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天幕红尘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所属书籍: 天幕红尘

得知张志诚已回到北京,方迪马上办理叶子农的物品移交。这天下午她开车回家,她的新房子对于她只能叫居所,只有父母住的地方才能叫家。

路过大院篮球场,几个小伙子正在打篮球,方迪停下车喊了一声:“涛子,小军。”

两个小伙子跑过来,小军问:“方姐,啥事?”

方迪说:“耽误一会儿行吗?帮姐搬两个箱子装车上。”

涛子问:“箱子在哪儿啊?太远可能时间不够,还有事呢。”

方迪说:“在我家楼上。”

涛子说:“那没问题。”然后对球场的人喊道,“等着啊,马上回来。”

两个小伙子上车,到了方迪家的院子门口。这个时间方迪的父母都上班了,家里只有王妈在,王妈听见车声已经迎出来了。

方迪下车说:“阿姨,你在这儿看车,我带他们上去搬箱子。”

方迪带他们上楼到自己的房间,掀开床单,指着两只木箱子说:“就这两个,一趟只能搬一个,搬下去先放地上让王妈看着,等这个也搬下去了再装车。”

两只木制包装箱打得很结实,尺寸都是高35厘米、宽50厘米、长80厘米,上面都贴着运输单子,来时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原封未动。等两个小伙子把箱子都搬到院子门口,方迪指挥着将一只箱子放进汽车后备厢,一只箱子放进后排车座。

车里已经坐不下两个人了,小军说:“方姐你忙吧,没几步路,我们走过去。”

方迪说:“谢谢啦。”然后开车走了。

来到张志诚所在的办公机关,她把车停在大门旁边,下车到警卫室窗口办手续,递上身份证对值班警卫说:“我找张志诚主任,有预约的。”

值班员打电话核实之后让方迪填写登记,发给一张准入证,问:“知道地方吗?”

方迪说:“知道,来过。”

值班员说:“进去吧。”

办公楼下,张志诚、周秘书、秦处长、焦干事4位已经在等候了,焦干事还拿着一只照相机,方迪的车一过来就开始拍照,包括方迪下车、方迪与张志诚握手寒暄、打开汽车后备厢抬出两只箱子、对箱子的细节特写……所有过程都被照相机记录下来。

箱子搬进一间会议室,会议桌上已经摆好了开启箱子的工具,有钳子、撬杠、锤子、螺丝刀等,几个人很快就把两只箱子打开了,然后清点箱子里的物品,多少本笔记、多少盒录像带、多少本书、“文革”时期的大茶缸、纯金打火机、遗嘱……边取东西边登记,写了一张物品移交清单,所有过程同样被照相机记录下来。

方迪把叶子农定做的打火机也放桌上,说:“我经手的就这些,还有20多万美金和柏林两套房子,九哥说随后办理,需要点时间。叶子农在北京有一套房子,您处理就行了。”

全部登记过之后,张志诚把清单给方迪,说:“你核对一下,没问题就签个字。”

方迪核对了一下,在移交清单上签字。

这时,周秘书、秦处长、焦干事都在看东西,一个看笔记,一个看打火机,一个在看叶子农的遗嘱,虽然每个人在看的东西不一样,但表情却是一样的,都是感叹。

方迪很想拿过打火机仔细看看,却也不好意思从别人手里硬要过来。

张志诚看了看签字,说:“请转告慕容久,并通过慕容久转告戴梦岩和梁士乔,我感谢他们的信任,非常感谢。”

方迪说:“好的。那没别的事我就告辞了。”

张志诚说:“等会儿,我还有话跟你说。”然后对秦处长说,“你们待会儿再看。”

秦处长把一本笔记递给张志诚,说:“不简单啊,你看看。”

张志诚接过笔记看打开的那一页,点点头说:“嗯,有见解。”

方迪也很想知道叶子农的笔记里写了什么,就问:“我能看看吗?”

张志诚说:“当然。”就把笔记递过去。

方迪坐下,看打开的那一页,明白秦处长说的应该就是这段了——

中国盛也民主,衰也民主,盛于实事求是的民主,衰于事于道的民主,盛于国家所有权利益的本质民主,衰于迎合大多数人好恶的形式民主。美国式的民主曾经是革命的,现在已经不革命了,甚至需要革命了,美国人民和欧洲人民如果还抱着美国式的民主不放,将来的结果很可能跟苏联一样,是自身垮掉了,用不着谁去打倒。意志不一定体现利益,人类社会走到这个共识还需要时间,谁先意识到,谁就占优势。

方迪还注意到旁边那页的一段话——

说到专制,不管什么事、什么条件,不问青红皂白,唯数人头论,也是一种专制,是对实事求是的专制,是对科学决策的专制,本质上还是对国家和人民根本利益的专制,而违背科学的,违背事物规律的,就没有不付代价的。

方迪随手翻了一下,又被一段话吸引了——

判断一种文化的利弊,如果不是以认识事物真相和接近事物规律的法理论,而是以东方与西方的方位论,以黄土与海洋的颜色论,以传统与现代的时间论……这就唯了,要么东方西方,要么黄色蓝色,要么唯心唯物,要么儒家法家,很多的,这个思维半径已经不足以有效判断事物了。讲唯本身就错,说唯已经有了一堆,再弄个唯心与唯物的统一就更错,那不叫统一,叫搅拌,就更一锅粥了。人陷在这个境里面出不来,很多事物就无解,不是所有的判断都适用非此即彼的。如果不以方位、地域、新旧为判断,而是以认识事物真相和接近事物规律的有效为判断,你就不在意它古今中外。

方迪看着,脑子里想着老九跟她说过的话:叶子农说笔记是他个人的认识,对错都是他自己的事,不能公开,不妨碍谁。当然,这些话她已经告诉过张志诚了。

张志诚对秦处长他们说:“你们先忙去吧,我跟方迪谈点事。”

周秘书、秦处长和焦干事3人离开了会议室。

方迪站起来说:“有事啊?”

张志诚说:“桌上的东西你挑一件,留个纪念吧。”

这是方迪没想到的,她怔了一下,说:“这怎么可以呢?”

张志诚说:“那我这个处置权就是假的了?”

方迪环视了一眼桌上的东西,伸手拿起大茶缸,说:“我留这个。”

张志诚有些意外,说:“我以为你会选国旗打火机呢。”

方迪说:“国旗打火机是叶子农的政治态度,有标志性,我拿不动的。”

张志诚问:“那为什么是大茶缸呢?”

方迪说:“您是上海人,不了解以前的北京,以前‘文革’那会儿不像现在这么忙,特别是到了夏天,大点的男孩子一到晚上就扎堆儿,一个大茶缸,几个杯子,几个暖瓶,沏上一大缸子高末,高末就是茉莉花茶的碎末,便宜,三四个人就这么喝茶聊天,半夜都不散,好像有说不完的话。现在大家都忙着挣钱了,叶子农的心思不在挣钱上,人又懒散,就很难有什么朋友了。他一直带着这茶缸,我觉得他是内心孤独,他怀念那段日子。”

张志诚点点头说:“嗯,那你就留着吧。”

方迪说:“梁士乔来送打火机,问了戴梦岩的事。”

张志诚说:“我已经布置下去了。”

方迪说:“我也是这么回答的。我跟九哥谈过我的看法,不知对不对。如果可以,我想知道您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张志诚说:“戴梦岩心理有障碍,可以理解。她的公民身份隶属港英当局,她与子农也不是相互属于的关系,这就涉及两个权利,一个是身份权利,一个是关系权利。在人们的习惯认识里,如果她与子农的关系是母子、夫妻或情侣,就不存在用谁的血给谁镀金了,那叫牺牲与担当,而戴梦岩缺乏这种心理支持,也容易被人用功利的思维去评价。在这种负罪感的基础上,价值观的波动、感情的失败、失去叶子农的悲痛,还有曾经的委屈、无奈,所有这些集中在一个时间点时,戴梦岩这种宁折不弯的性格就很难承受了。但是我们说,不管是戴梦岩缺乏心理支持还是有些人用功利的思维看问题,都是狭隘的。任何一个中国人维护自己的祖国,都理当受到国家和人民的尊敬,这才是本质,才是主流。戴梦岩无愧祖国,没什么不可心安的,解了这个负罪感,她才有心理支撑的基础。”

方迪说:“还是您看得透彻。”

张志诚说:“嗯?学会拍马屁了?”

方迪说:“没有,是真心话。”

张志诚说:“戴梦岩想做什么就让她做去,她心里积的东西得有个释放,到了船上会有人跟她做伴的,她会有新朋友。梁士乔处理得也很好,不扩大范围,不许有围观的和好心帮倒忙的。只有子农没处理好,事情没搞扎实就跑出来了,戴梦岩要是出了事,他子农跑到西天也得兜着。要求戴梦岩能跟上子农的思维,不现实的,他那种思维太一竿子到底了,一般人很难适应。子农属豹子的,吃独食惯了,做群众工作他还需要学习。”

方迪说:“人都没了,怎么学啊?”

张志诚看了看方迪手里的大茶缸,说:“来世你教他。”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天幕红尘 > 第四十九章
回目录:《天幕红尘》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人生作者:路遥 2芳菲之歌(危亡时刻)作者:杨沫 3黄叶在秋风中飘落作者:路遥 4草房子作者:曹文轩 5天幕红尘作者:豆豆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