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一、海若•筒子楼

十一、海若•筒子楼

所属书籍: 暂坐

十一、海若•筒子楼

海若换了身白衬衣和牛仔裤,在去夏自花娘住处的半路上,经过银行,给儿子海童汇钱,没想就遇到吴小琳的妈和一个女的也给吴小琳汇钱。吴小琳的妈尖锥锥地喊叫:哎呀,你没穿长褂我差点没认出来啊!两人就拉拉手,笑着说:以后再来汇了,咱就约着一块么。吴小琳的妈有了很多白头发,这使海若吃了一惊。吴小琳的妈介绍那女的是她的姐姐,海若有些不相信,说:亲姐姐?吴小琳的妈说:一个妈的奶头叼下来的呀!是不是觉得我比她还老?我这头发没有染。吴小琳妈的姐姐说:如果全白,那就不染了也好看,你这是说黑不黑说白不白的,就显得老。吴小琳的妈说:我操的什么心呀,能不老?这把年纪了,没人管的,也没人爱了,还染啥哩,不染了。吴小琳妈的姐姐说:就你供个留学生?海童他妈多精神的,这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吴小琳妈说:人家是老板,钱上没压力啊!海若说:哪里,哪里。我要比你小四五岁的,我也有白头发了,发现了就拔,拔了又有了嘛。吴小琳妈的姐姐就还真在海若的头上拔下来了一根。

三人出了银行,在大门外停车场上还热乎说话。海若就问候吴小琳的妈最近都忙活什么,吴小琳的妈说:我姐姐刚才来找我,讨论着做个什么生意好,你是生意场上人,就给我们岀出主意。你说开个布店哩还是开饭馆?我姐姐说开个布店专门做窗帘,我觉得开饭馆,要么卖小龙虾,要么卖面。吴小琳妈的姐姐说:又是卖面,卖面,前年你就说开面馆!吴小琳的妈说:还不是你说开个家装店,当时你说得激情满怀,我都同意了,你又说不行。海若说:你们几年前就商议做生意?吴小琳的妈说:可不,总得寻个赚钱的事呀,我看还是开面馆实际。海若说:开面馆是太劳累。吴小琳妈的姐姐说:劳累不要紧,只是一碗面卖不上钱啊。吴小琳的妈说:但吃的人多呀!再不赚钱,一年还不落四五十万?咱平分,供小琳留学的钱也就够了。海若说:二十多万怕不够吧。吴小琳的妈说:够了。你给海童一年汇多少钱?海若说:哦海童花销大,也够,也够。吴小琳的妈说:海童有女朋友了,给女朋友也得花钱。海童回来了,你告诉我,我让他给小琳带去个手机,小琳的手机坏了。海若说:春节后走的,这时候咋能回来?吴小琳的妈说:我听小琳讲,他不是回上海了吗?海若说:回上海?吴小琳的妈说:小琳讲他女朋友在上海出差,他们在上海约会的呀。唉,海童长得帅,情商又高,都有女朋友了,我那小琳还情窦不开,他们两人一块出去的,倒没擦出个火花。海若说:哦,这哦。吴小琳妈的姐姐在接一个电话,接过了,说:那边来电话了,说有三间门面房可以便宜出租。让咱去看看。海若说:啊那你们快去。吴小琳的妈要走呀,还说:咱多联系啊,记着下次汇钱就叫上我。

海若目送着吴小琳的妈和她姐姐走了,心里一阵不舒服,干脆把车就放在停车场,步行着前往。难得的一个好天气,太阳出来,亮得晃眼,远处的筒子楼顶飞起了一群鸽子,曜曜地叫,听着像是咒语。

每个房子都有死角,每个人都有隐秘处,海若何尝不也如此?离婚后,儿子由她抚养,心想着自己绝对能把一只鸡养成大鹤的,但儿子从十二岁时就开始叛逆,不用功学习,又常常作恶:天越冷越洗冷水澡,天热偏要吃火锅,穿那裆能掉到腿弯的裤子,永远是一双运动鞋,跳起来要把脚印踹在高高的白墙上,一不高兴,就进了他的卧屋,噬地把门关得山响。也是她不满着国内的高考制度,更是想着儿子能换个环境或许会好起来,当一些同学闹着要岀国留学,有的去了欧洲,有的去了美国,她便同意了儿子和同班的吴小琳去了澳大利亚。而她始料不及的是儿子没有了她的管束,越发放任自流,考雅思三次都不及格,倒处了个女朋友。海若就说了狠话:考不上大学就别给我回来!又大大缩减儿子的每月费用,由三万元变成一万八千三百元,多一分都不给。现在,儿子竟然瞒着她在上海与女朋友约会!人生在什么阶段就该做什么事情,当学生就好好学习,怎么就处女朋友?既然处了女朋友那就正常处吧,又怎么可以逃学?!海若百思不解自己和众姊妹都是学会了行走就跑起来还要追求着再飞翔的人生,儿子却不上进,在坠落,像石头滚坡一样坠落,坠落得还那么快乐?!

海若气堵在心口,给海童拨电话。可一连拨了三次,海童的电话都是关机状态。海童在大白天里从来不关机的,她看看表,或许是已经回校了,因为这时候正是澳大利亚的晚上。海若也就慢慢平静下来,一边走着,L边嘟嚷着:我怎么就有了这样的一个儿子呢?她自己说着给自己听。人行道上,人很多,有走过来的,有走过去的,一个老太太推着个婴儿车,车里的婴儿还不满一岁吧,瘦瘦的,皮肤发红,像是个猴子,而又有一个中年人牵着一只狗,狗的模样和主人酷似得如兄弟。海若想起了一句老话:看儿女便知其父母,看父母便知其儿女。便叹息着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海童的毛病是他父亲的毛病吗,是她的毛病吗,或许是她和他的父亲组合起来的毛病吗?

她默默地走,偶尔一回头,身后的地上就拖着她的影子,觉得是在复印。

到了夏自花娘的住处,海若搓了搓脸,还跺了跺脚,她不愿意把自己的情绪带给老太太,进了楼洞。这幢楼可能有四十多年的历史了,西京的变化都是在不停地拆迁不停地制造新的建筑,为什么这样的楼还依然存在?楼面被雨水淋得污脏不堪,墙皮大片大片脱落,而那突出来的窗台都安装了铁条护栏,像是挂着锈迹斑斑的小笼子,里边塞着乱七八糟的杂物,还有伸出来的木棍或竹竿上,晾晒了被子、裤子、袜子和胸罩。楼里虽然还有电梯,海若偏走楼梯,她要在艰难的攀登中岀出汗,同时也体会体会越是往上攀登那地球的引力是多大。胳膊终究不是翅膀啊,上到九层,她已经双腿酸困,如果谁只要稍稍用指头戳一下腿弯就会倒下去,而且内衣早汗湿透了。

敲了半天门,屋里好像有了动静,是扑腾扑腾,间隔时间很长的脚步,门才开了,老太太靠着门扇站看。海若微笑着,还故意要调皮地把手指放在嘴上,说:姨,我来了!老太太也是挤着皱纹地微笑,说:你来了好!海若说:雾霾了好多天,人心里都长了草,趁阳光灿烂,咱到秦岭里去逛逛。老太太说:进来,快进来,你那么忙的还来看我。让海若坐下了,再说:病又犯了,这腿硬得像木棍,疼得走不了路啊。海若看着老太太,面色灰暗,腰身佝偻,又是独自才哭过,眼睛红肿得像烂桃一般,心里不禁一阵苦酸,说:那我让茶庄人罩些蜜蜂过来给你治治。老太太说:不用了海若,我昨日梦着一大群蜜蜂向我飞来,这些蜜蜂全长着人脸,把我吓醒了,我就作想,这偏方用了这么多年,蜜蜂整一次就死掉的,我的病没怎么好,倒是害了那么多的小生命。海若登地一惊,闷了半会,说:姨,这是你想多了,蜜蜂身上是有毒么,它酿蜜是遣毒,为你治病也是遣毒么。老太太说:那我身上是不是也有毒啊,听人说父母的岁数大了势必会压制了儿女,我要是早些死了,自花的病就该好了。海若抱住了老太太,老太太瘦得像柴禾,她把一颗眼泪滴在了老太太的后背上,说:姨呀,我知道你苦愁,可再大的苦愁再大的难,还有我们哩,你要刚刚强强地给咱长寿着,自花的病也一定会好起来。夏磊呢?老太太说:和我闹腾了大半天,累了,睡着了。海若还是给小苏打了电话,便进卧室去看夏磊。

一进门,一双小红皮鞋,一只鞋头向着墙角,一只侧在那堆积木里。看到小红皮鞋,海若就想起自己儿子的过去,那时候海童也是这么小,也穿过这样的小红皮鞋,她是每次回来一开门,一排大人的鞋中间有一双小红皮鞋,心里就忽地泛上热流,无限的亲切、温暖和幸福。她捡起地上的小红皮鞋,坐在床沿上,夏磊睡在那里微微呼吸,像个小狗似的,一条腿蹬开了被单,她轻轻握住那一只脚,觉得在握了一团棉花,越握越小。

后来,听到客厅门响,进来了人,海若从卧室出来,见是小苏提若装了蜜蜂的小纱盒,竟然还有向其语,向其语提了一袋子大米。海若问:你俩怎么一起?向其语说:朋友寄来的东北五常米,蒸出来不用菜都吃着香,我给姨拿来一袋,没想在楼下遇到了小苏。老太太听了,又是头不停地点,连声感谢。

小苏开始帮着老太太用蜜蜂治疗腿,诲若和向其语在一边看着,老太太就要和她们说这说那的,小苏拿蜜蜂总是輩不好。海若说:你静静治。拉了向其语到厨房里说话。

海若说:其语呀,今年以来海童没和你联系吧?向其语说:联系不多,以前都是我给他电话,今年倒是他打过来两次,还给我传过来他照片,多帅的小伙子!海若说:他没向你借过钱吧?向其语说:没呀,他怎么会向我借钱,有什么事吗?海若说:事倒没事,我今年给他汇的钱少,怕他向你们谁借钱的,又惯出他的坏毛病。向其语说:你怎么突然少汇了钱?孩子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一动弹啥都需要钱,可不敢让他受作难的。海若说:女孩富养,男孩要穷养的。向其语说:这我当然知道,你每月给汇多少?海若说:一万八千三百元。向其语说:还有零头?是少了,也太少了。海若说:不少了,当学生的,就是花个租房钱,吃饭钱,学习材料钱,再就是偶尔买件衣服什么的。如果他向你借钱,你记住,一分钱也不能答应他啊。向其语点了头,却半天没说话,拿眼睛看着海若。海若说:你看我啥的?向其语说:我看你眉宇间的表情哩,你给我说这些,其实心里又怕委屈了海童,之所以说给我,想让我附和了你心里就坦然了。你呀,也就是个蚌,越是有硬的外壳,身子越柔软。海若就笑了笑,说:蚌体内带钻沙子啊!向其语说:那就多磨出些珍珠么。海若说:这次我一定要狠些,要不他会学坏的。向其语说:海童已经不错的了,你海姐的孩子他能差吗,就是差,能差到哪儿去?!海若说:五谷当然比稀稗好,可五谷不熟时,还不如種稗哩。

卧室里,夏磊醒了,叫着姥姥,叫了一声没见回应,就哨子一样长声叫喊。海若和向其语先去了卧室,夏磊已光溜溜地站在床上。海若要给他穿衣服,他不让穿。老太太不治腿了进来,说句别感冒了,在夏磊头上摸摸后背拍拍,就给他穿衣服。他还那么站着,穿了上衣,再就让抬左脚套上一个裤腿,再让抬右脚套上一个裤腿,像个木偶。他说:尿呀1双腿叉开来,老太太从床下取了个旧茶缸:那么接着。向其语和海若对视了一下,海若«:他也三岁了,应该让他到厕所去尿。老太太说:他习惯了。就问:磊磊,肚子饿了没,想吃些啥?向其语说:咱们出去吃吧,炒几个菱吃毎米饭,永宁路上的那家徽菜馆臭缴鱼不错的。夏磊却说:我要吃炒疙瘩。老太太说:你真会想着吃!姥姥给你蒸鸡蛋羹,鸡蛋羹有营养。夏磊说:我不,不么,我就要吃炒疙瘩!海若说:要吃炒疙瘩就做炒疙瘩,我可拿手的。老太太说:那好,其语小苏都不要走呀,一块吃。

炒疙瘩是把面粉和软揉筋,搓成麻什,把麻什煮熟捞出来,再把西葫芦、芹菜、木耳、黄花、豆腐、红萝卜切丁后,同熟麻什一块炒。海若和面搓麻什,小苏已把水烧开,待把麻什煮着,向其语洗好切碎了菜,然后海若炒起来。两个小时后,炒疙瘩端上了桌,夏磊就要去吃,老太太说:先别,先别。把筷子平架在碗上了,低头合掌口里念叨:饕餐,饕饗,你先吃。念过五遍,把饭碗递给了夏磊。向其语说:姨,你这是念啥的?老太太说:磊磊能吃,吃了肚子又胀,就常常呕吐,你让他少吃点他又不行。徐栖来过说磊磊肚子里有饕餐,吃饭前念几遍饕餐饕餐你先吃,饕饗吃过了,磊磊就不暴食了。海若说:哦,徐栖说得对,让饕餐先吃。

大家吃起来,老太太竟又拨通了电话,和夏自花视频,让夏自花看看海若向其语小苏来给他们做的饭,让看看磊磊吃饭的样子。夏自花躺在病床上无声地笑,笑着笑着泪流了满面。

饭后,海若向其语小苏告辞了下楼,向其语说:海姐,徐栖搞养生走火入魔了,让吃饭前念什么饕饗,迷信能起作用啦?!你竟然还说徐栖说得对!海若说:这个时候老太太没了主见,只要能安稳她的心,说啥干啥都行。向其语说:我看老太太安稳着哩,倒是她徐栖不正常。海若看了向其语一眼,但没有再说话。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暂坐 > 十一、海若•筒子楼
回目录:《暂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都市风流作者:孙力 / 余小惠 2英雄时代作者:柳建伟 3我和五叔的六次相遇作者:路遥 4生命册作者:李佩甫 5东藏记作者:宗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