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门之门目录

一章 蛇祸

所属书籍: 千门之门     发布时间:2020-04-15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伴随着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骆文佳又开始了他一天的生活。

  骆家庄是扬州郊外一处小村庄,村前小桥流水,村后群山环抱,风景十分秀美。骆文佳是村里唯一的秀才,祖上还是告老还乡的京官,只可惜到骆文佳父亲这一代,因好赌不仅荡尽家财,还被人催债逼得上吊自尽,骆家从此败落。幸好骆文佳有一位知书达理的母亲,一刻也没放松对儿子的管教,终于将他培养成村里唯一的秀才。骆文佳从小就立志要像先祖那样学而优则仕,振兴家门。为了分担母亲的重担,他在苦读诗书准备科举之余,还在村中的祠堂开设私墅,挣点儿小钱贴补家用。

  窗外的马蹄声吸引了骆文佳的目光,只见两个富家公子在几名随从的拥簇下,正纵马从窗外经过。两个人谈兴正浓,其中一个白衣白马的儒雅公子不住用马鞭指点着周围,意态颇为潇洒。

  骆文佳认得那白衣公子名叫南宫放,扬州城有名的南宫世家三公子。骆家庄大部分田产现在都属于南宫,只有寥寥几块祖宗坟地还在族长手里。最近听说南宫世家要收回骆家庄的田地,准备在这儿建造休闲山庄和跑马场,这消息令村民们人心惶惶,大家都希望族长骆宗寒能阻止这件事。

  骆文佳正在胡思乱想,就见一个青衫少女挎着篮子由远而来。看看天色不早,他忙让孩子们放学回家,然后高兴地迎了出去。

  少女款款来到骆文佳面前,红着脸将手中的篮子递过去:“文佳哥,这是今天新摘的果子,给你和伯母尝尝新。”

  骆文佳连忙将篮子接过来,红着脸欲言又止。那姑娘见他一脸窘迫,不由嫣然一笑,对他摆摆手:“你早些回去吧,我走了!”

  目送少女走远,骆文佳不禁拿起一个红艳艳的苹果嗅了嗅,心中一阵甜蜜。那少女是村中殷实大户赵富贵的女儿赵欣怡。赵富贵是外来户,当年为了寻个靠山,曾与骆文佳的父亲指腹为婚,早早便把女儿许给了骆家。后来骆家败落,赵富贵便有了悔婚之意,只是两个孩子从小青梅竹马,早已难舍难分,加上骆文佳勤奋好学,小小年纪便考取了秀才,前途不可限量。赵富贵这才对两人的往来不再干涉。

  骆文佳直到再看不见少女背影,这才依依不舍收回目光,嗅着苹果往回走。少女其实并没有走远,而是隐在路旁的大树后偷看,见他没有跟来,不禁在心中暗骂一声“傻瓜”,撅起嘴转身就走。刚一回头,一声猝然而发的马嘶把她吓了一跳,一匹骏马在她面前人立而起,差点将鞍上骑手掀了下来。那骑手正要开口责骂,待看清她的模样,却又愣在当场。

  少女半晌才回过神来,方才光顾着偷看骆文佳,竟没有听到身后的马蹄声,一回头差点跟奔马撞在了一起。她正要道歉,却发现那骑手正直勾勾地望着自己,那肆无忌惮的目光令她有些害怕,顾不得道歉,低头就走。

  “美!真美!”马上骑手直到赵欣怡走远,尤在喃喃自语,“想不到这偏僻小村,竟有空谷幽兰!”

  “三公子好眼力!”他身旁的唐笑连忙点头附和,“扬州虽是佳人云集,却也很少看到这等不染一丝俗尘的人间绝色。”

  初更时分,骆文佳又开始了他每日的夜读。陪伴他的,只有一盏昏黄的油灯。骆家虽然家道中落,田产尽卖,但祖上毕竟做过京官,老宅虽破败,占地却不小,不仅有厢房后院,书房中各类藏书更是应有尽有。若非如此,骆文佳恐怕也没有机会读书了。

  刚读完一篇《论语》,后院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像是有人从院墙上跳了下来。骆文佳心中奇怪:如此破败的宅子,难道还有盗贼光顾不成?

  墙根的荒草在微微摇动,骆文佳提灯一照,只见草丛中,一个黑衣老者浑身是血,双目紧闭,正躺在草丛中微微喘息。骆文佳在最初一刻的惊惧过去后,不由小声呼唤:“老伯!老伯!”

  老者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却没有睁眼。骆文佳天性善良,见老者身负重伤,忙将他扶到书房,放到躺椅上躺好。老者年岁似乎并不算大,两鬓却已斑白,面目沧桑落拓,脸上瘦削无肉,即便紧闭双眼,模样依然显得有些峥嵘。见老者气息细微,骆文佳忙问:“老伯,你伤到哪里?我这就去请大夫!”说着刚转身要走,却被老者一把抓住了手腕。老者的手如鹰爪般有力,虽在重伤之下,骆文佳也挣之不脱。只见老者吃力地指指自己前胸:“我……这里有药!”

  骆文佳解开老者衣襟,怀中果然有两个药瓶。他忙问:“怎么用?”

  “丹丸内服,药粉外敷!”老者吃力地说完,便累得直喘粗气。

  骆文佳依言将药丸给老者服下后,再撕开老者胸前带血的衣衫,谁知血肉相连,痛得老者一声大叫昏了过去。骆文佳赶紧将药粉敷在老者前胸伤处,然后撕下一幅衣衫裹住伤口。忙完这一切,他才发现老者怀中还有个小小的包裹,贴肉藏着,已经被血水浸湿。骆文佳怕它与伤口粘合在一起,便轻轻抽将出来。包裹入手不重,长长方方像是一本书。骆文佳天性对书痴迷,顺手就解开了包着的锦帕细看,内里果然是一本厚约半寸的羊皮册子,看模样年代久远,封面上还用一种十分罕见的古篆写着四个大字——千门密典!

  骆文佳从小博览群书,对诸子百家均有所涉猎,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本书。他有些奇怪,信手翻开第一页,只见上面仅有短短一句话,也是用那种古篆写成。他轻声读道:“人,既无虎狼之爪牙,亦无狮象之力量,却能擒狼缚虎,驯狮猎象,无他,唯智慧耳。”

  “这是什么东西?”骆文佳疑惑地挠挠头,正想翻开第二页,突感后领一紧,脖子已被扣住,跟着眼前寒光一闪,一柄匕首抵在自己眼帘上,身后传来一声冷喝:“你敢私阅本门密典,当挖去双目。”

  骆文佳慌忙丢开书,这才发现躺椅上的老者已来到自己身后,正用匕首抵着自己眼帘。他忙道:“老伯饶命,我、我不知道……”

  “你看到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看到,就看到第一页那句话!”

  “既然看到,就该挖目!”老者说着手腕一紧,正要动手,却听窗外突然传来一声枯枝折断的脆响。老者一怔,猛地扳过骆文佳身子,跟着倒转匕首,将刀柄强塞入他的手中,然后抓住他的手腕往自己前胸一送,将匕首插入了胸前的伤口。

  这几下兔起鹘落,待骆文佳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手握匕首刺中老者前胸,跟着就见老者徐徐向后倒去。骆文佳手握带血的匕首,吓得愣在当场,结结巴巴地分辩:“我……我……不是故意的!”

  窗棂突然无声裂开,两名黑衣人手执长剑闪身而入。待看清屋中情形,二人神色大变,慌忙横剑戒备,齐盯着骆文佳喝问:“是你杀了他?”

  “不是我!”骆文佳赶紧扔掉匕首,指向倒地的老者,“是他……”

  两个黑衣人看看地上气息全无的老者,再看看手足无措的骆文佳,不由喝道:“既然你杀了他,那东西一定落在你手里,快交出来!”

  “什么东西?”骆文佳一脸茫然。

  “在这里!”另一个黑衣人突然发现了落在地上的那册羊皮书,顿时两眼放光,正要伸手去捡,却见身旁寒光一闪,同伴的剑竟刺入了自己腰胁。那黑衣人捂着伤处踉跄后退,怒喝:“你……”

  出手偷袭的黑衣人森然一笑:“《千门密典》,人人得而藏之,你怪不得我。”说着又补上一剑,将同伴杀害。就在这时,一直倒地不起的老者突然一跃而起,一掌斩向黑衣人咽喉。黑衣人没想到老者死而复生,顿时被切中咽喉,不由一声痛叫,瞪着眼慢慢软倒在地。

  老者这一下突袭牵动伤口,鲜血又涌了出来,湿透了前胸衣衫。他不由瘫在地上直喘粗气,对一旁呆若木鸡的骆文佳勾勾手指:“你过来!”

  “我不!”骆文佳吓得往后直退。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老者捡起羊皮书塞入怀中,柔声道,“方才是你救了我,我不会为难你。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我定要报答你的救命之恩。”

  “不用不用!”骆文佳慌忙摇手,见老者并无恶意,他不由惴惴问道,“不知老伯如何称呼,为何被人追杀?”

  “老夫姓云,你可以叫我云爷。这等江湖凶杀,你知道得越少越好。”老者说着指指地上的尸首,“快帮我将他们埋了。”

  骆文佳已被鲜血和尸体吓破了胆,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老者一声吩咐,他立刻去后院挖了个大坑,将两具尸体草草掩埋。忙完后回到书房,老者已不见了踪影。

  “当当当!”祠堂那边突然传来急促的锣声,在夜里显得十分突兀。这锣声是召集族人的紧急信号,骆文佳顾不得禀明母亲,立刻赶往祠堂。

  祠堂中聚集了不少族人,族长骆宗寒傲立高台,在灯笼火把映照下,他的脸色铁青,颌下短髯微微颤动,眼中更闪烁着一种决绝的寒芒。见族人差不多到齐,他高声道:“今日扬州南宫世家三公子亲自登门,出三倍价钱要咱们搬走,让出骆家庄所有土地,你们说怎么办?”

  “那怎么行?”有人立刻高声反对,“咱们骆家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连祖坟都埋在这里,怎么能搬?”

  “是啊!”众人纷纷附和,“从来只有活人能搬,没听说祖坟也能搬!”

  骆宗寒朗声道:“今日南宫放已撂下话,如果咱们不搬,从今夜开始,我骆家庄每天要死一人。我本当他是虚言恫吓,谁知今晚天刚黑,村中果然就有人莫名其妙地死去,所以我才召集大家议事。”他一挥手,两个年轻人抬进来一副担架,担架上是一具佝偻的尸体。众人认得死者是从外地流浪到骆家庄的孤老太梅婆婆。

  “我检查了梅婆婆的尸体,”骆宗寒对众人道,“既没有发现伤痕,也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就算报官也只当是年老体衰,寿终正寝。不过我不相信有这么巧的事,看来南宫放是先杀个不相干的人警告咱们,如果咱们再坚持,下一个就是咱们骆家人了。”

  众人面面相觑,祠堂中一下子静了下来,一个年轻人突然举臂高呼:“咱们决不能退缩!不能让别人欺负到头上来!”

  这呼声得到了众多年轻子弟的附和。骆宗寒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昂然道:“从今日起,每家每户抽一名男丁,随身携带兵刃,听到锣声就立刻赶到祠堂集合,应付一切突发事件。平日则轮流在村中巡逻警戒。”骆宗寒说着突然注意到骆文佳,忙道,“文佳,你家人丁单薄,你又是个秀才,舞刀弄棒的事就不要干了,好好读书吧。”

  “叔公!”骆文佳期期艾艾地道,“这事还是报官吧!咱们若私自组织武装,可是违反《大明律》的大事。”

  骆宗寒一怔,怒道:“你可真是个秀才,《大明律》怎么也不管管南宫世家这些武林豪强?这世上弱肉强食,谁若没有刀剑防身,就只有受人欺负,任人宰割。报官?现在哪个当官的不是认钱不认理?我看你是读书读糊涂了,连起码的世情都不知道。行了,你安心读书准备赶考吧,但愿你有一天能混个一官半职,咱们骆家也不用受人欺负。”

  骆文佳还想争辩,却见骆宗寒已在安排警戒巡逻的人手,顾不得理会他这个没用的秀才。他只得离开祠堂独自回家,刚到祠堂前的大榕树,手中灯笼突然无风自灭,骆文佳两眼一黑,跟着就感到身子突然飞起,落到高高的树杈上,离地足有数丈高。骆文佳大骇,慌忙抱住树干,张嘴要叫,却感到后心一麻,嘴里再发不出半点声音。

  “妈的,没想到骆宗寒软硬不吃,早知道我第一个就毙了他!”身旁响起一声沙哑的抱怨,骆文佳转头望去,才发现是一个长发披肩的黑衣汉子,像蛇一样贴在树干上,用腿缠着一枝斜探出的树枝,正从榕树上方俯瞰着祠堂内的情形。

  “三公子叮嘱过,不要动骆宗寒。他是族长,只要他低头,骆家庄整个就可到手。三公子不想一家一户去对付,那太麻烦。”身后响起一个甜腻腻的声音,令人耳根发痒。骆文佳回头望去,才发现一个白衣女子正慵懒地斜靠在树杈中,修长的双腿软软地缠在树干上,就像一条在树上小憩的白蛇。而自己的后领,正被她翘着兰花指拎在手中。

  黑衣汉子身子一卷,悄然翻上树杈,冷冷扫了骆文佳一眼,对白衣女子抱怨道:“你弄他上来作甚?”白衣女子一声轻笑:“我想问问他,骆宗寒究竟有什么安排?”“这还用问?”黑衣汉子冷哼道,“这等乡野村夫,什么样的安排能对咱们黑白双蛇构成威胁?”

  “小心无大错!”白衣女子说着扳过骆文佳的头,笑吟吟地望着他道,“原来还是个俊俏书生,看你这打扮还是个秀才吧?给姐姐说说,骆宗寒究竟在搞什么鬼?”说着在骆文佳胸口一拍,骆文佳顿觉胸中的气闷减轻了许多,嗓子也不再嘶哑无声了。

  借着蒙?月光,骆文佳勉强看清了白衣女子的脸。她年纪似乎不大,眼中却有一种久经风尘的沧桑。生得柳眉杏目,口鼻小巧玲珑,浅浅一笑,腮边便生出两个酒窝。若非面色白皙得有些吓人,倒也算得上貌美如花。虽然不知对方姓名,但从方才二人的对话中,骆文佳也猜到她定是黑白双蛇中的白蛇。此刻见她正似笑非笑地打量着自己,骆文佳立刻梗着脖子道:“我不会告诉你!你休想逼我!”

  “别白费工夫了!”黑衣汉子像蛇一样蹿到骆文佳身边,向他一扬手,“干脆直接宰了便是,反正明天咱们也要杀人。”

  “等等!”白衣女子挡住了黑衣人的手,“三公子交代过,一日最多杀一人。杀人不是目的,主要还是要将骆家庄的人赶走。”

  黑衣汉子又是一声冷哼:“哼,我看是你这条淫蛇又动了邪念吧?小心把正事搞砸了,看你如何向三公子交代?”

  “住嘴!”白衣女子一声娇斥,一掌袭向黑衣人。趁着二人分心的这一瞬,骆文佳突然放声大叫:“救命!快救命!”

  祠堂内的众人涌了出来,转眼间就将榕树包围。虽然大榕树孤零零立在祠堂前,却足有四人合抱粗,张开的树冠像一柄巨伞,将树上的人完全遮蔽,加上黑夜之中,众人一时间也看不到黑白双蛇的藏身之处。

  “行了,咱们走吧,别跟他们正面冲突。”白蛇说着轻佻地捏了骆文佳脸蛋一把,“骆公子站稳了,小心别摔下去,改天姐姐再来看你。”说着一扬手,手中多了一条数丈长的软鞭,轻轻一挥缠在远端一枝树杈上,身子轻盈一荡,在树枝中犹如灵蛇一般,悠然荡出数丈,然后在空中收鞭曲身,借着惯性飞掠过十几丈距离,轻盈地落在了祠堂的屋顶上。黑蛇也像她一样荡向祠堂。

  骆文佳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片刻后才回过神来,指着他们的落脚之处大叫:“他们在那里,他们在屋顶上!”

  树下众人听到骆文佳的指点,忙向祠堂上方望去,却哪里还有二人的踪影?众人七手八脚把骆文佳从树上救下来,听到他说完方才发生的一切,众人都有些将信将疑,在他们的世界中,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像黑白双蛇这样的奇人。只有骆宗寒面色凝重,对众人道:“江湖之大,能人辈出。如果真像文佳所说,那对男女是南宫放请来对付咱们的异人,恐怕骆家庄真的有难了。可惜文佳的话没凭没据,告到官府也难以让人相信,咱们唯有加强戒备。今夜起,咱们每十人一组,万不可单独行动。”

  众人齐声答应,纷纷告辞回家。天刚蒙蒙亮时,骆文佳又听到召集族人的锣声。匆匆赶到祠堂,就见骆宗寒面色惨然,一夜间像苍老了许多。祠堂中央停放着一具尸体,赫然就是他的长子骆少龙。

  见族人到齐,骆宗寒环视众人道:“昨晚听了文佳的描述,我就知凭咱们的力量,根本无法对付黑白双蛇。所以一大早我就让阿龙去扬州武馆,请大名鼎鼎的铁掌震江南丁剑锋。丁馆主素有侠名,当年他身受极重内伤,是我背着他翻过三道山梁找到名医,才救回他一条性命,说起来他还欠着我一个人情。若能得他相助,定能对付黑白双蛇。谁知阿龙刚出村口,就被坐骑驮了回来。浑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但人已气绝。看来黑白双蛇是吃定了咱们,不容任何人离开骆家庄了。”

  “拼了!咱们跟他们拼了!”众人群情激愤,齐声高呼。骆宗寒摇头叹道:“黑白双蛇藏在暗处,咱们就算拼命也无从拼起。看来只有我亲自去扬州一趟,只要请到丁馆主相助,骆家庄就可保平安。”

  见族人眼中满是担忧,骆宗寒故作轻松地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当年也曾在江湖上走动,手中这柄九环刀也饮过不少宵小的血。若遇那黑白双蛇阻拦,就算我打不过,脱身还是没多大问题。”

  说完正要出门,却见骆文佳越众而出:“叔公,如果我从另一条路偷偷赶去扬州,是不是更有把握一些?”

  骆宗寒知若遇黑白双蛇阻拦,自己这点儿功夫根本无力自保,如果让骆文佳从另一条路偷偷赶往扬州,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想到这,他便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递给骆文佳道:“这是丁馆主当年留给叔公的信物,他曾对叔公说过,若遇危难,只要派人持这信物去见他,就算赴汤蹈火他也万死不辞。你见到丁馆主,只要出示这块玉佩,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叔公放心!我不会让您老失望!”骆文佳忙将玉佩收入怀中藏好。骆宗寒满意地拍拍骆文佳肩头:“你知书达理,能言善辩,也只有你送信才让人放心。叔公走大路替你引开黑白双蛇,你连夜走水路赶到扬州。咱们骆家庄数百口的性命,就在咱爷儿俩身上了!”

回目录:《千门之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射雕英雄传作者:金庸 2神雕侠侣作者:金庸 3碧血剑作者:金庸 4侠客行作者:金庸 5天龙八部作者:金庸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