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门之心目录

引子

所属书籍: 千门之心

“姐姐!”在舒亚男转身离去的时候,明珠立刻就想追上去,却突然感到云襄的手在不由自主地颤抖,她惊讶地回过头,立刻就被云襄的样子吓坏了。只见他双目赤红、浑身发颤,身子摇摇欲倒。明珠连忙扶住他,惊惶失措地问,“云大哥,你……你怎么了?”

  云襄推开明珠的搀扶,强制镇定地说道:“我没事!就是身子有些不舒服,咱们回去吧。”

  明珠连忙招收叫来一辆马车,将云襄扶入车厢。躲入幽闭的车厢中,云襄才无力地瘫倒。此时他心中没有半点报复的快感,只有说不出的心痛和绝望。

  回到住处,云襄总算恢复了正常。明珠将他搀入书房,突然红着脸问:“云大哥,你说你要娶我,是真的吗?”

  云襄一怔,勉强笑道:“当然是真的,咱们明天就上北京,我要亲自登门向你父母提亲。”

  “谢谢!”明珠突然泪流满面,含泪笑道,“虽然你是在骗我,可我还是非常开心。”

  “我没有骗你!”云襄急忙解释,却被明珠捂住了嘴。只见她泪中带笑,凝望着云襄的眼眸说道:“云大哥,你可以骗我,但你不能欺骗你自己。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喜欢的是我姐姐,可我就是不愿正视。我就像任性的孩子,用一个又一个渺茫的希望来欺骗自己,总是相信时间可以改变一切。但现在我终于明白,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可有一种东西永远都不会改变,那就是你对我姐姐的感情。”

  “明珠……”云襄心神巨震,欲言又止。却见明珠含泪道:“我以前总以为,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是深爱一个人却永远也得不到,哪怕他就在你身边,你也永远走不进他的内心。但现在我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种痛苦更甚于此,那就是相爱的人却相互伤害,爱得越深,伤得也就越深。从我姐姐第一次离去,到今日突然的出现,你心中的痛苦明珠感同身受,明珠代替不了姐姐,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代替姐姐。”

  明珠说着缓缓摘下项上的雨花石,依依不舍地递到云襄手中,哽咽道:“虽然我很想留下它,虽然我真的不想放弃,但我更不想令你继续痛苦。你送给明珠的镯子明珠会永远珍藏,明珠今生今世再也忘不掉深爱过的你,但你要尽快忘了明珠,你要快快去找你真正的爱人!”

  明珠说着忍不住扑到云襄怀中,呜呜哭道:“抱抱我,最后一次再抱抱明珠。我不想走,我真的不想走!可我不得不走,你要快快忘了明珠,快快忘了我吧!”说着明珠在云襄脸上深深一吻,然后依依不舍地放开云襄。在云襄愧疚与怜惜交织的目光注视下,含泪离去。

  筱伯见明珠泪流满面出门而去,疑惑地进来问:“明珠怎么了?”

  云襄含泪一声叹息:“我对不起明珠。”

  筱伯放下手中褡裢,取出一叠叠的帖子说道:“自从公子平息倭患以来,出高价求公子办事的人多不胜数,老奴也不好全部推拒,便选了些帖子给公子带来,公子要不要看看?”

  云襄神情恍惚地摆摆手,“先搁那儿吧,我回头再看。”

  筱伯搁下帖子,面有忧色地小声道:“听说公子私分倭寇财物的事,有小人告了上去,朝廷已派人下来彻查,俞将军正为此事头痛。”

  云襄神情怔忡地默然半晌,涩声道:“剿倭营不能再待了,如今倭寇大半被除,剩下寥寥漏网之鱼已不足为患,咱们再待下去只会让俞将军为难。”

  “公子想什么时候走?”筱伯忙问。

  “给俞将军留封书信,咱们现在就走。”云襄淡然道。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嘈杂喧嚣,跟着传来一个粗豪的声音:“云公子,我丛飞虎三番五次派人来请,公子都不给面子,这回我老丛亲自登门相邀,公子总不好意思再拒人千里了吧?”

  云襄无奈迎出门去,就见丛飞虎率漕帮八大金刚齐至。原来自上次凯旋回杭后,丛飞虎就多次宴请云襄,却都被云襄推拒,所以这次他便亲自登门来请,将云襄拦个正着。

  云襄见这架式,知道推却不过,只得随丛飞虎登车,途中他突然想起一事,便随口问道:“舒姑娘女中豪杰,上次剿倭怎么不见丛大当家带在身边?”

  丛飞虎一怔,反问道:“你不知道?”

  云襄有些奇怪:“知道什么?”

  丛飞虎忙道:“上次舒姑娘与你道别后,立刻去了北京。后来听说她以郡主身份,嫁给了瓦剌四太子朗多。丛某虽然对舒姑娘仰慕已久,但她却跟丛某半点关系没有。”

  云襄呆呆地望着虚空,渐渐就什么都明白了。他突然跳下奔驰的马车,对车后的筱伯焦急地喊道:“快让人去找亚男,她就在杭州!一定要找到她,快!”

  “舒姑娘在杭州?”跟着跳下车的丛飞虎十分惊讶,见云襄满脸惶急,他立刻对随从吩咐,“令漕帮上下放下手中所有事,立刻去找舒姑娘,谁能找到我重重有赏!”

  见云襄急得连连搓手,丛飞虎忙安慰道:“公子放心,只要舒姑娘还在杭州,咱们漕帮就一定能找到她。”

  云襄点点头,他没耐心等别人的回报,夺过漕帮一名汉子的坐骑,纵马向先前与舒亚男分手的地方奔去。

  北京城一座不起眼的四合小院前,柳公权像往常一样缓缓推门而入。每个月柳公权都要到这里来看看,不带任何随从。所以手下捕快总是揣测,总捕头是不是在这里养了一房外室?

  “柳爷爷!”门里传来一阵欢呼,几个七八岁大的孩子欢呼雀跃地围了过来。柳公权脸上泛起孩童般的微笑,将带来的糖果糕点分给了他们。几个孩子满心欢喜,缠着柳公权不愿放手,惹得几个闻声出来女人一阵爱怜的喝骂。

  这些都是柳公权因公殉职的弟子的遗孀和孩子,柳公权觉得自己有保护和养育他们的责任,所以便买下这处四合小院给她们居住。每个月他都会来看看孩子,从孩子脸上,他能看到那些不幸殉难的弟子的影子,这让他心底有少许的安慰。

  就在这时,只见一个青衫老者施施然走了进来,神情就像回自己的家一样坦然。柳公权打量着这其貌不扬的老者,沉声问:“先生,这里是民宅,请问你找谁?”

  “我找柳爷!”老者直视着柳公权的眼眸,目光炯炯。

  柳公权眉头一皱,“请问先生是……”

  “周全。”老者坦然笑道。

  柳公权略一回想,摇头道:“素不相识,周兄找我做甚?”

  周全笑道:“小人一向在福王爷身边伺候,很少履足江湖,难怪柳爷不识。小人今日是奉了福王之命,特意到此来请柳爷。”

  柳公权皱眉道:“我与福王素无交情,老朽也不敢高攀福王这等权贵,所以还请周兄回复福王,替老朽致歉。”

  周全不以为忤地微微一笑,环顾四周道:“这处宅院闹中取静,实是居家过日的好地方,没有几大千两银子恐怕是拿不下来,以柳爷的奉禄,大概还买不起吧?”

  柳公权沉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全没有理会柳公权的质问,顾自道:“除此之外,柳爷以一己之力,承担了十几名殉职弟子家中的开销,这恐怕也是不菲的花费。难怪福王听到风声,说柳爷在收受一些黑道人物的买命钱,对一些落网的黑道匪徒,只要交一定的赎金,柳爷就会高抬贵手。”见柳公权面色微变,周全哈哈一笑,“不过王爷对这等无稽之谈,向来不会放在心上,不然也不会让小人前来相邀,以示对柳爷的信任。”

  柳公权沉默良久,终于涩声道:“请带我去见福王爷。”

  黄昏时分,喧嚣热闹了一整天的杭州城渐渐冷寂下来,街上行人寥寥。漕帮及剿倭营探子纷纷回报:没有找到舒姑娘。云襄失魂落魄地立在与舒亚男分手的长街中央,仰望虚空黯然无语,他不断在心中暗问:亚男,你到底在哪里?

回目录:《千门之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门公子作者:方白羽 2书剑恩仇录作者:金庸 3千门之心作者:方白羽 4倚天屠龙记作者:金庸 5雪山飞狐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