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五、伊娃•拾云堂

十五、伊娃•拾云堂

所属书籍: 暂坐

十五、伊娃•拾云堂

一上班,海若接了个电话,脸上表情丰富,语气也柔和,还时不时颤着笑。高文来和小唐小甄小苏都不敢弄出响动,电话打得时间长,就在一旁看着,有一句能听见是在说谢谢,有一句好像又在问候什么,听不清楚。高文来悄悄说:这是谁的电话?小唐说:你特务呀?!高文来说:我看海姐头上放光哩,是不是有好事?小唐说:当然有好事。果然海若接完电话告诉了市上又要召开招商大会,需要二百筒猴魁茶。高文来叫道:哇,一笔大生意!小唐说:赶快备货!’大家一阵忙乱,一包一包的猴魁茶装进精致的纸制筒里,小甄贴了私房茶的标签,伊娃又按了“暂坐”的印章,然后盛成四大箱。海若让全搬到她的车上了,把钥匙交给小唐,让送到招商大会的海青饭店去。小唐低声说:是齐老板给联系的?海若说:不是。

小唐说:市委书记不是出事了吗,怎么还开招商大会?海若说:你咋知道市委书记出事啦?小唐说:我是听顾客讲的,还说问问你,证实一下哩。海若说:嗯。小唐说:不会牵涉齐老板吧?海若说:我给齐老板打电话,没有打通,不会牵涉到他的。这次招商大会是市政府办的。交给了小唐一张卡。小唐说:还是给宁秘书长?海若说:他一直照顾咱的。小唐说:还是那个数?这次也就二百筒么。那是不是咱把每筒提些价?海若说:不用。就戳了小唐一指头,说:你真会抠!叫了高文来也一块去,又叮咛多带些,回来经过吴老板那儿了也送上几筒,不知吴老板闭关结束了没,打问打问活佛来的情况。

小唐和高文来跑动了大半天,回来竟带来了十小瓶豆瓣酱,一袋子蒸馍。海若也是从外面回来不久,正翻着手机给大家看她拍的照片。照片是拍摄了阳光将路边的一排老松投射在围墙上的影子。高文来也凑过来看,说:照这影子干啥?海若说:你没注意到影子把树枝的交错结构、明暗关系都表达得清清楚楚吗?高文来说:呃。小唐就告诉了海若,吴老板闭关还没有结束,活佛什么时候来也没准头,但公司人都送了他们秦岭农业园产的豆瓣酱和酵面做的蒸馍。高文来说:酵面蒸馍里边有小孔,又暄又筋道的,夹上豆瓣酱香得很!海若就把蒸馍发给大家,掰开了夹豆瓣酱,果然十分好吃。都吃着了,高文来没吃,却在问海若:海姐,你怎么就能想着拍树影子?

海若笑了说:我学着画画,即便对着树写生老是画得不像,看到那影子倒觉得照影子画着好。小唐说:海姐上厕所,厕所地板铺着大理石,她总是能在大理石的纹理上看出各种人的图像哩。高文来说:这是对的,文学艺术都是建立在观象和想象上。海若说:噫,不错呀!那我倒要问问你,你去过东城河沿那片槐树林子没有?高文来说:去过一次,那里谈恋爱的人多,再没去过。海若说:如果在那里看到地上有许多草没了茎,而旁边的土里却长了三四棵向日葵秧子,你会怎么想?高文来说:我没看见过,就是看到了这能想到什么呢,草被羊啃过?谁种了向日葵子?海若说:唉,你没谈过恋爱。高文来说:我谈过,人家要房要车我没有,就吹了。小唐、伊娃她们就嘿嘿笑。

海若说:你想想,这一定是坐过一对初恋人,那男的不知说些什么,女的害羞,侧了身下意识地去掐草,那些草就被掐得没了茎,而他们一直在嗑着葵花子,这时来了风雨,就匆匆起身走了,雨把那些葵花子冲在了土里,葵花子中有些没嗑的,又恰好三四颗并没有炒,过后就生长了几棵秧子来。高文来说:姐,海姐,你一定搞过写作!海若说:我没写作过,只是爱读些书。高文来说:你有写作的才能哩!一脸的佩服相。海若就说:不要把蒸馍吃完啊,留下两个和一瓶豆瓣酱,伊娃你给羿老师送去。伊娃说好。

伊娃知道羿老师的书房就在后边小区中的一栋楼上,但不知道具体的楼号和房门号。高文来说:2号楼3单元1501室。海若说:你昨晓得?高文来说:那天来签书的人说的,我记住了。海若说:噢,还有这心!那你也领伊娃去吧。去了很快回来,别影响人家写作。

高文来和范伯生吵闹过后,海若是严厉批评了他,但并没有惩罚,也没有让赔偿那只大师手绘的盏,只是不让他接待顾客,负责一切杂活,比如拖地,提水,搬运货物,打扫厕所,清理垃圾,店前有顾客开着车来了,安排停车。海若同意了他也去羿老师的书房,得意了,又得寸进尺,从挎包里取了新写的一首诗稿揣在怀里,领伊娃去了小区,寻到2号楼3单元,坐电梯直到了楼顶。

羿光在洗手间马桶上哼哼着,便秘得拉不下,听见门铃响,嘟嚷了一句:不出来就不出来吧。起来开了门,见是伊娃,喜出望外,把伊娃抱住了,一边说:怎么是你来了!欢迎欢迎!一边双手在伊娃的后背上拍,却看到门旁边还站着高文来。高文来提着个塑料袋子,说:羿老师好!羿光说:哦,还带个保镖?!伊娃说:别人给海姐送了豆瓣酱和蒸馍,海姐让我给你送些,小高带的路。羿光说:好啊,给我送好吃的了!让两人进了屋。屋里客厅不大,窗帘紧拉,有些黑暗,就开了灯。

高文来说:羿老师,这像朝圣一样,感谢你能让我进家看看。羿光说:这不是我的家,是书房,一般情况下每天早上从家里过来,晚上再回去。这你不感谢我,得感谢伊娃呀!伊娃你还真的在茶庄当店员了?伊娃说:在茶庄能和海姐多待些时间,也好好学些茶的知识。羿光说:是不是学习了要在圣彼得堡也开个茶庄呀?伊娃说:这倒没想过。羿光说:我倒希望你在西京开个西餐馆,现在好多中国人都喜欢了西餐,我可以帮你找门面房,到时候还会天天带一拨人去消费的。伊娃说:啊,啊,羿老师也喜欢西餐?羿光说,喜欢呀也喜欢洋酒和咖啡。高文来一时插不上话’便东张西望屋里的摆设,说:开眼了,开眼了:在这么个环境里,写出了那么多大作!羿光M:我写作是在里边那个房间,你去参观参遡。

高文来进了里边的房间,大呼小叫起来:啊,啊呀羿老师,我能拍拍照吗?伊娃看着客厅的东西柜子,柜子的玻璃门锁着,里边放满了书,书前又是各种各样的小件古董、奇石、雕塑。看完了,回过身,靠着柜子,又看着西边的柜子。羿光就站在了她的旁边,说,可以呀,你随便照。一条胳膊也顺势撑在了柜子上。伊娃还看着对面柜子里的古董,说:你这么爱你们民族的文化,怎么能喜欢西餐?羿光说:这不矛盾呀,你真漂亮!伊娃说了声谢谢,目光回到羿光脸上,羿光的眼睛里好像有水。

她说:其实我不漂亮,有雀斑,你看见了吗?羿光说:这雀斑也好看么,中国古代的美女,常常还要在脸上故意画个痣的。羿光好像要用手去摸鼻梁上的雀斑时,却一下子,把伊娃推靠在柜面上,吻住了嘴。伊娃冷不防被吻住,气出不来,睁大了惊恐的眼睛,脸都憋得通红。约莫一分钟,身子分开了,伊娃还在那里喘气,说:羿老师,我是把你叫老师的,你怎么会这样?羿光说:这有什么呀,难道就没人吻过你?伊娃说:那也得我同意呀,你突如其来,不容分说!羿光说:这词用得好,我喜欢你呀,廷就像看见了一朵花。伊娃说:这花不是你家的呀,老师!羿光说:可我看到了美丽,闻到了香气啊!伊娃说:是不是你们文人好色?羿光哈哈笑起来,却喊道:高文来,你来给我们拍个照啊!

高文来从里间屋出来,说:羿老师,我以为你的写作桌是个大案子,没想到那么小的。羿光说:你一生吃那么多东西,嘴不就那么小吗?伊娃,过来照个相。伊娃脸色依然通红,说:我有些热,去下洗手间。羿光说:热了脸色才好看哩。但伊娃还是去了洗手间,心里怦怦跳,低声说:坏蛋,坏蛋,坏蛋。她的口红模糊,嘴唇显得很厚,忙擦擦洗洗,重新化妆。出来了,和羿光照相。高文来一边照,一边说:羿老师,我想不通的是,你书中那么多人物,那么多情节,竟然有条不素,层次分明,生动有趣!你是怎么写的?羿光说:哪有什么呀,眼睛一闭,面前就什么都出现了,按着出现的场面往下写就是了。你照好,注意构图。

高文来往前往后,一会儿让蹲下一会儿跷脚站起,拍着,又说:哎呀,你这话可把多少作家能气死啊!伊娃说:照好了吧,咱不耽误羿老师时间了,该回吧。羿光说:你还没参观写作间的,那里得留下你的气息。领了伊娃去了写作间,一一介绍了每一件古董的年代,其文物价值和艺术价值,以及他收购来的故事。又引领着到小阁楼上。高文来说:楼上还有啊?!上到了阁楼,阁楼是玻璃顶,能看到天空,正有一朵云。高文来激动了,长声啊了一下。羿光说:小高还有诗人劲。高文来说:我就写诗的。从怀里掏出一沓纸,说:羿老师能给我指导指导,看我是不是写作的料?羿光说:是不是写作料,你应该有感觉。高文来说:怎么个感觉?羿光说:你到生人家做客,一碗饭端上来,能吃完吃不完你能估摸吧,总不会吃不完却端起来吃,结果给人家剩下一半。高文来说:也是的。但他还是把诗稿给了羿光。羿光说:你没让伊娃看看。伊娃说:看过,觉得我在沼泽地里走,很累。

高文来说:哪呀哪呀!伊娃就兴趣了那个大画案,把案的毛笔、镇尺、竹刀、印章和每一种颜料盒都拿起来端详,后来弯腰看那个盛满清水的瓷盆。羿光把诗稿顺手放在架子上,说:那叫笔洗。伊娃说:笔洗?羿光说:就是涮笔的缸盆。伊娃又拿起砚台边的一只小瓷蛙,小瓷蛙蹲卧状,有着长舌头。羿光说:那是肚子里落了水从嘴里出来,调墨用的,叫滴水。伊娃却说:这么长个舌头,丑!羿光说:啊,啊伊娃,你第一次到我这里来,我给你写个扇面吧。就在桌下取出一把团扇。伊娃说:我不要的。

高文来说:你不要?羿老师的书法可值钱了,四尺整张是十多万,扇面也二三万的!羿光说:四万。伊娃说:是吗?这么贵呀,那我更不要了。羿光说:呵呵,你不肯要我倒偏要送你的。取笔葩墨,便在团扇上写了一行小字:桃花气中美人来。伊娃说:这是什么意思?羿光说:你知道柳如是吗?伊娃说:是人吗?高文来说:我知道,古代的一个歌伎。羿光瞪了他一眼,说:这是形容美人春天里从桃花林里走过,或者是美人来了,桃花就全开了。伊娃说:这是形容我吗?羿光说:正是。伊娃拿过了团扇,让高文来给她拍了照。

三人再往客厅,下楼梯的时候,高文来在前边走,伊娃在中间,羿光跟在后边。伊娃还看着团扇,回过头,说:谢谢你的礼品。羿光就势俯身又吻,但伊娃已下了一阶,没有吻上。

要离开了,羿光用报纸包了团扇,又找了个纸袋子装了,说:伊娃,这团扇可不要在茶庄让人看呀。伊娃说:为啥?让大家也分享我的收获呀!羿光说:那她们会怨恨我,我可没给她们写过的。伊娃说:给海姐也没写过?羿光说:初认识时写过。伊娃说:初认识?就像我今天一样吗?羿光说:想什么啊?!高文来却说:写了什么诗句?我想该是“凤栖常近日,鹤梦不离云”,还是“白日曜青春,时雨静飞尘”。羿光说:你背诵的古诗还不少么!是“才子正半老,佳人已徐娘”。高文来鼓掌道:这好啊!谁的诗句?羿光说:我的。伊娃说:这又是啥意思?羿光笑而不答。

临出门,羿光对伊娃说:伊娃,我想索要你个东西,不知肯不肯?伊娃一脸疑惑,说:我今天空手呀。羿光说:你自带的,我要你一根头发。伊娃说:头发?羿光说:留个纪念。伊娃就把头发拢到面前,挑了一根拔下来。羿光把头发对着空中看了看,在指头上绕成团儿,装进了一个小陶瓶里,又打开柜门,放进去。下了楼后,高文来说:羿老师好浪漫哟!伊娃没有言语。高文来又说:好温婉的男人!伊娃还是没言语。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五、伊娃•拾云堂
回目录:《暂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藏记作者:宗璞 2夜谭十记:让子弹飞(没有硝烟的战线)作者:马识途 3在困难的日子里作者:路遥 4战争和人作者:王火 5山南水北作者:韩少功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