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湖光山色 > 和詹石磴的约定

和詹石磴的约定

所属书籍: 湖光山色

  詹石磴长长地吸一口烟,笑道:开田你说这话还算讲良心,当初,不是我救你,乡派出所能放你出来?当初,不是我让你盖房子,你能有这个楚地居客栈?只要你还在记着我这份情,那你就照旧做下去,至于村里人都想揽客赚钱的事,我替你挡住!只是你可不要一个月不照我一回面哟!

  开田心里一惊:娘的,一个月就让给你送一回?不过嘴上还是紧忙应承着:那是那是……

  和詹石磴有了这个约定之后,暖暖和开田的心算暂时安定了。接下来最让暖暖操心的,就是咋样才能让来看楚长城的人在自己的客栈里住的时间长一些。眼下来的游客,多不是对楚长城有研究兴趣的人,他们一般是后晌到,在客栈住下,第二天上山看一天长城,晚上下山再住一晚,第三天早饭后就走了,一共是两个晚上五顿饭。要是让每拨客人都能住上四个晚上,那赚的钱就能翻一倍了。暖暖于是就苦想留客的办法。她最先想出的点子是让游客们去看凌岩寺。凌岩寺离楚王庄不远,建筑规模又很大,除了寺内的殿堂壁画及和尚们念经做佛事的场面可看之外,还有为圆寂的大德高僧们建的塔林,有双珠山泉,有千亩竹林,如果游客们去游览一遍,也差不多得用一天时间。开田却有些担心,说:寺院到处都有,人家未必就愿去看。暖暖道:这就要靠咱的嘴了,咱得把游客们的心说动。开田摆手道:我可没这个本领。暖暖说:那我就来试试。

  不久,就有一拨游客来看楚长城。客人们看罢长城回到楚地居吃饭时,暖暖就向他们说道:俺们这儿还有一处地方值得一看,那就是建于唐代的凌岩寺,离我们楚王庄也就三里远,这座寺是公元七百年间修的,距离楚长城的修建已经是千余年了,看罢楚长城再看凌岩寺,你会觉得我们的先祖真是不得了,修工事一修修出一条长城,修寺庙一修修出那样多的殿宇。看楚长城你看的是一种气魄;看凌岩寺你会看出一种精致来。这寺院一千多年来几毁几建,但只要它在,香火就一直很盛,在这儿拜佛祈愿最灵,丹湖西岸的人有句话叫:凌岩寺里烧炷香,家财人丁两兴旺……游客们被暖暖说得心动了,都表示愿去寺里看看。连站在一旁听的开田也有些意外,低声对暖暖道:没想到你的嘴变厉害了,说起来头头是道。暖暖笑着说:咱如今既是干了这一行,就得学着练练嘴。告诉你,为了说这些话,我可是看了几本书哩。

  第二天早饭后,暖暖就带着那帮游客往寺里去了。在寺院门口,刚好碰见天心师父,暖暖就忙上前鞠了一躬说:师父,有一帮游客想进寺里看看,不会打扰你们吧?那天心师父回了一礼说:哪能说到打扰?佛祖要超度众生,正期望着人们都能来到他的面前,快请进吧……那天,游客们先是被寺院里的恢弘建筑和精美壁画吸引住,后又新奇地看着僧人们做佛事的肃穆场景,最后又在寺院四周的参天古木、千亩修竹、百座塔林间饶有兴味地穿行,听蝉鸣鸟啼、泉水叮咚,直玩到头黑才回返。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头。

  但遗憾的是,来去寺里看一趟也就一天时间,并不能使游客们停留太久。要继续想法子才好。那天,游客们走空后,暖暖正边打扫院子边琢磨这事时,只见自己的爹提着两条鲤鱼来了,老人进院就对丹根喊:根呀,姥爷给你送鱼来了。暖暖忙迎上去接了鱼给爹让座,说:这鱼留下你和娘吃吧,丹根还能没好吃的?老人笑道:我昨天下湖,因是顺风下网,不知不觉中竟把船摇进了湖心三角迷魂区,我一看航标,慌得急忙向外摇,没想到就在这当儿,那带烟火味的烟雾出来了,罩得我的俩眼连船头都看不清,我就闭上眼不辨方向直劲摇船,还好,没出意外,很快就把船摇了出来。这两条鱼就是我从烟雾里摇出船后打到的,我想,这鱼和我往日打到的鱼不太一样,就带来让咱丹根尝尝吧。暖暖一听爹这话,心头不由一动:烟雾?三角迷魂区?对,可以带游客们去湖中里看看那奇怪的烟雾,管它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只要能延长游客们在咱家的居住时间就成!暖暖给爹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老人一听也来了兴趣,说,对呀,到湖中看看那烟雾,来回走慢点差不多得一天哩。老人自然明白客人们在楚地居客栈住的时间越长,女儿女婿赚的钱才会越多。

  暖暖喊来在后院忙活的开田,眉飞色舞地说:待游客们看完楚长城和凌岩寺要走时,再告诉他们丹湖里有个迷魂区,能看见一种奇怪的烟雾,并且在这烟雾里能看见自己想要想看的东西。我想,游客们听了这话,没有几个人不愿去看看。

  这倒是一个留客的法子,只是坐谁家的船去?咱哪有船?开田搔着头发。

  就坐爹的船吧,把爹的渔船改做游船。暖暖说得很干脆。

  啥?老人一怔:我不打鱼了?

  打鱼能赚多少钱?一天累得要死,最多也就是二十来斤鱼,咱要是载人去游湖中三角区,每人每次最少要他十块钱,咱那船收拾一下坐十二个人没有问题,十二个人一趟就是一百二十元哪!游客多时,一天跑两趟你说能赚多少钱?

  这……倒也在理。老人点着头:你们看着办吧。

  咱说干就干,明天开田就去聚香街上买点漆,把船重漆一遍,弄得新崭崭的,再在船上固定十二个小凳子,把舱盖也再换成新的,待下一拨游客来,咱就试一回,行吧?

  老人犹豫了一阵,算是把头点了。站在一旁的开田还是有些担心,说:万一没人去看呢?

  干啥事不冒点险能成?咱当初盖楚地居客栈时不是也冒着险?暖暖拍拍开田的肩膀算是把事情定了。第二天她就催开田去买漆买其他什物收拾自家的那条渔船。十来天之后,那条原来看上去破破烂烂的渔船,便被开田油漆一新,改造成了一条颇像样的游船,船上固定了十二个凳子,每个凳子上还有一条安全带。

  大约半月之后,从徐州来了一伙看楚长城的游客,总共二十一个人。暖暖照过去的办法,先安排他们在客栈住了一夜,第二天带他们上山看长城,第三天领他们看凌岩寺。第三天的傍晚,暖暖给他们说了看湖中迷魂区烟雾的事。为了引起客人们看迷魂区的兴致,暖暖说得极有诱惑力:俺们这儿还有一景,你们要是不看那可是遗憾,在我们的丹湖里,有个不大的三角区,在那儿经常可以看到一种奇怪的烟雾,坐船去近处看那烟雾,能在那烟雾里看见自己心里想要的东西;倘是不小心进入了那烟雾里,会晕眩会迷魂会有危险降临……那些人先上来多不相信会有这样一个地方,后见暖暖说得认真,就都半信半疑地表示愿去看看。第四天早饭后,暖暖和开田便带他们到了湖边。每人自动交了十元钱。之后,暖暖就带着十二个人先上了船。

  那一天湖里风平浪静,天上的太阳也晶光澄亮,水面上的能见度很好。暖暖爹坐在船尾,稳稳地驾着游船。暖暖站在船头,一边给游人们介绍着四周小岛的名字,一边禁不住有些担心:游人们会感兴趣?

  船到了湖心三角区外停下,暖暖刚说了一句:我们前两天看的楚长城和凌岩寺,是人造奇观,我们今天请大家看的是一种自然奇观——她的话音未落,面前原本平静的湖水上突然就有一股白色的烟雾升起并弥漫开来,游客们都瞪大眼惊叫起来:呦……

  这烟雾暖暖过去看见过不止一次,可此刻见它毫无预兆地突然升起,心里还是感到了有一种被震慑的惊诧生出来。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那烟雾变浓升高体积变大,最后,她在那翻腾着的烟雾顶部看到了一大片房子……

  房子,这说明我心里还想要房子。暖暖喃声道……

  当楚家的这条被改装的游船向岸边返回的时候,船上的游客们一直在议论纷纷,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是惊异和兴奋。船靠岸那刻,岸上的游客忙走到水边,大声地问着船上的人:喂,看到了吗?船上就有人应道:看到了!那烟雾真是奇了,硬是从水面上一股一股升起,而且能看见烟雾里还有各种景致……

  开田朝岳父走过去,岳父正坐在船头默默地吸烟,开田轻叫了一声:爹,还行吗?老人点点头:还好,客人们都很高兴。开田把一卷钱塞到岳父的衣袋里:这是刚才收的那一百二十块船票钱。老人把钱又掏出来放到了开田手上:放你身上吧,万一我下湖出了事,不是扔到水里了?

  那天剩下的一趟三角迷魂区之行也很顺利,游客们都为有这新的经历和见识而兴奋不已。直到晚上,客人们还在议论这次湖心之游,还在惊奇丹湖里竟还有如此神奇的地方,还在猜测造成那烟雾的缘由。因为有了游凌岩寺和湖心迷魂区这两个项目,客人们在楚王庄就又多停了两天和两个晚上,开田和暖暖赚取的食宿费又多了不少。那天晚饭后,开田把二十一个客人交的二百一十块船票钱全塞到了岳父手里,老人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把钱又塞到了丹根衣兜里,说:咋能都给我?开田笑道:待下次我给船上安了机器后,赚的钱咱再对半分。说完朝暖暖使个眼色,暖暖就上前又把钱放到了爹的手里:让你拿你就拿着吧,放你那里和放俺这儿还不是一样?木

  25

  湖中迷魂区之游很快吸引了游客,来游楚长城的人几乎都要再游一趟迷魂区。游客一多,只有暖暖爹那条装了机器的船就不够了,暖暖于是找到九鼎,说服他把他的渔船做番改装,改装费由旷家出,之后来替楚地居拉游客去迷魂区,每往返一趟给他六十元钱。九鼎觉着这比打鱼轻松多了,且收入有保证,就痛快地答应了。

  旷家如今每天的收入已很可观,客栈里的食宿费,楚长城和凌岩寺的导游费,再加上去迷魂区的船票费,大小票子每天都够暖暖和开田数上一阵子了。但他们渐渐发现,有些游客由东岸过来,为了省钱,并不进他们的客栈找他们的导游,而是直接去看楚长城和凌岩寺,有的看完就支个小帐篷在山上露宿。这些人的钱也必须要赚,你既然来到了楚王庄,就得留下点钱来。暖暖想了一宿,想出了一个主意,第二天一大早,她让开田去找到庄里有名的两个懒汉赤肚和大嘴,问他们愿不愿做不干活却能挣钱的事儿。两个家伙说那当然干。暖暖于是就让他俩各扛一根木头跟着她和开田走。两个人边走边嘟囔着:不是不干就能挣钱吗?为啥还要扛木头?暖暖也不理会他们,只与开田拎着斧头和锯在前边走,一直走到后山脚下通往楚长城的那个路口。这路口宽不过五米,两边都是陡崖,上后山看楚长城仅有这一个路口可以过去。暖暖就和开田动手在这路口竖了个简易木栅门,在旁边又搭了个很小的卖票棚子,让赤肚和大嘴两个人守在木栅门两旁,交待他们凡由此上山的人,只要不是楚王庄里的乡亲,一律得到卖票棚子里买一张十元的门票,不然,谁也不许上山。

  暖暖说:你俩每守一天,给你们一人十元钱。这事儿的确既轻闲又能挣钱,赤肚和大嘴眉开眼笑地答应:中,中,中!开田在一沓白纸条上写了个“楚”字,盖上自己的私章,就算是上山门票了。他亲自卖票,外地来的游客以为这规矩是政府立的,就老老实实地买票上山,一天下来,开田竟弄了二百三十块钱,扣掉给赤肚和大嘴的,净落二百一十块。娘的,这可是白赚哪!开田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同时在心上后悔早没想起这个主意来,要是从一开始有游人来就卖票,那如今已经多赚了多少钱哟!

  天在一天天地变暖,由东岸载游客过来的大小船只也在一天天地增多,终于,“五·一”劳动节到了。开田长这么大,还从未关心过这个劳动节,更没有体验过这个节日的好处。可现在,他忽然知道了这个节日对于自己的重要。因为就在这一天,来楚王庄旅游的城里人第一次达到了一百九十七人。这么多穿得花花绿绿的城里人一下子都在楚王庄的湖边下了船,让楚王庄的人吃惊不小。大人小孩都涌出来看热闹,男人们新奇地看着游客们手上拎着的照相机、摄录机和奇形怪状的水壶,女人们则羡慕地看着女游客们的穿戴。麻老四的女人惊叹着:看看人家那裙子,敢把大腿都露一截,要在咱村里,不招惹得男人们去摸才怪哩!青葱嫂悄声说:瞧瞧那个女人穿的裤子,把屁股蛋子绷得那个紧呦,连屁股沟多宽都一清二楚,都不怕蹲下身时把裤子绷开了?九鼎的女人听罢笑了,说:裤子绷开了才能勾引男人哩,人家这才真叫浪,哪像咱们,就会躺到自己男人怀里哼几声!……詹石磴也意外地走过来看了一阵,他以为有人会问谁是村主任,没想到一个问的人也没有,谁也没有理会他,只有人在叫:谁是楚暖暖?哪位是旷开田?詹石磴只好在心里骂了一句:傻 × 城里人,有钱没处花了,跑到这儿来看烂石墙!暖暖和开田真是又惊喜又慌张,我的娘哟,竟然一下子来了这样多的游客?!暖暖一边让妹妹禾禾去上山的路口替开田卖门票,一边喊来麻老四和另外几个预先雇好的导游,把游客们分批领上后山去看楚长城,随后才又交待青葱嫂去把九鼎的老婆惠玉雇来,赶紧蒸馒头轧面条,预备给下山的游客们吃。可住怎么住呢?把游客们分到各家去住?一旦开了这个头以后就再难独干这一行了。一定要想个法子!暖暖拍着自己的额头在那里苦想,开田则揪着自己的头发在院子里来回转圈,暖暖想了一阵说:有一个法子不知能不能用?

  啥?开田瞪住暖暖急切地问。

  用高粱秆搭窝棚子,在湖边一下子搭它几十个不就成了?过去庄上有些人家办喜事,来的客人多了,就用的是这个法子,眼下天又不冷,我想能行。

  中,是个法子。开田高兴地一拍手,我这就去办。随即便雇了两拨人,一拨人拉上地板车去聚香街上买被褥;一拨人拿上现钱去村里各家收购高粱秆。然后用高粱秆在湖边的空地上搭了近七十个简易窝棚,每个窝棚可住两到三人,窝棚的地面上一律铺上麦草和苇席,然后再放上被褥。由于窝棚的门口都对着湖面,每个窝棚一夜只收五十元,满是山野味道,看完楚长城下山的游客们见了都很喜欢这种住处,不到一顿饭工夫,窝棚就全都租了出去。

  这一天,暖暖和开田可真是赚大了,仅上北山看楚长城的门票就卖出了一千九百七十元。禾禾这天奉姐姐之命卖门票,晚饭前来给姐夫交钱时,开田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晚饭时,青葱嫂和九鼎的老婆还有另外几个临时雇来的女邻居手脚不停地下面条、蒸包子。一碗面条卖到六块钱,一个包子卖到一块钱,还是供不应求。加上客栈里的收入和游凌岩寺的导游费,再加上去迷魂区的船票钱,开田这一天的收入接近万元。我的天爷爷呀,咱啥时一天挣过这样多的钱?!那天临睡时开田坐在床上数完当天的全部收入后感叹着,激动得连声拍着盖在腿上的被子。

  暖暖那阵子正在解着衬衣的扣子,边脱边笑道:看把你高兴的。

  五一节真他娘的好,最好能连着过!开田搓着手说。

  要我说呀,一天赚多了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这是啥话?开田瞪住暖暖,脸上满是不高兴,暖暖这时刚好已把衬衣脱去,两只饱满的奶子从小背心里呼啦一下挤了出来,落进了开田的眼里,开田脸上的不快随之淡了,只见他伸手便捉住了它们。

  我有些累,今天……暖暖的话没能说下去,开田那时已压了过来。

  得小心有人眼红……

  暖暖只来得及又说了一句,床就惊天动地地摇晃了起来……木

  26

  暖暖的担心还真是有理,“五·一”、“五·二”两天刚过,游客们才走完,先是乡上的税务所来人让开田交税,开田有了上次被抓的经历,一见戴大盖帽的就有些害怕,自然不敢犟,老老实实地把所得税交了。紧跟着,詹石磴就派詹大同来喊开田过去。那是傍黑时分,开田正和暖暖在客栈里叠放游客们用的被褥,听到大同的声音走到门口问:他叫我过去干啥?

  说是要和你商量事情。

  知道是商量啥吗?开田先朝大同扔了一根烟,然后又倒了一盅酒递到他手上。馋酒的大同没有客气,仰脖吸溜一下把酒吸到了肚里。酒一下肚,大同就低了声说:听他的口气,好像是对你搭窝棚、卖门票的事不满意,说你胆子太大。

  拿上点钱吧。暖暖小声交待。

  开田送大同走远后呸了一口,低声骂道:啥球主任,这不是催着要钱了?!骂完,在一个口袋里装了五百元,对暖暖说:我去他家一趟。暖暖叹口气道:少了。啥少了?开田没听明白。钱拿少了!暖暖说,你五百块打发不了他的。那你说再拿多少?一千吧。暖暖说。一千?开田心疼地瞪大了眼,他不动不摇地就要拿走一千五?见暖暖点头,开田只好又拿了一千元装进另一只口袋。

  詹石磴就站在自己的大门口,看见开田便满脸愠色地问:我要不派人去喊你,你就不照我的面了?

  哪里会呢。开田赔着笑脸跟进院子,我昨天就在想着,一把游客们送走,我就要赶紧来给你说说这些日子的情况,顺便把钱给你送过来。说着,掏出了一边口袋里装着的五百块钱要往詹石磴手上递。詹石磴瞥了一眼那沓钱就打开开田的手道:我不是叫花子,你也不必破费钱来打发我,我今天是以村主任的身份正式就两件事跟你打招呼,一件,是外边人上北山看石墙买票的事,要由村上来办,不能让钱都落你一个人的腰包里,那山是公家的山,石墙也不是你们旷家修的,明白?!另一件,是你用高粱秆搭窝棚的事,你那些窝棚占用的是公家的地盘,而且容易造成火灾,所以必须立马拆掉!

  开田一听就明白詹石磴是嫌给的钱少了,忙又从另一只口袋里掏出了那一千块钱说:你瞧我,办事不知道先说明白,我今天带来的是两笔钱,这五百块,是人们上山看石墙门票收入的一半;这一千块,是供游客们吃住玩所得净利的一半。我给自己立了个规矩,不管赚多少钱,自己都只能留下一半,剩下的那一半得给主任,是主任你给了我赚钱的方便,我要忘记了我就是没良心,就不是人了!说着,把两笔钱全塞到了詹石磴的衣袋里。詹石磴的脸色这才有些转暖,不再掏出钱来推拒,而是指了一下院中的凳子对开田说:坐吧,我刚才给你说那两件事,是因为村里人已有反映,我也是不得已给你打个招呼,罢,咱不理它,既是你愿意干下去,你就继续干,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没看见就行。开田又急忙道谢,边道着谢边心疼那一千五百元钱,天哪,他不动不摇就把一千五百块钱拿走了,他拿走了你的钱你还得向他道谢,这可真是天下少见。也是实在心有不甘,他便又提出了一个要求:主任,我怕以后游客多了现有的房子住不下,想在门前的空地上再盖几间房子,你看行吗?

  随你的便吧,想盖你就盖。詹石磴挥挥手,算是送客。

  回到家,开田给暖暖说了见詹石磴的经过,气哼哼地骂:王八蛋,他一不投钱二不出力,轻轻松松就把钱拿走了!暖暖早料到会是这样,半晌无语,最后才说了一句:你要不想受他的气,你就要争取去当主任!开田闻言吃了一惊,说:谁会让我当主任?詹石磴会把他的主任让给我当?暖暖冷冷道:没有谁说过楚王庄的主任就一定是他詹石磴当,主任不是过三年就要选一回吗?开田笑了:你做梦吧,谁会选我?咱一没权二没势,咱老老实实接待游客赚咱的钱吧。我刚才给詹石磴说了,他答应让咱们再盖几间给游客住的房子。暖暖点头说:房子是该添盖了,这窝棚应付一次行,不可能总让客人住窝棚。

  接下来那些天,开田就又开始跑着买砖买瓦买水泥,家里由暖暖领着青葱嫂接待些零散游客。这天后晌,暖暖正和青葱嫂在客栈里收拾东西,看见几个城里人走进了院子,她以为又是来看楚长城的,就招呼他们进屋,告诉他们先住下,明天再上山。那几个人听罢一愣,说:上山干什么?我们不上山,我们来是为了看湖。暖暖又以为他们是来看湖心迷魂区烟雾的,忙说:这个时辰去湖心迷魂区也嫌晚了,等为你们找到船驶到湖心,差不多天就黑了。那几个人又一怔,问:什么迷魂区?我们不看。暖暖这才感到意外,问:那你们来是为了啥?其中一人答:我们来是专门为了看湖水。暖暖很惊奇:那湖水有啥看头?再说,你们从湖东岸坐船来时,不是就在湖水上走吗?还能没看过?那人笑了,说:我们用肉眼是已经看过湖水了,我们的任务不仅仅是用肉眼看,还要用各种仪器,把湖中各个水域的水都仔细检测一遍。暖暖这才注意到,他们的行李中有几个大箱子。暖暖更惊奇了,不过也不好再问他们仔细检测水是为了什么,只问需要她替他们做什么。其中一个头头说:我们在湖东岸打听了,知道你们这楚地居是西岸离湖最近收拾得也最干净的客栈,我们准备把你们的客栈包下来用十天,作为我们食宿和办公的地方,费用就按你们原来的标准交。顺便请为我们雇一条船,每天随我们下湖检测。暖暖一听这是好事,忙连连点头应道:行,行……

  傍晚开田回来,暖暖给他说了新来客人的情况,开田也觉意外,自语道:专为了来检测湖水?莫不是咱这丹湖里的水出了啥毛病?开田决定弄清这件事情。第二天早饭后,讲好了租船的价钱,他就驾着改装后的岳父的那条小游船载着那些人下了湖。

  那些人在船上摊开了一张地图,开田一看,上边写着“丹湖全图”,人们在上边指指画画,随后交待开田行船的路线:先沿着湖岸走一圈,再分别去湖的东南西北中五个水域。开田心中既吃惊又高兴,吃惊的是湖岸线好长好长,走一圈可不是简单的,得好几天时间,他们这是要干啥?高兴的是,他们租用船的时间越长,自己赚的钱就越多。接下来几天开田就驾船按他们的要求走,每到一处,那些人就忙着取水,用架在船上的机器观察着那些水,这让开田觉着好笑:湖水有啥子看头?这样走走停停,直走了一个多星期。一个多星期以后,船才回到楚王庄。和那些人已经混熟了的开田,拉住其中一个年轻人问他们这趟丹湖之行究竟是要干啥,那年轻人说:我们是来全面检测丹湖水质的,如果水质合格,一项调水工程可能很快就会开始。哦?开田瞪大了眼睛,他小时候听说过这大湖里的水要调往北方,可后来一直不见动静,以为是大人们在吹牛,如此说这是真的了?那你们检测后觉得这湖水合格吗?那人笑答:最后一组数据刚刚出来,这湖水不仅合格,而且是和矿泉水近似的优质水,不经任何净化就可以直接饮用,尤其湖心有烟雾的那片水域,水质比最好的矿泉水还棒。你们住在这湖边的人,有福气,常喝这湖水可是会活大岁数的!开田也笑了:俺们庄上的人和牲畜,平日真的是直接喝这湖水的。你这一说,俺记起了,俺们庄上活到九十岁以上的人还真是多,有个老六奶奶已经一百零二岁了,牙还能嚼吃炒黄豆哩!那年轻人大笑起来,说:这丹湖里的水日后调到北方了,我要天天喝,也争取能在一百零二岁时嚼吃炒黄豆!开田哪,这调水工程开工后,你们这岸边的村子,说不定会热闹起来。

  热闹?咋样热闹?开田没听明白。

  来看这湖这水的人肯定会多。

  真的?开田的心里一动:要真是那样,自己赚钱的机会就会更多了。

  当然是真的,北方的人们喝着丹湖里的水,自然会生出到水源地看看的心思。那个时候,只天津和北京两市,来的人就不会少了……

  当天夜里上床睡觉时,开田把自己这些天看到、听到和问到的情况给暖暖说了,暖暖躺在那儿沉吟了一阵,说:看来这又是个机会,咱得做好游客增多的准备。你不是要盖房子吗?这一回该把房子盖得像样点,好接待那些大地方来的人。开田点头道:有道理,咱在房子的前后墙上都安上玻璃窗,把屋里的地坪弄成砖铺的,在屋顶下糊一层花纸顶棚,再请几个会做细活的好木匠,把床和桌子、椅子都做得有模有样,让人一进屋就不想走了。暖暖听到这儿笑起来:你吹吧,再好的房子,人也不会一进屋就不想走了,你看见过世上有这样的房子?有呀!开田笑着:咱家的房子就是这样的,我每回一进屋,一看见你脱了衣服躺在床上,我就真的不想再走了!去!暖暖的脸红了,猛把身子扭过去,把白嫩的脊背露到了开田的眼前……木

  27

  旷家这次扩建楚地居,和前两次已大不一样,因为庄上谁都知道开田和暖暖手上有钱,所以啥事办起来就格外方便,人们也愿意来帮忙。说拉砖瓦,庄上的几个小伙拉上地板车就跟开田走了;说找木匠,庄上的几个木匠就提着工具赶了来;说要小工,九鼎他们几个小伙子就来到门前说:开田哥,暖暖嫂子,你们只管给俺们派活!暖暖和开田都有些意外,过去办事一向是他们去求别人,没想到如今是别人主动想来帮自家办事。两口子自然知道这是金钱的力量,别人晓得他们有钱了才这样做的。这让暖暖更感到了赚钱的重要,如果我们将来赚了更多的钱,我们办起任何事来可能都会更容易。詹石磴,总有一天,你会不敢再欺负俺们!

  算上开田和暖暖他们自己住的旧院子,这回旷家是第四次大兴土木。扩建楚地居扩多大好,开田一时没有拿定主意。暖暖说:既是盖了,就盖大点。两口子最后商定:总共新盖十三间:正房五间,其中中间的那间房子变成连接老楚地居的通道;两间东厢房两间西厢房;大门两边各两间。四间正房和厢房日后当客房,大门东边的两间将来当厨房,大门西边的两间日后当餐厅。由于料备得足,请的匠人多,开工后也没遇坏天气,房子盖得很顺利,也就十几天时间,十几间新房就立了起来。一色的青砖、灰瓦、白墙,看上去真是赏心悦目。在楚王庄,像扩建后的楚地居这样两进的大院子还没有过。院子扩建好的那天,村里好多人都跑过来看。黑豆叔同开田开着玩笑说:一看这院子就知道你小子发了,老叔我要是刀客,今晚就来你家抢了!开田也笑道:我的钱都投到这房子上了,你来抢至多是抢几条破被子;我要去你家里抢,抢来的可是卖中药的票子哩!……詹石磴那些天去湖东岸到南府城里办事,回来一看开田家的新楚地居,也瞪大了眼许久没有说话。开田要扩建房子是经他允许的,可他没想到开田能一下子盖出这么多新房子。这一来,不仅房子的数量大大超过了自家,而且房子的漂亮程度也和自己的房子不相上下。看来这小子是真赚住钱了!他心里暗暗吃惊,一种受到威胁的感觉第一次在他心里生了出来。娘的,这两口子真要成气候了?!该杀杀他们的气势了!

  旷家的楚地居扩建好后,暖暖对开田说:这么大的接待游客的院子,光靠咱俩来收拾打扫已经忙不过来了,咱得从村里的姑娘中雇三个人来,让她们专干这事。要不的话,就可能慢待了客人们。开田问:得给人家开多少工钱?暖暖沉吟了一下:管吃,工钱二百……

  楚地居的扩建使楚王庄的人都看到了旷家的实力。听说暖暖和开田要招三个姑娘做楚地居里的帮工,每月管吃之外再开二百元钱,村里有十几家人都把自己的女儿领了来,求着暖暖和开田把孩子留下。暖暖和开田原以为招姑娘们来做这种侍候人的事会很不容易,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场面。开田怕弄不好会得罪人,就悄了声问暖暖:咋着办好?暖暖那一刻心里很是激动,这是她嫁到旷家后,第一次有人来求自己。她笑着对那些姑娘和她们的爹娘说:你们愿来俺家帮忙,是你们看得起俺们,我眼下虽然只能用三个人,可我会记下你们的名字,我以后还会用人,凡今天没有留下的,我以后一定会去找你们。她那天挑了三个姑娘留下,剩下的走时也都还怀着希望。

  楚地居扩建后没有多久,新房里边的床、桌和椅子刚刚做完,被褥还没来得及买,第一批来看南水北调水源地的客人可就来了。那是一个午后,暖暖正在屋里和开田商量着买啥样的被褥,忽听门外响起了闹嚷嚷的人声。两人出来一看,原来是一个全由城里老头老太太组成的旅游团,足有五十多人,每个人胸前都挂着一个大红的塑料牌。领队的是一个小伙子,看见暖暖和开田就走过来问:你们这楚地居能不能住下五十二个人?能住,我们就在这西岸停一晚,不能住,我们简单在西岸转一下就再坐船回东岸。能,当然能!暖暖急忙答。她心里飞快地算了一下,楚地居总共是二十一间房,准备当厨房和餐厅的房里也可先摆上床,其中十间房子里摆三张床,另十一间房每间摆两张,刚好可以全部住下。房价怎么算?那人又问。三人住一间,每人连吃带住一天一百元;两人住一间的,连吃带住每人一天一百一十元。好,那就住下了。那人挥一下旗子,下了决心。你们是想现在就进房歇息还是到傍晚再进房间?暖暖问时心里就在打鼓,新房子里的每张床上都还没有被褥哩,怎么让人进房歇息?还好,那领队的摇头说:现在不进,大伙先要沿着湖岸看一看水,你知道吗?我们这个旅游团全是由北京的老干部组成的,他们为了弄清这即将调往北京的水是否干净,特意借旅游的机会来个实地考察……

  那天下午剩下的时间,暖暖让开田雇了一辆手扶拖拉机即刻去聚香街上买被褥,交待青葱嫂和所雇的九鼎的媳妇惠玉准备饭菜,安排雇来的那三个姑娘摆床收拾屋子,自己则自告奋勇陪着那些旅游的北京人沿着湖岸走。先让他们看岸边固堤的笆茅,看岸上种的葛麻草,看山坡上种的花椒、油桐和辛夷林子;然后鼓动他们分两批上游船看近岸清澈如镜的湖水;待他们对水质都放心之后,开始告诉他们此地有三个值得一看的景致:楚长城、凌岩寺和湖心的迷魂烟雾,不看你们就会遗憾终生……

  暖暖用了她能记起的所有好听的词语,把楚长城、凌岩寺和湖心三角区介绍了一遍,最终把那些原本只是来看湖水的北京人的游兴挑了起来。他们纷纷向领队要求,延长在西岸的停留时间,把三个景点全部看完。暖暖见状心中暗喜:又要赚一笔钱了!

  这些老人因为已退休有的是时间,干啥都不慌不忙,加上腿脚不灵便,行动迟缓,所以看三个景点整整用去了四天。这让暖暖喜不自禁:可真是财神爷送钱来了!四天里食宿费、导游费加上船费和上山的门票费总共收入近两万元,扣去买粮买菜买肉的两千多元,剩下的都装到了暖暖的衣袋里。这是楚地居扩建好后接待的第一批客人,也是用客房接待客人最多的一次。这批客人临走的时候,旅游团的头头特意走到暖暖面前说:你这楚地居在乡间接待游客的场所里,算是很不错的一家,尤其你们的饭菜,有乡间村野风味,让吃惯了大鱼大肉的城里人很觉新鲜,大家都很满意,我所在的旅行社以后肯定还会组团来这丹湖游览,我想和你先口头约定,你这楚地居作为我们的定点旅店,如何?

  啥叫定点旅店?暖暖不甚明白。

  就是我每次带团来都住在你的楚地居里,即使有别的团要住,你也要先尽我的人住。

  暖暖一听是这个,忙笑着答说:行,行,我就怕我的楚地居里住不满人哩……

  这次待客的成功让暖暖对今后的日子更有把握,看来下决心扩建楚地居是对的。照这回的收入,要不了几次就能把当初的投资全部收回来。客人走后的那天晚上,暖暖高兴地对开田说:今晚咱们把做饭的青葱嫂和惠玉,把导游的麻四哥、摇船的九鼎还有那三个帮工的姑娘都叫过来,温点黄酒让他们喝,也算庆祝咱新扩建的楚地居首次待客成功。开田分明有些舍不得,摸着后脑勺吞吐着说:都已经给他们开过工钱了,还用再花钱请他们喝酒?暖暖生气道:这样抠门?我这不是想图个喜兴?!开田见暖暖生气了,才忙点头应道:好,好,我这就去给他们说。

  下酒菜做好,黄酒温热端上来后,暖暖举起酒碗说:这回咱扩建后的楚地居开张成功,全仗几位哥哥嫂嫂弟弟妹妹的全力帮忙,来,我和开田敬你们喝一碗!麻老四喝下碗中的酒后笑道:开田、暖暖,你们是咋样烧香拜佛弄出了这份福气?给四哥我说道说道,好让我也学学,日后也发他一回,也像你们一样盖上他几十间房子。青葱嫂闻言没待暖暖和开田说话,先开口笑道:咋样烧香拜佛?就是你三百六十五天别和俺四嫂同房亲热,然后再去凌岩寺里烧香磕头,保准能求来一份福气!为啥不准和老婆同房亲热?麻老四涎了脸笑问。身子不净心不纯嘛!青葱嫂说。麻老四嬉笑着转向开田:这经验是真的吗?你们两口子真的是一年都不在一起睡一回吗?暖暖羞得脸蛋红透,朝麻老四呸了一口……

  喝罢酒送走麻老四和青葱嫂他们,村里人早已入睡,四周一片安静。暖暖和开田去楚地居里检查门窗是否关好。两个人由大门分开一左一右摸着黑分头逐间检查,检查到最后一间屋,开田忽然抓住了暖暖的手。咋了?暖暖一下子没明白开田的意思。嘿嘿。开田笑了,这院子扩建好咱还没在这儿睡过呢,咱得尝尝在这新屋里睡觉的味道。你呀!暖暖用手指在开田鼻子上点了一下,就随他进了屋。开田关上门后,一边把暖暖抱放到床上一边说:今黑哩你别再拦我,我要完完全全放开做一回,平日里在老屋里做,既怕惊动老人又怕惊着丹根,总是小心翼翼的,不过瘾!暖暖在黑暗中笑了一下,捏了一下开田的脸颊轻了声说:没羞!

  这是自从有了丹根后开田最放肆最用劲的一回,弄出的声响惊天动地。可暖暖知道,这样的大院子,这点声音根本传不出去,她自始至终没去制止开田,只是闭了眼睛任他尽兴,到最后,她自己也不由得叫出了声……木

  28

  因为没有客人要接待心里放松,加上两口子夜里做那事太用力,第二天早上开田和暖暖都没有按时起床。太阳都升起一竿高了,两个人都还在蒙头大睡。开田是因为太累就睡在了楚地居里,暖暖因为要照看丹根坚持回到了老院。可那阵子丹根早已熟睡在了奶奶床上,暖暖也就没再去惊动奶孙俩,独自睡了。到了平日吃早饭的时候,早已起床的丹根就嚷嚷着要去叫醒爹和娘,说他们平日总讲不能睡懒觉,凭啥自己睡懒觉?奶奶笑着拦住了他:往日有客人住在咱家,你爹你娘总是早起晚睡,难得有这样的歇息机会,让他们睡吧,咱们先吃,把饭给他们留在锅里,他们啥时起床就啥时吃。不想奶孙俩的对话声刚落,院门外忽然响起了村主任詹石磴的喊声:开田在吧?跟着,就见詹石磴站在了院门口。

  开田娘见状忙上前让着:呦,是主任来了,快进院里坐。开田他还没起床,我这就去叫他。说罢,将院里的一把椅子朝主任手里一递,就忙不迭地向开田和暖暖的睡屋走。暖暖那时已被詹石磴的喊声惊醒,正满脸厌恶地披衣起身,看见婆婆进来,忙轻了声说:我不见他,你去楚地居里叫开田,他昨夜在那儿睡着。婆婆点头后又急忙出去向詹石磴道歉:让你等了,开田昨夜睡在前院,我这就去叫他。

  暖暖这时已经穿好衣服下了床,隔了窗户看着坐在院里悠闲吸烟的詹石磴,一看见他,当初所受的那些侮辱就又在脑子里翻腾了出来,一股恨意便立刻从心里生出。狗东西,你来我家是要干啥?又想要钱?不是刚给了你一笔钱吗?把人家用汗水换来的钱拿去自己花,你心里就那样安宁?!以为我们的钱是捡来的,可以随意来要?!暖暖的两只手不由得攥成了拳头……

  主任,对不住,我睡过头了。开田这时边扣着衣扣边慌慌地跑进了院子。来,吸!跟着就掏出香烟朝詹石磴递过去。

  不吸了,开田,你如今是楚王庄的富人,应该高枕无忧地睡大觉了。

  哪里哪里,主任,你有事?开田赔着小心问。

  是呀,没事哪敢登你这三宝殿?

  有事你派个人来喊一声,我过去就是了,还劳你跑过来?

  今天这事呀,是大事,所以我得过来亲口跟你说一声。

  啥大事?有关俺家的?开田有些意外。

  对。根据上边的规定,为了保证丹湖的水质,你们家的楚地居要停止接待游客,以免污染湖水。另外,后山上的石墙是老辈子就有的东西,你家也无权卖票和领人参观。还有凌岩寺,那是人家和尚们的地方,你也没必要总领着人去游览,谁愿看谁就自己去看,你们不要多管闲事。从今往后,你该种地还种地,你岳父该打鱼还打鱼,不要再瞎折腾了!

  这——开田惊在那儿。

  我这是正式代表上边和村委会通知你,你要敢违背,可要小心——

  开田急了,脸通红地说: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俺们收入的一半给你吗?

  我可不愿再让你来搪塞我!詹石磴冷冷一笑:给我一半?你说我会信吗?你盖了这样大的一座院子,你给我的钱够我盖半个院子吗?算了,咱们还是公事公办,停止,停止你们的全部活动!咱们大家都还像过去那样过日子!

  那恐怕不行!暖暖这时冷着脸从屋里走了出来。

  詹石磴闻声转过身子,眯细了眼不阴不阳地笑道:嗬,我还以为内当家的不在哩,怎么个不行呀?

  我看过电视,电视上说在丹湖沿岸不准建工厂,以免污染水源,没有说不准在现有的不再后迁的村庄里建房接待客人,客人不就是解个大小便吗?大小便咱最后又都作为农家肥施到了庄稼地里变成了庄稼,这咋能会污染湖水?就是没有游人来,咱村里人不是照样大小便吗?你是主任,你还能不懂,正是因为有了农家肥,这湖岸上的庄稼、草木才长得欢实,湖水也才变得更清。

  你还挺能讲的嘛!詹石磴的眼依旧眯着,你有你的理,上边有上边的规定,咱得照着上边的规定办。我既然告诉了你们不要再接待游客,你们就必须照着办!

  上边的规定错了,也得允许俺们百姓讲讲理吧?暖暖的眼也瞪了起来:你说俺们盖了这么多的房子,不让搞接待,那干啥用?

  那我就管不着了。詹石磴幸灾乐祸地笑着:你们可以当仓房嘛,把各样粮食都分开放在里边,把柴火啥的也都堆进去,还有猪和鸡,都可以圈进去。

  暖暖的牙咬了起来,她真想骂出一句:说的全是混账话!可她最后还是压下了火气,让声音平和下来:明明有很多游人需要房子住,你就眼睁睁看着他们为没地方住宿作难?

  这咱们就管不了了,詹石磴摊摊手:谁叫他们大老远地跑到咱们这儿来看水看石墙?水有啥球看头?用石头堆的一道石墙值当来看?哪里没有寺院,值得跑到咱们这儿看凌岩寺?还有湖心区那股烟雾,我不信它就比城里那些五颜六色的灯光还好看?!我看他们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才乱球跑的,他们没地方住是自己找的,咱们没必要为他们操心!

  我反正不能让我楚地居里的房子闲着!暖暖到底没能压住心里的那股火,话里带着怒气。

  看来你们是身上有钱说话也硬气了,好,咱们就等着瞧!詹石磴冷冷地扔下这句话,起身就出了院门。

  开田见状有些慌了,走到暖暖身边悄声说:他狗日的也火了,他肯定要对咱下绊子,咱接下来咋整?

  啥子咋整?暖暖瞪他一眼,惹火了他他还能把人吃了?我就不信上边是那样规定的!咱们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忍气吞声。

  那天剩下的时间,一股怒气一直在暖暖的心里翻:詹石磴,你这会儿还想让姑奶奶去你面前乞求,不行了!

  这件事过去的第三天午后,暖暖听见小码头上人声嚷嚷,就估计是又有游览的人来了。出门一看,果然,几十个城里男女正由小码头那儿向这边走,暖暖急忙喊出开田,两人快步向游客们迎过去。心想,我先把他们安排住下,看你詹石磴有啥子办法阻拦。没想到她和开田还没走几步,码头上就传来了詹石磴用铁皮喇叭筒喊着的声音:各位游客,根据上边要求,本庄上的所有人家不再接待游客,请你们务必在天黑前向东岸返,以免无处住宿!

  暖暖和开田惊愣在那儿:詹石磴竟使出了这一招?!暖暖恨而无奈地盯住詹石磴的身影,在心里骂道:狗东西,你倒是先下手为强,心可真狠!游客们一听说西岸不能食宿,就有些慌了,上岸匆匆看了一阵,连后山上的楚长城也没敢去看,就又回到了送他们来的一艘船上,开始向东岸返。平日被开田雇来当导游的麻老四不知发生了啥事,奇怪地跑过来问暖暖:嗨,大妹子,主任为啥不让你们接游客了?

  主任怕俺们累坏了,想让俺们歇息几天。暖暖咬了牙答。

  嗬,他倒是管得细。他这一管,老子就要少挣钱了。麻老四嘟嘟囔囔地走开了。

  一直站在码头上的詹石磴,这时带着得意的笑容向暖暖和开田走过来,一本正经地说:两位多担待些,本人也是执行公务,上边的指示,没有办法,谁让我是主任哩。

  我们要去告你!暖暖恨声道。

  告吧!去乡上告,去县上告,都随你!詹石磴眯了眼笑道,我奉陪!我知道你楚暖暖现在手里有了些钱,敢跟我说硬话打别扭了,要是三年前,你敢跟我说这话吗?

  三年前我也相信你终有一手遮不了天的时候!

  那咱们就走着瞧!

  走着瞧!暖暖猛地扭转身,没让对方看见自己因气愤而流出的眼泪……木

  29

  夜月早沉到湖里了,楚王庄的狗们也都已睡熟,村子里一片静谧,只有暖暖还坐在楚地居正房前边的台阶上,眼直直地瞪住院门楼的顶脊。心里还在恨着疼着:要不是詹石磴作梗,今天这座院子又会挣来不少钱。这么多房子,闲一天就是多大的浪费呀!院门吱的一声,开田由院外走了进来。睡吧。他说。睡不着。她叹了口气。咱,能告赢吗?开田低了声问。一定要告赢,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这些房子闲在这儿?

  他个娘!开田在黑暗中骂了一句,也在暖暖的身边坐下了。

  家里还有多少钱?暖暖问。

  一万九千多!

  明儿个带上一万,咱们先去乡上,乡里不行再去县上,县上不行就去市里!

  中!

  给青葱嫂和咱雇的那几个姑娘交待一声,让她们夜里就睡在楚地居里,替咱们看着门。给禾禾交待,让她来陪着咱娘,照看好俩老人和丹根。

  中!……

  暖暖和开田是第二天中午赶到聚香街乡政府的,暖暖让开田买了两瓶丹湖白酒和两条丰阳烟,径直去了乡政府的传达室,进门就对老传达叫道:大哥,你这一向可好?俺和俺娃他爹来街上赶集,顺道来看看你。说着就把烟酒放下了。那老传达有点受宠若惊,忙给暖暖和开田让坐,同时推让道:带烟酒干啥?咋能让你们破费!暖暖脸上早无了上次来见老传达的那份惶恐,只朗声笑道:好久不见你了,带点小礼物算个啥?要不是你上回帮忙,俺这个家还不定成啥样子了!

  一番寒暄过后,暖暖才说:大哥,俺有桩小事想顺便到乡上问问,像俺们楚王庄那地方,要是家里房子宽敞,又刚好有些来看丹湖的游客要住,俺们该不该留他们住下,也好额外挣点钱?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湖光山色 > 和詹石磴的约定
回目录:《湖光山色》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白门柳1:夕阳芳草作者:刘斯奋 2推拿作者:毕飞宇 3女心理师作者:毕淑敏 4金粉世家 5东藏记作者:宗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