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抉择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

所属书籍: 抉择

  第二天一早,李高成在杨诚的安排下,转到了一个非常安静舒适的地方进行疗养。

  一个星期以后,李高成康复痊愈。

  当他突然出现在市长办公室时,好多人都感到意外和吃惊。因为大家都以为他一定要到了春节以后才会上班,甚至还有人以为他一定会长期地“病“下去,一直等到风平浪静、万事大吉后才会出现。即使不是如此,也绝不会在这种风口浪尖的非常时期出头露面。何况他当时确实是病了,而且任何人都知道他病得相当厉害,这实在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时期,没有人会轻易地放过这个机会。

  确实没几个人能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办公室里。

  李高成的心情却似乎完全相反,许多年来,他第一次感到上班是这样的轻松和安静。因为除了一些看到他的人来打打招呼外,几乎是没有什么人来找他办什么事情或者汇报什么事情。除了堆积在桌子上那一大堆等着他批示的材料和公文外,几乎没有什么急等着要办的事情。

  不过李高成心里很清楚这些天在市委市政府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就在他转院的那一天,杨诚便召开了一个紧急市委常委会。常委会只有一个议题,就是关于如何处理李高成交来的30万元贿款问题。一切都在杨诚的预料之中,常委会上并没有立刻形成决议。但真正的目的则已经完全达到了,杨诚此举就是要让市委常委一级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回事:有一个公司私下重金贿赂市长,一次行贿竟达30万元人民币!市长李高成在这次生病以前,就已经把这30万元交给了市委书记杨诚。

  这不啻是一声响雷,顿时震撼了整个市委市政府。尽管杨诚再三交待,在此事没有彻底查清以前,属于党内极端机密,严禁任何人私下传播。但最终消息还是迅速流传了出去,而且很快连社会上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一时间便传得沸沸扬扬,神乎其神。在老百姓中间,谁也知道行贿的是严阵的内弟和严阵的亲戚,拒贿的是市长李高成。当然也还有其他种种说法,有有利于李高成的,也有不利于李高成的。

  惟一让李高成感到奏效的一点是,此后一直到现在,再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在这件事情上做手脚、做文章。也许对方正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等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也许是在等待李高成的出现,看李高成下一步还会有什么新的举动;也许是一下子被打懵了,整个被打乱了阵脚,所以一时还没能反应过来究竟该怎么办。

  但李高成和杨诚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么许多了。因为人家对方已经是全面出击,在各个方面都已经发动了猛烈的攻势。即便是像这30万元人民币的问题,也只是你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而产生的动作,从根本上讲,你只是在防守,纯粹的防守,你连还击的动作都没有!所以眼前的问题是怎样消除这种种消极的影响,使得以前布置的那些工作能得以顺利的开展。

  本来是你想处理问题,你想挖出问题的症结所在,然而八字不见一撇,所有的矛头竟冲着你来了,甚至于有迹象显示,人家其实就是要把你作为问题的根源和症结所在。你不是要调查中纺的腐败问题吗?这一查不就查出你来了?原来中纺问题的根源就在你身上,原来跟中纺问题有关联的最大的腐败分子就是你!

  而且不只你有问题,你老婆也有问题,你的下属也有问题。正像妻子当初给他说的那样,查中纺其实就等于是在查你!

  如今不真的就这么来了?

  因此当务之急不是你应该怎样去防守,而是应该怎样尽快想办法去达到你的既定目的,也就是说应该怎样彻底解决中纺的问题。这就是说,当你作出了你的抉择后,下一步就是怎样使你的抉择尽快兑现。如果作出了抉择,却由于种种原因达不到你的目的,从而使你的抉择半途而废,甚至于让别人利用了你的抉择,以至彻底失败,那你的抉择不仅会害了自己,也同样会害了别人!同时也就证明你的抉择没有任何意义!

  一阵电话铃响把他拉回现实,是杨诚的声音:

  “老李,我让秘书给你送两份材料过去,请你尽快看一看。”

  他不禁有些发征,他知道,杨诚要交给他的两份材料绝不会是一般的材料。

  果然,当他接到杨诚送来的材料时,又再次让他呆了好半天。

  一份是“有关中纺公司经济问题的调查报告“,一份则是“索贿还是拒贿?——30万元巨款真相“。

  两份材料分别装在两个公文袋里,调查报告很厚,另一份材料则只有几页,但却附着一盘录音带。

  让李高成吃惊的是,两份材料上都已有领导的批示。

  调查报告上是严阵的批示:

  ——这份调查报告已详细看过,总的看是严谨的,周密的,实事求是的,有较强的说服力。很好。解决中纺的问题,应以此为依据。

  另一份材料上竞是省委书记万永年的批示:

  ——材料看过了,录音也听了,令人震惊。请杨诚同志迅速在小范围内组织调查,并尽快把调查结果汇报于我。另:杨诚同志,李高成同志如果身体可以,可否让他尽快来我处谈谈。

  不用看,李高成就清楚这两份材料里都是些什么内容。惟一让他感到有点心惊肉跳的则是那盘小小的录音带。

  几天来,一直让他忐忑不安,难以入睡的就是这盘录音带。这些天他几乎无时无刻地不在想,会是个什么样的录音带呢?录音带上又都会说些什么?是他的话还是别人的话?如果是他的话,那会是在哪儿录下的?如果不是他的话,那又会是些什么人的话?几天来,他几乎把他几年以来同他们的交往都细细地回忆了一遍,也始终没回忆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来。老实说,他们之间并没有过什么真正的交往,在他们到他家里以前,他们之间甚至都没说过什么话,怎么会突然冒出一盘作为证据的录音带来?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一个地方让他感到有些担心:那就是他们送钱到他家里的那天晚上!

  他只记得那天晚上很忙很乱,在门口刚刚送走了一拨人,在家里等着的还有那么一大堆人,而且在那一整天里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究竟接待了多少拨人。等他走到家里时,心力交瘁地连人都有些认不清了,所以这会儿也就根本想不起来当时都说了些什么,而最最要命的是,那会儿根本就不知道,也根本就没想到,在他回家之前,他们就已经把30万元人民币交给了自己的妻子吴爱珍!

  问题是自己当时都说了些什么?而这些话竟能成为他索贿受贿的证据?

  如果真是那天晚上的事,情况可就复杂了。因为在他完全不知道那30万元的情况下,说不定他说出的哪一句话,便可以被他们作为证据,而且是以录音为证!

  要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太可怕了。当他们来他家里时,就已经全部谋划好了,既有那么多的人可以作为见证人,又居然还偷偷地录了音!

  看来他们早在那时候就已经下了手!你只是刚刚有所怀疑他们时,他们就已经把你作为敌对一方了。而且动作之快、之狠。之阴险、之卑鄙,完全出乎你的预料之外。之所以如此,解释似乎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对你当时的一举一动全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甚至更早,你就早已在人家的掌握之中了。

  他愣了一阵子,随后迅速地要来了一个录音机,告诉秘书吴新刚他暂时不接见任何人,然后把自己关进办公室,一个人颇有些紧张地听了起来。

  真是怕出来的鬼!录音带里录的果然就是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

  乱哄哄的,但听得清清楚楚。

  先是一阵忙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一个女人极为热情欢快的打招呼声:

  “呀!是你们呀!我说我这左眼皮子咋就一个劲地跳呢,敢情就应验在这儿呀!快进屋快进屋,小莲!快沏茶!“小莲是家里的保姆。

  话说的热烈而又随意,一开始就给人一个强烈的印象,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非常密切。尤其是左眼皮跳的那句话,给人的印象尤为深刻,似乎在明显地暗示着什么。

  紧接着便是一阵问候吴局长的声音,并夹杂着妻子自矜而又充满快意的笑声。

  然后便是落座、寒暄、倒茶、喝茶,好像有人在议论着什么。再接下来,让李高成感到吃惊和恐怖的录音声便出现了。

  一阵起立和慌乱的嚷嚷声,然后便是一阵恭敬和热情的问候:

  “……李市长!”

  “李市长您好!”

  “您好,李市长!”

  “李市长,您看您这么忙,都这么晚了,我们还来打搅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李市长,本来我们是想到办公室找您的,但想了想,白天找您的人那么多,办公室里乱哄哄的,说什么也不方便。所以我们想了想,还是来家里方便些……”

  听到这里,李高成不禁呆在了那里。

  这一段录音同上面的录音连接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分明是李高成从里屋走了出来,而且分明是李高成事先约好了要召见他们!

  李高成此时的记忆好像一下子完完全全恢复了,这根本就是偷梁换柱、移花接木。这一段录音和前一段录音纯粹就是人工合成在一起的,分明是对他有意的栽赃陷害!

  那天晚上他回来时,已经很晚很晚了,后来听保姆小莲说,他们是十点左右来的,在家里坐了将近两个小时。而他们把后面的录音和前面的录音连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是现在这样,你们夫妻两个当时都在家里,都极为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尤其是在对话中还说得那么明白,办公室里人多眼杂的,有些事不好谈,所以这么晚了还来打搅您……

  真是防人之心不可无!

  再接下来,又是故技重演,但不知内情的人听了,则就真的会感到惊心动魄、目瞪口呆了。

  “李市长,这么晚了,我们也不想多打搅您了,我看我们就言归正传……”这应该是严阵的内弟钞万山的话,但似乎已经作了处理,听上去已完全不像了。这本是他们临走时对李高成说的话,但下面的话,却给接到前面去了,“……张经理,你把那个箱子拿过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和打开箱子的声音,“……这一共是30万元,请你们千万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如今这也真算不了什么……”

  “……这都是谁的意思呀?……万一出了什么事,你们怎么交待呀?“这是妻子听上去分外平静而毫无拒绝之意的声音。

  “这是公司研究决定下来的,李市长虽然不挂名,但却是公司名正言顺的董事,这30万元完全是应得的。希望李市长一定不要嫌少,主要是这两年公司刚刚起步,需要周转的流动资金太大,实在是没办法,要不早就送过来了。所以还有一点需要特别声明的是,这只是前年的份额,去年和今年的只能比这多不会比这少。等到年底结算完毕,只要情况允许,我们将尽快把这两年的补齐一并交来,这个尽管放心就是。李市长帮了我们公司这么大这么多的忙,要是没有李市长,还会有我们的公司吗?我们这是属于个体性质的公司,别说没人查了,就是有人查,也绝不会查到李市长这儿来……”

  再下来,就又连接上了他当时在场的录音:

  “……我也从来没帮过什么忙,你们怎么能这样……“

  “李市长,你要这样说,可就真让我们过意不去了。如果没有你及时的批示和予以支持,像这样的公司,是不可能那么快就批下来的。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尤其是吴局长还专门为此事疏通过不少关系……”

  再下面,就又是妻子的声音:

  “哟,听你这些话,好像我们是为了这些钱才这啦那啦!到时候你要是这么一说,不就全把我们卖出去啦……”

  “吴局长,看您说的,就是再给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敢这么说呀!假如真要是有那么一天,我们这些人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千刀万剐,粉身碎骨也要保住吴局长和李市长的呀。”

  “那你们不全成了烈士啦!”

  然后便是一阵哄堂大笑。

  再接下来,就又连上了他在场的那个时候。

  “……李市长,我们确实非常感谢您,只要有您的支持,我们也就有了依靠,心里也就踏实了。今天到家里来的,都是咱们这个公司的主要骨干和业务人员,除了个别有事没来,能来的都来了。一来大家是非常想见见您,二来也是当面向您表示感谢。至于今年整个公司收入的具体情况,我们已经同吴局长详细谈过了,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也就不再啰唆了。李市长,我看就这样吧,你要是再没什么别的吩咐的话,我们就告辞了。“

  “那好,如果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明天就再到我的办公室里去谈。今天也确实不早了,咱们就到此为止,请你们自便吧。“

  再接下来便又是一阵忙乱的送客和道别的声音,妻子的声尤其显得突出而热情。

  录音到此结束。

  李高成直听得两眼发直,浑身打颤。

  一阵阵说不出来的恐惧直向他袭来,以至让他感到窒息一般的浑身无力。

  卑鄙无耻!低级下流!痞子无赖!狼心狗肺!流氓!流氓!!活脱脱的一群地地道道的大流氓!

  好狠,好毒!真是黑透了!!!

  满以为这几天什么事情也没有,却没想到一下子竟冒出这样的一档子事来!

  真是怎么想都想不到他们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

  当时对他们分明是一通严厉的斥责和拒绝,而如今这么前后一接,竟变成了他索贿受贿的证据!

  他们真想得出来,也真做得出来!

  好一阵子,李高成都无法使自己平静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面对着这样的一群流氓,面对着这卑鄙无耻的告状材料和所谓的“证据“,你究竟应该怎么办!眼下又能怎么办!

  别看这小小的一盘录音带,它就像一道天罗地网,直让你插翅难逃!它就像一颗炸雷,顷刻间就能让你粉身碎骨!

  就算此时此刻有一万张嘴为你辩护,你能把录音带上的事情诉说清楚和洗脱干净?

  你明知道这录音带上的东西全是假的、骗人的,但又有谁会相信你,你又能拿出什么更好、更强、更有力,足可以证明这盘录音带全是谎言和诬陷的证据来?

  你有这样的证据吗?你又能找出这样的证据吗?

  恍惚和茫然之中,他不禁又想到了一个人——妻子!

  若在平时,若他们之间的关系还像以前一样,也许她会想出什么别的办法来……

  不,不会!你真是让人家给打懵了,事到如今,她又会有什么好办法!即便是她现在仍会像过去一样站在你这一边,也一样会束手无策、百般无奈。何况人家要告的人里头也一样有她,为你申辩,不也是在为她申辩?那又有何用!你们不就是一家人吗?谁也清楚,这在法律上毫无意义。

  那么,还有谁会洗清自己呢?

  没了,真的没了。

  就这么一盘作了手脚的录音带,真能活活地毁了你!

  一阵电话铃声。

  他有些下意识地拿了起来,良久竟不知道说话。

  “……喂,谁呀?喂!”电话里的声音越来越大。

  好一阵子,他才好像从那种绝望的悲愤中醒悟了过来,于是他一下子便听清楚了,是杨诚。

  “……杨诚呀,我是高成。”他尽力使自己的话音显得随意一些。然而杨诚好像还是听出了什么,他的话分明是在给他打气鼓劲:

  “老李,那两个材料都看过了吧。”杨诚的语气很强、很足,“首先我要告诉你,那个录音带我已经让公安局和安全局秘密查验过了,这个录音带基本上可以肯定是经过人为处理过的。也就是说,这个录音带除了只能证明它是人工合成的外,目前它本身还证明不了什么,所以你一定不要被它伪造的假象所迷惑,更不要为它所能造成的影响而担忧。退一万步说,就算还不能证明它是伪造的,骗人的,依据法律规定,这种不通知本人的录音,并不能作为真正的证据,而且它本身就是违法的,也是侵犯人权的。所以即使从这个角度讲,也完全不必为它担心。还有,老李,人家现在这样做的用意就是要引风吹火,扰乱人们的视线,打乱你的阵脚,让你四处防范,疲于奔命,忙于辩解,穷于应付,惶惶不可终日,光想着怎样洗清自己,这也就达到了他们的真正目的:以攻为守,借刀杀人,让你自顾不暇,从而让他们反败为胜,逃之夭夭。老李,再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我们这会儿无法洗清自己,也绝不能坐以待毙,干等在这儿让人家收拾。现在惟一的,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在重围中杀开一条血路,我们要进攻,进攻!懂吗?老李,只有把真正的元凶找出来,只有把狐狸尾巴揪出来,他们才会不攻自破,才会显出他们的原形和真实面目来。我们要想办法在他们最不经打的地方,斜刺里先狠狠地给他们一家伙!得让他们疼得跳起来!最后饱以老拳,把他们打懵!“

  “我懂了,杨诚。谢谢你。“李高成就好像从迷谷中跳出来一样,顿时豁然开朗,同时也不禁感到自己真像个小孩子一样,单纯得简直一如愚蠢,幼稚得纯然像个傻瓜!也真是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人家都已经把告状材料放到省委书记的办公桌上,你还在这儿跳来跳去的,只想着怎样解脱自己。整个都钻进人家的口袋了,眼看着都已经成了人家的腹中餐了,还只想着要证明自己是清白的,“放心吧,我知道我自己该怎么办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底气十足。

  “老李,那个调查报告我不知道你刚才看了没有,不论对谁来说,其实这个材料才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材料。这里头的内容非常重要,如果不赶紧采取措施,说不定就真的要前功尽弃,全线崩溃了。“杨诚的话非常急切,非常紧迫,“说实话,当初派工作组下去时,我就怕他们会有这一手,所以就没敢同意让公检法部门的人下去,若要让公检法的人下去了也一样闹出个这样的结果来,那咱们这回可就真的是彻底完蛋了,你就是想翻也翻不过来了。”

  “我还没来得及看,我刚刚听了那盘录音……”李高成实话实说。

  “让那录音见他妈的鬼去吧!老李,我实话告诉你,这盘录音带放在我这儿已经两三天了,我就是怕干扰你,所以才一直没让你听。如果我要是觉得它真的是个事,我还会一直压着不让你听?不管怎么说,最终还有我呢!30万元在我这儿放着呢,他那个录音带顶他妈的屁用!纯粹一堆臭狗屎!好了,你先看看那个调查报告吧。一会儿省委还有个常委会,常委会上我要提这个问题,如果有机会,我还要给万书记和魏省长谈。等会完了咱们再碰头,再商量咱们怎么办。“话一说完,也不再问李高成什么,就径自把电话挂了。

  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是第一次听杨诚骂人。他也完全想象得到杨诚骂人时会是怎样的一副模样。

  杨诚一定是被气坏了,也许就像自己一下子被气懵了一样。但杨诚和他生气后的表现则迥然不同。杨诚生了气后,是憋足了劲准备出击。而自己生了气后,却只想着怎样防守。即使到了现在,即使有杨诚在支持他,即使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应该怎么去办,但他仍然觉得心头上的压力并没有真正减轻多少。

  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如杨诚。

  这件事情要是发生在杨诚身上,那又将会怎样?

  李高成用了几乎两个小时,才把这个调查报告大致过了一遍。

  他明白杨诚为什么生气,也明白杨诚为什么把这份材料看得这么严重了。

  尽管厚厚的有三四百页之多,但除了那些复印的单据和帐目外,有文字说明的也就那么一二十页,只须一两句话就可以全部概括。这个所谓的调查报告,就像那一盘录音带一样,纯粹就是一份拙劣而又龌龊的伪证,同时也纯粹就是一份赤裸裸的开脱罪责书。看似一份调查报告,其实是一份极有针对性的反驳书。第一针对的是那份万人签名的请愿书,第二针对的是那份检举中纺“新潮“有限公司的揭发材料。

  居然完全是一副已经定案和彻底了结了的口气:

  ……

  据中纺公司一些人反映,认为该公司经济问题严重,诸如买棉花问题,废品问题,倒卖旧机械问题,大吃大喝问题,领导作风问题,“新潮“第三产业问题等等。

  经查,这些材料上所反映的问题,除一小部分确有其事,并且已经被公司查处外,其余大部分可以说是属于捕风捉影,道听途说,或者是缺乏证据、没有证据的。由于停工停产,公司将近一年发不出工资,因此工人群众的不满情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感情不能代替理智,不满不能代替法律,有问题并不能说就是腐败,亏损停产也就不能等同于违法乱纪……

  ……

  如买棉花问题,反映材料上谈到的那些问题,基本上可以肯定是没有根据的……

  经查,……帐目清楚,各种汇单和条目都完全符合财务规章制度,没有任何不合规定的地方……在南方购买棉花,是迫不得已的,本身条件的压力,产品合同的压力,资金运转方面的压力,以及棉花价格不断上扬的压力,尤其是这笔资金如果在年底以前花销不掉,银行很可能会按有关规定予以冻结……鉴于方方面面的情况,中纺公司的领导出于这些原因,紧急在各方面购进棉花的心理也就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了……依照当时的棉花价格,中纺公司当时购买的棉花价格基本上是合理的……属于中等偏下的水平。对于中纺来说,当时能用这样的价格买到这样的棉花,确实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应该说,中纺的领导在这方面是做了大量工作的。

  至于有些人反映的,说公司领导用一二级棉花的价格,购买回来的都是四五级甚至五六级的棉花。……对此我们也进行了全面的核实。

  经查,这是不符合事实的……确实有一些棉花质量较差,主要是由于不能全部一包一包地进行查看,所以就出现了个别一些质量低下的打包的棉花蒙混过关的情况。但这只是极个别的情况,而且事后积极向对方要求索赔,并在第二次购买时,都基本上得到了补偿……那些所谓的有意购买劣质棉花,暗中收取回扣的说法,应该说是不负责任的,也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

  如处理废品,倒卖机械问题。据中纺一些人反映,并由此引起了工人干部的强烈反应,说是中纺公司领导干部,借国家贷款进行技改工程之际,拆除旧机器以废品卖出,再以新机器价格购进。手段恶劣,大发昧心财。

  经查……应属道听途说之词……缺乏根据……帐目上新的纺织机械产品的购货来源和款项……一清二楚、明明白白,都有据可查,有帐可依……所有废品回收货况……帐目清晰,一目了然……没有发现什么漏洞和可疑之处。

  ……

  据反映,中纺领导干部在日常工作中大吃大喝、挥霍无度,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几乎能吃掉一个工厂。有些领导任意购买豪华轿车、豪华住宅等等。

  经查……公司领导的措施是得力的,有效的。但也确实有一些公司领导和中层干部在这方面措施不力,把得不严……作为一个国有企业,要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抢夺审场,这种情况也是较为普遍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难免的……几年来,中纺公司在这方面已经严肃处理过数十名干部,其中处级干部16名,厅局级干部两名……中纺公司在这方面做的还是比较好的。当然也有一些个别特殊情况,公司并没有放松这方面的监督和把关……不满情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这确实是干部和工人群众愤恨的事情……对工人要予以积极引导,耐心说服。不能把个别现象看成是普遍现象,不能把局部现象看成是整体现象……

  ……

  据反映,中纺公司的领导在第三产业的开发中,挪用和强行占用了国家贷给公司的大批资金。尤其是在这几年中,第三产业帐目混乱,问题严重。一些公司领导借开发第三产业之际,化公为私,大捞特捞,甚至每个副厅级以上干部到离退休年龄时,都无一例外的要拿到一百万的第三产业开发本金方才离任。在群众中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这也是中纺工人干部多次上访告状的原因之一。

  经查……管理混乱,监督不力,中纺第三产业“新潮“有限公司的问题确实很大,尤其是管理不善,亏损严重。特别是一些分公司和业务实体,早已名存实亡,没了任何业务活动……个别分公司连原有的领导班子和董事会都早已不复存在。

  经查……所以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条件并不成熟,尤其是在根本没有摸清市场的情况下,就匆匆上马……投产之日,也就是亏损之时,破产倒闭也就是必然的了……有些项目的上马,完全是在一种投机的心理下促成的。他们认为,只要国家批了项目,给了贷款,而且已经上马,那就绝不会袖手不管,再让这个项目垮下来……如此严重的亏损也就是必然的了。

  经查……总的看来,盲目投资,重复投资,是最根本的亏损原因。比如本来就没有效益,没有市场,产品也根本没有竞争力的服装公司,先后就投建了13家。市场上早已供大于求的衬衫厂,一次就投建了4家……在一百多个实体中,微弱盈利的只有4家,基本持平有12家,亏损的有六十多家,其余的四十多家已全部停产停业……没有风险意识,尤其没有市场意识,思想僵化,再加上没有责任感,只知道等、靠、要……技术人才缺乏也是原因之一……所录用的人员,大部分都是公司子弟和公司优化组合分流出来的下岗职工。因此产品质量上不去,产品没有销路,最后导致企业严重亏损、以至破产倒闭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经查……如此大面积的亏损确实是严重的,也是令人痛心的。数千万国家贷款的投入,却扶持了这么多负债累累、亏损严重的实业公司,给人的教训也是深刻的,其结果也是令人深思的。我们认为,在这方面,公司领导是负有一定的责任的……尽管整个公司的业务很忙,工作量很大,而且“新潮“公司的领导确实大都是离退休下来的老领导老干部,由于种种原因,不好管理,但这并不能全部推卸自己的责任……

  经查……个别实体确实有胡支乱花,吃吃喝喝的情况,也有些实体确有或多或少的经济问题……所以总体来看,这并不是普遍的问题,也绝不是像反映材料上讲的那样,化公为私,大捞特捞……问题是有,但不能以点代面,从而认为整个“新潮“公司都是这样。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们应该首先从这一点上明确认识,统一看法……亏损就是亏损,负债就是负债,不能把亏损和经营不善完全看成是由于腐败才引起的。……所以这种说法既是不负责任的,也同样不是从实际出发的……对广大工人在这一方面的不满情绪,第一要有正确的认识,第二要进行正确的引导……要以理服人,用事实说话,作耐心的思想工作……

  ……

  难怪杨诚会骂娘。

  最最让人感到气愤和难以理解的是,这份材料竟是由我们自己派出去的人写出来的!我们自己的人不仅完全违背了我们自己的意思,而且还在拆我们的台,挖我们的墙角,帮助对方用我们的手打我们自己的耳光!

  就因为人家权大势大,所以慑于人家的威势,所以才造成了这种情况?这能把所有的这一切都解释得通吗?这难道就是惟一的理由?

  假如就让这样的材料作为一个有关中纺问题的权威性的材料,并依此向省委省政府汇报,你可真的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

  这不正是你们自己派出去的工作组调查出来的材料吗?既然是你们自己整理出来的材料,那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何况现在所有的人都觉得是你们想要在中纺找出什么问题来,是你们在借中纺的问题想整出什么别的事情来,所以你们在这个问题上肯定会下大力气,下真功夫,全力以赴,绝不会手软。而如今,由几十名干部组成的工作组整整查了近二十天,材料整理出来了,你们又怎么能说这不是你们闹出来的,这个材料本身就有问题?

  如果按这个材料来看,那么中纺根本就没有任何问题。那些工人们揭发的问题原来都是捕风捉影、道听途说!都是没有根据、违背事实的,甚至是不负责任的!几乎就差这么几个字了,你们工人揭发的这些问题其实全都是对公司领导的诬陷和诽谤!

  难怪严阵会在这份“调查报告“上批示出这样的话来。得意和骄横之气溢于言表,而且可谓是一箭双雕、唾手可得。既让你自己打自己的嘴巴,有话说不出来,还让你在工人们面前抬不起头来,让工人们觉得你根本就是同他们一伙的。

  人家是左右逢源,应付裕如,你却是两头受气,里外不是人。

  特别让人感到严重的是,原本问题最多最大的“新潮“有限公司,凭空侵吞了数千万人民币的一个黑窟窿,连他们自己都谈虎色变的地方,如今竟让你们自己派去的人查得什么问题也没有了!

  数千万人民币的损失,却只查出来一个责任问题!

  数千万人民币的亏空,查出来的竟会是正常亏损!

  数千万人民币啊!当它一笔一笔地被侵蚀,被鲸吞,被巧取豪夺,被贪为己有,被挥霍掠夺得干干净净的时候,却能心安理得、灭绝人性地说这都是正常的、合法的,既不算经济问题,也没有腐败行为。

  尤其令人感到痛心的是,这是在你认为有严重问题的情况下,由你派出的工作组,在经过近二十天的审核调查后得出来的这么一个结论!

  所以也就可以说,是你自己把这一切触目惊心的经济问题,变成了完全合法的正常亏损。把如此严重的腐败行为,轻而易举地解脱为一般责任问题。

  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对你说,这全是你干出来的!全是你幕后操纵的结果!

  这个责任你逃脱得了吗?省委万书记不是要见你吗?当你见了万书记的时候,你怎样才能把这一切解释得清清楚楚?

  你看报告上说得多么轻巧,多么轻松:

  “……公司领导是负有一定的责任的。”“……如此严重的亏损,也就是必然的了。”“……破产倒闭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了。”“……问题是有,但不能以点代面。”“……亏损就是亏损,负债就是负债,不能把亏损和经营不善完全看成是由于腐败才引起的。……所以这种说法既不是负责任的,也同样不是从实际出发的。“

  闹了半天,还是那么一句话:

  你们工人干的那些事情,尽管合理但不合法;人家领导干的那些,顶多也就是个合法不合理。

  合理亏损。就这么几个字,便堂而皇之地把那数千万人民币的流失轻轻一笔勾销了。

  还有什么腐败能比这种腐败更让人感到可怕,更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你怎么给万书记,怎么给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交待?怎么给中纺的几万干部和工人交待!又怎么给全市300多万人民交待!

  难怪杨诚会骂娘!

  李高成头痛欲裂。他觉得自己的两只眼睛里好像在滴血,眼前的这份调查报告似乎变成了红乎乎的一片。

  杨诚说得对,确实得赶紧采取措施,否则可真的就要前功尽弃、全线崩溃了。

  他看了看表,还不到11点半。得想想办法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有冷静了,才能把眼前的这些问题理出个头绪来。

  他竭力想让自己放松一下,倒了一杯水,然后一边慢慢地喝着,一边在桌子上的那堆信件里翻着。

  他翻出了一份电报,儿子明明的。

  “爸爸妈妈,学校于2月8日(腊月二十)放假。我到同学家去一趟,

  可能要晚回几天。家里和办公室的电话都打过了,就是找不见你们,你们

  大概大忙了。请多多保重身体。回去见。“

  他叹了口气,儿子向来这样,大大咧咧的。然而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是这么地想念孩子们,女儿两个月前回来过一趟,而儿子则快有半年没见面了。

  紧接着他愣了一愣,他看到了一封女儿的来信!

  从邮戳上看,是四天以前的信件。他感到了一阵少有的激动,拆信时差点把里边的信纸都给撕坏了。

  爸爸:

  ……

  爸爸你给我说老实话,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和妈妈到底是怎么了!

  我要你说实话!我们还有8天才放假,请你现在就给我写信!现在就给我说清楚!!!

  这几天,我几乎天天给家里和办公室里打电话,昨天我凌晨两点四十给家里打电话,家里都没人接。保姆吱吱唔唔的,但我听得出来,她在给我撒谎!

  爸爸,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

  妈妈为什么一直不回家?

  这么些日子了,你们为什么都整天不在家?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要你说实话!!

  现在就给我写信!!!

  就现在!!!!!!!!!!

  ……

  李高成默默地看着女儿梅梅划出来的那一溜惊叹号,突然意识到今年等待着自己的将会是一个怎样的春节!

  他默默地抱住了自己的头,一种下意识在告诉他:

  既然什么也躲不过去,那么该来的就让它们都来吧。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抉择 > 第三十六章
回目录:《抉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废都作者:贾平凹 2推拿作者:毕飞宇 3应物兄作者:李洱 4朝花夕拾作者:鲁迅 5额尔古纳河右岸作者:迟子建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