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赘婿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八四章满城风雨(上)

第一〇八四章满城风雨(上)

所属书籍: 赘婿

秋夜的雨熄灭了地面上大多数的光,暗地里谋算的人们,各自隐匿在黑暗里了。

金楼附近,负责善后事宜的各路“转轮王”部下仍旧身披蓑衣、四处搜索。距离金楼十余里外的新虎宫中,被这场大乱惊动的许昭南、林宗吾、王难陀等人已经在大殿之中聚集起来。

时间过了子时,各方面的信息基本已经汇总完毕,随后,“寒鸦”、“天刀”、“猴王”、高慧云、孟著桃等人也陆陆续续地过来了。

阴冷的夜色之中,新虎宫内的气氛也显得冷冽。许昭南的目光阴沉,此时出现在殿内的部分高手,也在先前的那场混乱中受了伤,这场突如其来的冲突,令得转轮王这边面子、里子的受损都不小。

“……先前在金楼行刺的那帮人,我们这边现在抓了有四个活口,第一轮已经审过了。”

寒鸦陈爵方的身上缠了些绷带,他早些日子在与梁思乙、游鸿卓的厮杀中不小心中了石灰粉的暗算,本就伤势未愈,今天晚上因为冲得太快,在店铺之中遭遇了手榴弹爆炸,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很是狼狈,话语也是粗声粗气的。

“审不出什么头绪来,我们现在知道,这些人是被雇佣的江湖人,彼此之间甚至不算认识,出钱的人让他们今晚动手,为的是让他们把水搅浑。真正动手杀人的只有一两个高手……得手的那一个,轻功极好,我身上有伤,没能追上……”

陈爵方将这事交待完毕,沉默片刻,大殿之内也显得安静,各人的面色都有些阴郁,刘光世使节被杀的这件事,今天丢的是所有人的脸……

许昭南环顾四周,冷冷道:“行凶之人武艺高强,轻功也厉害,具体是哪边的人,有谁那里有头绪么?”

“这天下间,轻功能胜‘寒鸦’者,不过五指之数。”

“我身上有伤。”陈爵方道。

“此人嘴巴很坏,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人来。”大殿之中,谭正开了口,这一刻他的身上也有些绷带,却是在爆炸中受到的一些擦伤,并不严重,只是侮辱性极强,这令得他在眼下的一刻也显得颇为可怕。他将目光望向上方的林宗吾与王难陀:“教主与副教主,可还记得北地的一位和尚么?”

王难陀蹙了蹙眉:“吞云。”

谭正点了点头:“此人昔年的外号乃是吞云铁甲,看起来是以一身铁甲、铁袖著称,实则轻功了得,脱去铁甲后,周侗也抓他不住。他的武艺极高,但贪图享乐,并无大志,这十余年间,常常接受大户雇佣,帮忙做些脏事,也曾在江南出现过。此次出手的若然是他,古安河死得不冤。”

王难陀点了点头:“那和尚的嘴巴是不好。”

“问题在于,此次到底是何人雇的他。”

“吴启梅、铁彦那边很有可能。这次江宁大会,咱们公平党一整合,首当其冲的便是临安的小朝廷,这有事没事,杀人捣个乱,是他们能干得出来的事情。而且啊,这帮读书人,也最爱用这等小手段……”

“邹旭也有可能……刘光世如今领兵北伐,要收复中原,正跟邹旭打得不可开交,若是邹旭雇佣了这吞云和尚,首先做掉刘光世的人,倒也说得通。”

“另外,大伙儿可别忘了,此次的事情中,有西南那边的影子……”

“只是西南的手榴弹而已,外头不是没有,老夫倒是觉得,不必多疑……”

殿外大雨在下,众人你一眼我一语地说着这中间的可能性。到的某一刻,只听得大殿的角落当中有人突然出声:“这次的事情,孟先生要给我一个交代。”

眼下在这大殿之中,能够出声议事的都是江湖上有数、有地位的高手,众人听得这般不客气的说话,扭头朝那边看去,只见双手抱怀、面色阴郁地站在那边的,果然便是“猴王”李彦锋。

李彦锋今天晚上的遭遇极其诡异,旁人甚至都不太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一次江宁大会,乃是这些年来江湖上有数的盛会之一,从四处敢来的各路高手、新秀无数。但无论跟谁作比较,通山的猴王都是其中最出色的新人之一,不仅武艺高强,甚至在心性乃至背后的势力上,连“天刀”谭正这类老江湖都不敢对其有所小觑。

以往在任何地方,李彦锋虽然心性傲岸,却也都保持着小辈的礼貌与谦恭,极为得体地与一种前辈打着交道。而在面对着外人时就如同今日在金楼外的街道上他的武艺施展,大气英武,也往往能够折服甚至压倒面对的无数敌人。

但就在金楼外大街作战的后半段,这位以单人只棍的力量堵住半条长街的猴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与一些不明不白的人物展开了厮杀,有的人说这猴王吃了亏,追着几个孩子丧心病狂地杀发了性子,也有人说他被宝丰号的大掌柜金勇笙摆了一道,总之最后没能杀出什么结果来,最终被人殴打到鼻青脸肿,旁人问及来龙去脉,他也并不开口多说。

这并不奇怪。

今晚金楼的一番宴饮虽然看起来热闹,但是宝丰号与转轮王这边终究不是同志。“猴王”这位外来的过江龙到底跟金勇笙之间出了什么事情,一般人难以想得清楚,但不管是怎样的阴谋论,在这中间终究都是行得通的、有可能的,他不说,旁人自然不好多问。

而在另一方面,这次刘光世派出的使节团当中,今晚被刺杀的古安河乃是正使,李彦锋担任的是副使之一。古安河被杀之后,李彦锋固然丢了一些面子,但他在街头的一番逞凶,基本上又将面子拉了回来。

若是这样的事情能够持续,或许李彦锋如今也会是和和气气的,可是谁能料到有后来的离奇发展呢。正使被杀之后,他这个副使落入混乱之中,也被打成猪头,面子里子丢了个干净,或许也是因此,才导致了他此刻言语的不善。

不过,无论心中藏着怎样的火气,此刻执掌“怨憎会”的“量天尺”孟著桃也绝非易与之辈。这位曾经亲手弑师的大汉一手铁尺的功夫出神入化,今日虽未在街头肆意逞凶,但论及武功造诣,他却算得上是殿内林宗吾之下最强的一列,再加上其在“八执”当中位置重要,权威深重,大部分时候甚至连许昭南都不敢随意呵斥于他。

这时候李彦锋的矛头对准孟著桃,殿内的氛围就像是陡然间更冷了几分,孟著桃眯起眼睛来望定了李彦锋,大殿一侧,“天刀”谭正干巴巴地开了口:“哎,贤侄冷静一些。”算是帮忙拉了拉架,尽了长辈的义务。

孟著桃缓缓道:“李猴王此言何指?”

“今日古先生被杀,刘将军那边丢了面子,李某回去,这件事情难以交待。”李彦锋目光毫不相让地望着他若是右边的眼皮没有肿起来,或许会显得更威武一些,“陈前辈说,他那边抓了四个人,但谁都不知详情,这件事情,莫非就这样算了?”

“说说你的想法。”孟著桃道。

李彦锋点点头:“今日在金楼,贼子伺机出手刺杀,寻的机会是如何来的,大伙儿可都还没有忘记。孟先生,是你那姓凌的几位师弟师妹闹事,后来才给了贼子行刺的时机,如今从四名贼子身上寻不到突破口,那总该问问你那几名师弟师妹,是否曾经与人勾结、勾结的到底又是些什么人,方才公道。您执掌‘怨憎会’,在公平党中主持的是刑律之责,我这番说法,可有问题吗?”

面对着孟著桃,李彦锋的这番说话,已经称得上是咄咄逼人。孟著桃在那边看着他,过得一阵,却也淡淡地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这件事情,本座会查一查。”

李彦锋道:“但孟先生既然执掌刑律,此刻事涉亲人,您亲自去审,岂显公正?在下觉得,您这几位师弟师妹,该交给陈前辈这边审讯,才更显得公道。您说呢?”

大殿之中又沉默了一阵,有的人已经皱起了眉头。孟著桃看着他,眼神未变,却是缓缓说道:“没有可能。”

他这四个字说出来,没有辩论,也没有任何解释,李彦锋放开抱在胸前的双手,已经与孟著桃对峙起来。这边天刀谭正正要说几句话缓和一下气氛,上头许久不曾说话的许昭南砰的一声将手掌拍在了座位扶手上:“够了!”

“今日之事还没有丢够人吗?自己人之间还要内讧?”许昭南目光环顾四周,在李彦锋身上停留了片刻,“李先生今日的损失,本座应允,必会有所补偿,至于孟先生那几位师弟师妹,本座了解了,与此事确实瓜葛不大,请孟先生酌情处理吧。来来回回,这件事丢的都是我们自己的面子……教主,这件事情,您的看法是……”

他将目光望向旁边的林宗吾。从一开始,这位圣教主对整个情况都有些似笑非笑,显得并不在意、又像是智珠在握,此刻自然是要询问一番的。

只见林宗吾摇头笑了笑:“依本座看,你们只是被花迷了眼,原本很简单的事情,闹得好像很复杂,自己人还差点要打起来。”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许昭南道:“请圣教主示下。”

林宗吾的目光微微垂下来:“自本座入城之后,帮忙打了几个擂台,咱们转轮王这边,声势正隆,可天下的便宜,哪有给一家占尽的道理?昨日占了便宜,今日就要有被人针对的准备,古安河在小陈、小孟的宴席上遇刺,打的是咱们的脸。而即便今日不是古安河遇刺,本座也觉得,该有其他的事情要发生了,其余四家不会看着咱们一家独大吧?这是第一个要知道的地方。”

大胖子说到这里,微笑着顿了顿:“而第二件事,知道了有人打脸,至于是谁打的,很重要吗?诸位啊,城里是个什么状况,大伙儿如今都心知肚明。公平党有五家,如今要分出个子丑寅卯来,公平党之外,大大小小的各家各户,有几十家,眼看着谈判的日子近了,这几十家不管怎么样,总是要打起来的,今日就算查出了事情是吴启梅干的、是邹旭干的,又能如何?是杀回去吗?还是说不是那吴启梅干的,该打他的时候,就不打他了?”

“城里的几十家,迟早要乱。”林宗吾道,“想要把所有事情都弄清楚,那是没意思的勾当的,咱们只是其中一家,需要分清楚的,无非是谁跟我们站在一块,谁不跟我们站在一块。既然是自己人,就要团结,而不是自己人的,明天找个由头打死他就是了,比如吴启梅的那帮人、邹旭的那帮人,接下来找他们谈一谈,能当自己人,这事情就跟他们没关系,若是谈不拢,他们杀了古先生,莫非还要让他们生离江宁不成?”

“至于今天有多少人出手,背后有多少势力动了手脚,有哪几个高手出了手,分析来分析去,实在是没有意思。情况这么乱,将来的每件事情,都会有很多高手出来的,大家的脑子不要被这些事迷了眼睛。你们如今面对的不是一个江湖了,也不是一点快意恩仇的小事情,政治场上水深得很,都警醒些吧。许公,你说,话是不是这么说啊?”

坐在大殿的上头,林宗吾身形如山,话语沉稳而缓慢。他如今接触的政治事件多了,对于诸多事情都有了更加深层次的理解,此时说出这些看法来,也委实给了众人一种运筹帷幄、稳如泰山的观感。许昭南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敬仰地拱手。

“圣教主真知灼见、拨云见日,令人敬佩不已,我对教主的景仰,犹如滔滔江水……”

当即也顺着林宗吾的说法,发出命令。

“……便按圣教主的教诲,此事究竟是何人所为,追查还是要追查的,便由陈爵方、孟著桃二位全权负责,与此同时,召集城中吴启梅、铁彦、邹旭等各方代表过来坐一坐,问一问谁是凶手。刘光世将军与我等素来交好,他的使节在我方宴席上遇害,许某人是一定要追查到底的,告诉他们,有嫌疑的,谁也别想跑掉!此次谈判,就由高将军主持,谭先生为副手,如何?”

下方陈爵方、孟著桃、高慧云、谭正等人当即尊令。

“……另外,公平王就要入城了,接下来不管是打是谈,局势都会有很大的变化。诸位要凛尊圣教主的教诲,维持团结为第一要务。彦锋啊,你年轻气盛,有冲劲是好事,但无论如何,孟先生是我等同志,也是你的前辈,不该对他咄咄相逼……你今日的损失,本座会做主为你补上,你前几日曾经提起的关于通山的几项生意,本座做主允了,三日之内还有其它补偿,保你满意,你看如何?”

李彦锋便也当即称谢,随后又向孟著桃道歉,再转过来对许昭南道:“古先生的公道、刘将军的面子,全赖许先生与诸位前辈主持了。”却是将为古安河讨债的名义,正当地交给了许昭南。

许昭南与众人哈哈大笑,随后又道:“至于今日的街头出现了多少高手,是哪边哪边的,我觉得就不必再提了。那些给了面子,被拿下了的,咱们要表现得大气一些,待会本座亲自去见一见他们,然后就放了,不必咄咄逼人。至于今日与诸位结下了梁子,有恩恩怨怨还要说道的……”

许昭南顿了顿,目光扫了扫众人:“……这些恩怨自己平,如何?”

在江宁城鱼龙混杂的大场面之下,某个地方突然杀出几个高手,打死了谁打伤了谁,跟大局其实算不得有多少的关系。许昭南懒得去管,林宗吾也并不在意他作为天下第一,既无时间也没有心情去了解某个或者某几个年轻高手的状况众人听完,当即也表示合理。

虽然今晚跑了几人,也因为各种状况,谭正、陈爵方、李彦锋等人都有受伤,丢了一些面子,可整体而言,出现的那几个高手,谁不是被他们压着在打,险些送了性命?作为这等层次的高手而言,对于接下来手刃仇人这件事,心中是既有迫切感、饥渴感,又是充满了自信心的。

至于放到台面上来说被某某某某削了面子,甚至需要组织出手复仇,那才真是丢了老江湖的最后脸面。

“最后还有,那位吞云和尚若是真在城里,将来遇上了……”临走,许昭南补充道,“……给他开个价,让他过来我们这里,咱们既往不咎。”

“若他不肯呢?”

“那便杀了,留他何用。”

许昭南笑着,挥了挥手。

雨还在下。

一切都浸没在湿冷的黑暗里。

新虎宫这边的会议开完,城内的其他地方,自然还有另外的一拨拨势力,在商量着对于整件事情的应对策略。一道道黑暗的身影在窃窃私语后复又分开。

……

无尽的寒冷正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淹没已经残破的身躯。

阴雨之中,偶尔的清醒出现,目光里只有背负着她前行的身影。

在不知道什么样的地方,那身影撕开她的衣裳,似乎在修补着她身体上的破口。

他的身上,也受了严重的伤,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没有倒下。

“醒醒……”

“醒醒……”

“给我醒过来!”

恍惚之中也会感觉到自己挨了一个耳光。

雨夜中,一个残破的身体正在艰难地修补着另一具残破的身体。

“游、游鸿卓……”

“嗯?”

“你还记得……记得……”

“什么?”

“你记得……栾飞……还有秦湘吗……”

“嗯,记得。”那残破的身影对于她提起的名字,并不觉得奇怪。

“那是我的……义兄……和姐姐……你……你……”

“……猜到了。”

“雁门关……雁门关那里,太荒凉了……没有吃的,大家都要饿死……”

“……”

“年长一些的兄姐……他们出去找吃的,想办法……弄钱,把银子送回来……”

“嗯。”

“有些时候,他们也骗人……害了一些人……栾大哥何秦湘姐……你还记得吧……”

“……三姐对我挺好的。”残破的身影回答了一句,闷声闷气的,“被谭正那帮人杀了……”

“栾大哥回去以后,没有了腿,秦湘姐也去了……他、他过得不好……”

“……”

“后来你成名了,帮着女相,行侠仗义……他有时候会说起你……”

“……”

“说……可惜你们的兄弟之情,是假的,他……没能好好对你这个弟弟……”

“……他还活着吗?”

“乱师……好穷的……”

“……”

“没有吃的……”

“……他……活着吗?”

“他……没有腿啦……”

“……”

“乱师……好穷的……”

“……”

“女真快南下了,他没有腿……秦湘姐也没了……掉进井里,死掉啦……”

雨不停下,沉默当中,游鸿卓抱着她,微微的怔了怔……

“天杀的……女真人啊”女人哭了出来,“中原……中原以前……好好的啊……”

秋风秋雨阴冷得就像是刀子,从破旧的房檐下、从无尽的四面八方不断地削切过来。他心中犹然记得在昭德所见的那一幕,乱师的队伍一批一批的朝着敌人涌上去,一队人被打散了,又有一名名作为王巨云义子义女的将领带领着他们再度杀上,城墙破了,几队人马不断地冲向前方封堵着口子,那名从来面色冰冷的女将杀到力竭,终于在一片血泊中抱着兄弟的尸首,仰天哭泣。

乱师的作战,没有太多厉害的章法,他们的物资太少了,锻炼也并不足够,他们只是……竭尽了全力而已。

他于是也竭尽全力地,想让她,生存下来……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赘婿 > 第一〇八四章满城风雨(上)
回目录:《赘婿》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星辰变作者:我吃西红柿 2月里青山淡如画(文物修复师)作者:猫尚书 3横刀立马作者:任怨 4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5地下城玩家作者:蓝白的天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