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湖光山色 > 开田爹出院

开田爹出院

所属书籍: 湖光山色

  开田爹出院的那天,暖暖和开田借了个地板车把老人拉回了村,刚走到村口的小码头前,忽见青葱嫂扶着男人长林正从黑豆叔的小船上下来,长林的一只胳臂上缠满了绷带。暖暖吃了一惊,忙上前问:长林哥这是咋着回事?青葱嫂抹了下眼泪说:咱两家可是都交了背运,你长林哥在南府一家建筑队打工,不小心从架子上摔下来,把右胳臂摔了个粉碎性骨折。暖暖当时惊得半晌说不出话,青葱嫂有两个孩子还有公公婆婆,长林哥这一伤,青葱嫂一个人可咋能应付?

  你甭担心我。青葱嫂看见了暖暖脸上对自己的担忧,故作轻松地说:这点事吓不倒你嫂子,啥日子我都能对付过去,倒是你和开田得放宽心,你们可是一个灾连一个灾……

  老人的病的确把暖暖和开田又向难境里推了一步。着急加上劳累,使得开田的嘴角和嘴唇上起满了水泡。暖暖一边忙着给开田熬去火的茅草根茶喝,一边劝他把心放宽些。开田叹口气说:等秋庄稼一收完,我就也出去打工,得赶紧想法子挣钱哪!

  暖暖点头说:行,到时候我在家里照顾老人和丹根,你出去找个挣钱的门路。

  说话之间,紧张的秋收就开始了,割谷子,摘绿豆,掰玉米,收棉花,楚王庄的家家就都忙了起来。在除草剂的事没出现前,开田因心疼暖暖,想她要给孩子喂奶,又要帮娘做家务,便把地里的活都揽了下来,很少让她下地干活。现在暖暖知道开田身心都累,就坚持要下地,说孩子已经离开怀了,他奶奶能照料,爹吃的汤药我也会提前煎好,我去帮你干点活心里还畅快些。那天午后开田要去地里掰玉米,暖暖执意要一同去,开田只好答应。开田家的玉米地在村子西北的山坡上,爬上去得两顿饭工夫,临到要出院门时,开田看见暖暖衣服前襟上没干的饭迹,想到她一大早就爬起来忙碌,一阵心疼又起,就说:算了,你别去掰玉米了,去那块地里要爬高下低,累,你去湖边咱那半亩谷地里把谷子割了吧,来回都是平路,割多少算多少,待我回来后再去接你。暖暖道:怕啥,我又不是泥捏的,爬个山坡就能累坏了?可开田假装生气把眼一瞪:少嗦!就扭头走了。

  暖暖知道开田这是心疼自己,也就没有再犟,便担上两个筐子去割谷子。今年的谷子长得不错,穗大粒饱,谷秆子都被压弯了。暖暖到了地头放下担子,立刻挥镰干了起来,她估摸,以她割谷的速度,今天后晌加上明天前晌割完应该没有问题。

  午后的湖边田里一片安静,四周除了草丛里和谷棵里偶尔响起几下蝈蝈的叫声外,再无其他的响动。暖暖弯腰麻利地割着,小棒槌似的谷穗碰撞着暖暖的小臂,谷叶子的尖棱不客气地在她的手腕子上划出道道血痕,谷秆在她的镰刀下嚓嚓地倒下。汗珠慢慢从她的额上和鬓上渗出来,向颊上流去,每过一阵,她得直起身,用手背去把颊上的汗珠抹去。不知道是第几次直腰去抹汗时,她突然瞥见詹石磴骑着自行车从地头经过,便忙又弯下腰去割谷秆,假装没看见他。狗,猪!她立时在心里骂着。自从有了那个屈辱的傍晚之后,她再也不想看见詹石磴的身影,甚至一听别人提到他的名字,她就感到恶心,就觉得有一股恨意从心里升起。她从不让自己去回想那个傍晚,每当那个傍晚的情景一在她的脑子里出现,她要么急令自己去想别的事,要么急忙去找一件事做,好把思绪岔开。她决定永远把这桩屈辱埋在心底,不让它再见任何人,当然包括开田,甚至也包括自己。她多么希望自己永远都不再想起它,可刚才只看了詹石磴一眼,那晚的情景就又翻腾着向她的眼前涌了过来。她发狠地用牙咬紧下唇,让自己的目光集中在豆秆子上,企望把那些涌到眼前的情景再推回到内心里。——嗨,那不是暖暖吗?她听到了詹石磴的一声喊。她浑身的肌肉立时紧绷了起来:狗东西,你竟还敢喊我?!以她内心的那股冲动,她是真想抬头朝他骂上一串话的,可她最后决定不理他,就当这世界上再没有他这个人了,理他倒会引来他更多的话。

  嗬,暖暖,离这样近我喊你咋不应声?

  暖暖听见他在向自己身边走来,可依旧没有直腰,仍在割着谷秆。

  我去乡上开会回来,刚好看见你在这儿,唉,咱俩有多长时间没见面了?詹石磴边走边说着,自从那个傍晚后,你就——

  滚!暖暖猛地抬头吼了一句。她看见詹石磴就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看见他一脸笑容,看清了他刮得铁青的胡楂,也看见他的鼻子上沁满了汗珠。

  咋了,这样大的火气?詹石磴依旧笑着: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咱俩也可说是做过一夜夫妻——

  暖暖猛把手中的一把谷秆朝詹石磴的脸上砸过去,跟着弯腰去地上抓起了一块土坷垃叫道:你快滚!

  詹石磴没有吃惊,而是依旧笑道:你这样可不好,好像我俩是仇人似的,其实我俩有过最亲密的关系,实话给你说,自那次以后,我天天都在想你,你那身子真是——

  呼的一声,暖暖把手中的那块坷垃朝詹石磴扔去,可惜,扔偏了。那块坷垃在詹石磴身后的地上摔得粉碎。

  詹石磴仍旧没生气,而是压低了声音说:你看,这会儿四周没有一个人影,咱俩为啥不能再亲热一回,就在这湖边青草地上,肯定是另一番滋味——

  因为气恼也因为羞辱,暖暖的眼中涌出了泪,她知道,如果再在这儿停下去,就会听到詹石磴更多不堪入耳的话,她弯腰拿起钩担,挑上筐子就走……土

  16

  暖暖坐在家里生气流泪,可一听见开田的脚步声,她又急忙抬手把眼泪抹去。开田这天后晌在玉米地里干得很顺利,太阳刚斜到村后的山顶,他就差不多掰完了。当他挑着从地里新掰的两大筐子玉米棒子进院,看见暖暖已经坐在堂屋里,不由得有些惊奇:回来了?他放下担子,走进灶屋从锅台上拿起一个碗,去水缸里舀了一碗凉水,咕咚咕咚喝到了肚里,这才边向堂屋里走边心疼地问暖暖:割了多少?你自己挑回来的?

  暖暖没有回话。

  他一愣,定睛看去,才发现暖暖眼角有泪痕。

  咋了?累?还是出了啥事情?他有些着慌,他知道暖暖心性刚强,不是那种动不动就抹泪的人。

  暖暖依旧没有答话,只是双手捂脸抽噎起来了。

  究竟出了啥事?他走到暖暖身边弯了腰急切地问。是担的谷子溜了担子,散了?他环顾了一下屋里院中,发现装谷子的筐里是空的。

  暖暖哭得越发伤心了,要不是她手捂了嘴,那就是放声号啕了。

  开田的心在往下沉:一定是出了大事情!是岳父家出了啥意外的事?岳父得了急病?前几天他还去了一趟岳父家,那老人的身体还行呀?!是不是爹下湖——

  不,不是,是那个狗……

  狗?开田惊问,狗咋了?哪条狗?

  以暖暖内心里的那份委屈和气恨,她是真想把詹石磴的所作所为全给开田说出来,让开田去狠揍詹石磴一顿,可话到嘴边她又强咽了下去,她知道开田的脾气其实也厉害,万一说出后他一怒之下闹出大事,那这个家就又要不安生了,她实在不想看到家里再出事,于是就改了口说:也不知是哪家养的狗,在我干活时老绕着咱家的地块在那里叫,把我气得吓得再也无心干活了……

  开田一听笑起来:嗨呀,我以为是出了啥大事,原来是因为一条狗,罢,罢,你不要再去地里了,那点活我明儿个抽空就去干了……

  也是从这天起,暖暖不敢再要求去地里干活,只在家做些家务,她实在是怕再遇到詹石磴了。

  原来说收罢秋要让开田去城里打工,谷地里的事一出,暖暖也不敢让开田走了。他要一走,家里只剩下两个老人和丹根,詹石磴要再朝自己动手动脚可咋办?同他闹开?太丢人!带上丹根和开田一块去城里打工?家里两个老人谁照应?再说开田到城里都没有着落,可怎么安排她和丹根?思前想后,暖暖没让开田走。

  在家也要想办法挣钱,总不能窝在楚王庄空耗日子,村里有那么多人家在催着还钱哩。一开始暖暖先让开田把春天收的一筐子大蒜和秋天收的一筐子南瓜挑到几里外的一个采石场,卖给了他们的伙房,可也就是卖得了几十块钱而已,这点钱和他们的需要相差太远。后来又想搓麻绳卖钱,可那东西卖得的钱也少得可怜,暖暖这时就想到了爹的渔船,让开田和爹一起下湖捕鱼,不也是一个挣钱的路子?暖暖把这想法和开田说了,开田点头道:这当然好,只是不知爹愿不愿让我去帮他。暖暖说,反正爹下湖捕鱼需要帮手,眼下是禾禾在当帮手,你去肯定比她强,明早我就带你去见爹。

  第二天早上,约摸是到了暖暖爹该摇船下湖的时候,暖暖和开田来到了湖边小码头上,暖暖朝船上的禾禾说:我有些针线活想让你去帮我做,让你姐夫今儿个替你下湖吧。暖暖爹这时自然不会说什么,便朝禾禾挥手:去吧。

  开田这是第一次上岳父的渔船,一心想表现表现,上船就抓起了桨要去摇,可那船竟滴溜溜转着不向前走。岳父笑了,岳父于是坐在他的对面,仔细给他讲划船的要领。开田是聪明人,很快就记在了心中,没有多大时辰,就划得自如了。加上他有劲,划得船呼呼地向前走,很快就到了下网的地方。开田用心地看着岳父下网,虚心地问着下网的诀窍,暖暖爹没有儿子,也愿意把诀窍说给女婿,这样一个想学,一个愿教,船上的气氛就很好。到了正午,开田又抢着用煤油炉子下面条,面条下好后,浇了蒜汁,先恭恭敬敬给岳父盛一碗递过去,老人坐在船头吃时就很满意。这是开田和暖暖结婚后首次单独和岳父相对,所以做一切事都很小心。

  这天捕到的鱼虽然不多,但开田留给岳父的印象不错。傍晚靠岸时,开田就装着不经意地说:爹,跟你下湖这一天我可是学了不少东西,我还真想继续跟你学学捕鱼哩。老人一听便说:你要想学明儿个就再来吧,让禾禾在家做家务行了。开田巴不得有这句话,当下就急忙点头说:好,好。

  就是自此开始,开田上了岳父的渔船学了打鱼。没有多久,他就能独自下网起网了。每天很早,他就上船做下湖的各样准备,一待岳父上船,就立马启行。傍晚收船,他总是在岳父去和收鱼的讲价过秤时,耐心细致地清洗船舱。一来二去,岳父喜欢上了他,再不说让禾禾上船的事,一直让他做着帮手。关于每天打鱼的收入,开田问都不问,他估计岳父不会让他白干。果然,没过多少日子,岳父每晚卖了鱼都要把钱分成两半,让开田拿走一半。这样,开田每天大约有十几元的收入,在这没有农活可干的日子,有这份收入让开田很是满足。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天气的逐渐变冷,每天捕的鱼在日见减少,到雪花一飘,就基本上捕不到鱼了。那天傍晚收船时,岳父说:时令到了,咱们该歇船了,明儿个不用下湖了。开田听罢在心里叹道:唉,这个挣钱的法子也不行了。

  开田一脸愁容地进院后,暖暖就明白是爹停船了,忙安慰道:别愁眉不展的,咱再想别的挣钱法子。

  第二天是开田娘去凌岩寺烧香的日子,暖暖见婆婆走路一摇一晃,担心她受不了,就说:娘,你年纪大了,到寺里的路又那样远,我和开田替你去,你在家歇着吧。老人没再坚持,说:也好,我的腿脚一年不如一年,以后上香的事真得你和开田去办了。说罢,便把盛了香裱和供香馍的篮子递给了她。开田没事干心里烦,也乐得跟暖暖去寺里走一趟。

  这是暖暖和开田结婚后第一次进寺烧香。暖暖走到寺院门口,在心里无声地说:佛祖,你这段日子可是没保佑我们旷家,是嫌我过去冲撞过你吗?是的话,我今儿个来给你赔罪了!她在大雄宝殿摆上供香馍,烧罢香裱磕完头之后,又在心里许愿道:佛祖,你老人家既是主张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就该让那个卖除草剂的小子和詹石磴得到报应,要么丢财要么丢官,他们做的事可是太下作!许罢愿,恰逢天心师父进殿有事,她忍不住上前朝对方鞠了一躬说:师父,我能不能问你几句话?

  施主请讲。天心师父回了一礼。

  佛祖对于香客所求的事,是否都能答应?

  只要所求之事不逾天理人情,应该能应。

  许愿人太多,他不会忘了吧?

  佛光普照,焉有遗忘之理?!

  他所应许的事,一定能落到实处?

  信则灵。

  暖暖那天临出寺门时笑了一声:卖除草剂的,还有詹石磴,你们等着吧,你们的报应就会来了!……土

  17

  飘了两场小雪之后,丹湖上就变得安静无比,湖面上除了偶尔有一条载人的小船驶过外,便只有波浪在寂寞地涌动着。湖边的楚王庄这时也安静了许多,只有狗和鸡们仍在村中乱跑,人们大都躲在屋里暖和,很少有人到屋外走动。可在旷家,没有热劲的太阳刚一升起,暖暖就把织了一半的一张大渔网挂在了门前的老辛夷树上,忙着织起来。织了渔网去卖,是她最近想出的挣钱的新法子。得想办法赶紧弄钱啊,近几日,又有几家人来催要欠款,已经把开田吓得躲到他舅家了,这个家,是太需要钱了!暖暖边织边想,但愿这张网能多卖点钱。半晌午时,丹根由他奶奶抱着出来,扎煞着手喊着要吃奶,暖暖只好停下手,把丹根接过来抱在怀里,撩起前襟把奶头塞进儿子的嘴里,趁这当儿,她抬头向丹湖看去,目光跟着一只鸟在天上飞。天哪,快点暖和起来,好让俺们下湖捕鱼挣钱吧。她正这样想着,忽见一条小船由湖里划过来,她认出那是村里黑豆叔的那只小船。平日里由东岸来的人很少,偶尔来一两个,也多是到凌岩寺烧香的香客,可今儿个从船里下来的,是一个城里打扮的男子,不大像香客,既没带香裱也没带供品,倒是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帆布大包。那人从船上跳下,付了黑豆叔钱后,大约是看见这边有人,就径直向旷家门前走过来。通常,由城里来的人多是找村主任詹石磴的,心情不好的暖暖此时不愿多话,便把目光又扭到了网上。

  嗨,老乡,你好。

  听到人家的问候,暖暖只好扭过脸,应了声:好。她这才注意到,来者差不多是一个老头了,身子精瘦精瘦的。老伯,是要去凌岩寺里烧香?她礼貌地问。

  不是。老人摇着头。

  那是——?

  随便转转,听说你们这儿的后山上有一道用石头砌起来的长长的墙,绵延了许多山头,可是真的?那人气喘吁吁地问。

  有是有,可那墙早就东倒西歪的,没有一点用处了。暖暖想了一下答道。她为这城里老头关心后山上那道不起眼的石墙感到了一点惊奇。

  我是在丹湖东岸碰到你们村里那位叫黑豆的船主的,他告诉我说你们这儿的后山上有道长墙。那人还在喘息着说。

  那墙真的没有用处了。暖暖又耐心地解释了一遍。

  你或者你们家里人能不能带我去看看?老头却依旧笑看着她问。

  没啥看头,就是一些石头块子。暖暖可没有心绪领他上山看石头。

  当然不是让你们无偿领我去,我会付报酬的。

  尽管暖暖心绪不好,可她闻言还是笑了:要啥子报酬,你要实在想去,我领你去一趟就是,走点路还能要钱?

  这样吧,你领我去,我给你二十块钱。

  暖暖一愣:二十块钱?真的?

  那还有假?老者也笑了,要不,你现在就把钱拿住。说着,竟真的掏出两张拾元的票子递过来。

  暖暖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对方的手,说:我还没有帮你忙哩,哪好意思就收你的钱?你等一下,我把娃娃放到屋里就领你去。说着,就扭身朝院里走。进院门时,心里就涌出了一份真正的高兴:二十块钱,就是四十斤麦子的价钱哪,我正为钱发愁,竟真有人来帮忙了,是不是佛祖他老人家看我去送了香火,又见我可怜,就派了这个人来?

  暖暖进屋把丹根交给婆婆,顺手拿了一把砍柴的镰刀和一根捆柴的绳子,出来就领着那老头向后山走了。后山上的那道石砌长墙暖暖去的次数多了,小时候跟爹上后山打柴,长大了上后山割喂猪喂羊的草,都要经过它的身边,有时还坐在坍塌的墙上边歇脚边吃过干粮。上山的那条小路,她闭了眼也能摸到。她和老人互通了姓名,知道老人姓谭,叫谭文博,是从北京来的。老伯,你住北京啥地方?暖暖因为对方来自自己当初打工的地方而感到了一丝亲切。海淀,北大附近,北京大学你去过吗?暖暖摇着头,跟了又问:你大老远地跑到俺们这个又偏又穷的小地方干啥?总不会是就为了看一道石头墙?

  我呀,从一本书上知道你们这个地域过去曾建有一道石墙,不知道是否真有其事,就特地来看看是否还有遗迹。山路难行,老人又背着东西,边走边说,没走出多远,就喘开了,暖暖见状有些心疼,不由分说从他背上把他的背囊拎了过来说:我替你背吧。老人没多推辞,只笑道:真谢谢你了,小楚。

  午饭两人是边走边吃的,老人从自己的背囊里拿出了面包和火腿肠,同暖暖分着吃了。暖暖虽然在北京打过工,可从没舍得买火腿肠解馋,这还是第一次吃,咬了一口,暗暗称奇:真是香!就舍不得吃完,趁老人没有注意时,把半截火腿肠塞到了裤子兜里,预备着晚上拿给丹根尝尝。

  由于老人走得慢,他们爬到那道石砌长墙边时,已是后半晌了。暖暖估摸那老人会失望,就指着那长墙怀了点歉意说:你看,就是这个倒塌的样子,确实没啥用了。没想到那老人却异常激动,脚步踉跄地扑到长墙旁,急急地掏出眼镜、放大镜、笔、锤子和一些暖暖看不明白的工具,在墙上仔细地查看、敲砸、丈量、记录起来。暖暖先坐在一旁歇息了一阵,之后就在附近砍起了柴,偶尔回头看一眼忙碌的老人,心里觉着好笑:对这道老辈子就有的无用的石墙,值当这样认真?

  那老人一直忙到暮色升上来,连他自己带来的水壶都忘了摸,更不用说喝水了。

  走吧。老伯,再不走就天黑了。暖暖提醒道。老人这才抬起头看了看天,说:好,好,走。目光中仍有些恋恋不舍的味道。

  当两人往回返时,老人满心高兴地说:小楚,很感谢你带我上来,你知道我今天发现了什么?一道长城啊!

  长城?

  对呀,这道石墙初步可以判定是楚国在其中后期时修的长城,目的是抵御秦国入侵。

  楚国人修的?暖暖一脸茫然。

  是的,你们今天生活的这块地方,历史上属于楚国,楚国最早的首都就在离你们楚王庄不远的地方。

  暖暖恍然记起村里九鼎说的有关楚国屈原的那些话,笑笑:我……听说过楚国的一些事,可不大晓得这石墙是……

  你当然不知道,这些离你今天的生活已经太远,我过去只是从一本史书上知道,在楚国和秦国多次发生战事之后,为防秦兵入侵,楚国在这一带的山上筑有长城,我这次出来,并不敢抱真能找到的希望,没想到在老黑豆和你的帮助下,竟一下子就找到了。你不知我有多高兴啊!

  它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暖暖觉得有必要再次提醒一下。

  是的,它已经没有任何使用价值了,可它有研究价值!懂吗,孩子?!……

  老人在回来的路上兴奋地说了一路话,大部分暖暖都听不太懂,暖暖几次想问他晚上住在啥地方,是不是有人在等着接他,可一直插不上嘴,直到走到村边时,老人望着已经完全变黑了的天空,才猛地停步说:小楚,我今晚是要住到你们村了,能不能在你家借住一宿,我付你钱行吗?

  暖暖有些迟疑道:住当然可以,只是俺家的屋子不像城里的屋子那样宽大亮堂,床也是老式的,只怕你住着不合意。

  没事,只要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我经常外出,什么艰苦的地方都住过。这样吧,咱们预先说定,我在你们家借住一晚付你五十块钱,我跟着你们一家吃一顿晚饭和早饭,再另付三十块钱,加上你给我带路应得的二十元报酬,总共一百元,行吗?

  暖暖笑了:借个宿,吃顿饭,在我们这儿是不收钱的,谁没有个出门求人的时候?你只要不嫌弃俺们乡下人就行了。

  钱一定要给,这也是你应该得的!老人边说边就把一张百元的票子塞到了暖暖手上。暖暖有些吃惊,我就这么轻易地得了一百元?二百斤小麦的价钱哩!她把票子捏了一阵,想推辞,又不舍得,迟迟疑疑犹犹豫豫地装进了衣袋。

  到了家,公公婆婆见暖暖把一个城里老人带到家里,都有些意外。暖暖一面礼让客人坐下,一面就把和老人相识的过程说了一遍,婆婆听罢忙去做饭。婆婆向灶屋走时,暖暖跟了过来小声交待:娘,把你做饭的手艺拿出来,这老人家可是已经为今天的晚饭和明天的早饭付了三十元钱。婆婆就小声抱怨她不该收人家的钱,出门人谁没有个借宿的时候?暖暖说并不是我要收的,是他坚持要给的,你把饭做好让他吃饱咱不亏心就行。

  婆婆那天晚上可是把平日练出的做饭手艺都拿了出来,炒了四个菜:一个油煎干南瓜花,一个辣椒炒干豆角,一个韭菜炒鸡蛋,一个蒸马齿菜。饭是暖暖自己和面擀的长面条。饭菜端上小饭桌,暖暖满含歉意地说:家里没有肉,只好让你吃素了。老人高兴地尝着菜,叫道:好吃好吃,我喜欢,吃素对人身体好。老人一连吃了两大碗面。放下碗后他对暖暖笑道:我好久没有吃过这么饱了。他还笑着对暖暖说:我要有你这擀长面的本领,早开农家面馆了。暖暖被夸赞得脸都红了。这是暖暖许久以来最高兴的一个晚上。

  安顿老人在空屋里睡下,暖暖回到了自己的睡屋,那当儿丹根已经让婆婆脱了衣裳躺下了,暖暖脱衣上床后,忽然想起放在裤兜里的那半截火腿肠,忙掏出来朝丹根嘴边递去,说:尝尝!啥?丹根有些惊奇。北京那个老爷爷给的,是用肉做的,香得厉害。丹根咬了一口嚼着,点了点头说:妈,好吃。别吃完,留一点让你爹回来后尝尝。暖暖悄了声给儿子交待……

  第二天早上起来,那老人对暖暖说:我还想在这儿再工作几天,你能不能继续陪我上山?如果可以,我每天再给你加三十块钱报酬,算上吃住费用,每天一百五十元,如何?暖暖当然急忙点头,织渔网哪有这事挣钱快呀?有这样一个挣钱的机会送到面前,还有不答应的道理?早饭前,暖暖先是回了一趟娘家,让妹妹禾禾快去开田舅家把开田叫回来,让他不要躲了,然后就准备了两份干粮,预备带了中午在山上吃。

  早饭后,暖暖替老人背上背囊,又领他上了山,陪他沿着那倒塌的石墙一点一点向前查看、测量、计算、记录。当晚返回时,开田已从舅家回来了,暖暖先给开田说了认识老人的经过,然后把老人给的钱放到了开田手上。开田又惊奇又高兴,说:这真是从天上掉下了个挣钱机会。之后,暖暖就把开田向谭老伯做了介绍,老人笑着对开田说:那明天就麻烦你陪我上山了。

  从第三天开始,就由开田陪着老人上山。开田对那道石墙当然也熟悉。那老人在开田的陪伴下,又一连忙了九天。那些天里,开田和暖暖从老人那里知道了很多事情。老人告诉他们,这条长城最早是楚国人修的,后来倾废了;到南宋时,金兵南犯,南宋的军民又把这条长城加以修整,作为抗金的一道屏障。从城墙上所砌石头的断碴可以看出,有的石头由山体上取来得早,有的由山体上取来得晚。老人还告诉他们,城墙后边留下的那些石头房基,能看出是当年守卫城墙的军士们的营房,那些营房中大间的是供军官住的,小间的是供士兵住的。老人还告诉他们,城墙后那片被石块隔成格子的开阔地,是当年的演兵场,在没有战事的时候,军士们就在这片场地上练兵。开田和暖暖听得很有兴趣,他们没想到这些已被他们看过无数次的石头,竟可以作出这样多的解释……

  老人临走那天握住开田的手说:谢谢你们两口子这些天给我的帮助,以后有机会,我可能还会再来。

  来了我们还陪你。暖暖真诚地说道。她对老人心存一份感激,那天她和开田一直把老人送到湖边坐上黑豆叔那条摇去东岸的小船,她内心里真希望老人以后还能再来。这十一天里,让旷家有了一千六百元的收入。这些收入对于开田和暖暖来说,是太宝贵太及时了。开田就是用这些钱,给索要最急的几家还了些款,继续给爹抓药治病,把一个冬天的开销对付了过去……土

  18

  春节,就在这桩意外的事过去没有多久,一步一步地走来了。尽管家里钱紧得要命,想着家里有老有小,暖暖还是坚持让开田去称了几斤花生油,在腊月二十九后晌下锅炸了些油饼、藕盒和麻叶,预备过节。炸完吃食之后,暖暖用筛子把各样炸品拣了一些,端上向青葱嫂家走去。

  因为要应付自家的穷日子,暖暖又是好久没来青葱嫂家了,进屋一看,才知因了长林哥的断胳臂,青葱嫂也把家里的一点积蓄花光了,过年连花生油也没舍得买,剁的饺子馅也都是素的。大明小明一见暖暖端来了油炸的吃食,哪还客气?慌慌地先叫声姑,跟着就上前抓起来吃。看着两个孩子的吃相,暖暖的眼泪下来了,说:嫂子,欠你们的赔款一分都没还,让你们过这样艰难的日子,真是抱歉。青葱嫂笑了说:快别说赔款的事,咱两家眼下是都遇见了鬼,不过鬼拦路是拦不了多久的,说不定过段时间,咱的日子就又好过了;老辈人不是常说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保不准以后咱们还会富起来哩。暖暖抓住青葱嫂的手道:嫂子,每回见你,你总是让我心里生起一股劲……

  一开了春,开田和暖暖就又忙活开了:给麦地里施肥,育红薯苗,打红薯埂,种南瓜、豆角,栽韭菜、茄子、辣椒,一个家要应付的活儿实在太多。这天,两口子正在地里栽辣椒,开田娘抱着丹根来了,说:他爹,家里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城里人找你们,快回去看看。开田一愣:城里人?咱在城里哪有熟人?暖暖担心地说:别不是又为那些除草剂的事来找你麻烦?开田拍拍手上的土,吐口唾沫说: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走,回去看看。暖暖放不下心,就也相跟着回去了。

  开田进院看见两个城里穿戴的年轻人坐在那儿,心里有些忐忑地问:你们没有找错人吧?两人中的那个男的起身,先看了一眼手上的一张报纸,又看了一眼开田,笑道:找的就是你!我们是看了谭文博先生发在报纸上的这篇文章和照片后,特意来找你和楚暖暖女士的。谭文博?哦,谭老伯。开田和暖暖一下子放了心,开田上前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报纸一看,嗬,上边不仅有山上那道石墙的照片,还有一张他和暖暖与谭老伯的合影。我的天,我们还上了报纸了?!你看你看,丹根他妈!开田高兴地把报纸递到了暖暖手上。

  我们是天津大学历史系的研究生,他叫晓景,我叫小婧,看了谭先生的文章后,就生了来看看楚长城顺便来拜访你们的心,想麻烦你们也给我们当回向导,如何?那女的这时也走近来说。

  就是去看山上那石墙吧?行!你们跑这样远来,陪你们上趟山还不容易?!开田痛快地答应着。

  顺便问一下,你们怎么收费?那男的问。

  收啥费?开田被问愣了。

  就是陪我们去看一趟楚长城的费用。

  开田差一点就要笑开了,怎么会收费?!他差一点就要说出根本不收费的话了,可就在这时,暖暖开口了,暖暖说:三十块。她说得一脸平静。开田有些吃惊地看定暖暖。

  加上在你家吃住的费用呢?女的问。

  一人一天再加六十。暖暖答。上次谭老伯来时俺们也是这样收的。

  行,咱们说定了,先付你两天的。那男的痛快地由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三百元的票子就塞到了开田的手里。

  捏住票子的开田那个高兴哟,这差不多够赔一亩绿豆的款了。开田问:咱们啥时上山?两个学生说:你觉得啥时好?开田当然希望他们能在这儿多停一天,可他还没有开口,暖暖已经说了:明天吧,你们今天后晌先歇一歇,今晚饱饱地吃顿我们农家的饭,明天好轻轻松松上山去。两个人就点头说好。开田于是就和暖暖去收拾那间原先的仓房也就是原来给谭文博老伯住的屋子,让两个研究生放下行李歇息。因为就一间房一张床,开田先是怕他们不是两口子要分开睡,后见他们没有提出再要床,才放了心,才明白他们是两口子。开田问他们晚上愿意吃啥饭,有玉米糁红薯稀饭加白馍,有放绿豆的小米稀饭加菜包子,有芝麻叶豆面条,有放山野菜的白面条,我老婆都能做,你们愿吃啥都中。晓景和小婧商量了一阵,说愿吃放绿豆的小米稀饭加菜包子,开田就对暖暖点头说:中,就做这个,再炒四个菜。交待完,开田说我地里还有点辣椒没栽完,我得去继续栽。那个小婧听了,很新奇地说:栽辣椒这活儿我还没干过,我们能不能跟你一起去看看?行哪,那还不容易?走!开田就一脸喜兴地领着两个城里学生去了栽辣椒的地里。

  开田多少天来都没有这样高兴了,有两个城里的研究生一脸新奇地看着你干活,过去哪有过这事?他麻利地用手扒窝,栽苗,浇水,封窝,边干边向他们讲着窝距行距多大最好,哪一种苗结辣椒最多,哪是菜椒苗哪是尖椒苗。两个研究生听着看着,后来就跃跃欲试地说:我们可以帮你干吗?开田求之不得地说:行呀,把袖子挽起来干吧,庄稼活,最好学!两个人于是就下田干了起来,开田便停下手,指点着他们怎么干。麻老四这当儿从地边经过,看见这场景,很是惊异,走到开田身边悄声问:这哪来的城里人来帮你干活?开田对麻老四在除草剂的问题上死死相逼一直耿耿于怀,这会儿就故意淡然地低声说:两个城里的亲戚来看我,见我在忙着,就非要帮忙不可。麻老四一愣:你还有城里的亲戚?咋?因为俺们穷,就不能有个城里亲戚了?开田装出很不高兴的样子,告诉你,我表姑表舅他们都在天津,天津,知道吧?就是出大麻花的地方,明白?我当初一下子赔你们那么多钱,有些就是他们给的。我日,这个我过去还真不知道,要是早知道,当初为除草剂的事我也不会那样着急。麻老四赔着笑脸说。开田听见这话,差一点就要笑出声来了……

  第二天早上,开田陪着晓景、小婧两个学生上山去看楚长城。路上,开田看着他们两个人高兴的样子,在心里嘀咕道:真是鬼迷了心窍,花这么多的钱跑这样远的路来看一道倒塌了的石墙,有他娘的啥用处?放着那些钱在城里下馆子吃油条喝胡辣汤看电影多好!不过,也幸亏他们来了,要不然我们可怎么挣钱?

  旷先生,你夫人做的饭可真是好吃。小婧这时说。开田有一刹没有应声,后见她一直看着自己,才明白那个旷先生是指自己,夫人是指暖暖,于是就有些受惊地说:农村媳妇,只会做个粗茶淡饭,只要你们不嫌弃就行了,哎,以后你们还是别叫我先生的好,我总觉得那不是和我说话,你们要么叫我开田,要么叫我大哥,咋样?中,中!小婧学着开田的话音,把清脆的笑声撒得满山满岭都是。

  看着他俩兴致勃勃的样子,开田就担心他们到了石墙边会失望,因为那毕竟只是一道倒塌了的石头墙,他暗暗琢磨着,如果他们真是失望了,就领他们去看几个山洞,开田过去上山放羊砍柴,最愿去的地方就是那些山洞,山洞里的石头奇形怪状,他觉着那才是值得一看的地方。可没想到,两个人看见石墙之后都惊得啊了一声,长久地不动,随后才又向墙边奔去,默默地摸着看着测着量着说着记着。开田见他们没有失望,就放了心,悄声地跟在他们后边,慢慢地沿墙向远处走着……

  太阳当顶的时候,开田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把带来的干粮摆出来,把晓景、小婧喊过来吃饭。干粮是煮玉米棒子和素菜包子,外加几个咸鸡蛋。晓景边吃边说:开田大哥,你帮助谭文博先生发现这道楚长城,可是一桩大功劳。开田一笑:这东西老辈子都在这山上,除了你俩和谭老伯,没谁觉着它还有用处,也不会有人留意它。小婧说:这道长城的发现,验证了许多史书上的东西,对研究楚国的历史会很有帮助,人们会越来越觉出它的重要,也许它将来会成为一个热闹的旅游景点。开田听不甚明白,他也不想去问明白,石头砌的墙就是石头墙罢了,实在看不出它能有啥真正的用处。历史上楚国的事于我有何关系?过去的楚国的事再重要,也没有我眼下挣钱还债重要,只要你们在这儿多住几天,每天给我一百五十元就行了。

  晓景和小婧那天一直看到天黑才下山,而且说可能还要再看几天。开田一听当然高兴啦,他们多看一天,自己就可以多挣一天的钱,他当即就表态说:你们只管放心去看,我一直陪着你们就是。那天到家,吃过晚饭晓景、小婧去歇息之后,开田高兴地对暖暖说:明天你去杀猪的门宽家,割上一斤猪肉,明晚炒两个荤菜,好让他们吃了高兴,他们多住一天,咱就可以多弄一百五十块钱哩。开田照料爹吃过药,又过来帮助暖暖蒸第二天准备带到山上吃的素包子。两口子在灶屋里收拾完,出来经过那间早先的仓房如今的客房时,见屋里的灯已经灭了,知道客人已经睡下,不由得放轻了脚步,忽然间,两个人几乎同时听到了哗啦哗啦床上高粱秆的响动,开田和暖暖就相视一笑,开田还要听下去,暖暖忙在暗中拉起他的手扯着他走了。进了自家的睡屋,开田笑着低声说:没想到城里人和咱一样,办起这种事儿,响动也这样大。暖暖没接腔,脸已经红了,开田跟着就过来抱住暖暖说:咱也向他们看齐,弄一场。暖暖依旧没说话,只是含羞脱着自己的衣服。这晚开田上了暖暖的身子,就有些放肆起来,而且边做还边说:咱跟他们城里人比比,看谁有力气,看谁弄出的响动大。吓得暖暖慌忙抬起一只手去抱紧了开田的腰,另一只手去捂了开田的嘴……

  晓景和小婧一连在山上看了五天,后来那几天,开田陪了他们上山后,就没再跟在他们身后,而是趁机去山坡上拾些干树枝砍些干树根,晚上下山时背回家当柴,开田想,这也叫一身两用吧。最后一天下山时,晓景对背柴的开田说:开田大哥,我和小婧经过考察,认为这道长城很可能是楚国在公元前三百一十二年左右修的,这时,楚国衰落的迹象已开始出现,只是楚国的当权者尚未意识到。楚国是在这一年进攻韩国的氏的,秦借救韩攻楚,秦军在丹阳也就是今天的河南西峡县丹水以北地区大败楚军,斩首八万,俘虏了楚将屈丐等七十多人,攻占了楚的大片土地。这样,楚国的这一带就成了与秦军对峙的前线,大约为了反攻也为了防止秦军的进一步南侵,开始在这一带征召民夫修筑了这道长城。

  那离如今有多少年了?开田听得懵懵懂懂,问。

  两千三百多年。

  嗬,这样久?!我老爷的老爷都还没生下来哩,那你们还看它干啥?

  最直接的目的是为了了解那个时代军事工事的构筑情况,研究那个时代的防御与进攻思想,当然,还有许多别的。小婧说。

  能不能为你们挣点钱?

  两个研究生都笑了,晓景说:恐怕不能。

  那我就劝你们一句,不能挣钱的事还是别干,白忙活一场,咱傻呀!要说,我不该说这话,你们来不是还给了我钱嘛。

  两个研究生就都笑了……

  晓景和小婧临走时与开田、暖暖有点依依不舍,除与他们照了合影、留了电话和地址外,小婧还执意要把自己的一件褂子送给暖暖,暖暖哪好意思收。两个人推了好长时间,后来暖暖见推辞不过,只得把自己结婚时青葱嫂送她的一块花布给了小婧。小婧抱了暖暖的脖子说:大嫂,你要是在俺们天津城里住,照城里的样子一打扮,肯定会有好多男人来追你。说得暖暖脸又红了。小婧又说:你做的农家饭可真是好吃,我会记住你,你以后若有了去天津旅游的机会,请一定到我家做客。暖暖笑着说:俺手笨,家里又穷,这几天慢待了你们,以后你们要有空儿,再来玩。暖暖给两个人带了些核桃,还煮了咸鸡蛋。开田和暖暖一直把晓景和小婧送到湖边,看着他们上了黑豆叔那条摇向东岸的小船。

  这五天时间,开田又挣了七百五十块的现金,他给催要欠款的七家人,一家又还了一百,暂时算解了急。暖暖叹口气说:以后要是经常能有人来看这楚长城,全吃住在咱家,那可就好了。开田笑道:哪会有那样的好事!做梦吧。土

  19

  晓景、小婧走后的第二天,开田吃过早饭下地干活走到村边,刚巧和主任詹石磴走了个对面。自从出了除草剂的事后,开田见詹石磴总有点不自在,觉着给人家添了麻烦,可这时已经无法再躲,他只好硬着头皮迎上去。开田哪,听说你来了城里的亲戚?是天津的?詹石磴先开口招呼。哦,是的,主任。开田答着,想擦身过去。没向他们借点钱,把那些欠账都还上?借了一点,这年头大家过日子都不容易。开田可不想同主任聊这个话题,他含糊地说罢,就急忙走开了。

  开田现在就盼爹的病能早点好,只要爹的病好了,娘能侍候他,他就想带了暖暖和孩子一起去广东打工,再不在这楚王庄看人的白眼。

  可爹的病总不见好。

  这天午后,他去乡上医院给爹买了几味梅家药铺没有的中药回来,经过村口码头时,只见几个城里来的青年男女正从黑豆叔的小船上下来,并且在问去旷开田和楚暖暖家怎么走,因为有了前次天津那两个研究生的来访,他就没有惊奇,便迎过去说:我就是旷开田,几位可是找我?那几个人便都叫:对,对,就是找你!其中一个人还打开手里的一张报纸,让开田看上边登着的一张照片,那是他和晓景与小婧在楚长城上的合影。我们是湖南的大学生,祖先都是楚国人,看了这篇文章后,特意想来看看楚长城,我们也想食宿在你家,也请你当向导,如何?开田知道这又是一个赚钱的机会,忙笑着应道:中,中,请跟我来。

  开田领着四个有说有笑的年轻人进到院里,高声叫:丹根他妈,来客人了。暖暖因为有了接待天津那两个研究生的经验,出来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忙给几个学生一人倒了一碗白开水,又倒了两盆凉水让他们洗脸洗手。之后才把开田拉到屋里说:咱家就那一间空屋子,如今一下子来了两男两女四个人,咋着住?总不能让人家四个人挤一间屋子吧?开田想了一刹,说:要不,让他们中的两个人去邻居家借住?暖暖嗔怪地瞪他一眼:净出馊主意,去别人家借住,那住宿费不就要让人家得了?这样,把咱俩的睡屋腾出来,让他们住,咱夜里到灶屋打地铺。开田点点头道:行,就照你说的办。之后,暖暖又上前给学生们讲价钱,说:上次天津的晓景他们来,连当向导带吃住,俺们一天一人收他们一百五十块,你们来,还是这个价,不知你们愿不愿意?那些学生听了后都说:行,行,就一百五十块吧。当下就有个领头的便把第一天的六百块钱递到了开田手上。开田捏住钱顿觉一阵畅快,又是一笔钱到手了。天哪,保准是凌岩寺的佛祖在保佑俺们!

  暖暖原本想延长他们在家里住的时间,就像上次劝晓景两人那样劝他们也先住下歇歇,可这些学生们年轻,想跳想蹦的样子,一点也不想歇,当下就提出要上山,开田只好说:中,中。随即去院里把埋在那儿的白萝卜扒出了四个,用水一洗,每人递了一个说:俺们这儿没有水果,给你们一人一个萝卜,吃下去又解渴又耐饿。四个人都笑了,就边啃着萝卜边出了门。开田临出门时悄声问暖暖:晚饭加四个人吃,你能不能忙过来?要不,去找禾禾来帮忙?暖暖摇头说:你去吧,把客人陪好就行,家里的事你不用操心。开田就把刚收的六百元塞进暖暖胸口的衣袋里说:保存好,要像护你奶子那样保护好钱。边说边拍拍暖暖的两个奶子。放心吧你,哪一回给你丢了钱?暖暖白他一眼,自打两人结婚后,开田就总是把家里积下的一点钱都装在了暖暖胸口的衣袋里,他知道暖暖对自己那个地方看得最紧,当初暖暖没过门时,他几次想摸摸她那个地方都没有如愿。

  等日后咱们富了,我会好好地让你享福!到那时也像戏里唱的那样,给你配几个丫环!

  吹吧,你!暖暖笑了……

  这四个人上山见了长城后,也一样地高兴冲动,也是又量又记又拍照。其中一个男的,还仰靠在城墙上,大声地叫着:褐色的石头呀,你躺有多少年?你可曾记得我的祖先?可曾听过他的呐喊?可曾见过他手挥利剑?可曾看到他鲜血飞溅?可曾知道他为了楚国命赴黄泉?……开田估计他这是在作诗,可其他几个人却都笑了,其中一个女的笑道:我的牙都被酸倒了,晚上怕是吃不成饭了!那作诗的男的就朝那女的追过去,直追到远远的长城拐弯处,把女的扑倒在了地上……

  四个学生在这里玩了三天,每天都是早饭后上去,沿长城走着看着说着,有时还坐下写着,晚饭前再下山。开田领着他们,按谭老伯当初的说法,给学生们指点着哪是屯兵的地方,哪是练兵的地方,哪是出击的地方,说得一本正经,俨然像一个专家。四个学生走累了歇息时,开田就去山坡上采一些野花给两个女学生玩,找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给两个男学生看,几个人就都夸开田这向导当得好。最后那天临下山时,其中一个学生站在城墙上,面向西北高声叫着: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

  其他三个人听了就都鼓掌。开田听得糊里糊涂,不明白那人在叫些什么,问那三个人:他这是在喊叫啥子?其中一个女的笑道:他这是在背屈原写的《 离骚 》中的句子。

无忧书城 > 现代文学 > 湖光山色 > 开田爹出院
回目录:《湖光山色》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和五叔的六次相遇作者:路遥 2作者:莫言 3天行者作者:刘醒龙 4女心理师作者:毕淑敏 5活着作者:余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