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章

  在小掘一郎看来,杭州的四季中,要算是秋季最合他的口胃的了,尤其是深秋的有着小雨的夜晚。

  春夜和冬夜,他有时也会到六三亭俱乐部去胡闹。但秋夜他喜欢一个人呆在自己的客厅中,他喜欢穿上中国式的长衫,用曼生壶品茗。

  有时候,他也会取下挂在墙上的古琴。可是他弹不好,拨弄几下就只好停下来。往往这时他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沈绿爱。他曾听说,那个死去的女人,弹得一手好古琴。他想,赵寄客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个而喜欢上她的呢?

  他还是不能接受这个女人。尽管她已经死去多年,但在与她有关的人当中,她仿佛一直活着。他想像不出,这个一直活到死里头去的女人,凭什么,竟然还能弹得出一手好琴。这样的琴声,原本应该是发自那个叫盼儿的女子的纤细的手指下才合适的呀,他想。

  幽暗的灯下,他就仿佛看到那个姑娘了。她穿着一身洁白的中式大襟衣衫,梳着一根长长的中国式的辫子。她在博山炉的一缕清香下,半跪在地上,低头挑抚着琴弦。琴声是悠远而恰然的,其中又有深意。而他,他也是半靠在地板上的。他心痴神迷,恍兮愧兮,他的手里,始终捧着那只曼生壶。

  姑娘在一缕茶烟中消失了,小掘一郎摇摇头,他知道这都是他的梦境——不可告人的梦境。

  有好几次,他都已经整装待发,要到西郊的梅家坞一走。他知道,杭家的那个家人小撮着把这个姑娘藏在了什么地方。不就是藏在了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吗?笑话,如果连这样简单的事情都查不出来,他小掘一郎还凭什么入梅机关?

  梅家坞是一个产茶的好地方。龙井茶的本山产区狮、龙、梅、虎、云,其中的梅,就是梅家坞。小撮着本是翁家山人,娶得一个女人却是梅家坞人。梅家坞离杭州城不远,只是在山中,感觉好像是可以有了什么屏障似的。想起来,小掘一郎也是可以理解他们杭家的。他OJ怎么能把这么一个生着肺病的女孩子送到十万八千里路之外去呢?虽然太平洋战争爆发,日美正式宣战,但美国还是常常有药品,通过上海,秘密送到杭州羊坝头。他小掘一郎只要小手指动一动,就能断了这条通道。他也不是没有动过这个念头,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想,她和他一样,都是不能够假以天年的人——还是让她死在他后面吧。

  明天晚上,是他告别杭城之夜。没有任何宴请,他把这场告别安排在昌升茶楼。他要和杭嘉和来一场对养,他开玩笑地说,这场对养,输赢只赌一只手指。他认为他有信心赢他。

  此刻,他轻轻地蹑了一口龙井茶。中国的散茶,喝起来就是这样自由散淡。在这块土地上呆的时间越长,他就越感到了这种散淡之风的舒适之处。他这么想着,就斜斜地躺在了铺着地毯的地板上,随手拿过一个枕头。就在这时讷J被轻轻地推开了,一个女人,也如茶烟一般地袅袅而来。

  这是一个身着和服的女人,一个真正的日本女人。和服的料子,一看就知道是绸的,和这秋日的天气正好吻合。至于那花纹,在蓝白底色里配上秋草,连那系在腰间的双层筒状的带子也是恰到好处地显现出了秋草的图案。她的头发,完全按照日本传统女性的发誓式样盘了起来,脚上登着白布袜子,然后,再套上一双木展。

  唯一和日本女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她进来时没有脱去术展,鞋底就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动静。尽管如此,小掘一郎还是仿佛听见了女人走动时那和服下摆发出的微妙的沙沙沙的衣料摩擦的声音——久违的故园的声音啊……

  那女人走到了离小掘一郎不远的地方。她依旧是站着的,甚至连腰杆也没有弯下去,她的膝盖也没有像传统的日本妇女一样始终弯曲着。她的手始终双握在胸前,看得出来,她是在护卫着一个挂件。这么一来,她和小掘一郎之间的位置格局,就是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显得居高临下的了。小倔便遗憾地想,到底是在支那的日子太久了,即便穿上本国的和服,她也不再像是一个纯粹的日本女人了。

  虽然是那么想着,小掘还是从地板上站了起来,坐到茶几后面去,说:“你到底还是来了。”

  女人默默地看着他,没有认同也没有愤怒,他甚至能感受到她目光中的一丝怜悯。这双洞悉底细的目光使他难受。她和他记忆中的老师的女儿已经很不一样了——老了,灯光下的皮肤依然很白,但细细的纹路刻上了额角。小掘明白,并不是因为她老了才和从前不一样了,而是因为她的神情不再像日本女人了。

  “我已经很多年没见你穿和服了。在中国的时间呆得太久,也许,你已经忘了自己身上的大和民族的血统了吧?……你为什么不坐,你坐啊。“

  “身体发肤,父母所赐,和你一样,我怎么会忘了血统呢?”她的声音虽然沉静,但不免沙哑了。

  小掘把手里的曼生壶往茶几上一放,他的心顿时就烦躁了起来:怪不得传闻说叶子和杭家的大儿子更为般配,果然,连说话的口气也那么相近,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就指着她的和服说:“可是你连自己民族
的服装都已经不会穿了。我还从来也没有见过一个像你那样和服
的右襟压在了左襟之上的女人。羽田先生要是还活着的话,会为你的这身打扮羞耻的吧。”

  
叶子皱了皱眉,说:“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和你一起听过父亲的茶道课,那一节课专门讲的和服。父亲说,中国的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发左枉矣。当时我不理解这话的意思,父亲还请你来讲解。你告诉我说,孔子的意思是说,如果没有管仲,我们这些人大概就是披散着头发,穿衣服也要左边开襟了。我还是不理解其中的深意,父亲这才告诉我们说,左右大襟的风格起源于中国的右祆和左祆。右枉为君子,故而,和服是右边的大襟贴身;左征是夷狄,也就是未开化的臣民,他们的风俗是把左襟贴身穿的。父亲还告诉我们,古代我们日本民族,还未开化的时候,衣祆就是左边在里面的。我们的很多文明开化,来自于中国。我记得,当时的你,听了父亲的解释,非常高兴。“叶子突然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而吃了一惊似地说:“那时候你不像现在,不让任何人知道你有中国血统。那时候,你还是以自己有一个中国父亲而高兴的。那时候你也不叫小掘一郎,你叫赵一郎。“

  小掘一郎一直不动声色地听着叶子说。说完了,他也不回答,只是一声不吭地用曼生壶喝茶。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今天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们大和民族如今又回到未开化的古代去了吗?”

  “你知道我要和你说什么?”

  小掘一郎饮了一口茶,心中的烦乱还是压不下去。他发现他自己怕见这个女人。

  “我不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他只好重复一遍。

  叶子突然歇斯底里叫了起来:“难道你就不为你自己感到羞耻吗?难道赵先生一头撞死在石碑前的时候,你就不为自己感到羞耻吗?“

  小掘一郎大吃一惊,这样的爆发力,完全是日本女人式的。战争初起时他在本上的大型集会上看到过许多这样的大声喊叫的女人,可她们喊着的口号是天皇万岁和皇军万岁,与这个女人恰恰背道而驰。

  小掘一郎从茶几后面慢慢地站了起来,现在他明白,这个女人是绝不会按照他的意愿行事的了。从现在开始,他应该放弃她是一个日本女人的念头,她不是他的同胞了,她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支那人。

  他说:“看样子,你和你的那位杭嘉和一样,是不准备回去了。”

  “我既然已经来了,必然就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叶子傲慢地回答。她的酷似老师羽田先生的神情,使他既痛恨又欣赏。他想缓解一下他们之间的那种剑拔易张的空气,便重新坐回到茶几后面,调整了一下语气,才说:

  “你太紧张了,我并没有要扣留杭嘉和的意思,我只是请他明天夜里到茶楼去与我下一场棋。我一直听说他有着很高的棋艺,还没有领教过呢。过不了几天,我就要上前线了,我得把在杭州该干的事情都干完了,否则我会遗憾的。“

  “——你不是想和他下棋,你是想让他死——“

  “我就是想让他死,又怎么样呢!”小掘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那么你也会死的!”

  “你以为我会怕死?”

  “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你不想回日本去,你想死在中国。我知道,你想死在中国!”

  “我想死在战场!”

  “不,你是想死在中国!你曾经伪造身世,才进入陆军大学,才娶了你现在的妻子。你的底细我早已告诉国内密友。你要杀了嘉和,这封信立刻就会公开,军事法庭立刻就会把你召回国内。我列举的你的许多罪状,是足够处你以极刑的!“

  小崛一郎气得浑身发抖。他唯一还能在中国实现的这点愿望——死在中国这秘密,被这女人一语说破。他恨她!他恨这个同胞,恨这个茶道老师的女儿,甚至超过恨支那人。茶几上放着那只唐物石茶臼,他一把抓过来想朝那女人劈头盖脸扔去,结果却大吼一声,猛力朝茶几砸去。只听哗啦啦猛响一阵,茶几竟被生生地砸成两半。茶几上的茶杯蹦跳到了地上,茶水流了一地。

  叶子紧紧地闭住双眼,双手抱在胸前,她的全身也开始颤抖。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那个声音再一次向她发出低吼:“现在,你还以为我是要死在中国吗?”

  叶子颤抖地睁开了眼睛,松开了手,茶神陆鸿渐像泛着白光,静静地靠在主人胸前。叶子的嘴唇哆噱着,缓缓地点点头。

  小掘一郎似乎因为那猛烈的发泄而丧失了元气。一股巨大的疲倦骤然向他袭来,他就一屁股地坐在了那破茶几的后面,冷漠地问:“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早早地就告发了我呢?”

  叶子看看他,不再回答。

  “是因为他?”

  他们两个都知道“他“是谁,但他们都不愿意把那个名字从心里吐出来。

  “知道我会怎样处置你吗?”小掘这1次是自问自答,“我要把你送回国内去,就像你们把那个女孩子送到了梅家坞一样。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生离死别,什么叫可望而不可即……”

  百年茶楼,今夜一片肃穆,楼上楼下一片灯火通明,却看不到一个人。

  人还没有开始来呢,只有老吴升悄悄地坐在楼上临湖的栏杆旁。

  湖上,浙浙沥沥的雨下起来了,听得出它们打在残荷上的声音。老楼在风雨中飘摇,也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动。那是不祥的预兆——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又要发生。

  今夜,小扼要在这里与嘉和对奕。小场还专门派李飞黄去找一批观棋的中国人。躺在床上犯病的嘉乔,一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下棋还要弄一批人观战。老吴升说:“那都是人质啊,小掘要是下输了,他会把我们都给杀了的。”

  嘉乔听到这里,浑身上下就又痛了起来。刚才他又喝了一些老吴升熬的中药,这一次不但不止痛,反而变本加厉起来。在这样的下雨的夜里,他难受得几乎就不想活了。他说:“爹,你给我一些鸦片吧,吃了止痛。”

  吴升摇摇头,说:“我不给。”

  嘉乔突然就朝他干爹拔出枪来,他的声音鬼哭狼嚎,叫得十里路外都能听见:“妈的我恨你!都是你害的我!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分明是毒药嘛!“

  老吴升照样一声也不吭,嘉乔就继续叫着:“你给我鸦片,现在就给,你给不给?你给不给?说,你给不给!”

  老吴升突然说:“你痛了还能叫,吴有被日本佬打死,连最后一声叫我都没听见,你跟他一命抵一命才划算!”

  嘉乔早已被宠养成的骄横,在犯病时已经发作成另一种病态。听了吴升的话,他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下来,举着枪上前,用那只没有举枪的手,对着吴升的脸一阵乱抽,一边抽一边叫道:“你再敢说一遍!你再敢说一遍!“

  吴升的老太婆从里屋出来,看到嘉乔这副样子,吓得也是一声狂叫:“嘉乔你疯了,你抽的是谁?他是你爹啊!”说着就上去一把抱住嘉乔。

  谁知嘉乔浑身痛得什么也顾不上了,一把推开了那老太婆,发了红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叫道:“谁他妈的是你们的儿子,谁他妈的是我的爹!我的爹姓杭,早被你们吴家逼死了!“

  老太婆听了此言,真正可以说是如被天打五雷轰一般,一把扑过去抓住老吴升的领口,哭叫道:“老天爷啊,老天爷你开开眼吧,你看看我们养了一条什么样的恶狗啊!”

  吴升嘴角流着血,被员乔打得气都喘不过来了,但还能连连无力地点着头,断断续续地说:“打得好——打得好——打得好啊

  嘉乔像一条狂犬,在他的吴山圆洞门里翻箱倒柜起来。他曾经记得,父亲有过一包雷公藤,那是著名的毒药,人称断肠草。吃一点点,人就要中毒,多吃一点,那可就要当场毙命的了。

  可是他怎么找也找不到了,气得他眼冒金星,出来一把抓住吴升老婆,吼道:“说,断肠草到哪里去了?”

  老太婆哪里晓得什么断肠草,她也从来没有看见过嘉乔竟然露出这副吃相,一时吓得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指着吴升说:“你问你爹,你问你爹吧。”

  吴升这才站了起来,一边擦着嘴边的血,一边说:“早就被人家用完了……”

  “用完了……”嘉升凄惨地重复了一句,“就是说,我连死都死不成了——”

  “人要死,还怕死不成?西湖里又没有加盖!”老吴升突然说。

  嘉乔变了形的脸一步步地朝吴升通来,枪就一直逼到了吴升的脑门子上。吴升的眼睛就闭上了,心里想:报应啊,报应到底还是来了……

  吴升老婆却一下子跪在了嘉乔脚下,边磕头,边哭着说:“乔儿,乔儿,看在我们养你那么大的分上,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响,老太婆吓得一声华住,哭都哭不出来。怔了不知多少时候,才大叫一声:“老头儿啊——你死得好惨啊——“

  但见那老头儿却也不曾就地倒了下去,直直地站着,眼睛瞪得老大,一副痴呆相。这才晓得,嘉乔到底还是没朝吴升的脑门子上打,那一枪是打到天花板上去了。

  嘉乔看着半痴半呆的老太婆,吼了一声:“滚!”

  老太婆连忙说:“就滚!就滚!“拉着老头儿朝里屋走。老吴升却停住了看着嘉乔,说:“乔儿,你吃了我的中药吧,这可是解毒的,爹不骗你!爹还想让你活啊!“

  嘉乔突然大笑起来,他找到鸦片了,他可以止痛了。一次一次地被吴升哄着吃药,他已经不相信有什么作用。他挥着枪说:“快走吧,该上哪里就上哪里去,别在我眼前晃,我再发起火来可就顾不得了。”

  吴升拿手遮着自己的眼睛,哭了起来,叫道:“乔儿,爹是真的想让你活啊……”这么说着,到底还是跌跌撞撞地走出去了。老太婆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雨巷中走着的吴升后面,哭着说:“老头儿啊,我们走到哪里去啊,吴有也被日本佬打死了,吴珠好好的人不做要去做婊子。活了这把年纪,杭州城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了,我们总不好让婊子养我们吧,你叫我们去哪里啊……”

  吴升半推着老太婆,往秋雨中走去,边走边说:“走吧,走吧,天无绝人之路啊——”

  在苍茫的夜色中走出好远,老太婆还没有忘记回过头来看看她的吴山圆洞门,一边说:“造孽啊,活了这把年纪,还要被做儿女的赶出来,造孽啊——”

  吴升却说:“没有被他打死就是福气了!”

  “这个汉奸,还是人吗?连自己娘都敢杀。活一天,好人的命就在他手里摸一天,不如早早死掉才好呢。“

  吴升听到这里,突然站住,捶胸顿足起来:“乔儿啊,我心痛你啊,乔儿啊,我、我、我——”他拔腿就往回走,走了几步又倒了回来,好像神志又清醒了一些,轻声对着老太婆的耳朵说:“你知那断肠草到哪里去了吗?实话告诉你,都让我给他下到茶里面去了。”

  这一句话,吓得老太婆脚底打滑,浑身上下就软了下去。

  “你,你你你你——你给他下了毒——“

  “也不是这一日了。”吴升叹了口气说,“从他弄死沈绿爱开始,我就开始给他往茶里头下毒。原本只想放一点点,只让他吃了身子虚了,没法出去做坏事便可。没想到他执迷不悟,你没见他时好时坏的,我也下不了这个手啊。直到那个小掘打死了吴有,我才发了狠心,给他往茶里多放了一点。吴有是我的亲骨肉,他再坏,也是被嘉乔这个坏种带坏的。如今他被日本佬打死了,嘉乔却还照样当日本佬的狗,我气不过。可我没想要他死,只想让他少动弹少造孽啊!”这么说着,老头子就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老太婆也哭了,说:“老头儿我今日才算识得你-…·”

  突然他们似乎听到了闷闷的一声,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不知是不是枪声,嘉乔会不会……许久没有动静,吴升便又顿着脚朝吴山圆洞门哭,一边哭着一边叫着:“乔儿你可不能死啊,乔儿你可不能死啊……”

  这么哭着,却又倒走着,一步一步地走远了,到他的昌升茶楼,作最后的告别去了……

  被李飞黄持持刮刮弄到茶楼来的观战者,真正可以说是杂七杂八。比如当年曾在三潭印月岛上给杭家少爷姑奶奶泡茶的周二就被拖来了。当然也有主动来给嘉和助威的,比如陈揖怀,那就算是质量高的了。说到质量差的,比如竟还有那当年偷了杭家衣物的扒儿张。见了杭嘉和就磕头,边磕头边说:“杭老板抗老板,你今日里可要给我们中国人争口气啊,你赢了,我就把那张《琴泉图》还给你——”

  杭嘉和想,《琴泉图》到底还是在他手里啊,却说:“我若输了呢?”

  “输了我就不管你了,谁叫你输的!谁叫你不给我们杭州人争面子的!“

  李飞黄听了生气,指着扒儿张,挥手说:“走,走,走,你到这里凑什么热闹?你当是从前喜雨台杭州人下棋打擂台赛啊。嘉和你可不要听这贼骨头胡说,他这是要你出人命呢。“

  “不要给我搅五搅六了,不过是下棋,莫非道谁输了谁赔一条人命?”扒儿张是个混混,说话一向没大没小的。

  陈揖怀在旁边,看嘉和一声不响,就对扒儿张说:“今天夜里这局棋,你们只管看着,千万不要添乱。虽说不是一条人命,也是跟人命差不多。谁输了,谁要斩一根小手指头。“

  李飞黄也说:“嘉和,老同学,今夜这场棋,你是万万不可赢的。你若真赢了,那小掘岂不是得断手指头?他哪里会真正断手指头,说不定他的手指头没断,我们这些观棋的倒要先断了人头,你若输了,小掘倒不见得会要你的手指头。他不过是争日闲气罢了,你也不用当真——”

  “——煞屁!”李飞黄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扒儿张拦腰斩断,点着李飞黄的脸就拍手打快板——

   煞屁臭,抓来灸,

   灸灸灸不好,肚里吃青草,

   青草好喂牛,牛皮好绷鼓,

   鼓里鼓,洞里洞,哪个煞屁烂洞孔。

  茶楼里等着日本人来下棋的所有的中国人,甚至包括李飞黄,包括杭嘉和自己,也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亏得这个扒儿张,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他还会想起那么一段杭谚来挖苦李飞黄。杭嘉和指着扒儿张说:“好哇,果然我的图就在你那里,你倒是有本事,藏到今天才说出来。”

  扒儿张指天咒地地说:“老早就想还你的了,只是担心你烧了一回自家的大院,会不会又烧了我送回去的画。那就太不划算了,还不如留着给我自己救急好呢。“

  “既然这样,怎么这会儿你倒说出来了?”陈揖怀问。

  扒儿张伸出大拇指,一直晃到杭嘉和眼前,高声说:“你不晓得还是假痴假呆?人家杭老板,今天有胆量到这里来和日本人对棋,他就是杭州人里的这个!我怎么还好偷人家的东西,你们说是不是?“

  大家又都笑了,第一次发现了扒儿张也有可爱的时候。嘉和就说:“扒儿张,你记牢,我若日后不能跟你回去拿我的图,你得亲自给我送回杭家去,说话要算数。”

  他是带着笑说这话的,但听的人大多都一下子湿了眼眶。只有执儿张开心地回答:“杭老板你放心,我一定送到你手里。不过我们有言在先,今天夜里你可是一定要赢了那日本佬儿东洋鬼子的——”

  这么说着说着他就停住了,发现大家的脸都绷得紧紧,回头一看,面孔也微微有些发白了,他的身后,站着的正是神情淡漠的小掘一郎。

  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夜晚来到这里?为什么要与这样的一个人对奔?小掘一郎看着一屋子的穿长衫的套短褂的中国人,自己问自己。他看到那个人——他的对手,正坐在那边窗口的茶桌下,他的半被暗色遮蔽的面孔的神情令他难受。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点也不想见到这个人,他不得不承认——他只是想体面地离开。

  他使了一个眼色,有人就搬上了棋盘——纵横19条平行线,构成361个交叉点,360枚棋子,分黑白二色,安安静静地躺在茶楼的灯光之下。他站了一会儿,看上去从容不迫,心里却有些不安。那个男人并没有站起来迎接他——是的,他已经习惯了被迎接,他一时不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怎么主动地去和支那人对话。

  他终于走上前去了,站到了杭嘉和面前,面带和气地说:“对不起,我来迟了一步。”

  围坐在这个人身边的人,一个个神色肃穆地离开了茶桌。现在,他看清了,其实这个人一无所有,除了眼前的一杯茶,茶烟在昏黄中极慢地维绕着。这个人沉默不语,慢慢的,端起茶杯来,饮了一口,又饮了一口。

  这个人的态度令人焦虑。他解下军刀,放在一旁空着的椅子上,坐在他对面。有人送上来一杯茶,现在他们两人就慢慢地品起了茶。

  茶楼里灯火通明,听得到外面浙浙沥沥的雨声,时间过得很慢了。小掘感到了无趣,他又挥挥手,棋盘就移到了他们坐的桌面上。

  他终于说:“怎么样,来上一局?”

  嘉和没有开口,只是用手指轻轻地叩着桌面,u4了一声:“吴老板……,,

  吴升亲自拎着大铜茶壶上来,为他兑了水。嘉和还和他打了一个招呼:“浅茶满酒,够了。”

  小掘的怒气开始升上来了。他是打定主意,今夜不再放出心里的魔鬼,但他控制不住。他说:“杭先生,请问谁执白?”

  杭嘉和摇摇头说:“我不执白。”

  “你是让我执白,你执黑?”

  “我也不执黑。”

  小掘微愣了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嘴角轻轻抖了起来。他说:“请问…··杭先生的微言大义?”

  “我没有微言大义。我不会下棋。“

  闻言小掘的脸都歪了,却很快仰身哈哈大笑起来:“你不会下棋,你竟会当着你的那么些同胞面前说自己不会下棋,难道你也怕斩手指头?你放心,我不会——”他突然止住了大笑,指着周围的人问:“你们呢,你们呢,你们都不会下围棋吗?都不会下你们中国人发明的围棋吗?“

  他的目光就逼住了李飞黄。李飞黄拱着手说:“不是不会下,是在你太君面前怯了场,不敢下了。”

  小掘是想下台的,从杭嘉和的目光里他已经明白,这个人,今天是不打算回去的了。可是他并没有想要他死的意思,他不想见到他,但是他并不讨厌他,他恨这个人,但他看得起他。

  他的话锋就这样移到了车飞黄身上,微笑着说:“李教授,杭老板是真的不会下,你可是怯场,你替杭老板上吧。”

  李飞黄一边勉强笑着,一边摇手说:“我是真的不行,多年不下了,抱歉抱歉。”

  小掘突然抬高声音,用日语叫道:“李飞黄,你好不识抬举!”

  李飞黄面孔一下子煞白,张皇地回顾着,脸上挂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说:“我的确是不会下的了,不信你问问各位,我真的是多年不下了。”他顺手就拉住了扒儿张,求救似地摇着,脸上几粒浅浅的麻子也涨红了。

  扒儿张先是莫名其妙地看着李飞黄,然后大概是从他的恳求的目光里悟出了什么,张口就说:“太君他真的不会下棋。”

  “你知道他不会什么,他会什么?”小掘冷笑地问,他已面露杀机,但扒儿张却不会察言观色。

  “他会——他会弹琵琶!”扒儿张一拍脑袋,指着李飞黄的脸说,“太君你看,他脸上有麻子,有麻子的人会弹琵琶。”

  他就拍着手又认哈队唯念了起来:

  麻子麻,弹琵琶,

  琵琶弹到天,做神仙;

  弹到地,做土地;

  土地娘娘轰的一个屁,麻皮弹到毛坑底!

  他一边念着,一边用手指将一个个人点过去,念到“毛坑底“时,正好指到小掘一郎的脸上。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然后,是无论如何也憋不住的大笑。小掘不太能听懂杭州话,但他感觉到这些支那人在取笑他。他侧过脸来,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的对手,他仿佛稳坐钓鱼台似的,正在微笑。他的微笑,像利刃一般穿透了他寒冷的心。在这个热闹的中国茶馆里,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他愤怒地抓起一个茶杯就往地上摔,一下子就止住了所有的笑声。但扒儿张却慢了半拍,刚才大家笑的时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现在人家不笑了,他却突然真正感到了好笑。他就哈哈哈地独笑出了声,第二串笑声还没煞尾,只听闷闷的一声,他的胸口好像被人拍了一下。他还想回头看看,突然觉得心口剧痛,低下头,他吓坏了,血像什么似的渗了出来,再一抬头,他看见小掘一郎手中的枪还冒着热气,他就一下子叫了起来:“杭老板,日本佬打我——”他就瘫了下去。

  谁也不会想到,包括小掘一郎自己也没有想过他要开枪。大家都被这突然发生的惨剧震住了,小掘几乎和嘉和同时冲了上去,嘉和一把抱住了倒在地上的扒儿张,只听到扒几张咽气前的最后一句话——”日本佬打我——图……在……你……枕头下……”

  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小掘一郎半跪在地,抬起头,面对嘉和,竟面色仓皇,结巴了起来:“我-…·没想……打死他!没想……"

  然后,他看见那双发烧发怒的眼睛,他听到那人咬牙切齿地朝他轻声吼了一声:“杀人犯!”小掘迅速而绝望地冷静下来,傲慢地离开了这一摊中国人的血,他知道他又欠下了一笔血债。然后他说:“继续下棋。”

  等杭嘉和抬起头来的时候,被枪声招来的宪兵们,已经里里外外地包围了昌升茶楼。小掘的目光,从刚才的犹疑变成了现在的残忍——那种豁出去的准备开杀戒的冷酷。

  所有在茶楼里的中国人,都被日本宪兵们团团围住,动弹不得。杭嘉和挺直了腰,说:“把他们都给我放了,我和你下这盘棋。”

  现在,茶楼里只有三个人了。他们是杭嘉和、小掘一郎、茶楼的主人老吴升。

  老吴升看着这两个人对峙在这一盘棋旁,他们的身下是一摊摊的血水和茶水,老吴升的眼睛也在出血了。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小掘一郎非得要和嘉和下棋,但他晓得杭嘉和为什么说他不会下棋——他很懂他们杭家人说话的风格,杭嘉和是在对这个日本鬼子说——你没有资格做我的对手!我绝不和你下棋!

  他看见他们两人在一支烛光下的对峙,他听见那个日本佬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声音:“现在你就不怕断了你的手指头?”

  然后,他看见杭嘉和轻轻用他的长衫的袖口一抹,三百六十粒黑白棋子就哗啦啦地落下了地。有一粒白子,划了一个很长很美的弧线,一直滚到了他脚下的血泊中。

  然后,他就看到他们两人对峙得更近了,他听见那日本佬举起放在桌上的军刀,几乎是意味深长地说:“你输了……”

  然后,他就看见嘉和接过那把军刀,一声轻吼,刀起刀落,血光飞溅,他竟生生地劈下了自己左手的一只小手指。吴升看到一股血喷了出来,一直射到了刚才扒几张流淌的那摊血上。

  现在,他们三个人都在深秋的西子湖畔发起抖来,血在他们之间喷涌着。小掘一郎面无人色地站着,一言不发,谁也不知道他内心被震撼的程度,在场的人只看到他摇摇晃晃地映在茶楼墙壁上的身影,这个身影在颤抖中低矮了下去,融化在黑暗中,终于消失了……

  另一个因为痛楚而挺直高拔的身躯,咬紧牙关,默默无言,也在颤抖中倒了下去,就倒在脚下的那摊血水和茶水之间了……

  那个见到了这一切的老头儿,半张着嘴,扑过去背起了倒下的人,也扑倒了那支燃烧的烛台……

  那天夜里,杭州城沿西湖一圈住着的居民们,有许多人都看到了涌金门外的那场大火,他们眼睁睁地瞧着这百年茶楼在黑夜里化为灰烬——火焰冲天,又倒映在西湖水中,悲惨而又壮美极了。
尾 声

  公元第一千九百四十五年八月下旬,浙江天目山中那佛门破寺,依旧一片安宁。狂欢的日子刚过去,十二岁的越儿已经平静下来了,正和烧窑师傅耐心地等待着一炉即将开启的天目盏窑。

  这些天目盏与平日的碗盏倒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只是在每一只碗的足圈底部烧上了“抗战胜利“四个小字。这四个字还是越儿请阿哥忘忧写的。越儿虽然在忘忧的教导下也能识得一些字,但他几乎不能写。哥哥忘忧告诉他,日本人到底投降了,他们可以回杭州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越儿立刻兴奋起来,他年少单纯,和忘忧那“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的心情,到底是不一样的啊。

  忘忧说:“再等一等,再等一等,会有人来接我们的,会有人来接我们的……”

  “是那个吹口琴的杭忆哥哥吗?”

  忘忧不想让李越看到他内心的担忧。他惴惴不安,夜里恶梦不断,他害怕自己心里的那份对死亡的预感。仿佛为了赶走这种钻进了心里的不祥,他就爬到大白茶树身上去摘夏茶了。夏天的大白茶树,长得和一般的茶树一模一样了,郁郁葱葱的一片。他天天靠在大枝权上,一手握着口琴,朝另外一只手心敲打着。他的在天光下睁不开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一直望着向山外去的小道,目光很久不转动一下。

  有时候,越儿从窑口回来,站在大茶树下,就拍着树干问:“大茶树,大茶树,吹口琴的哥哥会来接我们吗?”

  当他第十次这样问讯的时候,远处山道上,终于有几个人向他们走来了。最前面的是个年轻女人,背上背着一个小男孩。忘忧的心狂跳了起来,绝望和希望,把他的喉头塞得喘不过气,苍白的手也控制不住地发抖。然后,他把口琴贴到了唇边,耳边,颤巍巍地就响起他从小就熟悉的曲子:

  苏武人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

  苦熬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

   牧羊北海边……

  然后,他看到那个年轻的女人来到了大茶树下,对着树喊:“是忘忧吗?”

  忘忧从树上就溜了下来,面对那女人站着。他听到大茶树飒飒地抖动着,他什么都明白了。

  那女人却把背上的小男孩放下,推上前去,说:“这是你的忘忧表叔。”

  忘忧蹲了下来,问小男孩:“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犹疑了片刻,轻轻地说:“得茶。”

  “得茶?”

  “就是得茶而解的茶嘛。”小男孩老三老四地解释,却眼馋地盯着忘忧手里那把奇怪的会发出声音的东西,对背他的女人说:“茶女阿姨,我要……”

  忘忧就把口琴放到了他的小手里。小男孩急不可待地胡乱吹了起来,一边吹一边奇怪地看着周围的大人们,他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们突然都流出了眼泪。

  从天目山中白茶树下开始出发,向着千山万水之外中国的大西南而去,一直走到云贵高原,一直走入热带丛林,走入古代茶圣陆羽所说的古巴蜀的阳崖阴林中去——你发现茶的身躯,正在随着故乡的接近而越长越威风,它们向着高高的蓝天伸展大枝,像巨无霸,像童话中那些摇身一变的神怪。

  他们是生长得多么遥远的大茶树啊,远得就好像长在地平线之外了。

  那一天,就在那株西双版纳的大茶树下,同样是三岁的小男孩小布朗,正在树下玩耍。有一片大茶叶子飘下来了,像蝴蝶在飞。他在树下跳跳蹦蹦地抓它,一抓,抓到了一个大怪物。

  这是一个多么高大的破破烂烂的大怪物啊。浑身上下漆黑,只有眼球是白的。那个怪物还会说话呢,他说:“孩子,你妈呢?”

  小布朗听不懂他的话,他吓哭了,叫着:“邦原伯伯,邦成伯伯——”

  然后,一个穿着布朗族服饰的年轻女人,从树下的茅棚中出来了。她盯着那个怪物看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地说:“小布朗,爸爸回来了,小布朗,爸爸回来了,叫爸爸吧,爸爸回来了-…·”

  日本在华作战军人小掘一郎却是在更晚一些的时候,陪着他的上司、日军第133师团长野地嘉平从战场上回到杭州的。8月15日,日本天皇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投降的签字仪式在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国旗舰米苏里号上举行。今天,9月6日,小掘一郎要参加眈一却是中国战区十五个受降区中的第六受降区的受降仪式了。

  宋殿,出杭州城不过几十公里,离它的辖区富阳县城不远,曾是日军144师团在杭州地区的特工据点之一,可谓碉堡林立,战壕纵横,特务如蚁,军犬成群,还有专门丢中国人尸体的千人坑。没想到,这一日却成了日军伏首举手投降的日子。士兵们对天皇宣布的无条件投降的诏令反应激烈,剖腹自杀的也不止一个两个。那些渴望早日回家的士兵们,虽然已经放下了武器,但两手空空的他们依然站得笔挺,有的人手里还拿着一支平日里训练刺杀时用的木头枪,以表达他们败军之兵的最后的气概。

  这些情状,在同僚眼里,或许还有几分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伤感,小掘看来,却只是一场无聊荒诞之举。甚至那场使日本人丢尽脸面的受降过程,也不曾使小掘内心泛起什么感情的浪花。

  作为日军败将一员,他一直跟在受降人员后面,同车到达宋殿的地主未作梅家门前的空地上。他看见了那个临时搭起的受降台,上面所设的圆桌,为中方的受降席,台下所设的菜桌则为日方的投降席。他还看见台上悬挂着的中、美、英、法等盟国战旗,他也看见了半降着的日本国旗。他看见那些从降旗下走过的一张张阴沉的脸——野地嘉平、施泽一治、达国雄、大谷之一、道佛正红、大下久良、江藤茂榆……这些面孔,包括他自己的面孔,一个个,曾经是何等的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哪!而今,却真正是羽扇给巾一挥间,强虏灰飞烟灭了。

  从宋殿回来,他就去了梅家坞,他知道,那个姑娘不但没有死,反而活得越来越健康了。而他,却是注定要消亡的了。他一点也不惧怕这种消亡,只是在此之前,他还有些东西要交给那姑娘罢了。

  初秋并不是植树的季节,但苏堤上人声鼎沸,许多杭州人都背着铁锨锄头来了,他们是来挖那年日本人逼着他们砍去桃花后种下的樱花树的。八年的樱花,也已经长得很美丽很繁华了,却经不起迁怒于它们的杭人的砍伐。一些人在齐根处砍了之后,另有一些不解气的人过来,使劲地挖那些已经扎得很深的根。

  在这其中,又有一个疯疯癫癫的半老头子,穿着一件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破长衫,一边喊叫着劳动号子,一边窜来窜去地指导别人如何才能把树根全部挖出来,看上去他就和那些樱花有着特别的深仇大恨似的。

  他的目光执著,有一种明显的痴呆。别人一边推开他的热心指导,一边说着:“去去去,那年种樱花也是你最积极,如今砍樱花又是你最积极了。怪不得家里没人再跟你过呢,谁知你是真痴真果还是假痴假呆?!”

  杭嘉和与陈揖怀,两人加起来也只有一双好手,此时,倒也安安静静地掘着一株樱花树。挖着挖着,陈揖怀感叹起来,说:“桃又何辜,樱又何辜,都是人的作恶啊……”

  正那么说着,就见痴呆者跑了过来,盯着他们直嚷:“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东风!听见了没有,不是樱花依旧笑东风,是桃花依旧笑东风!是桃花依旧,是桃花依旧,是桃花依旧……哈哈哈哈……是桃花依旧……“他就那么嚷着叫着,手舞足蹈,在苏堤上一路癫狂而去了……

  陈揖怀说:“日本佬投降那天,我还看他在门口放鞭炮,神志清爽着呢,怎么说疯就疯了呢?不会是怕别人把他当了汉奸处置,装疯的吧?“

  杭嘉和看着他的背影,好半天才说:“这一回李飞黄可是真疯了。你还不晓得吧,他的儿子李越跟着忘忧从山里出来,听说父亲跟过日本佬,死活不认。前日西岸从美国来信,把儿子的姓都玫了,如今李越也不叫李越,叫方越了,吃住都在我家,倒把我叫起爸爸来。你看,李飞黄这个人,要说学问,他和小掘也都算是学富五车了吧,可是打起仗来,学问到底做什么用场呢?”

  陈揖怀却手搭凉篷说。”你说起小掘,倒叫我想起来了。你看那边湖上小舟里,只坐了一男一女。我看那女的像盼儿,那男的倒是像那个小掘呢。”

  
嘉和也朝那边湖上望了一望,说:“就是他们。小掘要见盼儿,说是要把那只曼生壶和一块表托给她。“

  陈揖怀吃惊地连手中的锄头柄都松掉了,用他那只好手指点着嘉和的脸,说:“你、你、你,你怎么敢让他们两个坐到一起?那个魔鬼,枪毙十回也不够。他不是战犯,谁是战犯!”

  嘉和仰起脸来,眯缝着眼睛望着湖面。平静的湖水间,有一只鸟儿擦着水面而过……他说:“已经做了魔鬼,最后才想到要做人……”

  “想做人!想做人也来不及了!“

  “是啊…·,·来不及了……“嘉和朝陈揖怀看看。揖怀突然大悟,说:“赵先生若能活到今天——”

  “——揖怀!”嘉和拯了一下锄头柄,陈揖怀立刻就收了话头,他知道自己是犯了大忌了。

  好半天,才听嘉和说:“……不可说啊……“

  他们两人说完了这番话,就呆呆地坐在了西湖边,望着里西湖孤山脚下那一片初秋的荷花。陈揖怀怕嘉和触景生情,想到已经牺牲三年的杭忆,便把话题绕到叶子的儿子杭汉身上,说:“杭汉有消息吗?他也该是回来的时候了。”

  提到汉儿,嘉和面色疏朗了许多,说:“刚刚收到他的信,这次是要回来一趟了,说是还要带着他的那个妹妹一起回来呢。你看,抗战刚刚胜利,他们的那个茶叶研究所就被当局撤了移交给了地方。还是吴觉农先生,说是要把他们这两兄妹一起接到上海去,搞个茶叶公司,自己来干。这趟汉儿回杭,是要与我们商量此事呢。“

  一不是说寄草和罗力也一起回来了吗?”

  “正在路上呢。想不到吧,寄草也有一个儿子了,和得茶差不多大,这下两个孩子可以作伴了。“

  “想不到,想不到!”

  “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因为嘉平和茶业沾了那么一点关系,这次随了庄晚芳先生一起到台湾接受日本人投降时交出的茶业行了,一时还回不了杭州呢……”

  陈揖怀听了不由大为振奋,说:“再过几巳叶子也能到杭州了,真是喜讯频传啊。看样子,忘忧茶庄劫后余生,又可以开始振兴。你们抗家虽说曾经家破人亡,到底撑过来了……”

  话还没说完整,就见湖上一阵大乱;有人尖叫:“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有人跳到水里去了——喂,喂,那边船上的女人,你怎么不叫人去救啊!你怎么不叫人去救啊!来人啊——“

  所有岸上挖樱花树的人们都纷纷放下锄头,冲到湖畔。有几个性急的小伙子就要往水里跳。

  再听湖上有人叫:“别下来,这是小崛一郎,是日本佬儿,到西湖来自寻死路的!”

  偌大一个西湖,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自杀事件震惊了。西湖和西湖边所有的人一样,一下子屏住了呼吸。就只见湖中心一只孤零零的小舟,舟上一个孤零零的女人,女人怀里一把孤零零的曼生壶,壶里一只怀表,还在孤零零地响——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整个下午杭盼都和小掘一郎在这条船上,他们一直没有说话。偶尔,当杭盼抬起头来时,她会与小掘一郎的目光相撞。小崛的目光很用力,他一直在紧紧地盯着杭盼,想着心事。直到刚才,小掘看着前方,突然说:“那是苏曼殊的墓。”

  她抬起头来看看他,他的眼睛湿湿的,像是两蛇正在融化的冰块。

  “感谢你接受了我的邀请。”他有些笨拙地说道。

  “我父亲说,不用再怕你了。”

  “嗅。你父亲……你父亲……“小观若有所思地朝堤岸上看,两人又复归于沉寂。”我要告诉你,我不能够再活下去了。”小掘冷静地对杭盼说。

  杭盼抬起头看看他,把曼生壶往怀里揣了揣,才说:“我知道。”

  “你知道?”小拥有些吃惊,“你知道什么?”

  “上帝创造了人,上帝也创造了爱。可是你想毁灭爱。你毁灭不了。你连你自己心里的爱也毁灭不了——”

  “所以我只好与爱同归于尽了。”小掘仿佛谈论别人的生死一般,淡漠地笑了一笑。他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套着那件他喜欢穿的中国长衫。

  杭盼突然问:“这把壶是我家的,这只挂表是你的。你要我转交给谁?”

  小掘皱了皱眉,仿佛不喜欢这个问题,只是挥挥手说:“你要是愿意就留下吧,也许有一天我女儿也会来杭州……”他摇摇头不愿意再说下去,却问道:“要不要我送你上岸?”

  盼儿再一次看着他,她从来也没有发现他的面容会和另一个亲爱的人那么相像。她的胸口还贴着一张沾血的照片。一位少女,正在樱花树下微笑,那是赵先生的遗物。这么想着的时候,她就缓缓地摇摇头。

  他看到她低垂下头,他听到她的哺哺祈祷:“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岸上,突如其来地响起了一个疯癫者的尖厉的声音:“不是樱花依旧,是桃花依旧,是桃花依旧啊——哈哈哈哈……”

  她终于听到了他落水时的声音。他在水里挣扎,但又渴望永坠湖底,她能够听出这种心情。但她低着头,只盯着手里的曼生壶。……只能这样了,愿主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救我们脱离凶恶……阿门……

  西子湖三岛葱笼,站在孤山顶上往下看,正好呈一品字,形成了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蓬莱三山的意境格局。虽然三岛历经劫难,尚未恢复花容月貌,但迫不及待的杭州人,已经一船船地朝湖上拥去了。三潭印月我心相印亭前,坐着许多边喝茶边饱览湖光山色的游客。有人正在向他们介绍着三潭印月的来历,甚至一个日本佬儿的投湖自杀也不能打断他们对良辰美景的欣赏——终于回来了,湖边品茶的日子……

  只有一张茶桌是空着的,每当有游客想往上坐的时候,茶博士周二就认真地说:“客人,对不起,这张茶桌是预定好的,我天天在等着他们来喝茶呢。”

  “什么时候定的,怎么天天都空着啊?”

  “这句话说来长了——八年前预定的。”

  “啊哟,那还说得好吗?”

  周二叹了口气,望望桌子和四张椅子,桌上四只青瓷杯,早已铺好了忘忧茶庄上好的软新。周二想了想,拿起热水瓶,挨个儿冲了四杯热茶。干茶浮了上来,热气腾腾,一股豆奶香扑鼻,一会儿香气散了开去,融入湖上清新的空气中。周二望着湖面,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自己也说不准,那些年轻人还会不会来喝茶。他还不知道,他们当中,有的人正走向湖边,而有的人——他们永远也不会再来了……(第二部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男人这东西作者:渡边淳一 2人生作者:路遥 3我的阿勒泰作者:李娟 4青铜时代作者:王小波 5红高粱家族作者:莫言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