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章 葫芦案 4

所属书籍: 第三部 春尽江南

  4

  “你就叫我春霞好了。”

  高个子女人腰上扎着花布围裙,手里拿着一把修剪花枝的剪刀,满面笑容地对家玉说。她的身旁站着一个长得圆头圆脑的中年人,不住地向家玉点头哈腰。他的中文说得不太流利,因此家玉猜他是日本人,又觉得哪儿不太对劲。与端午在电子邮件中的描述不同,春霞对她很客气,甚至有点客气得过分。端午和吉士说她长得像孙俪。还真有那么点意思。尤其是牙齿。春霞一再抱歉说,家里实在太乱了,实在不好意思请家玉进去。

  “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可以去外面喝杯咖啡。大市街新开了一家星巴克,就是路远了点,你喝不喝得惯咖啡?要不,我们去‘棕榈岛’喝茶?”

  春霞提到“家里”一词,让家玉深受刺激。看来,这个非法入侵者已经把这儿当成她自己的家了。

  “哪个地方更近?”家玉不冷不热地问道。

  “那就去棕榈岛好了。就在我们小区会所的楼上。你等一下呢,我去换身衣裳就来。”

  隔着玄关的多宝阁,家玉悲哀地发现,这个花费了她好几个月,精心布置的家,已经变得有点令她陌生了。电视柜上方的墙上,原先挂着一幅唐卡。这幅唐卡,是鹤浦的一位副市长送她的。据说是请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的一位喇嘛画的。可现在已不知了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巨大的裴勇俊电影招贴画。这幅画似乎在暗示她,刚才那个长得圆头圆脑的中年男子,也许是韩国人。考虑到鹤浦是韩资企业比较集中的地区,家玉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合理的。

  沙发虽然还在原来的位置,可上面蒙了一块镂空网眼的饰布,多了几块红色的有太极图案的靠垫。没错。高丽棒子。让家玉受不了的,是茶几上的一只龙泉青果盘,那是浙江一位高级陶瓷工艺师的获奖作品,如今被春霞吐满了果核。

  在会所二楼的茶室里,春霞把她带到一个静僻的角落,相对而坐,开始了女人间不动声色而又工于心计的交谈。

  早上八九点钟。茶室里还没有什么顾客。西窗边坐着一对年轻的情侣,他们的身影被高大的塑料棕榈树挡住了。他们在玩猜骰子的游戏。茶座的椅子不知为何被设计成秋千的形状,又有点像吊床,点缀着些绿色的藤蔓,也是塑料的。椅子虽说不会像秋千一样地晃动,但无疑加深了家玉的不安之感。

  春霞先给自己要了一杯碧螺春,然后问家玉想喝点什么。家玉要了一瓶啤酒。瓶口卡着柠檬片的“科罗拉”。随后她们就论起了年龄。春霞比家玉大一岁,于是她立刻改口,称家玉为妹妹。春霞像是不经意地问起她的家庭和孩子,家玉一一如实作了回答。当对方问及她的职业,家玉开始怀疑,对方这是在称她的分量,便适当地作了些隐瞒,只说自己在公司里做事。这个女人一切都大。大手,大脚,大脸盘。眉毛中还趴着一枚大黑痣。由于个子高,胸前鼓鼓囊囊,却不显得庸赘。她穿着一件短袖黑色丝质衬衫,脖子上有一串绿松石的项链,裸露的臂膀白皙圆一润。

  家玉总觉得她的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味。不是化妆品或香水的味道,而是某种与她职业相关的特定的气息。似有若无,却又不容忽略。家玉委婉地提到这一点,希望她接下来的话能有助于自己判断她的身份,可令家玉做梦也不会想到的是,春霞的回答让她吓了一跳。

  “你是问我身上的味道?”春霞俯下身子,装模作样地在自己的胳膊上四处嗅了嗅,然后笑道:“是死亡。如果你不害怕的话,准确地说,应当是尸体。真的,我不骗你。”

  “这么说,你是在殡仪馆工作喽?”

  “当然不是。我仅仅是死神的使者而已。”春霞再次笑了起来,“你害怕尸体,对不对?你用不着那么紧张。用不着。总有一天,你和我都会变成那样的。”

  尽管听出她话中有话,可家玉还是忙不迭地换了一个话题。

  春霞东一句西一句地与家玉拉着家常,绝口不提房子的事。谈话偶尔冷场,春霞也毫无不安之色。她得体地替家玉将柠檬汁挤入酒瓶,又给她要了一盘开心果。她甚至还提到了《一千零一夜》,她说,小时候,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总也搞不清楚书中时常提到的“阿月浑子”到底是什么。“嗨,什么呀!原来就是开心果。”

  她把果碟推到家玉的面前,“这是椒盐的,味道还可以,你尝尝?”

  家玉坐在那儿没动。她心里十分清楚,对方东拉西扯,不过是在强调她此刻的某种优越感。她不愿意首先提起房子的事,她并不着急,实际上,也是在暗示家玉先开口,仿佛在说:开始吧,还等什么呀?

  既然如此,急性子的家玉,有时不免会把复杂的事情想得过于天真的家玉,决定单刀直入,提出她的问题。这正是她此行的目的。

  “你打算什么时候从我的房子里搬出去?”她生硬而又突兀地问道。

  “为什么呀?”春霞对陡然变得紧张的气氛早有所料,她笑着反问家玉。随后又补了一句,“我在这里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搬出去呢?”

  “可那是我的房子。”家玉一口气喝掉了瓶子里不多的啤酒,用餐巾纸在嘴唇上按了按。

  “妹妹,你的性子看来蛮急的,是不是?我们有话慢慢说好不好?”春霞问她要不要再来一瓶啤酒,家玉冷冷地回绝了。

  “你刚才说,那是你的房子。不错,你也可以这么说。”春霞道,“不过,严格地讲起来,那房子既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而是国家的。如果你了解一下相关的法律常识,就会明白,房子,连同它下面的那块地,都是国家的。你的使用权只有七十年,对不对?考虑到这房子是五年前销售的,你实际的使用年限只有六十五年,对不对?那么,六十五年之后,这房子又是谁的呢?所以说,你和我一样,不过是承租者,我从颐居公司的手里合法地租下了这所房子,也有受法律保护的正式合同。我们之间没有交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能不能看看你的合同?”

  春霞有点哀矜地望着自己的对手,“合同我忘了带出来。就算我带来了,我也不会给你看。凭什么啊?我也没有让你出示你的房产证呀!”

  春霞提到了房产证,让家玉心头一阵发紧。她知道,端午将房产证落在了颐居公司,而颐居公司已经消失了。她暂时无法提供任何文件,来证明自己对房子的所有权。她曾去房管中心问过,要补办房产证,至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现在,她已经实实在在地感觉到,她和春霞之间的房子纠纷,似乎不像她原先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像端午曾经反复提醒她的,这个社会中的任何一件小事,你若不追究便罢,如真的追究起来,都是一笔糊涂账。所谓的法律,实际上作用非常有限。

  “妹妹,你先别生气。你今天来找我,大家坐下来喝杯茶,也是难得的缘分。实际上,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纠纷。你将房子租给了颐居公司,而颐居公司又将你的房子转租给了我,是不是这样?如果你想收回这所房子,你应当首先去找颐居公司解除合同,公司自然会来与我们协商终止合约的事,他们必须赔偿我的损失。你现在跳过中介公司,直接找到我,从法律上讲,是说不过去的。我们是一个法治国家。当然了,现在的法律有些地方还并不健全。”

  “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假如颐居公司永远消失了的话,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霸占原本就属于我的房产?”家玉不客气地打断了她的话。

  “怎么,颐居公司消失了吗?这话是怎么说的?”

  “这家公司似乎一夜之间就不见了。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们已经找了它好几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不过,你也用不着装着不知道这回事。”

  庞家玉对春霞的装疯卖傻,感到十分恼怒和厌恶。她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烟盒,取出一支烟,正想点上,就听见春霞道:

  “你抽烟?这不好。女人抽烟,尤其不好。戒掉吧,越早戒越好。我这么说是有科学上的依据的。香烟中所含的致癌物起码有四十多种,能不抽尽量不要抽,我是为你好。”

  她看见家玉完全没有理会她的劝告,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将窗户打开了一条缝,“你刚才说,颐居公司消失了,那么大一家企业,在鹤浦就有好几家连锁店,怎么说没就没啦?你们有没有向公安局报案?”

  “我今天专门来找你见面,不是想和你吵架的。谁都不想走到那一步。”

  “你说的那一步,指的是哪一步?打官司吗?老妹一子,你不用这么遮遮掩掩,有话不妨直说。再说一遍,我们是生活在一个法治国家。该打官司就打官司。没问题。中国人有一个传统的习惯,死要面子,屈死不诉讼,那不好。我是说,如果你向法院提出诉讼,我当然乐意奉陪。”

  “那么,你的意思,我们只能在法庭上见喽?”

  “是你的意思,并不是我的意思。”春霞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似乎在见面的过程中,她一直在等着这句话。

  “不过,话说回来,你那房子真的很不错。”过了一会儿,春霞又道,“虽说装修有点俗气。你别生气啊。我原来总失眠,可自打搬进去之后,一觉睡到大天亮。我最喜欢你们家的那个花园。蔷薇是年前种下的吧?今年春天就开满了花。红的,黄的,还有白的,有一股子淡淡的清香。我们把花枝剪下来,把家里的花瓶都插满了。我们家那口子,还在院子里开了一畦地,种上了薄荷。再有一两个月,他就能用薄荷叶来包烤肉了。你等我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

  春霞刚才多次提到了法律,这让家玉感到一种深深的伤害。在春霞的眼中,自己也许完全是个法盲。她犹豫着,等春霞从洗手间回来,要不要向她公开自己的律师身份。但她已经没有机会了。春霞没再回来。

  十五分钟之后,茶室的服务员朝她走了过来。她微笑着提醒家玉,那个高个子的女的,已经结完账离开了。

  对于刚刚结识的两个人来说,不辞而别,无论如何都是一种蓄意的蔑视和鄙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第1部作者:孔二狗 2繁花作者:金宇澄 3白门柳作者:刘斯奋 4撒哈拉的故事作者:三毛 5重生作者:梁晓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