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二章

所属书籍: 浴血罗霄

  两天之后,南昌方面和来路,都发现了强大的敌人,红军在敌人快要合击的时候,一溜烟向西去了。他们离开宿营地不远就上山。道路陡峻而弯曲,到了半山。是分路口,一条岔道横于山腹。红军上了岔道,上面是高不可测的荒山,下面是深不可测的险壑,远远看去,是一条巨大的黑影,老松当中直立,奔腾的流泉在谷中发出淙淙的声音。险壑的对面,又是耸入云霄的高山,和右边的高山互相对峙。

  在整个的大山腹中,包含许多或大或小的马蹄形的小山腹,马蹄形连续排列起来,构成大山腹的轮廓。山腹中的小路,连系诸马蹄的边缘。从第一个马蹄形边缘走起,走到蹄端,就可以看到前面的第二个马蹄端,又从蹄端向右弯曲打一个小半圆形,于是进到两个马蹄的分界点上,从分界点向左侧转弯,又开始从第二个蹄形的边缘向右弯曲横过,打一个半圆,就到第二个两蹄相接的分界点上,再向左侧转个小弯,于是又进人新的马蹄形上了。无限长的人带,在无数的马蹄排列似的大山腹上,连续而慢慢走动,有时穿过树荫,有时渡过小桥,有时也被路旁的荆棘撕破了衣裳,马蹄似乎是无穷无尽,路也是一弯一曲,看不到房屋,听不到犬吠,衣服润湿,山风吹打面庞,虽然都很疲劳,但除了走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前面忽然坐下了,从人线传来的话,知道有座小桥被马踏坏了,后面的人只好坐下。

  一经坐下,有的打着疲劳的呵欠,有的把两肘靠在膝上,扶着枪打盹;有的低声说话,偷着抽烟,骑马的伤病员上下为难,都不下马,冻得牙齿不断地交战。

  前面走了,后面的怕失联络,不等前面拉开应有的距离,就站起来了,队伍走不动,经过几次小的停顿,才恢复到应有的速度。

  半夜过了,马蹄形排列似的山也走尽了,路由山腹徐徐下降,到了山麓,就是壑底,壑中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石块,人群绕着大石块的左边或右边,象舞龙一样推进。不知是什么原因,前面又停止,朱彪不能忍耐了,就提高嗓子带着怒气叫:

  “前面快点走!”

  一声又一声的从后面传向前面,声音好象电流一样从电线上通过,可是音波虽然过去,前面还是寸步不前。他派通信员插向前面,催促迅速前进。

  第一个去了,第二个也去了,队伍还是一样,脚更冻了,肚子更空了,行列中就无次序地叫起来:

  “走!走!怎么不走!”

  一声又一声,由催促变或恶骂,马也昂着头张开大口高叫起来,指挥员虽然加以制止,但制止了这里,那里又起来,乱叫的声音加上制止乱叫的声音,叫得更厉害了。横竖强大的敌人是在后面,没什么不得了。

  夜又沉寂了,他们虽然没有再叫,心里却很着急。想休息又怕前面走,想走前面又不动,只好听天由命,前面走就跟着走,停就跟着停。

  朱彪知道昨天合击出发地的敌人是两师五旅,虽然已经掉在后面,但究竟离自己不远,面西行方面的修水上游,是湘军防区,如果有什么障碍,是极不利的。他为应付新的情况的责任心所燃烧,自己从路旁边插上前去,看着究竟,走了没有几步,前面传来连续的声音:

  “走,走,走……”

  队伍随着这个声音逐渐向前伸开,朱彪这时透了一口气,肚里好象服下清凉剂,满腔的火气马上消失,又走了好远,他看到一个人回头走,就意识到一定是有什么问题,问道:“谁?”

  回头的人看了他一下,回答说:

  “喏!是朱团长呀。”他立即站着,“我是司令部的通信员,刚才到前面去,看到担架,伙食担子,行李担子,躺在路上睡觉,我已经把他们喊走了。”

  “见到前卫没有?”

  “前卫不知道走了多远了。”

  “好,队伍来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

  队伍痛快地走了一阵。弯弯曲曲一凹一凸的壑道,还是无限长地向前延伸,好象渺茫得很。

  一声休息,又停止了,朱彪一面走一面叫人让路。

  走了好久,就出了狭小的壑道,两边的山向左右展开,中间是一块大砂坪,砂坪前面,有座小山,小山的左右,又是夹沟。道路从壑口伸到沙坪,此后越走越模糊,还没有到小山边,就完全失去了路的痕迹。朱彪走到这里,见着很多人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他叫醒他们,厉声质问:

  “怎么不走?”

  “找不到路。”

  “前面的?”

  “不知到哪里去了。”

  朱彪骂了一顿,就派了两个人各从小山的左右去找路,回报的结果,两边都有人马的痕迹,他把指北针定了方向,就带头从左边走,一里多路后,到了小山的尽头,见着小山右边也有一个沟,会在一条峡道上,才领悟两边都有人马通过的原因。于是叫通信员回到分路口去设路标,就和队伍继续前进,一直走了大半夜,才进到从南面北的修水河东岸,沿河而上,约十余里,已到三更。司令部按地图和向导临时指点,在离修水河东岸二三里几个村庄宿营了。村庄东边,是南北走向的连绵小山,红军宿营时,只在各村东面派出直接警戒。

  大天亮后,还没有一个人醒来,战斗员不作战斗准备,在睡;炊事员不挑水不煮饭,在睡;饲养员不喂马,在睡;侦察员没有出去侦察,在睡;马伏在地下,垂着耳朵,闭着眼睛,也在睡。总之,罗霄纵队所有的人马,都在睡,睡,睡。

  担任对修水方面警戒的前哨,就是昨夜的前卫部队。他们在主力西面两里的小村子宿营,就接受了警戒的任务,由子黑夜和过分疲劳,虽然在通敌方向布置了警戒,却没有按着战术要求作适当的布置。哨兵上岗的时候,捆紧肚子,一步一歪地走到岗位,荷枪实弹,向敌方监视,但头沉重起来,眼睛不觉得闭了起来。虽然是复哨,既便在夜间,也能互相看清楚。但他们当时的精神状态都差不多。

  有个人身子忽然向右前方一斜,几乎倒下了,他仓皇张开眼睛,依然恢复原来的姿势,他怕误大事,就揉眼皮。想驱逐睡鬼的缠绕。但不到几下,手又垂下来,眼睛所见到的,已经不是山川草木,而是一团茫茫的花花世界。

  “杀!杀!”突然一阵巨大的杀声在哨兵面前响起,哨兵刚刚张开眼睛,不假思索就习惯成射击姿势,右手正在打开保险机,口里仓皇而急剧地也叫了一声:

  “杀!杀!”

  保险机刚打开,白军的刺刀已经插进他们的胸口,他们都倒下了,再不能叫了,更不能动作了。

  宿营地还在睡,还是充满沉重的鼾声。

  国民党军队,无声无息地解决了红军哨兵以后,就向红军宿营地前进,在前进中不断地乱打枪。

  住在小村东边两三栋小屋的是第三团一营一连。连长孙得胜,在酣梦中听到了枪声,他在和敌人长期的残酷斗争中,养成了很高的警觉性,他已经成了习惯,就是平常梦见敌人,有时也跳起来。此时枪声不断响,不断刺激他的神经,他忽然象尖刀刺背一样,跳了起来,大叫一声:

  “外面在响枪!”

  他一面叫一面用手指揉眼睛,倾耳静听,又叫起来。

  “起来,起来,打枪了!”

  他完全清醒了,身边的人,也被他叫醒了,但敌人已经逼近住房,孙得胜拿着他在仙梅战斗中缴到的二十发驳壳枪,和几个通信员走出房子,来到东面十多步的围菜园的短墙,利用短墙来抵抗。战士们陆续冲出来了。孙得胜命令一排在左、二排在右,依托短墙准备拼死抵抗。正面的敌人成群地来了,白军看着红军几乎没有动静,挺胸从大路进至离短墙二三十步,孙得胜的驳壳枪一响,一连二十发子弹,眼看着白军倒了七八个,全连进入战斗,白军又倒了些人。没有倒的伏在地上。

  这时,营长来到孙得胜面前,对他说:“你们顶得好,争取了时间。我刚醒过来。”

  小村的部队醒过来了,但已被敌人包围了,他们正利用村庄房屋布置环形防御时,全村已被敌人包围了。

  靠近东山山坡主力部队的宿营地依然没有动静,只有沉重的鼾声。

  “砰!砰!砰……”

  “叭叭叭叭……”

  枪声虽然震动了宇宙,但唤不醒百战英雄的酣梦。

  “叭叭叭叭……”

  “砰!砰!砰!……”

  “在打机关枪呢?”房子里有人半醒半睡地说,可是,机关枪只要稍停片划,翻一个身又在作梦。

  鼾声依然充满宿营地。

  “砰!砰!砰!……”

  “叭叭叭叭……”

  有少数人开始醒了,他们听到西山上疯狂的机关枪声,就联想到梦中的枪声,才知道枪声已经响了很久,才警觉到敌人早就来了,睡在郭楚松对面的黎苏,大声叫起来:“起来!起来!敌人打来了!”

  郭楚松被惊动得已经半醒,屡次想挣扎起来,都没有成功,但在黎苏叫了一声之后,就完全醒了,他也在大叫:

  “起来!起来!”

  “砰!砰!砰!……”

  “叭叭叭叭……”

  “起来!起来!”的呼声虽然不断的叫着,但有些人的鼾声还是依然有节奏地充满营地——虽然比以前减少多了。

  “叭叭叭叭……”

  “砰!砰!砰……”

  “起来!起来!”

  大部分人都逐渐起来了,郭楚松拿起望远镜,出了门口,向着响枪的方向看,除了一个高山的轮廓朦胧可辨外,什么也没有。他的手背揉着那没有完全张开的两眼,用尽眼力看上看下,才逐渐发现对面山上,有好些地方冒着青烟,向空中缭绕。又细心看下去,又发现各股青烟的前面,有许多或大或小的集团,向他们急速运动,小小的白旗,在运动的人丛中不断地摆动。

  郭楚松意识到按照宿营部署,只要部队都上东山,就自然构成对西面的战斗队形。他当机立断,派冯进文和另一个参谋,一个向北,一个向南,传达他的命令——迅速上山,占领阵地,恢复建制。如果敌人追来,乘敌在运动中突然反冲锋反突击。

  不久,人马——除被包围的一个营外——通通上了东山,指挥员找战士,战士也找指挥员,都在恢复建制。张生泰和他的部队,背着机关枪,上山较慢,到了半山,山上下来一个人,到他面前,说:

  “张连长,”来人回头向后山一指,“团长就在上面,他叫队伍到上面集合。”

  张生泰继续上山,正遇着朱彪在观察敌情,走到朱彪面前,叫道:“团长,我们到了。”

  “队伍整齐吗?”

  “还整齐——只有一个人走丢了。”

  “好,”朱彪手向敌方一指,说,“你看敌人正从田坝多路向我们进攻,待敌人来到眼前,给他一顿火力杀伤后,就反冲锋,机关枪就架在这里。”

  “团长,我看机关枪最好架到前面一点,”张生泰指着前面不到一百米远的小坡说,“我刚才上来,看了一下地形,那里更好发扬火力。”

  “那里太暴露了吧?”

  “不要紧,我们有伪装网,射手还有伪装衣。”

  张生泰去了,刚走几步,朱彪又告诉他说:

  “要大家沉着一点,刚才司令告诉我,要注意隐蔽,等敌人到五十米远才能开火,开火后,顶多两分钟,步兵连队就反冲锋。”

  张生泰指挥部队迅速做了简单工事,三挺机枪,一挺摆在他

  的指挥位置前面七八步处,左右各一挺,相隔一二十步。各机枪班都自动张开伪装两,又拔些灌木插在机枪的左右,每挺机枪只一个射手和一个弹药手跟着,其余的人,退到小坡的反斜面,他自己也如此。

  这时在南村被围的一小部分红军,见着主力退上山,敌人主力也跟踪上山,切断了自己的退路,因而加强工事,顽强抵抗;山上的红军,见到自己的人被包围,非常担心,也想快点打回去。但此刻时机不到,急也没用,只好都卧下来,准备射击。

  快要接近红军阵地的国民党军队,看着红军先前狼狈退走,现在又一枪不响,以为失去了抵抗力,他们昂起头,挺起肚子,有些甚至把持枪改为肩枪,潇潇洒洒地上山,好象旅行一样。

  红军方面依然毫无动静。

  国民党军队离红军更近了,正面一个集团,从开阔地向着张生泰的阵地前进,见到前面山坡上,有两三片灌木丛,后面好象有人在闪动,便来个火力侦察。依然没有回声。他们胆更大了。

  张生泰这时候注视敌人的每一动作。他看到第一枪的射手捏紧机关枪枪把,食指靠在护圈上,回头看了他一下。他意会到这是说准备好了。

  又过了半分钟,国民党军队更加密集,更接近了,射手又回头看着他说:“可以开火了吧?”

  “慢点,让后面的敌人进到开阔地来再扫:”

  最前面的白军停止前进了,但后面的白军却一堆推地拥上来,刺刀在朝阳的照耀下,格外刺眼,张生泰叫道:“瞄准!放!”

  浓密的机枪声、步枪声突然叫起来,挺着肚子前进的那些人,一排排倒下了,接着,左右友邻部队也响枪了,红军阵地上枪响成片。

  按照司令部旗语号令,朱彪的号兵吹响反冲锋号。接着朱彪左右两旁宽大的野地上,钻出千百人,象潮水一样倾泻下去了,整个山上,是杀声枪声和冲锋号声。

  张生泰没有变换阵地,立即行超越射击。朱彪团正面的敌人向后退了,张生泰指挥他的机关枪,行拦阻射击。全线红军都向敌人反突击,好象冬夜的野火一样,燃烧了整个战场。

  国民觉军队全线退却了,双方的枪声渐渐稀少,红军一面射击,一面喊:“缴枪!缴枪!”

  在小村被敌人包围了一个多钟头的部队,趁着山上反击下来,他们也来个猛冲,那些白军,看到主力溃退了,也无心恋战,落荒而逃。

  张生泰看到再不能行拦阻射击了,带起部队立即前进,在前进中看到前面不断押俘回去,他们拼命去赶队,到了河边,看到了朱彪。朱彪指着他旁边的十几箱机关枪子弹愉快而激动地向他说:

  “张连长,给你们。”张生泰很高兴地领了子弹,跟着部队追了一阵子,也和全军所有的人一样,实在没有气力再追了,就地休息一下,便随大队回宿营地了。

  战斗结束了,第一件事是检查人员武器。检查的结果,有的旧枪换了新的汉阳枪,旧布毯换了新军毯,有的伤了,有的亡了,有的失踪了,有的失了东西……

  司令部检查人数,没有见到何云生,冯进文问另一个司号员说:“云生哪里去了?”

  “恐怕跟伙食担子走了。”

  “不会。”冯进文说:“你看他哪次打仗跟伙食担子走的?”他又皱一下眉头,自言自语地说:“究竟哪里去了?如果是跟别的部队,现在战斗结束很久了,也该回来了。”

  通信员眼睛恍恍惚惚,心神不定地说:“恐怕糟了,今早晨我醒来的时候,外面在打枪,我一面拿枪一面叫他推他,他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下,我以为他醒了,就没有等他,我出门的时候,敌人离我不过几十步,恐怕等他慢慢出来的时候,敌人也到了。”

  “糟了!”

  冯进文也深深惋惜地说:“好聪明的孩子,他有时到我桌前看地图,问东问西,还分析军事行动哩!”

  管理员带着伙食担子,走过来。冯进文问道:

  “伙食担子都来了?”

  “是。”

  “见到云生吗?”

  “没有。’

  “云生没有回来?”

  “没有。不知道哪里去了。好,你带起伙食担下村里煮饭,煮好送上来。”

  炊事员都回原来的驻地,朱福德进门的时候,听到内房里面有微微的鼾声,他有点惊奇地说:“怎么还有人在酣睡呢?”

  “老百姓的小孩子。”朱福德的同伴说。

  “不一定,老百姓都跑到山上去了。”

  他们一面说一面经过堂屋向侧房去,忽然惊惶地叫道:“唉呀?”

  发鼾声的人,并不是老百姓的小孩,正是何云生侧睡在一块小门板上,面向墙壁,包袱枕头。一支小手盖在平卧着的小脸上。旁边小桌上,放着两把伞,两个干粮袋,地下有几张没有折好的毯子,还有一些零碎,都属于军用品,

  他们一面叫,一面走到小孩身前,翻过来一看,又惊又笑地说:

  “呵!就是你呀!”随即大叫,向还在外房的战友报信,“就是云生。”

  “呵!云生!”外面好几个人都叫起来,“好些人都在打听你呀!”

  “起来!起来!”大家都进去叫他,

  何云生那睡眠不足的眼睛张开了,他们把他扯起来坐着,他朦朦胧胧地看了一眼,晤了一声,用手背去揉眼睛,好象不愿醒来的样子。

  “你还不醒,我们打了大胜仗了!”

  何云生打一个哈欠,带着一点怒气地说:

  “造谣!”

  他只说了一句,又倒下了,人们又把他拉起来。

  “谁造谣?”

  “你到后山上去看看俘虏兵!”

  他又张开眼睛,似乎清醒了一点。

  “真的吗?”

  “还有假的!”

  冯进文把胜利的消息说一遍,问他:“你没有听到响枪吗?”

  “我好象是听到的,我听到机关枪声,大炮声,以为是在仙梅打仗呢!我和营长站在工事上,散兵壕里架了好多机关枪,对着敌人打,敌人的大炮打来,我把头斜一下躲开了。这时候飞机来了,飞得只有丈把高,伸出一个长手到地下捉人,张生泰用马刀砍掉他一只手,飞机就走了。”人们捧腹大笑起来。

  云生在他们的笑声中觉得更加惭愧,他从来没有不参加的战斗,这一次却背了乌龟。同时他觉得侥幸,没有被敌人捉去。

  “看俘虏去!看看俘虏去!”

  房子里依然有残余的笑声。

  整理队伍的时候,有人向朱彪报告,说桂森不见了。朱彪当即命令寻找,山前山后都找不见。恰巧杜崇惠又来了。他说:“怎么样,怎么样?我叫你们清理掉,你们不听,投降敌人了吧!叛变了吧!”

  朱彪说:“不会的,我刚才了解过,这两天他的身体不大好,昨晚行军可能掉队了。”

  “你这个人就是主观!出了问题还辩解。”

  “不是,我觉得……”

  罗铁生赶忙说:“政委,我们再找找看。如果他真的投敌叛变了,我们做检讨。”

  “这不是检讨一下就能解决问题的!”杜崇惠大步走了。

回目录:《浴血罗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作者:孔二狗 2幸福来敲门作者:严歌苓 3抉择作者:张平 4天行者作者:刘醒龙 5战争和人作者:王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