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一 天心

所属书籍: 千门之威

朝露如珠,晨鸟欢腾,旭日虽然仅在山巅露出一丝红霞,山林中却已充满了一日的生机。在云遮雾罩的山腰深处,在花木茂盛的林木丛中,一座青瓦红墙的古刹如天然生就,与周围的花草树木完全融为一体,成为百鸟驻足嬉戏的乐土。

  在通往古刹那曲折的羊肠小道上,一个黑衣老者与白衣少年,完全不顾惊世骇俗,一前一后,如同两只大鸟向山上飞驰。黑衣老者大袖飘飘,身形健硕,双眼炯炯如同虎眸,不怒而威,令人不寒而栗;白衣少年年岁不大,英俊的面庞带有一丝阴鸷和冷厉,紧抿的双唇透着天生的孤傲。二人俱是风尘仆仆,汗透衣衫,看样子已奔行了不少时候。

  二人一路疾驰,沿途惊起雀鸟无数。奔行中白衣少年突然开口道:爹,咱们数日间奔行千里,赶到着荒山野岭作甚?见黑衣老者毫不理会。他喘着气放慢脚步,我快跑不动了,咱们在这里先歇歇吧。

  闭嘴!黑衣老者一声呵斥,不耐烦中透着掩饰不住的焦急,再不快点,你会后悔一辈子!

  白衣少年从未见过父亲如此失态,更不明白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正待动问,突听前方传来一声清脆的呵斥:站住!

  二人循声望去,就见前方山道中央,俏生生立着个青衫红裙的少女,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模样,清纯秀美中透着一丝稚嫩,令人心生好感。白衣少年知道父亲的脾气,这一路上凡遇阻拦,无论是武林中人还是寻常百姓,都是一掌立毙,根本没半句废话。他正为这小姑娘担心,却见父亲猛然刹住身形,对那少女抱拳道:姑娘是天心居弟子吧?在下寇焱,与你们居主渊源颇深,请姑娘速速替老夫通报一声。

  这黑衣老者正是魔门门主寇焱,白衣少年显然就是寇元杰了。

  那少女背上插着柄样式独特的长剑,看起来比普通宝剑轻薄秀气,与她的气质颇为相合。面对寇焱的询问,她脆生生的答道:不错,我是天心居的弟子。你既然识得咱们居主,替你通报本无不可,不过这几日天心居有大事发生。大师姐说了,这几日概不见客,所以老先生还是请回吧。

  寇元杰对这一本正经的少女有些好感,不想她惹恼父亲惨遭横死,连忙抢在父亲身前出手,嘴里喝道:快快滚开,别挡本公子的道!说话的同时,一爪探向少女的咽喉,这是一记虚招,只等少女本能地仰头闪避,就变爪为指,封住她肩井穴扔一边去。

  谁知那少女对指向自己咽喉的一爪不管不顾,却挥掌斩向寇元杰的手腕。寇元杰连忙翻掌还击。二人以小擒拿手见招拆招,转眼便你来我往十几个来回,寇元杰竟没有占到多大便宜,这激起了他天生的傲气,正欲使出绝招拿下这小姑娘,突听身后传来父亲的呵斥:住手!不得无礼!

  寇元杰只得收手退后,满是惊讶地打量着这年岁比自己还小上一些的少女。虽说自己一夜奔行,精疲力竭之际武功大打折扣,但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给拦下来,却也实在有些意想不到。

  寇焱抬手推开拦在身前的儿子,拱手对那少女恳声道:小姑娘请速速通报你们居主,就说魔门寇焱携儿子寇元杰求见,她一定会见!

  魔门寇焱,十八年前那是一个人人闻之丧胆的名字,但这少女面上却没有一丝异状,只无奈叹了口气,黯然道:咱们居主从昨日起神志就已经模糊,现在居中大小事务,俱是由大师姐做主。大师姐已发下话来,这几日天心居决不接待外客,请寇先生见谅。寇焱一听居主神志已经模糊,脸上涌出莫名的焦急,不再多话,身形陡然拔起,从少女头顶凌空掠过。这一下事发突然,那少女来不及阻拦,只能目瞪口呆地望着寇焱的身影,如大鸟般向山腰古刹飞驰而去。

  喂,你叫什么名字?寇元杰上下打量着少女,突然饶有兴致地笑问道。那少女一怔,讷讷道:我叫柳青梅。

  柳青梅?好名字!我最喜欢吃青梅了!寇元杰脸上泛起暧昧的微笑,你的武功像你的容貌一样出色,有机会咱们再切磋切磋,你输了可就得给我尝尝。说完也不等少女反应过来,便追着父亲的背影飞驰而去。

  这少女武功虽高,江湖经验却几乎没有,待她醒悟过来想要阻拦,却见白衣少年已去得远了。她心中大急,连忙掏出怀中的信炮,对空一拉,信炮一飞冲天,在半空中砰然炸开,方圆数十里之内,都能清楚地看到。

  却说寇焱一路飞驰,片刻间便赶到古刹前,就见两棵古木掩映的林荫深处,那古旧斑斓的门匾之上,天心居三个古篆大字赫然在目。他正待闯将进去,就见山门戛然洞开,两个背负长剑的白衣女子并肩而出,齐声喝道:什么人不停劝阻,擅闯本居?

  寇焱强压心底的急迫,拱手沉声道:魔门寇焱,欲见妙仙居主最后一面,请两位姑娘行个方便!

  两个少女一听寇焱的名字,神情陡变,本能地拔剑在手,齐声喝道:魔门与天心居势不两立,你在这个时候突然赶来,是何居心?

  寇焱一声长叹:魔门与天心居真的势不两立么?

  两个少女对望一眼,不知眼前这十八年前便名震天下的魔头,为何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左首那少女对寇焱喝道:听说当年你败在咱们妙仙居主之手后,曾发誓在咱们居主有生之年,决不踏足中原半步。如今咱们妙仙居主尚未过世,你便毁诺赶来,难道不怕天下人笑话?

  寇焱眼中闪过一丝隐痛,肃然道:就算背誓毁诺,我也要见妙仙最后一面。谁若拦我,老夫见人杀人,遇佛灭佛!

  两个少女连忙后退半步,双剑交叉拦在寇焱身前,色厉内荏地喝道:非常时期,任何人不得擅闯天心居,违者后果自负!

  寇焱一声冷笑:天地之间这九州万里,老夫要来便来,要走便走,谁能拦我?话音未落,他已径直往山门中闯去。两个少女无奈挥剑刺向他的腰胁,意图逼他后退,谁知他双手左右一分,竟以空手抓住刺来的剑刃,跟着翻腕一扭,两个少女顿时拿不住剑柄,只得放手后退。寇焱将两柄长剑信手扔开,从两个少女中间闯入山门,进门就见是一处宽阔的庭院,院中林木森森,清幽肃静。他认明方向,正待往二门闯去,突听空中传来铮的一声弦响,如明珠落入玉盘,清脆欲裂,回声悠然。他一听之下,不由怔在当场。

  琴声徐缓连绵,如古刹梵唱,又如空谷击磐,令人心旷神怡。寇焱呆呆听得片刻,突然一声长叹:这琴声虽得妙仙真传,但终究不是妙仙。

  琴声被寇焱这声叹息打乱了从容不迫的气度,在节奏将乱未乱之际戛然而止。就听二门中传来一声空灵如仙的应答:寇先生六识过人,晚辈的琴音正是传自居主。

  你是妙仙弟子?寇焱追问。就听那清冷的声音款款答道:晚辈楚青霞,正是居主入室弟子。

  寇焱微微颔首:妙仙有徒如此。天心居后继有人。

  话音刚落,就听门里响起一声刺耳的呵斥:师妹你跟他啰嗦什么?他是害咱们师父卧床十八年不起的大仇人,跟这魔头还有什么话好讲?梵音阵伺候!

  随着这声呵斥,就见两列白衣少女飘然而出,在庭院中各依方位站定,手执长剑将寇焱围在中央。领头的是个二十五六岁的高挑女子,柳眉含煞,凤目带恨,盯着寇焱喝道:你害我师父沉疴不起,咱们早就想找你报仇雪恨。今日你还敢前来捣乱,真以为自己是不死金身?

  寇焱皱眉问:你也是妙仙弟子?

  不错,我就是居主大弟子阎青云,今日要率众师妹为师父报仇雪恨!说完她目视二门方向,喝道:师妹,还不发动梵音阵?门里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就听方才那个空灵清冷的声音款款道:寇先生,你还是走吧。梵音阵乃是我师父近年所创,一经发动,任何人除了束手就擒就别无他图。以寇先生的为人自然不会投降,但你越挣扎,梵音阵的反击力就越大,届时你要再想平安脱身,可就千难万难。

  这话本是好意,但听在寇焱耳中却十分刺耳,他哈哈一笑,傲然道:这梵音阵想必乃妙仙特意为我所创,老夫若不领教,岂不辜负了她一番美意。楚姑娘动手吧!

  二门里一阵静默,就在门外众少女有些不耐之时,突听铮的一声轻响,和缓舒惬的琴音渐渐响起,众少女立刻随着琴声的节奏移动步伐,迈着碎步缓缓向寇焱逼来,梵音阵终于发动了。

  寇焱心知破不掉梵音阵,今日就别想闯进二门。他只得收勒心神,冷眼观察着梵音阵的动静。就见众少女走着曲线向自己步步逼近,长剑一击便退,如潮水般前仆后继,不给自己片刻的喘息。随着琴声渐渐转急,少女们的攻势越发强大,攻击圈也渐渐开始缩小。

  寇焱游斗了数十招,渐渐熟悉梵音阵的节奏和运转,立刻倾全力反击,谁知他刚一出手,突听乐声陡变,如黄钟大吕般振聋发聩,令人血液为之澎湃。寇焱只感到心中杀气陡张,直欲嗜血而止,他双掌连挥,掌力怒涛般涌出,一连击退数名白衣少女,但众少女前仆后继,凛然不惧。寇焱只感到琴声如剑,入耳森寒刺骨;而身周长剑似风,更助长了琴声的凌厉。他空有一身惊世骇俗的武功,在梵音阵中,却有一种茫然无助的孤独和无力感,被困多时,竟不能破阵而出。他心中越发焦急,猛然咬破舌尖,将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致。跟着奋不顾身扑向二门,他知道琴声是梵音阵的关键,只要断掉琴弦,梵音阵即不攻自破。

  衣衫被利刃划破,剑锋甚至破体入肉,他却不管不顾,一掌震开拦在门前的阎青云,强闯进二门。就见二门天井中,一白衣少女垂目盘膝端坐,正全神贯注,手抚琴弦,琴声急急如万马奔腾,凌厉之气惊天动地。寇焱正欲挥掌劈向那少女头顶,突然发觉少女抚琴的神态,与十八年前的素妙仙依稀有些相似,他心中一软,挥向少女的手掌在半空中变向,斩在了急颤的琴弦之上。琴弦嗡的一声震鸣,应声而断。寇焱正待舒口长气,却见众少女追击而入,长剑凛冽如狂,剑阵丝毫不乱,反而比方才更盛了几分。

  寇焱心中大骇,没想到琴音断后,剑阵的威力反而更盛。他一边抵挡着众少女的围攻,一边寻找剑阵的破绽,却见中央那抚琴的少女对场中的恶斗视而不见,摸索着换上断掉的琴弦。琴声再响,剑阵立刻随着琴声的节奏而动,压力反而小了许多。

  寇焱聪明绝顶,立刻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他不再一味强攻,反而缓下身手。琴声随着他出手的节奏渐渐平缓下来,时而如空谷鸟鸣,时而又如磐音梵唱,令人心中生出一种天生的宁静和空灵。

  琴声一缓,剑阵也平缓了下来,寇焱的杀气渐渐平复,出手自然平和了许多,最后彻底停了下来。就见盘膝而坐的少女嘴角泛起一丝浅浅的微笑,扬起头朝着寇焱轻声道:寇先生聪明绝顶,这梵音阵的奥秘已被你看破,这阵就再也困不住你。你可以去见妙仙居主,她就在后院第三间。

  寇焱惊讶地打量着眼前这空灵清秀的少女,发觉她两眼茫茫,虽朝着自己,却完全视而不见,竟然是个睁眼瞎子。他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感慨,叹道:也只有像楚姑娘这样眼盲心明的弟子,才能学得到妙仙冠绝天下的琴音,她果然没有收错弟子。

  楚青霞淡淡笑道:师父特为寇先生创下这梵音阵,希望寇先生能真正明白。

  寇焱连连点头:明白,老夫完全明白。她是要我记得,这世界就如同梵音阵,你越是使用暴力,受到的反击就会越大。琴声就如同天心居所尊崇的天心,虽然限制了老夫的暴力,但同时也节制着世界的暴力。方才老夫若是妄开杀戮,彻底灭了琴音,梵音阵失去节制,老夫反而会被困死在这梵音阵中,双方不死不休。

  楚青霞欣慰地点点头,起身让开去路,拱手示意:寇先生既然明白这个道理,梵音阵就算是破了。请吧!

  寇焱见儿子已经跟进来,便向他一招手:跟我来!二人进入后院,照楚青霞的指点来到第三间。静立在门外,寇焱脸上的表情异常复杂,犹犹豫豫似乎不敢进门,他深吸了几口气,这才轻轻推开了房门。

  门里是间素雅洁净的云房,两个老姑子守在床前,脸色凝重,又有些手足无措。寇焱轻手轻脚来到二人身旁,悄声问:妙仙居主现在怎样了?两个姑子黯然摇摇头,其中一个低声道:妙仙居主已经昏迷了三天,恐怕是不行了。

  寇焱挥挥手,两个姑子知趣地退了出去。寇焱神情复杂地打量着床上的病人,之间她虽然面容枯槁,呼吸细微,但依旧掩不去她曾经的风采。寇元杰跟在父亲身后,好奇地打量着父亲多次提到过的对手,幸灾乐祸地笑道:这就是害得爹爹十八年不能踏足中原半步的素妙仙?看模样她是挨不过今晚了,爹爹千里迢迢赶来为她送行,就是要她看看,你将来如何纵横天下吧?

  话音未落,寇焱突然一掌掼在儿子脸上,打得他直跌出去。寇元杰捂着肿起的双颊,既委屈又惊讶地望着父亲,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只见寇焱双目隐含泪花,抖着手指着儿子,颤声道:你过来!

  寇元杰畏畏缩缩地来到床前,就见父亲往地上一指:跪下!

  从未见过父亲脸上的表情如此骇人,寇元杰不敢多问,乖乖地跪在床前。寇焱不再理会儿子,双掌运气贴在素妙仙胸前,在他内力的催动下,素妙仙一阵喘息,缓缓睁开了双目。看到面前的寇焱,她没有一丝意外,却神情复杂地轻声道:你终于还是来了。

  寇焱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突然指向跪在一旁的儿子:你看我带谁来了,他叫寇元杰,今年刚满十八岁。

  元杰?素妙仙急忙转头望向寇元杰,眼中惊喜若狂,她挣扎着抬起手臂,抖着手伸了过去。寇元杰本能地要转头避开,但对方眼中那种惊喜和慈爱,令他有些不忍,便任她的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只见素妙仙枯萎的眼眸中涌出激动的泪花,仔细打量着寇元杰,不住喃喃道:元杰,你就是元杰过来,过来让我抱抱。

  寇元杰终于忍无可忍,猛然站起身对父亲大声道:爹,我实在受够了这疯女人,咱们为啥要千里迢迢赶来给她送终?

  寇焱神情复杂地望着儿子,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她就是你的母亲,生身母亲!

  寇元杰心中如中巨杵,目瞪口呆地怔在当场,望望病入膏肓的素妙仙,又望望一脸肃然的父亲,他拼命摇头:不会!我的母亲怎会是她?你不告诉过我,我的母亲早死了么?我的母亲怎会是这可恶的女人?

  寇焱正想解释,素妙仙挣扎着坐起,对他吃力地道:能不能让我单独和元杰呆一会儿?

  寇焱默默点点头,悄悄退出了房门。素妙仙含泪打量着寇元杰,向他招手道:元杰,你过来。

  寇元杰本待拒绝,但这女人眼中满盈的慈爱和怜惜,像潮水一般包围着他,温暖着他,令他无力抗拒。不是亲生母亲,怎会有如此博大汹涌的挚爱?他犹豫片刻,终于一步步向她走去寇焱矗立在门外的廊阶前,面无表情地两眼望天,犹如雕塑般纹丝不动。在离他不远的后院门外,阎青云与楚青霞等天心居弟子也静静地等在那里。屋里已经很久没有一丝动静,整个天心居,也完全静默无声。

  娘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像利剑一般划破了天地的宁静。这声音也像剑一般刺入了寇焱的耳朵,他感觉心窝突如针扎般疼痛,令他痛得几乎浑身痉挛。他那压抑许久的泪水,终于突破强力的压制,毫无顾忌地夺眶而出。

  娘,你别走!你怎忍心丢下孩儿?寇元杰的哭喊,在寂静的天心居中轰然回荡。天心居众弟子听到这哭喊,纷纷奔了过来,却在门外被寇焱冷厉的眼神拦住。众弟子从未想到这十八年前名震江湖的魔头,竟会当众流泪,甚至是为居主流泪。众人被他眼神震慑,皆立在门外,不敢近前一步。

  屋里的哭声一直持续了许久,最后变成间歇的抽泣。寇焱面无表情地立在门外,像亘古不变的雕塑,久久不曾移动。脸上的泪水早已被风吹干,但心中的隐痛,却永远封存在心灵最深处。

  天色暗下来,又重新亮起,整整一天一夜,寇焱立在门外不曾挪动半步。天心居的弟子们已陆续散去,只有双目皆盲的楚青霞,还怀抱瑶琴立在长廊尽头,静得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

  云房柴门吱呀而开,双目红肿、神情憔悴的寇元杰终于开门出来,仔细掩上房门,他步履蹒跚地来到父亲身边,默然良久,终于涩声问:爹,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

  寇焱眼中涌出复杂的情愫,喟然叹道:你娘是天底下最美丽、最善良的女人,如果你无法想象她有多善良,就想想传说中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吧。

  见儿子眼中依旧茫然,寇焱扶着他在门前的台阶上坐了下来。他目视虚空,静默良久,这才缓缓道:我就给你讲讲十八年前魔门的辉煌,以及我跟你娘那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决斗。也正是因为那场决斗,为父十八年来不能踏足中原,你十八年来不知生母,更没享受到半分的母爱,也才造成了你偏激狠毒的性格。为父实在有些对不起你。

  寇元杰黯然摇摇头:我只想知道我母亲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跟她之间,有过怎样的恩怨情仇?寇焱沉默良久,缓缓叹道:十八年前,魔门在中原风生水起,在为父的苦心经营下,势力逐渐强大,隐然有与朝廷分庭抗礼之势,少林、武当等所谓名门正派,也尽败在本门手中。朱氏王朝当年借助我拜火教的势力夺得江山后,对本教严厉镇压,是本教不共戴天的仇敌。所以为父当年欲趁势举事,与朱氏王朝再争天下,就在此时,天心居突然给为父下了一封战书。说到这寇焱叹了口气:天心居一向超然红尘俗世之上,从不过问江湖俗事,天心居弟子也很少在江湖行走,凡入世的弟子武功皆到了超凡入圣的境地,所以天心居被江湖中人视为俯瞰天下的仙家福地。面对天心居的挑战,为父当然不能退缩,我要一举击败中原武林精神上最后的寄托和偶像,使武林中人尽皆慑服于本门的威势。所以我答应了天心居的挑战,并与之约定,败者退出江湖,在胜者有生之年,决不踏足中原半步。

  寇元杰有些惊讶地望着敬若神明的父亲,不可思议地问:你败给了我娘?寇焱点点头,跟着又摇摇头,爱怜地望着儿子,淡然道:为父是败给了你。

  败给我?寇元杰一脸茫然,此话怎讲?

  寇焱叹道:当年为父虽自认武功天下第一,但有关天心居的传说迹近神话,所以为父一点不敢大意。一边秦修苦练,一边找高手磨砺自己的杀气。想当年那些浪得虚名的少林、武当等高手,不知有多少成了我练功的拳靶,非死即伤。我寇焱所到之处,人人自危。许多高手甚至宁愿自杀也不敢与我动手。就在我踌躇满志,感慨无敌寂寞之际,遇到了一位令我终身难忘的女子。

  寇焱幽寒冷厉的眼眸中,泛起无尽的温柔,遥望星空喃喃道:她像是来自天界的仙姬,又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美得令人不敢直视。在奔涌不息的黄河岸边,她以妙绝天下的琴音,安抚了我燥乱的心。我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动了真情,我彻底拜倒在她的面前,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在黄河岸边,在咆哮的黄河和她妙绝天下的琴音拌和下,我日日闻鸡起舞,武功突飞猛进,我们琴瑟相和,世界在我眼里,第一次变得那么可爱,那么美好。

  寇焱眼中的欣喜渐渐暗淡下来:但一个月后她不见了,像出现时一样的突然。我动用魔门的力量找遍黄河两岸,找遍三山五岳,却依旧找不到有关她的任何消息,她就像来自天界的仙子,偷得片刻欢愉后,就被王母娘娘抓回了天界。我曾对天发誓,就算她来自天界,我也要大闹天空找到她。但是,凡人终究是凡人,我最终还是没能找到她。半年后,与天心居约定的日子来临,我只能将这份感情深埋心底,去继续我争霸天下的梦想。说道这寇焱突然苦涩一笑,我万万没想到,就在我已经彻底绝望的时候,她却突然出现在我眼前,又是以那样一种身份出现在我眼前!

  寇焱的眼中涌动着复杂的情愫,遥望虚空默然无语,他的思绪又回到了过去,回到这一生中唯一一败的战场

  高高的黄鹤楼上,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正当壮年的寇焱端坐楼中,俯瞰着黄鹤楼外那浩浩长江,俯瞰着楼下蝼蚁般的江湖群雄,静等着天心居派出的代表。

  楼下传来略显沉重的步履声,听其步伐的滞重,不像是传说中以飘然轻灵著称的天心居高手。寇焱心中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怀疑来人的身份。整个黄鹤楼都被魔门长老重重把守,除了身负天心剑的天心居传人,外人根本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闯入黄鹤楼。

  脚步声在身后停了下来,寇焱没有回头,只望着远方那奔流不息的江水淡淡道:你来迟了。

  妾身身子略有不适,不敢疾走,因此来迟,请寇先生见谅。身后传来一个清冷柔美的声音。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寇焱惊讶地回过头,只见那个让他这半年多来苦寻不得的梦中仙子,此刻就立在自己身后,她依旧像过去一样白衫如雪,清秀脱俗,只是,她比半年前丰盈了许多,尤其那微微凸起的小腹,使她看起来多了一种母性的容光。

  寇焱望着她背后那柄独特的天心剑,惊得目瞪口呆:你你是天心居传人?

  女人盈盈一拜:天心居十七代弟子素妙仙,见过魔门门主寇先生。

  寇焱只感到世界突然变得异常荒谬,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女人,竟然就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对手!他打量着女人凸起的肚子,诧异问:你怀孕了?

  女人红着脸点了点头,抚着自己的小腹轻声道:已经六个多月了。

  六个多月?那正是她与自己子黄河岸边琴瑟相和的时候。寇焱心中一亮,忍不住脱口惊呼:是我的孩子?这是我寇焱的孩子?

  见女人肯定地点了点头,寇焱喜得手舞足蹈,在心中不住对自己说:我有孩子了!我有孩子了!见女人依旧站在那里,他连忙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下来,不住口地叮嘱道:怀孕后不能久站,快快坐下歇着。你想吃什么,我立刻让人送来!

  在扶她坐下的时候,寇焱的手无意间碰到了女人背上的天心剑。他的手像被蝎子螫了一般缩了回去,喜悦也渐渐从脸上退去。望着面前神情复杂的女人,她涩声问:你今日突然在此出现。不仅仅是来告诉我咱们有了孩子这个喜讯吧?

  女人脸上的幸福红晕渐渐退去,她坦然望着寇焱点了点头:我是代表天心居出战的弟子,我将与你在此做生死一战。

  寇焱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他突然哈哈大笑:你以为用腹中的孩子就可以要挟我?让我放弃整个天下?那你可就小看了我寇焱!这都是天心居的周密计划吧?你们在我面前没有必胜的把握,便让你故意接近我,勾引我,怀上我的孩子后以此来要挟。一个别有用心的女人,加上个未出世的孩子,难道就要我放弃争霸天下?真是笑话!

  你错了!女人突然涨红了脸,我接近你虽然是别有用心,但也只是像窥探你武功的深浅和破绽,同时也是要阻止你继续找武林高手来练功。后来发生的一切,实在非我所愿,只是只是这一切发生时,我已是身不由己。

  寇焱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一软,连忙柔声道:妙仙,既然如此,就跟我走吧。江湖中的事跟你一个弱女子半点关系也没有,咱们可以像半年前那样,夫唱妇随,琴瑟相和,做一对逍遥快乐的同命鸳鸯。

  素妙仙扬起头凝望着寇焱,满怀希翼地道:如果你能放下胸中的杀心,我就跟你走。

  寇焱一怔,怒道:我不能为了你和孩子,就放下本门先辈与朱氏王朝的深仇大恨,我更不能背叛本门千百万先辈和数十万教众!

  既然如此,素妙仙便代表天心居,与寇先生做殊死决战。素妙仙挣扎着站起身来,坦然面对着威震天下的魔门门主。

  寇焱气得浑身乱颤,强压怒火,耐心劝道:妙仙,这一战对你真有那么重要?天心居的荣誉真有那么重要?在我面前,你能有多大的胜算?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腹中的孩子考虑吧。难道你忍心让他为天心居殉葬?

  素妙仙低头抚着自己凸起的小腹,黯然道:若我没有怀孕,多少还有一点机会,但现在略顿了顿,她抬头对寇焱微微摇了摇头,我不是为什么荣誉。我虽不忍心伤害未出世的孩子,但一想到魔门一旦举事,战端一起,天下不知有多少孩子会被战火吞没,我就不能不站出来,尽我所能去阻止。孩子腹中有知,一定能明白为娘的苦心。

  寇焱望着一脸坦然的素妙仙,涩声问:你决定了?

  素妙仙捋捋腮边鬓发,平静地道:我决定了。

  寇焱不再说什么,突然飞身扑下楼去,片刻后手执长剑飞身而回。他已经有十年没用过兵刃了,现在突然拿起兵刃,显然是不忍心用自己的手杀死深爱的女人和未出世的孩子,用兵刃可以稍稍减轻他的不忍,他显然已动了杀心。抬剑遥指素妙仙,他厉声喝道:谁敢阻我争霸天下,我遇神杀神,见佛灭佛!就算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和孩子也不例外!你让不让?

  素妙仙抬头遥望茫茫苍穹,脸上焕发着神圣的容光,对着苍穹她喃喃道:天心不死,佛道不灭。弟子素妙仙,愿为天下人牺牲。

  天心?这世上哪有什么天心?寇焱厉声质问,你不闻圣人有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以众生为鱼肉吗?

  素妙仙淡定地望着激愤的寇焱,肃然道:天地无心人有心,我以我行证天心!

  天地无心人有心,我以我行证天心!寇焱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心神为之一震。

  面对一个身怀六甲的女人,寇焱第一次生出无能为力的感觉。他那睥睨天下的雄心和霸气,第一次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威胁,面对这种威胁,除了彻底将之消灭,根本没有半点妥协的余地。他终于挥剑斩向了自己深爱的女人和孩子。

  天心剑应声出鞘,挡住了刺来的利刃。天心居的武功是传说中的神话,即便由身怀六甲的素妙仙时间出来,寇焱也不敢有半点大意。前百招寇焱竟占不到半点便宜,但百招一过,素妙仙滞重的身体终于暴露出她最大的弱点,腾挪躲闪之际,她要比旁人付出更大的努力。

  眼见素妙仙额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一手仗剑,一手托着凸起的肚子,其狼狈实在令人不忍目睹。寇焱既心痛又恼怒,对着楼下群雄放声高呼:莽莽江湖,难道就没有一个勇士了吗?要让一个孕妇来送死?

  楼下群雄在寇焱积威之下,尽皆噤若寒蝉。寇焱眼看激将不成,又放声高叫:看到了吧,这就是超然江湖之上,人人敬仰的天心居,居然以这种卑劣的手段来要挟寇某,难道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素妙仙坦然道: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我个人的名节,天心居的清誉,与天下人的安宁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无论你如何讥笑嘲讽,我都不会放弃。你要争霸天下,就必须从我和孩子的鲜血中踏过去。你无视别人的女人和孩子,就必须先杀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

  方才的激斗已震动胎气,素妙仙的脸色越发苍白,两股战战,摇摇欲倒,血迹从她衣裙下慢慢渗了出来,但她依旧已天心剑拄地,咬牙强忍。寇焱见状涩声道:妙仙,你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认输吧。只要你弃剑认输,我保证不再滥杀无辜,我保证给天下人带来安宁。

  素妙仙已痛得说不出话来,却依旧坚定地摇了摇头。寇焱双眼赤红,嘶声高叫:既然如此,我成全你!话音未落,必杀的一剑已闭眼挥出!

  素妙仙已无心躲闪,只能勉强举剑一挡,强大的剑气势若迅雷,将她震得直飞出去,她突然丢开天心剑,抱着肚子凄声痛叫:孩子我的孩子

  婴儿软弱无力的啼哭,如蚊蚋一般细微,却像利刃劈开了寇焱坚硬的心脏。他双眼渗血,折剑大叫:你赢了!你终于赢了!我寇焱及魔门上下,在你素妙仙有生之年,决不踏足中原半步!抖着手抱起血泊中早产的孩子,寇焱对着奄奄一息的素妙仙厉声怒叫:你是天底下最狠毒的母亲,我恨你!你永远也别想见到这个孩子!永远!

  将孩子裹入怀中,寇焱飞身跃下黄鹤楼,奔马般向西疾驰而去。几个来不及躲闪的汉子,被她撞得直飞出去,待落地时,浑身上下已软得像一团棉花,再找不到一块完好的骨头

  十八年前的往事,从父亲口中缓缓道来,依旧那么惊心动魄,那么震撼人心。寇元杰呆呆地望着热泪盈眶的父亲,讷讷问道:我娘竟是这样的人?她这样做,究竟是对还是不对?

  寇焱黯然摇头:不知道,为父也不知道。不过无论她做得对还是不对,我对她都只有由衷的敬仰。她的所作所为,决不是凡人可以做到的。这,也许就是她所说的天心吧。

  缓缓站起身来,寇焱遥望浩渺苍穹,喟然叹息:为父一生大小数十百战,仅仅败过这一次,败给了你娘,败给了她的天心。

  父子二人并肩而立,仰望苍穹默然无语。立在长廊尽头的楚青霞,突然款款走了过来,摸索着推开了云房的柴门。寇元杰正要阻止,却被父亲拦住道:让她跟你娘道别吧,她是你娘最喜爱的弟子。

  云房中响起低缓的琴音,如清风抚过大地,吹散了父子二人心头的沉重和哀伤。寇焱侧耳听得片刻,低声对儿子叹道:记住这女子,她将是魔门最危险的敌人,我从她身上,看到了你娘的影子。若不是看在你娘的面上,我现在就想毙了她。

  挽起儿子的手,寇焱大步走出天心居,遥望夜幕下那莽莽苍苍的万里江山,他昂然叹道:十八年了,为父终于再无约束羁绊,可以一展胸中抱负。听说今年河南大旱,饥民嗷嗷待救,此乃天助我辈。我要立刻派人赶往河南,并让人联络瓦刺和倭人,共谋大事。大明江山,将在咱们父子手中彻底颠覆!

  寇元杰仰望虚空默然无语,他第一次觉得,这些曾令他热血澎湃的雄心壮志,失去了令人兴奋和激动的魅力。

回目录:《千门之威》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绝代双骄 2千门之门作者:方白羽 3千门之雄作者:方白羽 4千门之圣作者:方白羽 5碧血剑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