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四、海若•茶庄

十四、海若•茶庄

所属书籍: 暂坐

十四、海若•茶庄

阅江楼分了手,应丽后回到家里睡了一觉。醒来正是第二天中午。醒来了,却懒得起丄,还赖在床上想心事。年轻的时候,早晨一睁开眼,首先想到着一个男人,那是她在恋爱了,而现在她最不愿意想到那份合约,可偏偏满脑子里都是合约的事。她知道再这样就可能要抑郁了,便立即要岔开,就像看电视调台一样,就故意去想今天的天气怎么样,还有雾霾吗,是轻度还是重度?起床后吃些什么呢?是熬些绿豆惹米稀饭呀还是煎鸡蛋冲杯牛奶?而出门穿那件白色T恤配深蓝色半裙吧,不过半裙上有印花,显得有些土了,要么T恤配凉凉裤,要么薄荷绿色裙,那么,鞋一定得是小白鞋啊。小白鞋就是最初的合约签了后和严念初一块在京贸大厦买的。怎么就又是合约呀?忘了它吧。可怎么忘呢?不思量!能不思量吗?门上有豆大的窟窿,挤进来是筐篮大的风,一点墨滴在水盆里,那是一盆水的黑呀。应丽后就一身虚汗,气又上来,一疙瘩堵在心口:原本把钱贷出去要赚个高利息的,甚至筹划着拿利息就可以再去买一间门面房子,而如今不但没了利息,本金也得四年才能收回,这是多窝囊的事!又给谁说去?!应丽后便睡不住了,起来洗澡。洗着洗着,又想,王院长的朋友跑了路,王院长真的肯在四年里还清本金吗,能还得了吗?上一份合约签得好好的,王院长和他的朋友拍了腔子,海誓山盟,结果出了不测,那么,现在签的合约会不会将来也出意外呢?心里又慌起来。多少年里,应丽后凡是心慌意乱的时候都要去拜佛的,只有给佛焚香磕头,祈祷一通了,才能灵魂安妥。可法门寺太远,龙兴寺也在城东,应丽后便想到茶庄的二楼上给那里的佛烧烧香。

于是应丽后给海若打电话,问在哪儿,海若说在店里,应丽后说你没有出去呀,海若有些莫名其妙,说你是希望我在店里还是希望我不在店里?应丽后支吾着,她心里是不希望海若在店里,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把合约的事说给了海若丢人,但海若这么一问,她倒不能再说她不去店里了,便说那你等我啊,我把素文扇买到了,我送了来。就开了车去了茶庄。

茶庄在这个早上很热闹,是开门不久希立水领着一个男的来了,当着小唐小甄小苏的面,给海若说这就是羿老师给她介绍的男朋友。还没等海若说话,大家就惊叫了,说快乐的希姐永远都给我们带来快乐!啪啪啪地一片掌声。那男的说:希立水总说暂坐茶庄好,说老板和众姊妹们好,说店员们好,我就来看看大家!希立水说:不是你来看看大家,是让大家来看看你。欢迎各位评头论足啊!那男的算不上帅,国字脸,腰粗腹大,还在站着微笑,说他在市体育局工作,他们那儿有网球馆,羽毛球馆,游泳馆,乒乓球馆,盼望大家去锻炼。高文来却问:是免费吗,还是能打折?那男的说:是收费的。希立水就说:哈你是处长,我的朋友去了还收费?!小唐小甄小苏又惊叫:哇,还是处长呀!希立水撞开了五指,说:小拇指头,小拇指头!那男的说:我不能坏了制度,但我掏腰包给买票么,还可以再买一杯热饮。大家又是哇哇叫好,倒打趣希立水:啊哈,希姐这下砸到你手里了!那男的说:希立水优秀啊。海若拉了那男的坐下,让小唐快沏茶来,说:人家是政府里人,咱这些体制外的平日戏耍惯了,别吓住了他!希立水说:你起来,你起来!让那男的从门口走到茶柜前,再从茶柜前走到门口,然后说:好了,这模样,这走式,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都展示了,你快去上班吧,我留下来还要说说话。海若赶紧叫小唐取两盒陕南毛尖送上。那男的要付钱,希立水说:别做作了,海姐送的就拿上。那男的也笑着说:我比老板大得多的。海若说:年龄再大,立水叫我姐,你也得叫我姐!倒拍拍那男的后背,送出了门。那男的一走,希立水问:能审查过不?大家又起哄,有的说好像不是处长吧,政府官员都是强势的,怎么你让他走几步他就走几步,遛狗呀?有的说,男人出门看一头一脚,头梳得光,脚上皮鞋也擦得亮,不错!但怎么那么黑呢,你一直貨意是众姊妹中最白的,偏偏就给个黑的,真是报应。有的说:嗯,身体好!希立水说:嫉妒了,嫉妒了,我找个男的,都这样糟践我,我要说不要了,你们就一哄而上去抢吧?说完抱住小唐就笑。大家也都在笑,说:咦,咦!

海若最后把希立水叫上二楼。海若说:婚姻大事,你咋这么不正经?希立水说:正经呀,领了他来让大家看看,这就如政府的干部任命要公示一样么。海若说:瞧你那说话,又是调侃,又是戏谑,人家若不适应,该怎么看你!希立水说:如果他看问题不看本质,那谈不成就拉倒吧,世上还有的是好男人。海若说:咱这姊妹里,我看就你心里不安分,五花六花拧麻花的。既然对上眼了,就认认真真和人家谈。羿老师介绍的?希立水说:嗯。海若说:羿老师倒关心你!给他买媒人鞋了?希立水说:今天领来让你看,你认可他了你也算个媒人,给羿老师买鞋的时候也要给你买一双!

希立水走了后,海若正收拾着那些玛瑙金刚杵儿,应丽后就来了电话,也真是巧,要把文素玉竹扇拿来。应丽后来后,海若说:你多是忙一天了晚上才到我这儿喝茶的,今日上午倒有闲了?应丽后说:想你了么。海若说:好好说话!别人说你情商低不会说话,倒花言巧语了!应丽后就笑了,说:也是送扇子呀!把扇子从挎包里取出来。海若说:还有!应丽后说:没了。海若领着上了二楼,里边的摆设好像又有了些变化,北边的条案上,靠左是一座水晶做的小佛塔,靠右是一垒线装的经书,中间一尊佛坐像。条案前的一张矮桌上,东边摆着一束花,一盏灯,一碗净水,西边摆着一碗净水,一盏灯,一束花,再前是个香炉。应雨后就急切地去点了一支香插在香炉里,跪在桌前的那块方形蒲团上,一边双手合十往上看着,一边嘴里嘟嘟嘟地念叨。海若沏了一杯茶,说:这是咋啦,一来就拜佛了!应丽后没理。念叨完了,起来坐在海若身边,说:求佛保佑我。海若递给了一支香烟。

海若说:焚香礼佛,吸烟自敬,你先吸支香烟吧。应丽后把香烟点着。海若说:有了事才来求佛,佛不会满足你的欲望的,求佛只能求自己。应丽后说:我自己求不了自己么。狠狠地吸起来,烟头红亮,却不冒一丝烟缕,一口一口,很快就燃了一半。海若说:哪有你这样吸烟的!出啥事啦?应丽后说唉也没事,只是心里空。海若再没言语,把那{素文扇摊在罗汉床上,又去翻那些书,摘录扌字成语,以备羿老师题写时用。摘录出的成语有:境界现前,染净不二,阿裨跋致,清风在握,旷野无尘,逸翩独翔,高尚其事,握鹤在阴,被褐怀玉,澹然无极,格物致知,解衣衣礴,得大自在,有孚盈缶,幽娴贞静。墙角里有了曜曜的声音。应丽后说:现在有始始?冊若说:你都能吃到四季菜,咋就没各种虫子?!应丽后说:在屋里?海若说:外边窗台上的吧。应丽后说:二楼这么高的,蜘蠅也能上来?两人又都不说话了,海若在翻着书页,醐啦蒯啦响。应丽后把一支香烟吸完了,说;你不听我说什么?海若说:你不是不愿说吗?应丽后就笑了一下,笑得很短,刚一出声就没了,她说:那你不翻书了,听我说。

应丽后就说了严念初和芙蓉口腔医院的王院长熟,王院长的一个朋友姓胡,姓胡的是个大老板,有楼盘还开办了一个培训学校。严念初给她说王院长是好人,胡老板是好人都极其优秀,非常有经济实力,他们在一起十多年了,给过她很多帮助。而胡老板的楼盘没有卖出,又要扩建培训学校,资金上一时转不开,能不能让他和人贷给他一千万元,利息每月五十万。她就通过严念初和王院长贷给了胡老板一千万。确实是前三个月都按时给了利息,到第四个月就没有了,后来胡老板的资金链断了,外借的钱多,整天都有讨债的,胡老板就跑路了。

海若先还一边翻书一边听,见应丽后哭腔下来,就不翻了,说:啊啊,这么大的事,你咋不和大家商量一下,这类事情社会上发生了好多,没想你也这样?!应丽后说:我一是贪心了那高利息,二是严念初介绍的。海若说:那现在咋处理的?应丽后说:严念初给我说事情发生了,已经无法指望了利息,当然本金要拿回来,王院长是愿意替朋友还本金的,但王院长本人并没多少钱,他可以分四年给我还清。海若闭了嘴,长长地从鼻孔里出气,后来自己也点着一支香烟,说:你现在是担心这本金还能要回来要不回来?应丽后说:我一想起这事就五脏六腑火一样烧,海姐,你得给我请主意!海若说:赚钱的时候就没你海姐啦?!应丽后说:要不我咋就恨死了我!她拿拳头砸自己脑袋。海若说:不砸了,白痴脑袋越砸越白痴啦!你们没什么合约?应丽后说:当时和严念初、王院长、胡老板签了个合约。现在情况变了,又签了个新的合约。海若说:带合约了吗?应丽后就掏岀了合约给了海若。

海若把合约逐句逐字地看,口里喃喃说道:这么高的利息你也不想想可能吗,天上真是下馅饼呀?又问:当时借贷,王院长是直接担保人?应丽后说:王院长和严念初都是直接担保人。海若说:这合约上王院长是直接担保人,而严念初是连带担保人呀。应丽后说:啥?她是连带担保人?!俯过身自己看了,果然严念初名字前写着“连带担保人”。应丽后脸色都白了。海若说:这合约是谁起草的?应丽后说:严念初,是她严念初。海若说:你咋不看看就签了字?应丽后说:我看了,胡老板一跑路,我那几天就急坏了,只想着如何拿回本金,新合约上我注意的只是每一年返还多少钱。说罢就愤怒了,骂道:严念初怎么能这样?不是她,我认识王院长是谁,认识胡老板是谁?我是信得过她才同意借贷的,她竟然这时候要脱身?!海姐,海姐,她怎么这样?出了事变,我认的还是和她的情感,才同意貝收回本金,又同意四年收回,她竟这样待我?!海姐,海姐!就泣不成声了。

应丽后一哭,海若并没有安慰,连着吸了三支香烟。应丽后哭了骂,骂了哭,足足半个小时过去,突然拿起桌上的手机,站起来。海若说:你干啥?应丽后说:我找严念初去,我这就去找她严念初!海若说:你把手机拿错了。应丽后看着手里的手机,才发现她拿的是海若的。海若说:你现在找她干啥,骂普,打她,杀了她?杀了她钱就回来啦?!应丽后又哭起来,拿手打自己脸,说:海姐,我咋这么傻啊,我这是被人卖了还帮人家数钱么!海姐,你要帮我,我就积蓄了这些钱,他们这么使手段设套子呀,到时候说没钱不给还,那我就活不了啊!众姊妹里,我对谁不是实心?对严念初啥时候不是要袄就还给裤子?她把我引到崖上了,看着我掉了沟,她拧身就走,还用树枝扫没了她的脚印?!海若说:严念初也不至于要坑你害你,她退缩是—种本能,自我保护么。这我给她要谈谈,这个时候了,她无论如何都要维护你的利益,催促王院长还钱。应丽后说:那要不还呢?海若说:该相信友情。应丽后说:你让我相信友情?海若说:让严念初相信。应丽后哽咽着,慢慢静下来。

一个小时后,海若送应丽后回去,分手时应丽后还说:海姐,那你一定找严念初呀,我急得很。海若说:我比你还急!这不光是一千万的事,咱姊妹总不能从此少了一个人啊。应丽后抱住了海若,海若说:好了好J回去在家里正对门的墙上挂一面镜子。应丽后说:是不是挂了就能镇邪消灾?海若说:让你多照照自己。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四、海若•茶庄
回目录:《暂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4部作者:孔二狗 2骚动之秋作者:刘玉民 3夜谭十记:让子弹飞(没有硝烟的战线)作者:马识途 4幸福来敲门作者:严歌苓 5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5部作者:孔二狗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