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门之门目录

九章 同行

所属书籍: 千门之门     发布时间:2020-04-15

“宋代官窑青花瓷瓶一对!底价一千,每次加价一百两!”高台之上,白衣少年高声报出了拍卖物的底价。这里是成都郊外的桃花山庄,一个巴蜀上流人物才能出入的场合,一个有着多种功能的奢华之地。

  青花瓷瓶很快就有人拍走,执拍的少年拍拍手,两个壮汉立刻抬着个镶金嵌玉的木箱上前,搁到高台中央。少年指着木箱笑道:“这是今日最后一件拍品,为了增加点神秘感,我不再说明它是什么。它的起价是三千两,每次加价五百!”众人窃窃私语起来,虽然不知箱子中是什么东西,但还是有人立刻举手。桃花山庄乃唐门产业,凭唐门的信誉,它决不会虚标高价。

  “三千!三千五!四千!四千五……”随着执拍少年的不断报价,拍价转眼就翻倍,眼看出价者渐少,突听有人高声喊出:“一万两!”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个锦衣公子正顾盼自雄地高举右手。他的面目有几分英俊,脸色却带有酒色过度的苍白。众人认得他乃巴蜀巨富叶继轩的二公子叶晓,也是唐门未来的姑爷,与他在一起的青衫公子,则是唐门弟子唐笑。有他出手,众人便都打了退堂鼓。执拍的少年见再无人出价,正要一锤定音,就见一个角落有人缓缓举起了手。少年忙喊道:“那边那位公子出价一万零五百两!”

  叶晓想也没想就直接举手喊出:“一万五!”

  话音刚落,就听少年又在高喊:“那位公子出价一万五千五百两。”

  叶晓有些意外,他望望角落那个陌生的文弱书生,悄声问身旁的唐笑:“那小子是谁?好像从来没见过。”

  “是顾老板带来的新客,”唐笑扫了那书生一眼,叫过一名少年悄声问了几句,然后对叶晓道,“是来自江南的古老门阀,自称公子襄。”

  “公子襄?”叶晓一怔,将“公子”这尊称放在名字前面,是一种远古才有的习惯,如今很少有人再用,除非是远古贵族的嫡传后裔。他又望了对方一眼,这才缓缓举手,不知对方虚实,他已不敢随便加价。

  “叶二公子出价一万六。”执拍的少年话音刚落,又见那书生举起了手。他忙继续报道,“那位公子出价一万六千五!”

  叶晓不甘示弱再次举手,却见那书生似乎对频频举手有些不耐,干脆举起手不再放下。报价的少年口舌不停地不断报价,那个神秘的箱子很快就被二人推高到三万两的超高价。

  叶晓犹豫起来,忙用征询的目光望向唐笑,只听唐笑悄声道:“今日这件拍卖品,价值绝对超过三万两。”

  唐笑的暗示给了叶晓信心,为了速战速决,他毅然喊出:“四万两!”

  那神情淡漠的书生依旧举着手没有放下,执拍的少年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报出了新的价格:“四万零五百两!”

  “五万!”叶晓再次高喊,声音已有些哑涩。虽为巴蜀巨富之子,不过由他自由支配的钱财毕竟有限,五万两已接近他能承受的极限。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花大价钱买一件没有见过的东西,也许是对手的孤高冷傲刺痛了他从未遭受过挫折的心。

  那书生依旧没有放手,叶晓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着头皮再次叫出:“六万!”那书生似乎对叶晓的加价从未放在心上,一直举手不放。叶晓见对方态度如此坚决,终于恨恨哼了一声,无奈收手放弃。

  “这个箱子属于那位公子了!”执拍的少年颤着嗓子高叫,“价钱是六万零五百两银子!只要公子付清款项,这箱子里的东西就归你所有!”话音刚落,书生身旁那位面色阴鸷的年轻人,立刻将几张银票递了上来。

  “是通宝钱庄的银票,数目正是六万零五百两!”少年抖着手点清了银票,然后对着那书生高声询问,“它现在属于你了!敢问这位公子,你不介意当场展示一下你拍得的物品吧?”

  见那书生比了个“无所谓”的手势,少年打开木箱,四周立刻有丝竹管弦缓缓响起。随着音乐的节拍,一个半裸的金发少女从箱子中冉冉升起,随着音乐的节奏缓缓扭动着柔若无骨的腰肢,就像一条随着音乐扭动的蛇。少女肌肤白如凝脂,上半身仅着一条窄窄的胸兜,面上有薄纱蒙面,仅留一双深邃的眼眸在外,如大海一般湛蓝。

  “原来是个波斯猫。”叶晓哑然失笑,虽然生性好色,但他还是清楚,就算是极美的西域少女,也决计值不了六万两银子。他暗自庆幸没有继续出价,不然花几万两银子买个西域女奴回去,定会被人笑掉大牙。

  “她可不是普通的西域女子,”唐笑神秘一笑,悄声道,“而是高昌国的公主。”

  “那又如何?”叶晓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虽然公主的身份可以使她身价陡增数十倍,却依然值不了六万两银子。

  “前不久高昌国出现叛乱,国主遇刺,公主辗转流亡到巴蜀。”唐笑低声解释道,“前日公主找到桃花山庄,要求自卖自身。她是想找一个实力雄厚的靠山助她复国。看来那小子是知道些风声,才不惜花六万两银子买下这落难的公主,也就买下了一个入主高昌国的机会。”

  叶晓心中一动,却还是不以为意地道:“就算高昌国君之位,对本公子也没多大吸引力,更何况我又不能做她的驸马,你又不是不知。”

  叶晓与唐门小姐有婚约,就算高昌公主在前他也不敢毁约另娶。唐笑虽不是唐门直系子弟,对此却也心知肚明。虽然与叶晓是吃喝嫖赌、百无禁忌的朋友,但也不敢鼓动唐门未来的姑爷买妾,他忙解释道:“高昌是往来西域的必经之路,无论江南的丝绸还是福建的茶叶,都要经过那里远销西域各国,而西域的羊绒毡毯或金银珠宝,也要经过那里卖到中原。高昌扼守西域与中原的往来咽喉,实乃坐地生财的风水宝地。公子错过这次机会,实在有些可惜。”

  “既然那公主如此值钱,唐门何不自己留下?”叶晓笑问道。

  唐笑叹了口气:“你知道咱们家那帮老头子,一向谨慎保守,很少踏出巴蜀半步,一门心思只在这巴掌大的地方经营。上次与扬州的南宫世家合作建跑马场,我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服他们,那还是看在与南宫世家结盟的份上。若是要他们将钱投到万里之外的高昌小国,那还不如要他们将钱直接扔到水里听响。”

  “说得也是!”叶晓深有同感地点点头,“叶家的生意虽然远达三江,不过老头子年纪大了,再没有年轻时的魄力,已经有五年没有开拓过新的商路。若是要他将钱投到从未去过的西域,那还不是要了他的老命?”

  “所以我有些羡慕那小子,举手投足间就扔下六万多两银子。佩服!”唐笑望向不远处那位貌似柔弱的书生,“走!咱们去结识一下,说不定将来有机会合作。”

  二人来到那年轻书生面前,唐笑对他身旁那位肥头大耳的老者拱手道:“顾老板,听说你今日带了贵客上门,怎么也不给咱们引见引见?”

  “唐公子恕罪!”顾老板忙陪笑还礼,“来来来!老夫来为你们介绍。这两位是唐门唐公子和巴蜀豪门叶二公子,这位是江南公子襄。”

  “幸会!”唐笑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对方,“公子襄?恕在下孤陋寡闻,以前好像从未听说过。”

  “很正常,”那书生淡淡一笑,“小生一向深居简出,到贵地游玩更是第一次。不过,虽是初次见面,小生对二位却也仰慕已久。”

  唐笑总觉得公子襄有几分面善,可就是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不过他很快又在心中予以否定。对方那种超然物外的从容淡泊,实乃平生仅见,哪怕就见过一面,也肯定无法忘记。他没有想到,当年那个敦厚善良的书生,无论外表还是气质,都已经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不知公子襄一向都做些什么生意?”唐笑随意地问道。

  “小生闲散惯了,哪有时间为钱财操心?”公子襄淡然一笑,“我通常是将钱财交给最会赚钱的人,自己从不为赚钱伤神。”

  “高明!”叶晓竖起大拇指,“这才是真正的贵族作派,与公子襄一比,咱们全成了俗人!”

  三人相视一笑,顿时一见如故。唐笑征询道:“不知公子襄对什么娱乐感兴趣?桃花山庄什么都有,不如咱们边玩边聊。”

  “好啊!”公子襄欣然点头,指向自己身旁一直一言不发的同伴,“我这表弟最喜欢飙马,只可惜现在天色已晚,不如改日如何?”

  “那就明天吧!”叶晓忙道。唐门的马厩里有着来自各地的名马,向为叶晓羡慕,他想趁机挑起双方竞争,好一睹唐门名马的风采。

  “不知公子襄的表弟怎么称呼?”唐笑打量着公子襄身旁那面色冷傲阴鸷的少年,心中暗自惊异。

  “我表弟名叫元杰。元杰,快来拜见两位公子。”公子襄回头招呼道。那少年勉强对唐笑和叶晓拱了拱手,看他的神情,似乎没有将二人放在眼里。唐笑见状心有不快,有心给他点儿教训,假意还礼,趁机托住对方手腕,正要将之掀个踉跄,对方手腕却如泥鳅般轻轻一缩,轻易逃过一劫。唐笑心中微凛,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笑道:“元杰公子不必客气,既然你喜欢飙马,明日在下就陪你玩玩。”

  登上马车后,寇元杰不禁对公子襄小声抱怨道:“你为何随便就扔出六万两银子?咱们虽然家底厚,却也不能由着你这么折腾!”

  “你们用我,就得相信我。”云襄斜靠在马车中,闭上眼淡然道,“如果这点钱就心痛,哪有资格谋大事?”

  马车辚辚而行,最后在一处热闹喧嚣的街区停下来。二人下得马车,立刻有人将二人领入大门。这里的气氛与桃花山庄全然不同,只见人头攒动,人声鼎沸,是一处适合普通人玩乐的场所。进入大厅,寇元杰看到柯梦兰正在一方赌桌旁搏杀正酣,而不远处的角落里,金彪也在吆五喝六与人对赌。云襄与二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上楼来到一个雅间。片刻后柯梦兰推门而入,进门后先抄起桌上的茶水“咕噜噜”灌了一大口,这才抹着嘴道:“累死我了,想不到赢钱也这么累人。”见云襄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少女脸上一红,“看着我干什么?莫非我脸上有花?”

  云襄悠然一笑:“我在想,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只要往赌桌旁一站,赌徒的注意力就被引开了一大半,不输钱才怪。”

  “又在取笑我?”柯梦兰红着脸啐了一口,“我打听清楚了,叶家主要经营钱庄,四通钱庄的规模在成都数一数二。除此之外叶家还有不少当铺、商号和铺子,不过都不算是主业。”

  说话间就见金彪推门而入,哭丧着脸对云襄连连抱怨:“妈的,我金彪是不是天生就是输神?眨眼工夫就将一千两银子输了个精光。”

  云襄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本来也没想要你赢钱。我找的人呢?”

  “就在后面。”金彪说着向门外招招手,一个面相猥琐的老者立刻垂手而入,一双绿豆大的小眼警惕地四下打量着,神情像只出洞偷食的老鼠,只要一有动静就会倏然而逃。

  “就他?行不行啊?”云襄将信将疑地问。

  “我金彪虽然逢赌必输,但却从没看错过人。”金彪自信地拍拍胸脯,“我敢担保,他绝对是本地最好的风媒!”

  云襄打量着面前的猥琐老者:“怎么称呼?”

  “回公子话,小人绰号风眼,你叫我阿眼就可以了。”老者陪笑道。云襄点点头,将一叠银票连同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递给对方:“在下做事一向直来直去,只要你这一次做好了,以后我会与你长期合作。”

  风眼接过银票扫了一眼,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没问题没问题!小人定不让公子失望!”

  待风眼点头哈腰地离去后,寇元杰忍不住问道:“这家伙究竟是干什么的?你怎么一出手就给了他几百两银子?”

  “江湖上有一种人,专门替人打探消息,察探各种情报,这种人俗称风媒。”云襄解释道,“咱们虽然到巴蜀已经半月有余,却还是聋子和瞎子,再加上人地生疏,若没有三教九流各种能人异士相助,咱们怎么能与本地豪门相斗?”

  门外突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车夫在门外小声询问:“方才桃花山庄派人来问,要将公子方才买下的碧姬公主送到哪里?”

  “先送到顾老板的芙蓉别院吧。”云襄将车夫打发走后,对众人叹道,“咱们刚离开桃花山庄,别人就轻易找到了这里,咱们的行踪全在别人掌握,毕竟这是别人的地头啊。”说着长身而起,“走吧,咱们去见见那个高昌来的公主。”

  云襄一行暂住在顾老板一处别院,顾老板主要经营钱庄和典当行,实力虽比不上叶家,却也是巴蜀数得着的富豪。他以前曾得过寇焱大恩惠,加上魔门有巨额钱财存在他的钱庄,所以对持有寇焱信物的云襄不敢怠慢,不仅引荐他们去桃花山庄,还将自己最好的一处别院让给云襄一行暂住。

  当云襄回到芙蓉别院,那个高昌公主带着两个随身女侍及四个西域武士已等候多时。云襄没想到买公主还会多几个添头,正要挥手让几个武士退下,高昌公主已抢先拜道:“碧姬见过主人。”

  云襄冷眼打量着对方,见她身上虽已裹上长袍,却依然掩不去身姿的曼妙,尤其蒙着薄纱的面容若隐若现,更给人一种神秘之美。她也认出高价买下自己的云襄,立刻学着汉族女子的礼仪不卑不亢地福了一福。

  “既然你已卖身为奴,就不再需要保持任何习俗,我要你立刻摘掉面纱!”云襄突然道。碧姬碧蓝眼眸中渐渐涌出屈辱的泪水。四个武士虽然听不懂汉语,但看到二人对答,也知公主受辱,立刻手扶刀柄围了过来。碧姬忙对四人吩咐了几句,四人虽然满脸愤懑,却还是垂手退了出去。碧姬待他们离开后,这才咬牙摘下了蒙面的薄纱。众人只觉眼前一亮,第一次发觉异族女子那轮廓分明的五官和白皙如玉的脸颊,竟有一种惊人的美艳。

  “你真是高昌的公主?怎么会沦落到卖身为奴的境地?”寇元杰两眼发直,不住打量着对方。虽然以前也见过不少金发碧眼的异族美女,但像碧姬这般美丽的少女,他却是第一次见到。

  “我是高昌国三公主,”碧姬黯然垂下头,“一个月前国中叛乱,逆贼在瓦剌人支持下弑了父王,我在几名侍卫保护下一路逃亡到这里。虽然我并不缺钱,但像我这样一个弱女子,想要为父王复仇却比登天还难,所以我才不得已用这个办法,希望找到一个有实力的郎君做靠山,为父王复仇,并助我复国,我愿用高昌国库一半的财富酬谢。”

  碧姬公主的神情楚楚可怜,令人心生爱怜。寇元杰忙道:“公主放心,本公子一定会帮你。”

  碧姬公主正要道谢,却被云襄挥手打断:“我不管你过去是什么身份,现在你只是一个女奴,我对复仇复国都不感兴趣,只要你做好一个女奴的本分。你准备一下,今晚就到我房中侍寝。”说完提高声音招呼丫环,“来人,将公主送到我的房间。”

  此言一出,尽皆愕然。尤其柯梦兰反应最为激烈,瞪着云襄质问:“你说什么?你、你要她侍寝?”

  “有什么不对吗?”云襄理所当然地道,“我既然是她的主人,要她侍寝很正常啊。”

  “你、你混蛋!”柯梦兰两眼一红,一跺脚转身便冲了出去。金彪用陌生的眼光狠狠瞪了云襄一眼,慌忙追了出去。

  见碧姬被丫环带走,寇元杰用陌生的眼光打量着云襄,连连冷笑:“原以为你是个君子,谁知本公子竟看走了眼。不过你似乎忘了,咱们给你钱,可不是让你骄奢淫逸地享受。”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云襄淡淡笑道,“用六万两银子与叶二公子结交,咱们没有白花。至于这高昌公主不过是个添头而已。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让给你。不过你明天还要与唐笑飙马,我看你还是早些休息才是。”

  “笑话!”寇元杰冷笑道,“本公子虽不是正人君子,却还没到这等下作程度,更不会趁人之危。你的行为实在令本公子不齿。”

  “你难道不知千门中人俱是寡廉鲜耻之辈?”云襄眼里露出调侃之色,“不知这次行动以谁为主?如果我不能自由行事,可不敢保证能达成门主的心愿。”

  “你……”寇元杰语塞,眼看云襄扬长而去,他正要愤然追出,却被一旁的唐功奇拦住。他望着云襄的背影,若有所思地道:“少主,我相信云襄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决不是像咱们想象的这么简单。”

  “什么道理?”寇元杰愤然道,“不过是个荒淫好色的下流坯子而已。”

  云襄推门进了自己房间,就见碧姬公主独坐房中,正绞着手指坐卧不安。他仔细关好房门,这才和衣躺到自己床上:“把灯灭了,上床来。”

  碧姬公主过去吹灭了烛火,却扭捏着不肯上床,只低声道:“公子,碧姬虽是女奴,却也是高昌公主,终身大事实在不愿如此草率。只要公子能助碧姬报仇复国,碧姬愿意以高昌为陪嫁,终身侍奉公子。”

  “行了,别再演戏了。”黑暗中只听云襄淡淡道,“你这些谎话也就只有骗骗别人。”

  碧姬浑身一颤:“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云襄一声嗤笑:“大家都是同行,何必一定要挑明?高昌落难公主,嘿嘿,这点子还真不错。只可惜我这鼻子太灵,一个照面就闻到了同道中人的味道。”

  “我、我不知道公子在说什么?”碧姬突然结巴起来。

  “是吗?”云襄突然翻身下床,一脸坏笑向碧姬逼过来,“本公子对你的复国计划不感兴趣,只对你的身子感兴趣。你把本公子侍候好了,咱们再来慢慢讨论你的复国大计。”

  碧姬骇然后退,张嘴欲呼,却欲言又止。云襄见状调侃道:“怎么不叫喊,让你那几个同伙冲进来救你?”

  碧姬咬着嘴唇犹豫片刻,终于恨恨道:“算你狠!既然被你看穿,碧姬也不好意思再在巴蜀混,今晚就离开。你花的银子除了给桃花山庄一成的抽头,余下的我一个子儿不少都退给你。只是我想不通,你是如何看穿?”

  “你胃口还真不小,六万两银子还不满足,还想捞更多。”云襄笑道,“其实我只是有些怀疑,按说高昌公主若想找靠山替她复国,应该去达官贵人云集的北京,而不是只有土财主的成都,所以我就忍不住试试。谁知你这么差劲,我都还没有剥你衣裙,你就憋不住认输了。”

  “你……”碧姬气得满脸通红,不禁从齿缝间迸出两个字,“混蛋!”

  “彼此彼此!”云襄不以为意地笑道,“跟我说说你的复国大计,没准儿咱们可以合作。”

  碧姬狡黠一笑:“公子出手如此豪阔,想必谋取的目标更是惊人,却还有心跟咱们这等小骗子打交道,恐怕你更需要咱们的帮助吧?”

  “不错,你们既然要求财,本公子不会令你们失望。”

  “我凭什么相信你?”“凭我六万两银子的预付款。”云襄悠然道,“你们信不过我,总该信得过真金白银。这只是定金,事成之后我保证你们还能收到远远超过这个数的酬劳。”

  碧姬犹豫片刻,终于缓缓伸出手:“成交!”

  二人击掌盟誓后,云襄和衣躺回床上:“今天我累了,明晚你再跟我说你们的复国大计。今晚你暂睡地上,我不习惯跟人同榻。”

  碧姬狡黠一笑,款款来到床前,自语道:“我看这床也够宽够大,睡两个人应该没问题吧?”说着便往床上躺了下来。

  云襄吓得一跳而起,见她霸占着床榻没有相让的意思,云襄无奈在一张躺椅上坐下来,恨恨道:“怕了你了,以后再不敢让你侍寝。”

  这一夜云襄鼻端总是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幽香,弄得他心猿意马,久久难以入眠。

回目录:《千门之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门之圣作者:方白羽 2连城诀作者:金庸 3鸳鸯刀作者:金庸 4越女剑作者:金庸 5倚天屠龙记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