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三家巷 > 第21章 出征

第21章 出征

所属书籍: 三家巷

  六月二十三日下午,张子豪、杨承辉两个人约了李民魁、李民天,一共四个人,相跟着来到罢工委员会交际部,打算邀人去逛荔枝湾。交际部一个人也不见。他们转到游艺部那边,只见周炳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用铅笔在练习本上划来划去,好像在写字,又好像在画画。听说要到荔枝湾划船,就推说有事不去。杨承辉说:“怎么,要考试了么?在温习功课么?下学期升不升高中?”周炳冷冷地回答道:“不,我已经决定不升学了。我打算报名参加北伐军里面的省港罢工工人运输大队。”张子豪说:“还是升学好。升学将来可以做大官,做一个比李民魁的官还要大几倍的官。”几个人说说笑笑就走了。到了荔枝湾,租了一只装饰华贵的花艇游玩。这花艇有白铜栏杆,白铜圈手坐椅,正中悬挂红毛大镜,两旁挂着干电池红绿小电灯。那舱篷下吊着一个很大的茉莉花球,比小桌上铺的台布还要洁白,又散发着扑鼻的芳香。他们叫船头的“艇妹”歇在后头,自己轮流出去划桨,小船就在弯弯曲曲的碧绿的水道中,穿过两岸的树荫款款前进。迎面过来的船不少,后面跟着的船更多,都一排排,一行行,腾着笑语,泛着歌声,摇摇摆摆地在水面上滑行着,真是风凉水冷,暑气全消。到了宽阔的珠江江面,他们吃过了油爆虾和炒螺片,喝过了烧酒,每人又喝了一碗“艇仔粥”,张子豪忽然慨叹道:“生活多么美好,可惜为着解同胞于倒悬,我不久又要重上征途了!”李民魁说:“是呀,这北伐是古来少有的英雄事业,难道你舍不得这区区的荔枝湾?将来你凯旋回来,连红棉树都向你弯腰让路呢!有朝一日你传下令来,要来荔枝湾游玩的话,那还不是鸣锣开道,把所有的游人赶走,才让你老兄独自欣赏?”张子豪心满意足地说:“话倒不是这样说。醒握天下权,醉枕美人膝。——你我还够不上。大丈夫志在四方,做一番大事的痴心倒是有的,将来回到家乡,一个礼拜能来逛一次,就算享福了。可是北伐是困难重重,知道哪一天才是回家之日——解甲归田呢!”李民魁说:“是呀。魔障虽多,却都比不上共产党。这好比孙行者钻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里,实在是个心腹之患!”张子豪同声相应地说:“可不!现在军队将领里面,都知道’一个党、一个主义’的真理!”杨承辉见他们越讲越不成话,就用拐肘碰了碰李民天,然后对张子豪说:“表姐夫,想不到你们孙文主义学会的英雄豪杰,却跑到荔枝湾来反对共产党!该玩儿的时候就玩儿吧。如果真是一个党、一个主义,人们挑选哪个党、哪个主义,还是很难说的呢!”张子豪叫这年轻人抢白了几句,心中老大的不高兴,但又不好怎样,便只是用鼻子冷笑一声作罢,表示不予深究的意思。

  到了下午,太阳落到屋脊后面去了的时候,周炳才精神饱满地回到三家巷里。他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棵白兰花的树苗,有三尺来高,上面是绿叶婆娑,下面树头还带着泥土,用干禾草扎得好好的。他把那棵树苗斜斜地靠在枇杷树下那张长石凳旁边,又不敢碰着它的枝叶,自己脱去白斜布学生装,只穿着一件白色运动背心,坐在旁边,对着它发呆。一会儿,他自己对自己说:“怎么办呢?怎么办呢?要是叫我拿一块生铁烧红了,打出一棵这样的白兰花来,我还好办得多!可是这是一棵活的白兰花!白兰花呀,叫我拿你怎么办?”正想着,胡杏拿着一个马口铁畚箕出大街外面倒垃圾,回头顺便走过来看看。她用手珍重地逗了一逗那棵树苗,说:“好壮的小苗儿!”周炳不怎么在意地瞅了她一眼,没说话。这时候的胡杏,又和三个月前给他敬酒的胡杏不一样了。三个月前,她还是一个肮脏顽皮的小孩子,这时候,她忽然长高了许多,整齐了许多,长条条的好身材,一头乌黑黑的头发,一张浅棕色、微微带黑的莲子脸儿,虽然才不过十二岁,已经有了几分成人的模样。她笑着,又没敢放胆笑。她那浅棕色的眼睛望着周炳,好像两粒燃烧的火炭。后来她说:

  “炳哥,你要种树呀?”

  周炳点点头说:“是呀,我要种树。”

  她又说:“那你还不种?”

  周炳说:“对,我这就种。”

  胡杏笑着,不肯走开,还笑得比刚才放肆。周炳觉着她是看穿了自己不会种树了,就说:“小杏,你在家里种过地么?我在你们村子里给何五爷放牛的时候,你年纪还太小,后来就不知道了。”她没有说话,只用鼻音甜甜地、短促地唔了一声。周炳说:“好极了。你给我帮个忙怎么样?”胡杏一面点头,一面说:“行。可这个时令种树,不准能活。”周炳说:“那有什么法子?我专门挑的这个日子!可是,你看咱们把它种在哪达好呢?这儿成不成?”他说着,用手指一指他座位旁边的草地。胡杏摇头道:“不成!哪有把白兰花栽在枇杷树下面的?慢说有东西把它盖住了,长不成;要是真的长大了,你看它不把你的枇杷树撑坏了!这玩艺儿,你知道它长的有多高!”后来商量来商量去,就定下了在周家和陈家交界的地方。她还说:“和枇杷树还是离得太近了。不过也没法子。再往南,又要碰着那盏电灯了。”一定下来就动手。一动手,就显出了她的非常的才能、热心和熟练。她一下子就把铁铲、剪刀、铁桶都寻了出来,又立刻动手刨了一个约莫一尺见方的坑,倒了一桶井水进去,等水渗完了,才铺上碎土,把白兰花树头轻轻放了进去,又用剪刀剪断了包扎的干草,就连那些草节儿一道用土填紧。她简直把这当做一桩最要紧的事儿,全心全意在干,汗水流过那微微带黑的脸,沁透了那退了色的黑布衫。她真是里手。那灵巧的动作,那准确的手势,那浑身的劲儿,把周炳看得都给迷住了。他像个呆子一样,叫一桩,做一桩,也不过是提一桶水,拣拣碎石子罢了。栽完之后,周炳蹲下去,在树苗的周围拍成了一圈隆起的土棱子。胡杏就笑他道:“你弄这个干什么?正经寻几根篱竹来,四面插一插,免得人碰它要紧!”周炳果然寻了十来根篱竹来插上了,又对那棵小小的白兰花低声说话道:“但愿你绿叶长青!”这会儿胡杏又变成个顽皮的孩子了。她歪着头,眯起一只眼睛说:“你和它说话干什么?它难道是个人?”周炳严肃起来道:“谁说不是?她是一个人。她离开这个世界一年了。可是她一定还活着。你看这棵白兰花就知道。花活着,她就活着。不会错的。”胡杏装出懂事的样子在深思着,想了一会儿,就恍然大悟地说:“是了,是了,我知道了。你说的谁?你说的桃姐,是么?”周炳说:“就是她。今天是她的忌日。自从她离开了这个世界,她把我的幸福也带走了。留下给我的只有这么一点孤独,烦闷。”胡杏不理解地说:“她死了,你不另外找个人?”周炳摇摇头说:“哪里有她那样好的人?”胡杏说:“在咱们这三家巷里,还找不出像她那样的人?”周炳说:“不要说三家巷,就是全世界,也找不出像她那样的人呢!”胡杏抿了抿嘴说:“唔?不信,不信!”说完就走开,拿起铁畚箕回家去了。他们在下面种白兰树,没想到陈文婷在三楼北边的阳台上坐着,把他们看得清清楚楚。她想:周炳这个人真有一股子痴心傻气,很像《红楼梦》里面的贾宝玉,怪不得大家都爱他。后来她听周炳说全世界都找不出区桃那样的人,心里很生气,自言自语起来:“区桃顶多算个晴雯,有什么了不起!就是不算晴雯,算个黛玉,又值得什么?反正你算不上宝钗。宝钗的角色,该着我来演!”这时候,下面的人都走光了,她忽然觉着很臊,脸全红了,又自己骂自己道:“啐!好不知羞!你想他想疯了!”骂完,赶快回自己房间躲起来。从这天起,周炳每天早晚不消说要给白兰花浇水,有时还对着那棵小树呆呆地看上半天。果然是胡杏的好把式,那棵白兰花慢慢地发芽出叶,种活了。

  七月的一天晚上,陈家和周家都举行了家宴,为出征的男儿饯行。陈家出征的是大姑爷张子豪,周家出征的是老三周炳。北伐了。张子豪这时候已经升做营长,周炳也参加了省港罢工工人组成的运输大队,这一两天就要出发了。在陈家这边吃饭的有陈万利,陈杨氏,张子豪,陈文英,陈文雄,陈文娣,陈文婕,李民魁,李民天,何守仁十个人。在周家这边吃饭的,有周铁,周杨氏,周金,周榕,周泉,周炳,区苏,杨志朴,杨承辉两父子,加上陈文婷,她自己一定要在这边吃,一共也是十个人。陈家这边电灯明亮,电扇皇皇,吃的都是燕窝、鱼翅、鲜菇、竹生之类清甜鲜美的东西。周家这边大叫大嚷,热闹不拘,吃的都是大盘大碗,大鱼大肉。一边是谈笑风生,一边是猜枚痛饮,各得其乐。喝到一半,陈文英举起杯子对张子豪说:“来,我也来跟你喝一杯。打仗不是好玩的事儿……你又是不知进退的人,……又没人在你身边,……愿上帝经常和你在一起就是了,……”言下颇有凄然之意。张子豪一口把酒喝干了,意气豪壮地说:“我有分数。一个人老死家乡,有什么出息?如今天下正在变,出去闯一闯,也不枉人一世,物一世!有一天,中国人脱离了水深火热的苦难,我一定息影家园,不问世事。放心吧!”大家听了,都很佩服。在周家这边,大家正喝得好好的,陈文婷忽然掏出手帕,捂着眼睛,呜呜地哭了起来。大家连忙问她什么事,她断断续续地说:“看你们这高兴的劲儿,好像明天你们家里是多了一个人,不是少了一个人!”周金说:“看,你还是小孩子!有什么多了、少了,一两个月还不是就回来了?”陈文婷摇头顿脚说:“不,不。一两个月回来,说的倒怪美!人家学校都开了课了,还让你注册么?”周金又举起酒杯说:“来吧,什么混账学校,连北伐都不赏脸?别管它,来干这一杯!”

  大家喝了,陈文婷始终觉着不如意。

  喝完酒之后,陈家这边的主客都到前面的客厅里喝茶,吃荔枝,闲谈。李民天跟着陈文婕上了三楼,走进那专供小姐们使用的书房里。这是三楼东北角上的一个前厅,宽敞幽雅,显得比楼下的客厅还要松动。李民天坐不定,一会儿走到北窗前,望着周家的小院落,一会儿走到东窗前,望着官塘街的昏暗的夜景,望着官塘街以东那一片房屋的静悄悄的屋顶和晒台,不住地搓手,擦汗,好像他准备飞出去似的。陈文婕看见,觉着奇怪,就问他道:“民天,你的精神为什么这样不安静?”李民天走到她的跟前,竭力压抑着自己,说:“是呀,婕。我对北伐十分兴奋。看样子,咱们的教育权、海关权,都要收回了。那不平等条约,那治外法权,那数不清的苦难和耻辱,都要一扫而光了。你不觉得激动么?”陈文婕闭了一闭眼睛,说:“容易激动的人也容易消沉。你的高兴不会太早了一点了么?现在北伐才刚刚出师,还没打一次仗,还没有克复一个城池,你怎么看得到那么远?”李民天不愿意在这美好的时刻提出不同的意见,就顺着她道:“是呀,这是我的短处。如果真的一帆风顺,打到北京,到那阵子,或许我反而很平静了。我现在冲动得不得了。我简直想到:在这样的时代里,咱们为什么还躲在学校里念书?这念书还能有什么意义?”陈文婕用温柔的祈求的眼光望着他,似笑非笑地说:“天哥,你该好好地听一听学界和商界的舆论。他们都嘲笑呢。都说北伐、北伐,听腻了呢。大部分人预言这是蒋总司令的一场春梦。百分之九十的人都说:只怕有去无还!”李民天忍不住说了一句:“这北伐也不是他姓蒋的一个人的事情。”陈文婕立刻接上说:“好了,好了。咱们既不南征,也不北伐。咱们哪儿也不去。咱们有科学救国的伟大理想。咱们要手拉着手,为这个理想做许多事情。对不对?打令!”这末了两个字,是英国话“爱人”的意思。照那时候上流社会的习惯,是只能用英国话说的。说到“打令”。李民天就没话说了。

  周炳和陈文婷走出门外,在枇杷树下的长石凳上坐下来。他们之间也发生了激烈的争论。陈文婷认为北伐是全国国民的事情,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作用是一样的,没有区别。周炳认为共产党是真正革命的,国民党的革命是不彻底的,每一个人都该站在共产党这一边,做个彻底的革命者。经过很长时间的唇舌之后,陈文婷是屈服了。她瞪着她那疲倦了的圆眼睛说:“炳哥,你这样好口才,我辩得你赢?只怕汪精卫也辩你不过呢!现在我们承认了,我们应该站在共产党这一边。也就是说,应该站在你这一边!”周炳说:“别说傻话,小婷!我不是共产党。你既是站在共产党这一边,你就应该好好地工作。罢工委员会那里,不要去一天,不去一天。我走了之后,你应该把游艺部我那份工作顶下来。”陈文婷低着头想了很久,才说:“替你的工作倒容易。可是学校开课怎么办?我……唉,我……”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周炳抓着她一只手,轻轻地拍着,抚摸着道:“为什么要这样?快别这样!有什么话不好讲!”陈文婷忽然倒在他的怀抱里,呜呜咽咽地说:“是呀,你明天就走了。咱们这样就离开,怎么行呢?你一点也不了解我!不管我对你怎么好,你对我总是冷冰冰的!你对别人就不是这样。枉费我对你一片心机,枉费我积极工作,到头来有什么代价!”周炳抱着她,轻轻吻了她一下。她问道:“你是真心的么?”周炳说:“是真心的。”她又问道:“你不后悔么?”周炳又说:“我不后悔。”陈文婷就不做声了。这一秒钟以前,她想象这一段不平凡的谈话,不知道会引起多么大的激动的热情,双方不知道会说出多少如痴如醉的疯话,甚至不知道要经过多少酸、甜、苦、辣的曲折,但是如今一下子就说完了,过去了,过去得风平浪静,连一点波涛都没有——她该怎么办呢?她想起她二姐陈文娣和周榕的婚事所发生的许多纠葛,就反而没了主意了。过了一会儿,她才说:

  “炳哥,你要真爱我,你就不要去北什么伐!”“怎么?”周炳这时候忽然激动起来,大声吆喝道,“你这话从哪里说起?”

  陈文婷说:“我看你值不得,大姐夫去北伐,可以升官发财,他会升团长、旅长、师长、军长。你去挑子弹、抬伤兵、运粮食,就算北伐成功了,又与你何干?还不要说兵凶战危,有生命的危险了!”

  周炳放开了她的手,叹口气道:“嗐,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可是我心里面着实想去。去了,——我就会快活!我能够跟那些罢工工人一起玩,一起乐,一起吃,一起睡,我能够爬上很高的山,渡过很宽的河,走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走到长沙、武汉、郑州、北京去……唉,那多有意思!”

  陈文婷说:“这我知道。你的样子虽然长得漂亮,你的神经却不健全!要不,人家怎么会说你是戆大,管你叫痴人和傻子?你那样玩,那样走,我看你就能过一辈子?你不替自己想一想,也不替我想一想,咱们两个怎么了局?”

  周炳说:“依你看呢?”

  陈文婷说:“依我看,你应该好好地把高中念完。将来最好能念大学。否则念完了高中,熬了个小小的出身,也对付着可以组织个甜蜜的小家庭……”

  周炳失望地说:“哦,这就没有办法了!我自己没有钱念书,又不愿意拿你哥哥的钱念书。从前,拿他的钱不过是耻辱。如今,拿他的钱就成为工贼了!”

  陈文婷惊呼起来道:“炳哥!”

  周炳说:“他自然是工贼!不单他,连何守仁、李民魁都是工贼!省港罢工还没有取得胜利,英国帝国主义还没有投降,死难同胞的冤仇还没有伸雪,他们就退出了罢工委员会,这不是工贼是什么?尤其是你的哥哥,唉,——我的姐夫,他污辱了罢工工人的代表的神圣称号,他破坏了罢工工人的团结,他挑拨了省、港两地工人的仇恨,如今,他正在运动沙面的罢工工人复工,他正在踩着死难同胞的鲜血去向洋老板献媚,——想一想吧,他岂只是工贼?他岂只是奸细?他已经是反革命分子了!……好呀,周炳拿了这样的钱,去熬一个小小的出身,——多有意思!我曾经受过他们的欺骗,我曾经崇拜过他们,我曾经对他们存过痴心妄想,现在不了,现在,我只是痛恨他们!”

  在日常生活当中,周炳是和平而谦逊的,——照陈文婷看来,好像有人踢他一脚,他都不会生气。她从来没看见他这么慷慨激昂,深恶痛绝地说过话。她想起《雨过天青》里面《骂买办》那场戏,那时候的周炳就有那么一股在她看来是冷酷、苛刻的劲儿。不过《雨过天青》是一出戏,这会儿,他在骂着一个真人,这个人就是她的亲哥哥。——想到这里,尽管天气十分闷热,她仿佛从心里哆嗦起来了。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三家巷 > 第21章 出征
回目录:《三家巷》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沉重的翅膀作者:张洁 2状元媒作者:叶广芩 3温故一九四二(刘震云小说) 4茶人三部曲作者:王旭烽 5下 枫叶荻花秋瑟瑟作者:王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