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江南三部曲 > 第二部 山河入梦 > 第一章 县长的婚事 11

第一章 县长的婚事 11

所属书籍: 第二部 山河入梦

  11

  谭功达来到梅城中学的礼堂,省锡剧团的《十五贯》已经快开演了。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竟然是礼堂最后一排的边上。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座位了。谭功达使劲地抻长了脖子,也只能看见女报幕员盘在头上的高高的发髻。谭功达正在心里犯嘀咕,白庭禹怎么偏偏给他挑选了这么个位置,忽然发现自己的身边坐着一个身穿黑色

  连衣裙的女孩,同时他也闻到了一缕兰花的淡淡香气。

  白小娴装着没有看见他的样子,也直着脖子朝舞台上张望。她手里托着一包瓜子,头发湿一漉一漉的,似乎刚刚洗过澡。即使是礼堂的灯灭了之后,他在黑暗中仍能瞥见她的脖子。那么白,那么长。谭功达贪婪地呼吸着那缕香气和发丛中的气味,喉咙里咸一咸的,浑身的血只往脑袋上涌,不觉中有些微微的眩晕。这个白庭禹!事先怎么也不跟我通个气?他使劲地定了定神,环顾了一下剧场,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白小娴就把手里的纸袋朝他递了过来,眼睛却不看着他,嘴里道:“吃不吃?”

  谭功达笑了笑,将满手的汗在裤子上擦了擦,从纸袋中抓过几粒瓜子。最初的尴尬总算过去了。他磕了几粒瓜子,开始意识到白庭禹的巧妙安排和一番苦心。这是剧场里最为隐秘幽僻的处所:从白小娴往右,有五六个位置都空着,事先必然经过周到的考虑。而且由于紧挨着出口的太平门,如果他们对戏文没有兴趣(在这种场合,看戏通常并不是最重要的目的),他们可以选择随时离开……

  果然,不一会儿,白小娴就自言自语道:“唉,我最烦看戏了!坐在这种鬼地方,什么都看不见!”

  虽然这话不是对着谭功达说的,可因为旁边没有第二个人,谭功达就很自然的低声问道:“小娴,你喜欢锡剧吗?”

  “不喜欢,”白小娴道,“你呢?”

  “我?我也不喜欢。”谭功达嗫嚅道。

  “走?”白小娴扭过头来,对他说。

  “走!”谭功达根本不敢看她的眼睛,低声答道。

  他们两个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走到太平门边,推了推,门是锁着的。旁边一位戴袖章的工作人员客气对他们说;“这个门要到散场的时候才会打开。如果两位想离开的话,可以走正门。”

  他们俩一前一后出了大门。刚从礼堂高高的台阶上下来,就看见姚佩佩和汤碧云两个人手拉手,正气喘吁吁的朝这边跑过来。一看见谭功达,两个人都站住了。

  “谭县长。”羊杂碎甜甜叫了他一声。

  姚佩佩则一只手按着腰,扭着身子不停地喘息。

  “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晚?”谭功达问。

  “戏开演了吗?”碧云道,同时不住地拿眼睛朝白小娴身上看。

  “开演了开演了,你们俩快进去吧!”

  “那县长您,您怎么不看了?”姚佩佩一脸坏笑地问他。

  “我觉得坐在里边,心里,嗯,有点发闷,就出来转转。”

  “噢……”汤碧云仍盯着白小娴看,一直看到后者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那,那我们就进去了。”

  说完拉着姚佩佩就跑。她们上台阶的时候,姚佩佩的一只鞋掉了下来,她又踮着脚,一级一级地跳下来捡。

  “刚才的那两个人是谁?”白小娴问。

  “嗨,我们机关的两个疯丫头!”谭功达说,不由得又回过头去朝礼堂门口看了看。门廊的顶灯已经熄灭,门外早已空无一人。

  时间刚过八点,梅城街道上已经是黑黢黢的了。他们沿着大街朝北走了一段,谭功达就提出是不是去他家坐坐。白小娴想了想,道:“都说你那屋子闹鬼,我可不敢去。”谭功达又说;“那就去我的办公室怎么样?”小娴没有吱声。

  他们两个人走到县委大院的门口,谭功达心里又有点后悔。这么晚了,黑灯瞎火的,自己却带着一个姑娘去办公室,倘若门房的常老头问起,他又怎样去解释呢?好在大门是开着的,看到谭功达和白小娴朝这边走过来,老常一缩头,假装没有看见,避免了他想像中的尴尬。

  谭功达领着白小娴来到三楼的办公室。拉开灯,一眼就看见姚佩佩那件深蓝色的工作服挂在墙上,两只白色的袖套搭在椅背上。

  白小娴不等他招呼,就坐在了靠墙的那条长椅上,仍旧磕她的瓜子,同时抬起头来,好奇地打量着房间的一切。谭功达问她要不要喝点茶,小娴连声说要。她磕了太多的瓜子,这会儿的确有点渴了。谭功达看了她一眼:“那你还磕!”

  果然,白小娴立刻就不磕了,朝他笑了笑,露出两排细小洁白的牙齿。

  谭功达办公室里没有待客的茶杯。他走到办公桌前,拿过自己用的积满茶垢的玻璃瓶子看了看,上面隔热用的尼龙丝网已经脱了线。他看见姚佩佩桌上有一只白瓷杯,很精致,上面还有红色蜜蜂的印花图案。就把佩佩的杯子涮了涮,给白小娴沏了茶。热水瓶里的水已经有点凉了,茶叶泡不开,可白小娴说她并不在意。

  她从谭功达手里接过杯子,在手里转了转,道:“这是谁的杯子?怎么这么讲究?”

  谭功达说:“是办公室一位同事的。看上去稍微干净一点。”

  白小娴笑道:“我不忌讳这个。”说完一仰脖子,咕咕地把水喝了个精光,抹了抹嘴巴上的茶叶末。

  谭功达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他觉得,自己一路上的担心都是多余的,白小娴并不像自己想像中的那么暴戾。在说了不多的几句话之后,两个人仿佛已经相识很久似的,一点都没有生分和拘束。谭功达拉开椅子,坐在姚佩佩的办公桌前,手指轻轻地弹敲着桌子上的玻璃,对白小娴道:“你父母,后来就回乡下去了?”

  白小娴“嗯”了一声,随后道:“他们只在乡下待了一天,第二天下午又连夜赶到县城来了。”

  “他们又来做什么?”

  “还不是给我叔叔吓的!”

  白小娴说,父母跟叔叔吵完架,当天下午就赌气回夏庄去了。两个人在家里硬一挺了一天,饭也不吃,觉也不睡,最后就雇了辆驴车,赶到县城来了。他们找到了白小娴文工团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夜。两个人也不敢叫醒门卫,就在门口的小树林里凑合着过了一夜。等到天亮,白小娴出来跑操的时候,才在操场边一棵杨树下看到了他们。母亲一见白小娴,当场就嚎啕大哭起来,口口声声说,我们这个家就算完了。她父亲的脸色也是黄黄的,站在一旁不吭声。文工团的学员们都围着他们看。白小娴只得将他们带回自己的宿舍,这才慢慢从父亲的口中了解了事情的原委。

  母亲道:“这下好了,我也是一时昏了头,一口气把两个县长都得罪了!你叔叔还口口声声说要派人来把我抓起来,虽说白县长原是你嫡亲的叔叔,可眼下闹翻了脸,他那种人,扛打仗的出身,什么大义灭亲的事做不出来!”

  父亲在一旁灰着脸,木讷道:“抓我们倒也不至于,可我就是担心我们家的那个成分,村子里的那些穷棒子、讨饭鬼,一天到晚都不给我们好脸色,昨天在村头碰见村长,我给他递上一支烟,他连说戒了、戒了,就远远地走开了,脸色难看不说,走了几步却又偏偏回过头来瞪了我一眼,你说怪不怪!”

  母亲哭道:“我这张嘴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就是该打!跟你叔叔处久了,眼睛里就不拿他当个县长看了,由着性子胡闹,这下可怎么办哪?”

  白小娴看见父母两人为了这点事慌得六神无主,尤其是她那父亲,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似乎在等着自己替他拿什么主意,心里也觉得十分凄惨,眼中不觉也落下泪来。

  “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当真被他们抓了去,倒也罢了,可你这么小,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前程,却眼看着又断送在我们手上。”母亲说,“如今我们这两张老脸也不好意思再去上他的门,求你叔叔了……”

  母亲的话没说完,白小娴已经知道了她的意思。她胡乱宽慰了他们两句,将他们带到街上一个小旅馆住下,随后就去南道湾,找她叔叔去了。

  白小娴一路琢磨着,叔叔这会也许正在县上办公,婶子是个慢性子的人,好脾气,要是先把婶子说活络了,事情就好办了。没想到那天白庭禹刚好发烧,躺在家中休息。一看见叔叔那张涂满紫药水的脸,她就明白父母为何那么担心了。

  白庭禹一听小娴来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没说她父母一个不字,倒先做起自我批评来了。他说那天自己太不冷静,冲撞了哥哥嫂子,这会儿后悔都来不及了。白小娴见叔叔的气已经消了,心就放了下来,把父母连夜来县城的事略略一说,白庭禹慌道:“你看你看,我发了点脾气,他们果然就吓成这样。你赶紧去将他们俩接到家里来住,我当面向他们赔罪。”后来,他又让婶子跟她一块去。

  白小娴临走之时,白庭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把小娴叫到里屋的书房里,跟她说了半天的话,最后把一张戏票塞给了他。

  “你叔叔跟你说什么?”谭功达问道。

  “还能说什么呀?”白小娴红了脸:“他,他让我嫁给你呗。”

  她这么一说,脸一下子就红到脖子根。谭功达连正眼都不敢瞧她,半天无话。这时候,我若冲上去一把将她抱住,死不松手,她会不会闹将起来呢?会,还是不会?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谭功达一直犹豫不决,心里盘算了好多遍,偷偷地看上对方一眼,小娴也在那儿捏着裙子的一角,低头沉思,若有所待。谭功达的心一下子就乱成了一锅粥。

  在姚佩佩办公桌的玻璃板底下,压着一块墨绿色的绒布。在绒布上端,有一桢小照,照片有些发黄发旧,上面还有些茶渍。

  相片上,一对夫妇抱着一个小女孩。女人穿着翻领裘皮大衣,男的西装笔挺,神采奕奕。照片上端有一行发白的小字,写着:

  一九三七年除夕姚佩菊周岁纪念

  如果照片上那个胖嘟嘟的婴儿就是姚佩佩的话,谭功达不难算出,佩佩今年果然只有十九岁,与小娴一般大。原来她的本名叫姚佩菊,而且她竟然是除夕那天生的。

  白小娴见对方盯着桌子发呆,便从椅子上站起来,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过了十一点,大门就进不去了。”

  谭功达只得起身,送她下楼。两人走到门外,谭功达隐隐就见一个人怀里夹一着文件包,正从四楼下来。走廊里灯光昏暗,他没有来得及看清那人是谁,那人一见到他们,冷不防也吃了一惊,赶紧脑袋一缩,又慌忙回到四楼去了。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江南三部曲 > 第二部 山河入梦 > 第一章 县长的婚事 11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白鹿原作者:陈忠实 2高兴作者:贾平凹 3撒哈拉的故事作者:三毛 4早安作者:金河仁 5主角作者:陈彦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