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章 桃夭李也 8

所属书籍: 第二部 山河入梦

  8

  太慢了!梅城县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步伐太慢了!

  临近的长洲县已率先成立了人民公社,我们还等什么?天地翻覆,光一涣髯锩问扑蚕⑼虮洹8锩皇抢吓F瞥担皇腔婊寤ǎ荒苣茄胖拢茄尤莶黄龋茄铝脊Ъ笕谩3そ园兜牡樯舷纾缃褚迅拿胶烊嗣窆纭8锩问埔蝗涨Ю铮街Γ炱旆砣绾#枭斐乖葡觯嗣袢褐谧咴谏缁嶂饕宓目底蟮郎希薇茸院溃薇刃腋#薇燃ざ“。∧裨诟璩《鏊兰父鋈伺率裁矗课颐怯辛谌耍潘赖羰锤觯芩愀鍪裁词拢克懒思父鋈耍颐蔷妥ぷ愎弁玻烤椭共讲磺袄玻烤捅幌牌屏说寺穑

  可是让我们来看看梅城。梅城县党委一班人,脑子里生了锈,思想上长了霉,爬满了白蛆。看来得用铲子铲一铲,用刷子刷一刷,用砂子磨一磨,还要用“666”药水喷一喷,彻底地消消毒,非得下一番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脱胎换骨的功夫不可……

  从夏庄集市上买回来的那两只泥人,由于吉普车长途颠簸,到了梅城,谭功达就发现碎了一只。可他吃不准碎掉的究竟是送给白小娴的那一只,还是送给姚佩佩的那一只。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谭功达从梅城回来后,差不多有一个多月没和小娴联系了。白庭禹瞒着自己安排他的侄子白小虎代理乡长这件事,给了谭功达太大的刺激。高麻子说他手伸得太长,看来的确如此。假如他和白小娴结了婚,关起门来就是一家人,日后许多事情就说不清了。白庭禹那么热心地掺和他和小娴的事,也并非没有他的深思熟虑。他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白庭禹。直接摊牌当然不行,白庭禹这个人,成天笑嘻嘻的,像个泥鳅一样滑,城府极深,往往是你开口还没说上两句话,他已经把事情推得一干二净,不会给你留下任何把柄。

  谭功达把白小娴晾了几个星期,小娴的激烈反应大大出乎谭功达的预料。这也再一次让他认识到,恋爱这件事是多么的诡异复杂!谭功达沉默了两三个星期之后,小娴主动给他打电话约会,一连三次,谭功达都硬着头皮拒绝了。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冷漠和鲁莽反而点燃了对方的激一情,终至于一发而不可收。她开始隔一天给谭功达写一封信,到了后来,基本上就是一天一封。最后,她寄来的信中标明了写信的具体时间。有时一封信上竟有六、七个小段,分别是在六、七个不同时段里写成的。

  仔细研究她的来信,谭功达很容易计算出这样一个惊人的结果:从凌晨到午夜,除了每天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外,她竟然是无时无刻不在写信。而且谭功达还这样设想,白小娴用来睡觉的那四五个小时,说不定也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或者因为思念过度而泪不能禁……这样一路想下去,虽说对小娴的处境有几分担忧,但自己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去办公室上班,姚秘书将电话记录单递给他看,竟然十有八九是从文工团打来的。到了六月底,文工团的团长本人给他打来一个电话,说白小娴近来神思恍惚,目光呆滞,似乎受到了什么巨大刺激。而且,据她宿舍的同学反映,她和谁都不说话,动不动就大发脾气。最近又威胁说要绝食,不知怎么搞的。接完电话,谭功达的整个身子都软了。静下心来一想,自己的行为太孩子气了。心里对白庭禹有气,却去如此残酷地折磨一个无辜的女孩,这算是他娘的怎么一回事呢!而且自己也没说过跟人家一刀两断,这样不清不楚,弄得人家寻死觅活的,实在不是个事。因此谭功达就打算约白小娴好好谈一次,可他又担心他与白小娴一见面,小娴泪眼婆娑这么一哭,自己说不定又要把持不住。

  他想给她写封信。可是熬了一个通宵,写了撕,撕了又写,到天亮还没写完。一想到这么一个活泼美丽的女孩子从此以后与自己形同陌路,想着就有点揪心。看起来是在写一封信,实际上是在跟生命中什么最珍贵、最隐秘的东西彻底诀别。他把白小娴的信找来仔仔细细地读了又读,最后自己也流下了眼泪。不管怎么说,这么一闹,他倒是明白了对方的真心。他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想着想着,又记起高麻子在河边跟他说过的那番话来,他的眼前再一次浮现出佩佩那张脸来。要是小娴换作了姚佩佩,那情形又将如何?他被自己的这个丑恶的念头吓得一身冷汗,不敢再想下去。往窗外一看,原来天已经大亮了。要是世上没有女人,没有复杂的男一女之情,那该多么太平!桌上摆着的那个小泥人,正冲着他笑。

  第二天上午,谭功达找了几个科委的年轻干部谈话,商量“村村通公路”的计划。随后,他又去了沼气试验站,听取了攻关小组的汇报。回到办公室,发现楼上楼下空无一人,这才想起来,今天原来是礼拜六。他打算早点回家,好好睡上一觉。走到大门口,迎面看见老徐穿着一件白背心,脖子上搭着一条湿毛巾,顶着炎炎的烈日,从外面走进来。

  “我是特为来找你的,”老徐道:“家里来客人了。”

  “什么客人?谁来找我?”

  “还会是谁呢!”老徐向他诡秘地一笑,又拍了拍自行车的后座,道:“你坐我车后头,我驮你回去。

  谭功达跳上老徐的车,俩人弯弯扭扭地走了。老徐告诉他,白小娴吃中饭的时候就来了,进不了门,就站在院子外面的毒太阳底下。“我们家那位劝了她半天,让她到我家来喝杯茶,她也不搭理我们。只是一个人站在那抹眼泪,一边哭,还一边用脚去踢那院门。我们家那口子就劝她:‘你这傻孩子,踢了这半天的门,没人应答,分明是县长不在家。门踢坏了倒也不要紧,你的脚就不疼吗?’可那丫头性子也真是倔,把眼一瞪,对我家那口子道:‘我就喜欢踢门玩,你管得着吗?’”

  老徐一边喘着气,一边哈哈大笑。

  两个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西津渡外的河道边。刚过了石桥,透过一片开花的合欢树林,谭功达果然看见白小娴站在院门外的篱笆边。这时她早已不踢门了,只是在糟蹋那篱笆上的枸杞花。那些紫蓝的花朵被她一朵朵地揪下来,扔在地上,用凉鞋碾得稀烂。到了家门口,谭功达刚跳下自行车,老徐紧踩了几脚,一弓身,早跑没影了。

  白小娴身穿一件杏黄色的

  连衣裙,身上斜挎着一个印有“

  为人民服务”字样的绿色书包。满脸泪痕汗渍,头发湿一漉一漉的,一绺一绺搭在额前,眼睛都哭红了。她一见谭功达,那可爱的小鼻子不住地翕动着,歪着头,梗着脖子,斜着眼睛,一字一顿对他道:“为什么不给我回信?”

  谭功达正想解释,白小娴又吼道:“为什么不接电话?!”

  谭功达笑了笑,开了门,就要拉她进去,白小娴用力把他甩开了。

  “你混蛋!”她叫了一声,又抽抽一嗒嗒地哭了起来。

  谭功达抓耳挠腮,哭笑不得。他看见四周的墙角,树下,草垛后面,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探头探脑。老徐的爱人也在自己的院子里垫着脚,伸着脖子,朝这边张望。可谭功达朝她一看,那脑袋又缩回去了。

  “有话我们进屋去说,”谭功达低声下气地笑道,“在这儿叫邻居们看了笑话。”

  “我就不进去!”

  “那你先别哭了,我去给你打点水,洗洗脸。”

  “我就不洗!”

  “你若实在不愿意进屋,咱么就找个荫凉地儿呆着,也好说话。”

  “我就不去!”

  谭功达见她频频使用这个“就不”句式,明明是在耍小孩子脾气。虽说有些尴尬,心里却一点都不着急,反而觉得这孩子越是横眉怒目,越是逗人怜爱。过了半晌,他凑到小娴跟前,轻声问她:“那你就一个人在这儿站着?”

  “我就不站!”

  “你就不站,莫非你想躺下来吗?”谭功达说。

  白小娴知道自己被他绕进去了,“噗”的一声先笑了起来,抡起小拳头,叮叮咚咚的在谭功达胸前好一顿乱砸。谭功达顺势搂着她,两个人跌跌撞撞进屋去了。邻居们一看好戏收场,也都悻悻地散了。

  进了屋,白小娴就找个小板凳坐下,依旧噘着嘴不理他。谭功达只得蹲在地上跟她说话。他转到右边,小娴的身体就别向左边,谭功达没法,只得起身去替她打了一桶井水,搓了一把湿毛巾,拿给她。小娴擦完脸,顺手又把脖子擦了一遍。谭功达赶紧要替她把身上那背着的书包给取下来,那白小娴忽然将手中的毛巾往水桶里一丢,一把拽住谭功达的手,仰着脸看了他好一会儿,突然说:

  “我们结婚吧!”

  “结婚?”谭功达就像触了电似的,“你不是说过些年,等到第二个五年计划实现再结婚吗?”

  白小娴猛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一头撞在谭功达怀里,把毫无防备的谭功达撞得后退了好几步,“我不管,我们这就结婚!立刻!立刻就结婚,马上!”

  小娴把头埋在他怀里:“我再也不放过你了。”

  她的身体那么小,那么柔软,而且颤一抖得那么厉害!谭功达紧紧地搂着她,白小娴唧唧咕咕地在他怀里不知说些什么,谭功达一句也没听懂。他将她搂得那么紧,又担心把她勒坏了,就把她的脸捧起来。小娴已经闭上了眼睛,嘴里有一股婴儿的奶味,白皙的额头上叫太阳晒得起了一层痱子。谭功达用嘴唇碰了碰那痱子,把自己发过的种种毒誓抛到了九霄云外,怎么也无法压抑住心脏的狂跳。谭功达啊谭功达,谁他娘的能想到,你也有今天哪!在这一刻,他似乎觉得共产主义已经提前实现,因为他所有的烦恼都没有了,所有的焦虑不安都烟消云散。可白小娴很快就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珠骨碌碌转动了几下,轻轻地把谭功达推开。她红着脸,跑到桌边的一张藤椅下坐下,把气息调匀。谭功达随后跟了过来,一只手搭在她肩上,可小娴把他的手拿开了,突然转过身来,狐疑地看着他道:

  “不激动。”

  “你说什么?”

  “你刚才吻我的时候,我怎么一点也不激动?”白小娴怔怔地看着他,“怎么跟我想像的不一样?”

  “不激动,这就对了。”

  谭功达耐心地开导她,“《牛纺潜臼橹兴担彩钦嬲囊话磺椋隙袷ィ枷缘檬制骄病2换岣舜慈魏蔚募ざ7垂矗绻的慵ざ耍蔷退得髡獠皇钦嬲囊话磺椋寺穑”

  小娴听他这么一解释,立刻笑了起来,连声道:“我懂了。我懂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谭功达,今天中午吃了什么东西,谭功达想了想说,他不记得了。

  “有没有吃洋葱?”

  “吃过的,吃过的,”谭功达拍了拍脑门,笑道。

  “以后不许你吃洋葱,还有大蒜,韭菜,而且……”白小娴翻着白眼,想了想,接着道:“而且每顿饭后都要刷一遍牙。”

  谭功达马上就答应了。白小娴又给他约法十章,她说,这十条都是她晚上睡不着觉时,一个人在床上想出来的,其中第一条,就是不许不回信!

  谭功达一听就笑了:“要是结了婚,我们整天在一块,你还写什么信呢?”

  白小娴想了想,就把这条删去,补上了不许吃洋葱这一条。谭功达一一依允,还和她拉了拉钩。

  “好了,没事了,”白小娴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忽然道:“告诉我,肥皂在哪儿。”

  “你要肥皂做什么?”

  “给你洗衣服呀!”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白鹿原作者:陈忠实 2抉择作者:张平 3天行者作者:刘醒龙 4应物兄作者:李洱 5芳菲之歌(危亡时刻)作者:杨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