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四章 备战

所属书籍: 千门之圣

筱伯与张宝匆匆赶回杭州城的别院,刚进门就见厅中停着一具棺材,令人不寒而栗,而云襄则独自跪坐在棺材前方,眼神木然。

  二人一见俱大吃一惊,筱伯惊讶问道:“公子,这是……”

  云襄恍然惊觉,回头黯然道:“你们不用惊慌,这是我去世多年的师父。”

  筱伯和张宝连忙将云襄从地上扶起,张宝有些恐惧地打量着棺木问道:“公子的师父?以前怎么从未听公子说起?”

  云襄神情复杂地望着棺木,手抚棺盖黯然道:“当年我在扬州蒙冤下狱,被发配边关服苦役,在苦役场遇到了令我脱胎换骨的恩师云爷。是他传我千门之道,教会我以智胜力的道理。可惜后来他死于仇家之手,我当时无力厚葬师父,只得将他草草葬在了一片废弃的矿井中。我曾托天心居替我寻找师父遗骸,没想到她们已将我恩师的遗骸送过来了。”

  筱伯迟疑道:“这……真是公子恩师的遗骸?”云襄点点头:“我掩埋时曾做过记号,天心居弟子就是照着我画下的地图和记号找到遗骸的。恩师的遗骸虽然已经腐烂,不过他手臂上的疤痕我还认得。”

  筱伯舒了口气,忙道:“既是如此,我这就去请和尚道士做法事和道场,超度亡灵,让他老人家早日安息。”

  云襄摆摆手:“不必了。恩师的仇敌还逍遥世上,手眼通天,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恩师的死讯。再说现在魔门蠢蠢欲动,瓦刺虎视边关,我没有时间为师父做法事,你即刻在附近寻一风水宝地,替我将恩师遗骸秘密厚葬,待我替师父报仇之后,再到坟上告慰他老人家在天之灵。”筱伯连忙答应,立刻出门去办。

  张宝见云襄神情落寞,郁郁寡欢,忙劝道:“待此间事一了,公子去看看佳佳吧,咱们好久没有去看他了。”

  听张宝提起赵佳,云襄嘴边不由泛起一丝暖暖的笑意,赵佳已经到了读书的年纪,所以云襄将他寄养在金陵一户老实厚道的人家里,让他们送他去学堂,并按月送去寄养费,因魔门之事,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去看望他了。

  云襄望向棺木,点头道:“待咱们安顿好事务,就去看望佳佳。”

  筱伯办事利落,第二天就在城郊寻到了一处风水宝地,将云爷的遗骸的安葬,垂泪拜别忘师后,云襄立刻去总兵府向俞重山拜别,俞重山知道他要赶往边关,协助镇西军抵御瓦刺入侵,不由拉着他的手道:“云兄弟,镇西军统帅武廷彪乃一代名将,驻守边关多年,战功赫赫,愚兄也佩服得紧。不过他一向眼高于顶,尤其看不起迂腐儒生,你这一去,说不定连他的面也见不着,还好愚兄早年曾与他共过事,还算有几分交情。待我为你写下一封举荐信,他自会对你另眼相看。”

  云襄拱手道:“多谢俞兄,不过我这次来,可不光是要一封举荐信。”

  俞重山奇道:“那你还想要什么?”

  云襄不怀好意地笑道:“我还想向兄长借两个人。”

  俞重山心中一亮,立刻知道了云襄的心意,他连忙摇头:“这可不行,朝廷兵将,怎可私自出借,再说他们本人也未必同意。”见云襄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知道这官样话糊弄不了对方,他无奈叹道:“我知道你想要的人一个是赵文虎,还有一个是谁?”云襄笑道:“李寒光。”赵文虎和李寒光当初在剿倭营助云襄败倭寇,给出云襄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他们一个是难得的将才,另一个是干练的中军总管,能将纷繁复杂的军中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俞重山闻言叹道:“你眼光真狠,看上的全是为兄的心肝宝贝。”

  云襄拱手道:“我知道兄长舍不得多年培养的人才,不过如今东乡伏诛,海患暂平,这等人才就如杀敌利剑,该将他们用在杀敌立功的最前线,而不是束之高阁。望兄长以天下为重,将人才用在最需要的地方。”

  俞重山忍不住给了云襄一拳,笑骂道:“你这小子,我若不答应你,便成了自私小人。罢罢罢,我叫他们来问问,若他们愿意追随你,为兄决不阻拦。”说着拍叫手叫来随从,让人立刻去传赵文虎和李寒光。

  不多时两个身着戎装的年轻人匆匆赶到,只见一个英姿勃发,一个沉稳凝定,云襄见赵文虎已升为千户,而李寒光也升为游击将军,不由拱手笑道:“几年不见,两位将军俱已高升,真是可喜可贺。”

  赵文虎与李寒光乍见云襄,俱大喜过望,二人忙拜道:“我们也是靠着当初追随公子剿灭倭寇立下的微薄功劳,加上公子的推荐和俞将军的栽培,才有今日。”云襄扶起二人道:“现在又有一个杀敌立功的机会,不知你们是否还愿意追随在下?”

  二人眼中都有些惊疑,也有些茫然,赵文虎略一沉吟,迟疑地问道:“公子是说北边?”见云襄笑着点点头,他立刻拜道,“在下愿追随公子,杀敌立功!而李寒光虽然也猜到了,但并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转望俞重山,拜问道:”属下乃俞家军将领,一切唯俞将军之命是人!”

  俞重山叹道:“行了!你也别装模作样,作为军人,谁不想在战场上证明自己的价值?你们虽是俞家军的人,但也是朝廷的将领,当胸怀天下,视天下安宁为已任,我虽舍不得放你们走,不过你们若能杀敌立功,保边关平安,就不负我一贯的栽培和提拔了。你们随云兄弟去吧,所有的手续我会随后办妥。”

  二人虽有些不舍,但还是依言拜别。俞重山写下一封推荐信交给云襄。执着他的手道:“愿兄弟助镇西军大破瓦刺,早日凯旋归来!”

  云襄收起推荐信,让二人先回去准备行装,隔日再赶到金陵与自己会合,再一起动身赶往大同,交代完这一切,云襄便与筱伯,张宝连夜赶回金陵,一来是去看望赵佳,二来也是盘点帐目,从近年的商业收益中,拿出一笔款项作为助军之饷。

  翌日午后,云襄的马车已停靠在金陵汇通钱庄的大门外,这里是他在金陵会见下属、盘点帐目,运筹帷幄的所在。虽然他的秘密产业已像个王国一样庞大。但如果可能,他宁愿在扬州郊外的小竹楼中,享受那与世隔绝的清闲和孤独。

  在大掌柜钱忠的引领下,云襄来到二楼雅室,刚坐定,钱掌柜便禀报道:“听说公子回来,几个掌柜一早就等候在这里,就等公子召见。”

  云襄点点头:“让他们进来吧。”

  钱忠拍拍手,几个满脸精明的商贾鱼贯而入,他们是金陵商界的后起之秀,主宰着金陵城的房产、钱庄、米行、丝绸、客栈、贸易等行业,在金陵乃至整个江南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他们对云襄都有着不一般的恭敬,因为他们能有今天,全都源于云襄的栽培和提拔。几年前他们还都是科举无望的穷书生,甚至一文不名的穷光蛋,是云襄慧眼识英雄,为他们提供了发挥才能的舞台。

  在接受众人的拜见后,云襄望向钱忠问道:“人都到齐了吗?”

  钱忠忙道:“除了外出未归的田掌柜和穆掌柜,都到齐了。”

  云襄点点头,淡淡地道:“大家把今年的帐目报一报吧。”几个掌柜立刻拿出帐本,将自己经营的项目依次向云襄报了一遍。

  听完众人的汇报,云襄满意地点点头,目光从几个人脸上一一扫过,欣然道:“这次我突然召集大家,是有重大决定要宣布,近日瓦刺虎视边边,即将入侵中原,镇西军虽然英勇,但缺乏精良的装备和军饷,恐怕难以抵挡瓦刺铁骑。我想从咱们今年的收益中拿出一部分银子,作为支边的军饷,大家算一算,看各自能拿出多少银子。”

  云襄话音刚落,几个掌柜顿时面面相觑,十分意外。虽然云襄才是东家,他们只不过是云襄管理产业的掌柜,但像这样白白将银子送人,他们还是替云襄感到肉痛。

  一个年仅三旬的年轻掌柜越众而出,对云襄拜到:“公子,你的钱想怎么花小人本不该过问,但我蒋文奂不光当公子是东家,还当公子是朋友,是朋友我就得提醒公子,这银子咱们赚得不容易,这样花是净投入却无产出,实在有些不值。”

  云襄转望蒋文奂,不由想起几年前在街头初次遇见他的情形。那时随着经营范围的不断扩大。靠云襄自己已不能处处兼顾,所以他开始为物色人才而头痛。当时蒋文奂只是个乞丐,但却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乞丐。

  “公子行行好,赏点吧!”几年前,云襄第一次遇到蒋文奂时,他就是这样出现在云襄面前的。本来云训对这种年轻力壮,却不愿靠劳动挣钱的乞丐有些反感,但不知为何,眼前这年轻的乞丐眼里有种特别的东西让他慷慨地赏了他一块碎银,与这乞丐攀谈了起来。

  乞丐在云襄面前很从容,没有一丝卑怯或自渐,像跟老朋友说话一样侃侃而谈:“我第一眼看到公子,就知道公子是舍得施舍的主儿,哪怕你穿得很朴素,身边也没个下人侍候。”

  “何以见得?”云襄笑问。“做乞丐,如果连这点眼光都没有,迟早得饿死。”乞丐狡黠一笑,“不要以为乞丐都是靠运气和别人的怜悯讨生活,其实这里面有很多决窍,乞讨也要讲方法。”

  “什么方法?”云襄饶有兴致地问。

  “如果是同行这样问我,我是坚决不说的。难得公子赏了我不少银子,我不妨给你透露透露。”说着乞丐指指自己,“公子看我与别的乞丐有什么不同?”云襄仔细打量对方,就见他头发很乱、衣服很破、脸很瘦,但浑身上下非常干净,眼里还洋溢着别的乞丐没有的自信和乐观。

  不等云襄开口,他笑道:“人们对乞丐都很反感,但公子并没有反感我,这是因为公子心地善良,更是因为我的外表没有给人任何一丝肮脏,猥琐和危险的印象,这就是我最大的优势。”云襄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确实感觉这乞丐不像别的乞丐那般或令人生厌,或令人恐惧。

  “做乞丐也要注意自己的仪表。可惜很多同行都不明白这一点。”那乞丐遗憾地耸耸肩,“除此之外,还要懂得分析,要比较优势、劣势、机会、威胁等等因素。”云襄惊讶地张大嘴,第一次听说乞讨也有这么高深的学问。那乞丐自顾自地道:“我做过精确的计算,这里每天的人流量过万,如果每个人都施舍我一个铜板,我每天的收入能令钱庄掌柜都忌妒。龙-凤-中-文-不过不是每个人都会给我钱,我也没时间没精力向那么多人乞讨,所以我得分析,哪些是目标施主,哪些是潜在施主,在这一片,我的目标施主占总人流量的两成,乞讨成功率七成,潜在施主占总人流量的三成,成功率五成。其他人我就选择放弃,因为我没有足够的时间在他们身上碰运气。”

  “那你如何才能确定,谁可能成为你的施主呢?”云襄追问。

  乞丐笑道:“首先,是像你这样的年轻公子,外貌打扮虽然朴素,说话行事也不张扬,但从眼神就可以看出有足够的财富和实力;其次,是那些带着漂亮女伴来这里购物的富家子弟,他们通常都不会在女伴面前吝啬;另外,那些没有男子陪伴的年轻女子也是我潜在的施主,她们都害怕陌生男子的纠缠,所以大多数情况下会掏钱打发我。而那些年纪偏大,外表木讷猥琐的男女。我通常会躲着他们,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了年轻人花钱的冲动。而且生活的重压让他们早就忘了施舍的乐趣。只的斤斤计较花出去的每一个铜板是不是买到了实实在在的东西。”

  “那你每天能讨多少钱?”云襄忍不住问。

  “至少三百个铜板吧。”那乞丐淡然道。

  “这么多?”云襄有些惊讶。三百个铜板相当于三钱银子,这样算下来,他一个月能讨到近十两银子,这比许多饭店掌柜的工钱还高。

  “公子是不是觉得,做乞丐都有这么高的收入,实在有些不可思议?”那乞丐笑道,“不过公子千万别以为,每个乞丐都能有这个收入,这一带的乞丐不下百人,有的人天生残疾,有的人拖儿带女,条件都比我好,可是只有我的收入能达到这个数,他们许多人一个月加起来,有时候还不如我一天讨得我。”

  他指着不远处一个追着别人的乞丐笑道:“你看我那个同行,追着别人走了半条街,将有限的时间浪费在没有希望的人身上,就算最后讨到一两个铜板,也得不偿失。不知道将有限的时间用在潜在的施主身上,这样的乞丐不饿死就已经不错了。”

  云襄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就听他又道:“道理人人都懂,但实际运用中却不一定能得手,例如街对面那几个人,向哪个人乞讨把握最大?”

  云襄顺着他所指望去,就见街对面丝绸庄门口有一对正在等马车的小夫妻、一个单身少女和一个衣着极其考究的富家公子。云襄道:“那少女天真善良,她应该是最有把握的。”

  乞丐笑着慢慢分析道:“的确,那对小夫妻正板着脸,多半是刚吵了嘴,这时候去找他们乞讨,肯定会自讨没趣;而那富家子衣衫锦绣,这种人身上一般没小钱,出手必定豪阔,但若直接找他乞讨,多半会被斥骂。”说到这他诡秘一笑,“然而像那富家公子那样自傲自负的显赫公子,在任何方面都不愿意被人比下去,见那少女施舍之后,他必定会慷慨出手,所以应该先找那少女,再找那富家子,则两次都可成功。”

  “公子稍等,待我先做了这桩买卖。”乞丐笑道,他径直走过马路,去到那少女面前伸手乞讨,那少女果然掏出一枚铜板打发他。乞丐又转向那富家子,对方迟疑了一下,随手从袖中掏出一块银子扔给了他,乞丐从容收起那看起来不少于五钱的银子,道声谢后折了回来。对云襄笑道:“托公子洪福,今日收入颇丰,公子若不嫌弃,在下愿请公子喝酒。”

  “你要请我喝酒?你今日给我上了这么一堂课,应该是在下请你喝酒才对。”云襄笑道。

  那乞丐笑道:“愿意施舍乞丐的人多不胜数,但愿意跟一个乞丐在街边聊天的却是寥若晨星。公子对我这个乞丐没有半点鄙视,这种待遇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了,所以想请公子喝上一杯,以示感谢。”云襄大笑,不再推拒。

  在街边酒肆坐定后,他不禁叹道:“没想到做乞丐也有这么多的技巧。”

  那乞丐指指自己的脑袋:“做什么事都要讲方法、用头脑,要善于学习,除此之外,还得有积极乐观的态度。别的乞丐都以为我因收入丰厚而快乐。但其实我是因为有积极、快乐的心态才能收入丰厚。乞讨是我的职业,既然干上了这一行,我就要用最大的热情,去做一个快乐而成功的乞丐,因为我知道,我的态度将决定我能达到的高度。”

  云襄心下叹服,更觉得他是一个人才,如果连做乞丐都能如此热情。如此成功,那他做别的难道还会差吗?于是他拱手问道;“蒙你做东请我喝酒却还不知先生大名,不知可否见告?”

   那乞丐脸上泛起一丝兴奋的红晕,连忙道:“难得公子肯陪我喝酒,那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在下蒋文奂,不敢请教公子名号?”

   云襄从袖中拿出一张名帖递到他面前,乞丐接过一看,不由一声惊呼:“云襄?可是大名鼎鼎的千门公子襄?”

   云襄笑着点点头:“不知蒋先生有没有兴趣尝试一下别的职业?”

   乞丐忙问:“什么职业?”

   云襄笑道:“我在金陵新开了一家丝绸庄,现在正缺伙计,不知蒋先生有没有兴趣?”不等蒋文奂回答,他又道,“不过工钱会比你做乞丐低很多。”

   蒋文奂呵呵笑道:“若是别人让我放弃报酬优厚、自由自在的职业去做个小伙计,我一定不会答应,不过公子襄的提议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因为跟着一个潜力无限的东家,就已经离成功不远了!”

   云襄笑道:“多谢蒋先生屈就,明日你就拿我的名帖去金陵锦绣坊找周老板,他会安排你的工作。”

   就这样蒋文奂成了云襄新开的绸缎庄里的一名小伙计。云襄没有看错,短短几年时间,当初那个成功的乞丐,就已经从一个小伙计成长为替云襄管理绸缎庄,客栈,饭馆和贸易行的大掌柜,成为云襄商业王国最重要的管理者之一。现在当他听说云襄要将大家辛苦赚来的银子,投入到没有任何回报的战争中,自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云襄望着一脸严肃的蒋文奂,笑问:“蒋先生,你认为咱们的银子该怎样花才有价值?”

   蒋文奂沉声道:“当然是要投入到回报最丰厚的地方,比如仙子啊瓦刺即将南侵,战事一起,各地物价必定飞涨。咱们现在应该大量囤积粮食,布匹,油盐,甚至马匹,铁器,草料等战略物资,待战事最紧张激烈的时候抛出,定能大赚一笔。”

   “然后呢?”云襄淡然问。

   蒋文奂想了想,沉吟道:“战乱一起,各地商铺,房屋,街道等不动产,通常会身价大跌,咱们若将囤积货物赚到的钱,再大量收购各地商铺,房屋等不动产,待将来战事平息,各地商业回复正常时,这些不动产起码能获数倍之利。”

   “蒋先生果然眼光独到!”云襄淡然笑道,“不过你漏算了一件事。”

   “什么事?还请公子指点!”蒋文奂忙道。

   云襄叹道:“如果战事能像你预料的那样发展,你的计划当然无懈可击,可惜你忘了,瓦刺人并不听咱们只会。若他们侵入中原,天下大乱,咱们就算赚到再多财富,又如何能在乱世中保全自身?”

   蒋文奂沉吟道:“边关驻有重兵,京师还有精锐的三大营,瓦刺就算入侵,也未必能打到北京,更不可能打到江南,工资多虑了。”

   “如果人人都抱着蒋先生这种心思,瓦刺铁骑打到江南,恐怕也不奇怪了。”云襄叹道,“就算瓦刺人不能打到江南,但天下大乱,江南岂能平安?若各地商贾屯货居奇,致使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就会逼民为寇,到那时人人自危就算拥万千财富,恐怕也买不到自己的安全啊。”

   见几个掌柜眼中俱露出深思的神色,云襄慨然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若天下大乱,遭殃的不光是百姓,还有我们自己。再说咱们赚钱是为什么?如果财富不能给我们打来快乐,反而给我们带来危险和骂名,这样的财富囤积得越多,我们的罪恶也就越大,迟早会受到上天的惩罚。”说到这云襄长身而起,望向众人道:“虽然我是你们的东家,但我的财富都是你们赚来的,所以我想统统你们的意见,咱们将银子花在维护天下安宁之上,究竟值不值得?”

   几个掌柜交换着眼神,最后齐道:“公子的决定是为天下人着想,也是咱们自己考虑,咱们自然没意见。”蒋文奂则沉吟道:“公子心胸,非我辈可比。我虽不敢苟同,但既然公子己下定决心,我自会全力支持。”

   “那好,这事就这么定了。”云襄沉声道,“三天后我将出发去边关,你们先将今年一半的赢利拿出来做军饷,购置粮草,装备和战马,在一个月之内送到大同。龙凤中文网-时间紧迫,大家立刻回去准备吧。”众人纷纷答应,齐齐拜别东家。

   云襄将蒋文奂留了下来,执着他的手叮嘱道:“我此去边关,身边尚缺一个管事的人才,还望蒋先生亲自押运粮饷,到边关助我。”

   蒋文奂点头道:“公子知遇之恩,蒋某不敢或忘。我不会辜负公子期望,请公子放心。”他顿了顿,道,“另外,我还想向公子推荐个人才。”

   云襄有些意外蒋文奂跟了他这么久,还从没向他推荐过什么人,他不由问道:“什么人才?”

   “一个眼光独到,嗅觉敏锐的商界奇才。”蒋文奂眼中泛起敬佩之色,“她叫尹孤芳,原本是意甲小开展的女老板。几年前将客栈抵押给咱们的钱庄,借了一千两银子做贸易,短短四五年时间,她的芳字商号就已经成为金陵发展最快的商号,成为咱们的竞争对手。我多次想将她的商号收购,并入咱们旗下,不过都被她拒绝。她放话说,除非是公子您出面,否则任何合作都免谈。”

   尹孤芳?云襄感觉这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来。他沉吟道:“她值得我亲自去见吗?”

   “绝对值得!”蒋文奂肯定地点点头,“她虽然很年轻,又是一节女流,但头脑和眼光都让我不得不佩服。她竟然知道咱们商号的东家是公子,而且非常仰慕公子。公子若能将她收归旗下,绝地哦会如虎添翼。”

   云襄失笑道:“你跟了我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推荐人才,就冲这点我也要见见她。不过现在我没时间,待我从边关回来后再说吧。”

   蒋文奂眼中隐约有着遗憾,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便拱手告辞。他刚走没多久,张宝就领着个六七岁大的孩子进来了。一进门就笑着表功:“公子,你看我吧谁带来啦!”

   “小佳!!”云襄嘴边泛起意思欣喜的笑意,小赵佳脸上洋溢着久别重逢的欣喜和欢畅,对云襄恭恭敬敬地一鞠躬:“云叔叔好!”

   云襄笑着拍怕他的肩头,爱怜的赞道:“刚读了几天书,果然就不一样了!不过在云叔叔面前,不必如此多礼。”

   自从送小赵佳到别人那寄养后,云襄就很少见到他,如今又要远赴边关,说不定还会与他的亲生父亲兵戎相见。云襄的神色不禁有些黯然,望着孩子清澈的眼眸,他迟疑道:“小佳,如果有一天云叔叔……做了什么伤害你的事,你会不会原谅叔叔?”

   小赵佳脸上泛起天真的笑容:“云叔叔怎么会伤害我?”云襄勉强一笑:“我是说如果。”小赵佳想了想,笑道:“小佳从小父母双亡,是云叔叔收养我,待我像对亲生儿子那么好。小佳相信云叔叔绝不会伤害小佳,就算伤害了,也一定是不小心的,小家当然会原谅云叔叔啦!”

   云襄舒了口气,他以前总觉得小佳还小,不应该让他过早接触成人世界的阴谋与罪恶,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他亲生父亲的情况。还好小佳非常懂事,非常聪明,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过两天云叔叔就要出远门了。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可能见不到你了。”云襄有些愧疚地望着孩子,“不能在你身边亲自照顾你是我的不好,但你要听干爸、干妈和先生的话,好好读书,等我回来好吗?”

   小赵佳懂事地地那点头,又迟疑道:“云叔叔要去哪里?小佳……不能跟叔叔一起去吗?”见小赵佳眼中满是殷切之色,云襄也有些不忍心,但他只得狠下心摇摇头:“小佳要在这里好好读书,等云叔叔回来后,要考你功课噢。”

   小赵佳“噢”了一声,眼里满是失落。飘散秋冬打,云襄问了他一些功课情况,发现他对答如流,显然他有着极高的学习天赋。云襄心中几十安慰又有些担心,毕竟这孩子不仅仅是欣怡的儿子,他将来会不会像父亲一样走上邪路,谁也不敢保证。云襄只能在心中祈祷上天,保佑赵佳像他母亲那样善良,而不要像他父亲那样奸诈。天色已晚,云襄还得打点一切,只得让张宝又将赵佳送了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云襄召见了手下的千门弟子以及归附他的众多帮会头目,仔细安排了自己离开后各人的职责。然后他来到济生堂金陵分堂,就爱不带它在筱伯等人的精心打理下蒸蒸日上,就组着越来越多的老弱病残,他心中就十分欣慰,所有的疲倦在这里都会烟消云散。

   交代完所有事务,云襄便带着筱伯和张宝赶到约定地点,就是赵文虎与李京龙已经在那等待。二人眼里俱闪烁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兴奋,就如即将出猎的猛虎,眼里射出逼人的寒光。云襄十分欣慰,他们都是天生对战争充满渴望和向往的军人,定能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相互颔首示意后,几个人也没有多余的寒暄问候,立刻翻身上马,往西北方向疾驰而去……

回目录:《千门之圣》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门之雄作者:方白羽 2连城诀作者:金庸 3千门之心作者:方白羽 4笑傲江湖作者:金庸 5千门之门作者:方白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