卯?领导说:刚卯是啥?老申说:刚卯是在玉上刻了一种咒语,咒语头两个字是刚卯,就把这种刻咒语的玉称为刚卯,是汉代官人们的佩饰,讲究避邪护身,又彰显对权力的向往和追求。

那瘦子一下子脸红,看了一下领导,说:刚卯应该配领导的。便要从霽带上往下解。领导说:我不要的,汉代是汉代,现在是现在,何况我也无法戴的。老申说:可以装在口袋么。你这刚卯是青海料,我替你送领导一个好的,我认识阚教授,从他那儿弄〜个白玉籽料了让人雕刻。领导说:阚教授?当教授的能有玉?老申说:他在大学里教授物理,却是个玉痴,几十年来收藏的玉摆满了两间房子,自题的斋号就叫玉楼。一个瘦子说:西京还有这样的奇人?老申说:他的奇处多了。

一是他收藏的全是和田籽料原石,从来不卖,估价有上亿元的家产,日子却过得十分拮据。领导说:那这是看守人。老申说:二是-直单身,只说今生要孤寡了,五十五岁上却和一个女子结婚。那女的年轻,漂亮,又十分时尚。一个瘦子说:老夫少妻呀?那肯定是女子看中那些玉了!婚后是不是打打闹闹过不到一块?老申说:是过不到一块,却生了个女儿。这就是他的奇处之三。领导说:家家都有难念的经么。我读过一本古书,上边就写着,“我辈只为有了妻子,便惹许多闲事,撇之不得,傍之可厌,如衣败絮行荆棘中,步步牵挂。”老申说:之四是女儿一岁半时两人却离婚了。一个瘦子说:看看看,果然不长久,那女的分了一半的玉?老申说:分了多少玉我不知道,女儿倒是判给了阚教授。我在街上遇见过几次,他怀里抱着孩子,手里提着奶瓶和尿不湿,看着都让人悟惶。

他倒淡定,说我女儿长得好看吧,以后我们相依为命。那女儿是长得好看,但不像他。一个瘦子说:让我算算,五十五结’婚,孩子一岁半,那孩子二十岁时他就七十七八了,他能享孩子多少福?!领导说:这又是看守人。老申说:更奇的是这女儿大家都说不像他,说得多了,他也觉得疑惑,去做了个亲子鉴定,果然孩子与他没有血缘关系。就在前几天,把孩子送回给了那女的。一个瘦子说瀾:这够悲惨!大家就骂那女的。一个瘦子说:我,媳妇不能太年轻,更不能太漂亮,太年轻漂亮:的都是坏人。

老申说:这不能一概而论,如房:子,房子盖得周正,就向阳通风耐用,房子若鬣:得歪歪扭扭,阴暗潮湿闭塞随时倒会倒塌的。-向其语始终没插嘴,听他们说得热闹,这时却问那女的叫什么名字?老申说:姓严,叫念初;向其语吓了一跳,说:严念初?长得啥模样;老申说:个子比你高,挺瘦,看着蛮洋气的,走路头仰着戴个墨镜,和凡人不搭话。向其咨说:哦,哦。老申说:你认识?向其语说:不认识0送走了客人,向其语像打鸡血似的安宁不下来,她也说不清是愤怒是同情还是幸灾乐祸E正如地下的岩浆在奔冲,要寻着出口喷发&来。

拿起了手机,从能量舱馆的大门口还没回到办公室,就给陆以可打电话。电话是通了,但一通就断,连打了三次都断了。是陆以可話手机岀了毛病,还是陆以可故意不接?如果不是手机出了毛病,陆以可不可能不接呀!在处理急事,处理什么急事,有她的急吗?!索性就开车到陆以可公司去,嘴里还怨恨:我得给你说呀,鸡有蛋不让下憋死鸡啊?!

陆以可是在公司,但心情郁闷,关了门一个人在办公室里用扑克算卦哩。当海若告诉了秘书长不肯也不便给许少林的领导说话,LED显示屏的生意就无望了。已经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公司经营一直半死不活,自争取到了机场路上的一块广告牌后,希立水又透露了LED显示屏的消息,她请希立水吃饭,还说一个人的霉运消退,好运将至,经常是有三个兆头的,一是有人帮你,希立水就是,按说希立水是无法帮她的,偏就是遇上了许少林。二是有人来指明方向,海若就是,海若提出找市上领导给许少林的局长打电话。

三是自己的胃竟然不疼了,以前稍吃得不对疼,而现在冰啤喝了也没事。可秘书长的回话,使她有了极大的挫败感。也就在上午,她的一个小叔来了电话,£叔在成都也办了一家设计公司,生意好,规模扩大,希望她能去公司做个管理的副总经她就心在动摇了。但是去着好,还是不去了?,她没主意,便拿了扑克来算卦。用扑克众姊妹都会这种游戏,以前都是在一起*算婚姻爱情的,现在她郑重地要来算她的去把扑克摊在桌上,反复地搭配组合,算一鷺产着好,却说:真的要走啊?再算一次又畠扌好。又再算,并心里默想:无论去与留,凡哪种〜连三次都一个答案,那就认命而决定。正算着,放在身边的手机就响了,骂一句:谁烦人?!看也不看就撼断了,电话连响了几J遍,几遍她都掘断了。但是,连着算了六七次,去留没有出现哪一种一连三次都一样的,就说:梦,梦呀,我该咋办?你能再化身出现出现吗,你若化身出现,那我就不走了,梦!梦!然后就呆坐在那里。

这时候,向其语到了公司。向其语见一桌扑克,说:噢,我急着寻你,你才在算卦,又算你的婚姻爱情了?那压根不准么,我就不再算,这辈子永远不信婚姻爱情了!陆以可说:今日咋到我这儿来了?向其语说:我给你电话你不接,我怕你遭啥事么。陆以可说:能出啥事?向其语说:要么发大财了在数票子哩,要么被哪个帅小伙劫持了。陆以可笑了,说:哪有这样的好事?!说,有啥事?向其语说:你这一两天见严念初了没?陆以可说:她一直关机,海姐找她也联系不上。向其语说:这可能就是真的了。陆以可说:什么真的假的?

向其语说:我不知该给你说不说。陆以可说:你那嘴能憋住?向其语就把听来的话复述了一遍,说:她咋能是这样?想嫁谁就嫁谁,咱都支持,过活不成了想离婚就离婚,咱也都支持,可孩子不是她丈夫的就是道德底线问题啊!陆以可说:没见到严念初,不敢下结论的。向其语说:你听了这消息不激动?严念初是咱姊妹啊!陆以可说:真相没核实,你激动啥呀!向其语说:老申我熟悉,他根本不了解我和严念初的关系,他不可能妄语。陆以可说:就算是真的,这事就打住,给谁都不要说!向其语说:给谁说呀?我还嫌丢人!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七、向其语•能量舱馆
回目录:《暂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湖光山色作者:周大新 2白鹿原作者:陈忠实 3状元媒作者:叶广芩 4主角作者:陈彦 5女心理师(下)作者:毕淑敏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