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舞麟求亲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舞麟求亲

古月娜的双眸中蓄满了泪水,凝视着唐舞麟,喃喃地道:“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是你的妻子。唐舞麟,我也爱你。可是,你真的猜不到吗?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从我苏醒过来那一瞬开始,我们就注定是敌人。”

唐舞麟呆呆的看着她,“古月,那些并不重要啊!我当然猜得到,你可能不是人类。我也知道,人类对于魂兽所做出的伤害。但是,你现在已经是传灵塔塔主,是大陆上掌控魂灵之人,而且你所建造的万兽台之中,不就在培育魂兽么?已经有了不菲的成绩,用不了多久,魂兽就能重新繁荣起来。过去人类所作的一切,已经无法挽回,但未来,我愿意和你一起,维护魂兽与人类之间的关系。”

古月娜的双眸之中流露出震惊之色,“原来,你都已经知道了?”

唐舞麟苦笑道:“我又不是傻子。如果发生了这么多事还看不出端倪,又怎么可能呢?事实上,当你第一次给我讲述有关龙神的故事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有所怀疑了。而真正让我隐约猜到事情真相的时候,是在我与父亲联系上,父亲将我体内金龙王血脉的来历告诉我的时候。”

“龙神的秘辛,你作为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无论是史莱克学院还是唐门,我都查阅过典籍,都没有任何相关的记载,传灵塔的成立还要晚于我们,又怎么可能有这份记载呢?但那时候,我终究只是怀疑。”

“可是,后来我们开始有了龙神变,那分明就是龙神两部分的融合。那时候我其实就已经开始可以断定了。而且,我也猜到,你进入传灵塔的目的一定不简单。可那都没关系,你其实并没有真正伤害过人类,我也一直都在关注着你。现在时过境迁,我们共同抗敌,击溃深渊位面,你已经是人类的英雄。我们已经处于了在斗罗大陆上的极大话语权。只要你愿意,我一定会和你一起重新给魂兽以生存的家园。共同维护这份生态平衡。”

听着唐舞麟这番话,古月娜的眼神有些凝滞,但是,泪水却渐渐的消失了。

“原来,你真的一直都知道的。”她的嘴角处泛起一丝苦涩。

唐舞麟有些急切了,从古月娜的表情之中,他感觉到了一份不安。

“古月,你……”

古月娜向唐舞麟摆了摆手,“你听我说。”

“如果种族灭绝的仇恨,真的如同你所说的这样就可以化解,那么,我就不会因此而痛苦了。不错,我就是当初被修罗神一剑展开之后,龙神所化的银龙王,也是当初从神界之中逃走的那一个。”

“当时的我身受重伤,为了躲避神界追杀,只能逃来斗罗大陆之中。而那时候的星斗大森林,其实还只是一片不起眼的小森林,甚至连你们人类都还刚刚存在于这个世界而已。”

“在我沉睡的这么多年之中,因为受到位面的影响,不得不将自己的神力散去,自然融入到了星斗大森林之内,也从而催生了星斗大森林的生物繁衍生长。这才有了大陆上最大的一片魂兽森林,才有了那么多的魂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有星斗大森林之中的魂兽都是我的子民。”

“可是,当我从沉睡中醒转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我的子民已经快要被你们人类屠戮干净了。那是成千上百万的魂兽啊!它们也都有生命,它们也是维护着整个世界生态平衡的重要组成部分。可是,你们人类却为了一己之私,为了能够成为强大的魂师就去猎杀它们,甚至还滥杀。就连星斗大森林也被你们侵占的近乎于不复存在。”

“能够活下来的魂兽已经是凤毛麟角,甚至很多魂兽连一点生灵种子都没有留下,后来我在万兽台之中想要重新复活它们的种族都做不到。你们人类,毁灭了我们魂兽多少种族?这又岂是你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未来给它们生存空间就能化解的仇恨?”

“从你们人类的角度来看,我们魂兽早就已经成为了你们的资源,你们的魂导器发扬光大,甚至自创魂灵。可是,你们既然有了自创魂灵,为什么还要将我们魂兽斩尽杀绝?哪怕是仅存的魂兽都是被传灵塔所圈养。”

“是你们的恶毒,令魂兽逐渐走向灭绝。是你们的贪婪,让这个世界逐渐不再平衡。哪怕是神界,也只是眷顾你们这些人类,又何曾对我们魂兽有所怜悯?不得不说,你父亲真的是一代大能,不愧是神王之首。竟然早在万年前就能够策划一场滔天计划,以吞噬另一个位面的大计划来化解斗罗大陆的危机。我真的很佩服、也很吃惊。可是,他所有的计划,都是为了帮助你们人类的,可曾想过我们魂兽?魂兽的世界不复存在,注定会令这个世界不再平衡,斗罗大陆也必将走向衰落。”

“当我苏醒之后得知了这一切,就已经制定计划。我们的力量远远不足,想要战胜你们人类,凭借那时已经不再是神诋的我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所以,想要毁灭你们,报复你们,就先要融入到你们的世界之中,了解你们。所以,才有了娜儿。娜儿的存在,就是我对于你们人类了解的第一步。”

说到这里,古月娜停顿下来,她的双眸之中,已经满是仇恨。可是,在这仇恨之中,又充斥着无尽的痛苦。

“可是,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我没有输给你们人类,却输给了你们人类才有的情感。更想不到我化身成人之后,最先受到的,就是情感的沾染。让娜儿喜欢上了你。而连带着,我自己也身陷于赌约之中无可自拔。直到现在,我与娜儿之间都没有完全融合,都多少还有她的影子存在。身为魂兽之神,本应该带领着魂兽来报复你们的我,却爱上了你这样一个人类。”

说到这里,泪水不受控制的从她美眸之中向外流淌,“但是,唐舞麟,你应该已经明白。我们之间是万万不可能的。从我复苏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彻彻底底的站在了人类的对立面。而你,却是你们人类的英雄。我们各自代表着我们的族人,都是站在顶端的存在。所以,我们注定无法成为夫妻,而只能是,敌人!”

说到这里,古月娜右手抬起,一道灿烂的银色光芒闪耀,正是她的白银龙枪。白银龙枪在她身前横扫而过,化为一道灿烂的银芒。那巨大的银芒足有万米长,身前的一切鲜花,乃至于地面上那盛放的玫瑰,在刹那间都被她切割出了一道巨大的沟壑。

“从这一刻开始,你我恩断义绝。我们只是仇敌!”

……

蓝轩宇只觉得自己就要无法呼吸了,是真的无法呼吸。他无法想像当时父母的心情是怎样的。在万众瞩目之下,他们就那么彼此对立,分别代表着人类和魂兽,成为了最终的对手。

当妈妈说出恩断义绝这四个字的时候,她的内心一定在滴血吧。而那时候的爸爸,又何尝不是痛不欲生?

此时此刻,他才深深的感受到,那次在海神湖上父母重逢紧紧相拥的那一幕,是何等的不容易。

画面再变,终极对决。

……

近了,他们之间越来越近了。

眼看着,那九彩色的白银龙枪,就要在首先碰撞在天之玄圆之上。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那原本完美无瑕的圆弧却突然停顿,本应该满月一般的光晕在刹那间出现了缺口。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天之玄圆,中断了。

龙皇耀轻轻的抬起了角度,在这一刹那,唐舞麟的眼神之中,所有的凝练、强势早已全部消失,只有温柔。温柔的注视。

他说过的话,他从来都记得。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是不得不面对的敌人,那么,他宁可让她杀了自己。他相信她,相信她在自己死后,不会真的去毁灭人类。否则的话,也不会有先前那两场让他减少条件的战斗。她是最清楚,他有足够实力来战胜那两场对手的。这早已说明,她并不是真的想要毁灭人类。毕竟,她曾经也是人类,毕竟,她不只是古月,还是娜儿。

两大种族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既然没办法解决。那么,就唯有一方真正占据了强势的地位。

他真的能杀了她吗?他不能。

在这一刻,他甚至抛弃了自己守护人类的理想,将所有的一切,只是赌在她身上。

帝天能够想到的,他当然也能够想到。这些年,最苦的不是他,而是她。

在她内心之中,承受了多少的苦涩,才最终走到今天?

如果说,他和她在一起,他还曾经快乐过。那么,她却很可能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快乐。哪怕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内心之中却始终都还有那一份顾忌的存在。

是的,她不快乐。而这份不快乐,都是因为他们彼此之间的这份爱。

他还怎么可能硬得起心肠,却伤害她呢?

早在今天这场决战到来之前,在唐舞麟心中就已经抛却了一切。为了这个世界,为了斗罗大陆,他已经肩负的太多、太多。

或许,唯一不舍得,就只有他那未曾谋面的父母、姐姐。可是,他已经没的选择。

他等不到他们回来了。在这造化弄人之下,唯有眼前这样的选择,才能让他真正的解脱。

他真的有些受不了了,很多时候,活着甚至要比死去更加痛苦。

他要兑现自己的诺言,他将自己满腔的爱恋,都化为这一瞬的从容。

他只是看着她,凝视着她,他是那么的爱她。

那以她命名的金龙月语,在这一瞬悄然收敛,呈现在那白银龙枪面前的,只有他的身躯。

近了、更近了。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下。他根本已经没有了反悔的可能,更何况,他也根本就不会反悔。

古月娜看着他的眼神变了,可也就在这个时候,她的眼神之中,突然变得杀意十足。

就在唐舞麟认为自己即将被刺中的刹那,那份杀意却骤然从他身边掠过,瞬间下坠,直奔下方而去。

她要干什么?

古月娜的白银龙枪,终究没有刺中唐舞麟,但是,那份杀意却在瞬间爆发。仿佛要将天地冻结。

白银龙枪带着她的身体,身枪合一瞬间坠落。在那杀意的笼罩之下。下方地面上,正在翘首以望的海神斗罗陈新杰、光暗斗罗龙夜月、多情斗罗臧鑫、无情斗罗曹德智四大极限强者只觉得瞬间就陷入了一片冰冷之中。全身血液仿佛都要凝固了一般,根本无法动弹分毫。

白银龙枪所指,第一个目标,就是多情斗罗臧鑫。那锋锐的枪芒,瞬息而至,宛如瞬移一般。

修为的差距,神识的锁定,令多情斗罗甚至连释放出自己多情剑的机会都没有。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瞬间挡在了他前方,赫然正是无情斗罗曹德智。

“不——”反应过来的唐舞麟在空中疯狂怒吼,用他最快的速度向地面方向冲来。可是,他终究还是慢了半拍啊!再怎么也不可能完全追上古月娜那蓄势而为的身影。

他的心中突然一片冰冷,她要杀多情斗罗和无情斗罗,无疑是在忌惮他们那武魂融合技情感动天啊!

“噗——”那么锋锐的白银龙枪,又岂是身躯所能抵挡?锋锐无比的枪芒,在一刹那就刺穿了无情斗罗的胸膛,紧接着又刺穿了多情斗罗的身体。将他们完全钉在了地面之上。

能够清晰的看到,两大极限斗罗的生命力在瞬间就被那白银龙枪所吞噬,身体也随之枯萎了下去。

这一切都只是在瞬息之间发生的,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和预判。没有人能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古月娜会如此冷酷无情的去击杀多情斗罗和无情斗罗。

哪怕是对这两位极限斗罗一直都很忌惮的凶兽们,真正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是目瞪口呆。

古月娜眼中光芒冷冽,白银龙枪瞬间吞吐、收回。枪芒横扫,直指旁边的光暗斗罗龙夜月。

受到她杀意的锁定,龙夜月身上龙吟声响起,武魂释放。海神斗罗陈新杰却是一拉她的身体,将她拉拽到自己身后。

而就在这时,古月娜却突然回身,手中白银龙枪刺向空中,刺向那已经追来的唐舞麟。

唐舞麟原本已经自觉必死的思维突逢巨变,整个人的情绪都近乎崩溃了。

在那一刹那,无数纷乱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浮现。她要杀无情斗罗和多情斗罗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不会放过人类,要将这里的人类强者全部杀光啊!也意味着魂兽终究还是想要侵占整个世界,毁灭人类。

唐舞麟的心已经完全乱了,眼看着古月娜还要杀龙夜月,他怎能让她得逞,黄金龙枪拼尽全力的刺出,务必要将古月娜缠住啊!

古月娜冷冽的眼神毫无感情色彩,在这一瞬,她似乎情绪都已经完全沉浸在了龙族对于人类的憎恨与愤怒之中。似乎只想将眼前的一切毁灭。

白银龙枪的枪尖精准无比的点在了黄金龙枪的枪尖之上。金龙月语与银龙舞麟再次碰撞。

两柄龙枪刺中彼此。这已经不知道是他们多少次的碰撞了。可就在这一刹那,突然之间,谁都没想到的情况出现了。

那分明还闪耀着九彩色光芒的白银龙枪,看上去枪芒吞吐、如此强势的白银龙枪。突然宛如泡沫一般化为虚幻。

金光穿越,穿透了那层层泡沫,在唐舞麟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目光之中,“噗”的一声,刺入了古月娜的胸膛,刺穿了她的心脏。

直到这一刻,她脸上的冷冽之色才完全消失,她似乎没有感受到丝毫的痛苦,有的,只是那淡淡的微笑。

而就在这一瞬,一切似乎都已成永恒。不只是唐舞麟,所有人的眼神都已经彻底呆滞了。

远处的凶兽们疯狂的作势欲扑。古月娜身边的海神斗罗、光暗斗罗吃惊的等待了眼睛。而刚刚身体才枯萎的无情斗罗和多情斗罗身体周围扭曲光晕变化,化为大片泡沫消失,露出了惊愕却毫发无伤的二人。

墨蓝张口欲呼。千军万马无数震撼。

屏幕前的民众们骇然瞪大了眼睛。

可是,这所有的一切,在黄金龙枪刺穿古月娜心脏的那一瞬居然全都凝固了。时间凝滞。每个人都保持在他们本来的动作上,无法移动分毫。一如当初位面之主唐昊出现时对于整个空间的封锁。

就连唐舞麟的心,在这一瞬间也仿佛凝固了一般。

此时此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怎还能不知道自己终究还是陷入了古月娜的算计之中。

他的身体还虚悬在半空之中,此时此刻,也只有他和她还能移动,他的身体缓缓落地。

下一瞬,他机灵灵打了一个寒战,就想要将自己的黄金龙枪拔出。

可古月娜也就在这时猛然抬起手,抓住黄金龙枪的枪杆,脸上呆着淡淡的微笑,向他轻轻的摇了摇头。

在她那宛如春葱一般的纤纤十指之上,九彩光晕流转,却宛如铜浇铁铸一般,任由唐舞麟想要如何拔出都无法做到。

“这是我早就制定好的结局,也是最好的结局。”红唇轻启,她柔柔的说着。

她的声音,整个战场上每个人、每一头魂兽都能听到、明白,但他们却依旧无法移动分毫。仿佛整个天地都已经被她禁锢。

“你……”唐舞麟刹那间泪流满面,却是无法言说。

此时此刻,他的心痛如绞,整个人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古月娜轻叹一声,“听我说说话好吗?”一边说着,她头顶上方突然迸射出一道九彩光芒将唐舞麟的身体笼罩,以唐舞麟的修为,竟是瞬间动弹不得。那赫然是龙神核心飞出,将他定住。

唐舞麟呆呆的看着她,此时此刻他才明白,如果她真的要对他不利,凭借着龙神核心,早就可以将他置之于死地啊!又怎么会等到现在这个时候。而先前她所作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诱导他刺出那一枪。

古月娜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仿佛被刺中心脏的并不是她似的。

两人之间,就间隔着黄金龙枪的距离,就那么彼此凝视着。

她一直都在微笑,在她的眼神之中看不到半分的痛苦,有的,只是至爱。

“舞麟,你知道吗?只有这一刻,我才能真正的、毫无保留的爱你。你问过我很多次,我爱你吗?我也回答过你。可是,唯有现在,我才能真正大声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他们宣布,我爱你。”

她的眼神之中,满是爱意,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左手,在那细嫩的手指上,正套着那枚闪烁着幽幽蓝芒的戒指。

“那天,你向我求婚的时候,我真的好感动、好感动。当你为我带上戒指的那一刻,其实,我就已经是你的妻子了。我古月娜只会是唐舞麟一个人的妻子。”

“娜儿赢了。在她赢的那一刻,其实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我曾经试图过挣扎,不止一次试图过想要杀你。可是,我做不到。反而让自己越陷越深。终究是无可自拔。”

“连我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时候爱上你的。或许,是你完成千日葬龙,为我龙族埋葬尸骨的那一刻。又或是我叫你爸爸那一时。还是在那海神缘相亲大会上,你用让我无法拒绝的话语承认我的感情那一瞬。”

说到这里,她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了,“也许,这一切都不对。因为,我们的缘分,早在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就已经定下,无论是你和娜儿的第一次相见,还是你和古月的第一次相见,都注定了,你我之间,必然有这一场缘分。”

“或许,这是一场孽缘。可是,就算如此,我也认了。”

“不得不说,你父亲,是我所见过的人之中,最为睿智的人,不愧是神王之首。他运筹帷幄,决胜于万年之前。最终令斗罗大陆重新焕发生机,令这个世界至少可以再享万年太平。这是何等的大智慧、大勇气。”

“和他相比,我们都太过渺小了。我没有他那么睿智,所以,我始终无法想出,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够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化解我们之间那横亘数万年的种族之仇恨。”

“我终究是银龙王,是龙神身体的一部分,是万兽之王。是所有魂兽的鼻祖。他们都可以说是因为我的气息而进化,最终成就现在的族群。而人类,一直都在屠戮着他们,这份仇恨并非你我之间的感情所能化解。哪怕是我们都已经站在了彼此族群的最高点,我们也依旧无法做到。”

“为此我冥思苦想了许久、许久。我一直都在寻找着一个能够解决的办法。我希望总有那么一线曙光,能够出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能够真正的在一起。”

“我曾经想过,就这么不顾一切的和你在一起,放弃自己身边的一切、放弃我的族群。只要你爱我,我就隐姓埋名的和你在一起,不管一切,只是爱你。”

“可是,我真的能那么做么?我不能。魂兽已经濒临灭绝,如果再没有了我,那么,他们就真的将不复存在了。天青牛蟒、泰坦巨猿这两位你父亲的挚友,甚至曾经破格成神的魂兽为什么都会站在我这边,也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和我同样的担忧。魂兽再不拯救,就将永远消亡。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族人们就这样泯灭啊!”

“我也曾经试图过逃避,那次失忆,其实是我故意震动了自己的大脑,让自己失去记忆。那时候我就想,你一定会一直守护在我身边的,而已经失去记忆的我,就无法再为族群做什么了,说不定就能和你一直在一起。可是,你却为我找来了奇茸通天菊,为我治好了刻意不去自我疗伤的脑伤。”

古月娜的笑容有些苦涩,“尽管如此,我都在努力的装着自己依旧失忆的状态,甚至是希望以此来蒙骗自己。可是,面对深渊圣君出手,你已经有了生死存亡的危机,我又怎能坐视?唯有出手,与你施展龙神变,将你救下。”

“再之后,我又曾经想过无数种办法,一直都在挣扎与痛苦中徘徊。可是,我却依旧没有任何办法,依旧无法做到。最终,我绝望了。”

说到这里,她痛苦的闭上了双眸。

“绝望的我,沉寂了很久。我又试图忘掉你,在比武招亲大会的时候,甚至真的想过要嫁给千古丈亭,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男人,从而让我能够真正的忘掉你,或者是伤害你,让你远离我。可是,你来了。而我自己,又何尝能够忘得了你呢?除了你之外,就算是一根手指,我也不愿意让别人碰触,又怎么可能真的嫁给他人?唯有你的戒指,才能戴在我手上。”

“比武招亲大会之后,我终于死心了。我知道,我终究还是无法战胜命运。既然如此,我只能按照命运走下去。从那时候开始,就有了眼前的计划。”

说到这里,她的双眸之中又重新有了神彩。

“我没有你父亲那样的睿智,能够计划万年,力挽狂澜。但是,我也想出了一个,尽量不伤害你,甚至是不再与人类加深仇恨,又能让我的族人们有繁衍生息机会的计划。”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无论我们再怎么报复人类,就算是杀光现在所有的人类,我们也无法再将死去的族人们复活。而当初,我在化身为人类的时候,就是为了融入你们、了解你们,从而颠覆你们。”

“如果没有我,传灵塔又怎能那么容易研究出万年魂灵。而在万年魂灵之中,却早已加入了我的精神种子,也正因如此,我才用了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实力。之后我又凭借着龙神核心发现了万兽台这个小世界的存在。泰坦巨猿与天青牛蟒是用另一种方式来拯救魂兽。他们收集魂兽种子,在那一方小世界之中繁衍生息。可是,万兽台终究太小,以他们的力量也是无法真正维持。为此,我与他们商量,以龙神核心为万兽台核心,但需要他们支持我来报复人类。这才有了之后的万兽台。”

“凭借着万年魂灵加上万兽台的作用,我们掌控了绝大多数的高阶魂师,从你们人类的角度来看,从那时候,我们的阴谋就已经全面展开了。就是为了今时今日的反击。”

“只是我们也没想到的是,圣灵教竟然会与深渊位面你合作,而那深渊圣君为了能够吞噬斗罗大陆位面居然会不惜一切的过来融合。但那段时间,我心中却并无压抑。因为我们又能并肩作战了。加入最终的结局是我们输了,至少我可以名正言顺的与你同生共死,被深渊位面吞噬斗罗大陆位面,无论是对于人类来说,还是对于我们魂兽来说,都是毁灭性的。那也是第一次,我们同仇敌忾的在一起战斗。你们并没有发现的是,我们所有能够化身人形的魂兽,都投入到了那场战斗之中,在战场上发挥着作用。”

“当深渊圣君降临,我却是曾感受到我们无法抵抗。毕竟他依托于一个位面的力量,那时候唯有一种可能,就是我将你吞噬,我们化身龙神,超脱于斗罗大陆位面,方有可能将它击溃。但是,我不愿意那么做,那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宁可和你一起战死。也不愿意伤害你、背叛你。”

“今天,当着你们所有人类强者,也当着我的部署们,我可以说一句,自从我重生以来,还从未杀过一个不该杀的人类。所以,舞麟,你的妻子是纯净的,从未有过半分污染。”

说到这里,她巧笑嫣然,可是,在她的双眸之中,却已经满是晶莹。

“海神的出现,让我原本认为的结局发生了改变。原本以为根本用不到的计划再次有了机会。海神离去,位面之主沉睡,永恒之树进化。这所有的一切都给我原本的计划制造了机会,我根本无法拒绝部属们的催促,而我原本的计划,也到了必须要执行的时候。”

“当你来求婚的时候,你可知道,我心如刀割。我明明是那么希望能够接受你的戒指,甚至我好想在你还没有向我求婚之前就对你大喊‘我愿意’。可是,我不能,我看着你为我所做的一切,却只能在心中垂泪。尽管如此,我却依旧忍不住接受了你的戒指,因为唯有如此,才能让我真正的认为我是你的妻子。”

“我发动这场战争,并不是真的要毁灭人类。因为那并不能带给我们利益,就像你们毁灭我们会导致生态失衡一样,我们毁灭你们,结果又会有什么不同呢?更何况,我并不认为我们真的能够毁灭你们。沉睡的位面之主依旧有醒来的可能,而我就算能够战胜他,也必定是以破坏整个位面为基础的,所以,鱼死网破绝不可取。”

“但是,这场灾难却依旧要让你们感受到,依旧要发动。因为我要让你们知道,做错事是要承担后果的。也要让你们知道,我们魂兽是有能力反抗的。”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渐渐高亢起来,一双美眸之中威仪毕露,“哪怕是我死了,我留下的精神种子也依旧存在。龙神核心我会留在万兽台之中,作为万兽台核心,也同样可以再次控制这些精神种子。而我通过龙神核心种植下的这些种子,哪怕是你们人类的魂师有了后代也一直会传承下去,除非你们杀光所有被控制的魂师,否则,这些种子就会一直都在。只要你们试图毁灭我们魂兽,试图伤害我们。那么,通过龙神核心,就可以再次控制你们,再次让能够覆灭你们的战争降临。而这份控制,至少需要万年的时间方能消失。”

说完这些,她的眸光重新落在唐舞麟的面庞之上,又重新变得温柔起来,“这就是我的计划,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魂兽与你们人类能够和平共处。但是,我这么做,也意味着,我并没有真正的完成身为魂兽之王要做的一切,终究站在了你们的对立面。而作为人类英雄、人类之王的你,又怎么可能娶这样一个我呢?就算你们最终妥协,我们也将走远。而身为能够控制大势的我,必将成为你们最为忌惮的存在。或许,你可以抛却一切来到我身边,可是,在你心中会有那么多的牵绊,你永远都不会开心。而事实上,你也不可能在我拥有这样身份的情况下和我在一起了,我们只能是敌对。”

“我们魂兽拥有过强实力,同样不是我希望看到的,不均衡就意味着野心的出现。所以,我也在龙神核心上留下了限制,非是到魂兽一脉生死存亡的时刻,这份精神控制就不会出现。”

“这就是我的计划,唯有我死,才能解除魂兽一脉的野心,也唯有这场战争出现,才能让你们人类警醒。舞麟,我只是希望,在我死之后,你能约束人类,留给我们魂兽一脉生存空间。完成我们的约定与承诺,至少留一个星斗大森林给我们。有大明和二明在,我相信他们也会约束魂兽,不会再去伤害人类。而你们人类已经研究出了万年魂灵,再不需要猎杀魂兽,就让我们两大种族,和平共处吧。好吗?”

光晕收敛,先前定住唐舞麟的龙神核心已经飞腾而起,投入到空中的万兽台之中而去。唐舞麟又重新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不早点将这一切告诉我。一定有别的办法的,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啊!”唐舞麟松开黄金龙枪,一闪身就到了古月娜身边,将她搂在自己怀中。

而此时的古月娜,身上生机已经越来越少,俏脸渐渐露出了苍白之色,但她的双手依旧紧紧的抓住黄金龙枪,不让唐舞麟将它拔出去,任由黄金龙枪吞噬着自己的生命力。

身为银龙王,她自身的生命能量实在是太强了,哪怕是黄金龙枪,也在一时半刻之间无法要了她的性命。

古月娜目光温柔的看着他,“这是最好的结果,最好的解脱。我好累,让我走吧。你好好的活着,你还要等着你的爸爸、妈妈回来找你。好吗?”

“不好、不好……”唐舞麟早已是泪流满面,他紧紧的抓住古月娜的手,想要将她的手拉开,可古月娜最后的力量又岂是那么容易对抗的,无论他如何用力,也无法将她的手拿开。

“古月,你知道的,我不能失去你。你怎么能如此残忍?你怎么忍心留下我一个人。”

古月娜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之间,代表着人类与魂兽。唯有一人能够活下来。我早就看出,你已经下定决心,要做离开的那一个。可我又怎么舍得?你终究还是没我聪明,你终究只是我的傻瓜。”

生命即将走向尽头,可此时的她,却笑得很甜,似乎没有半点的痛苦和遗憾。

“说你爱我。”她柔柔的说着。

“我爱你。”唐舞麟近乎是用尽全力在怒吼着。

“老公,我也爱你。”古月娜终于松开了握住黄金龙枪的双手,因为在这一刻,她整个人的神彩已经变得暗淡,再不可逆。

她那已经变得没有半分血色的纤细手掌,轻轻的抚在他的面庞上,她那身材暗淡的银色双眸,满是不舍与眷恋。

突然间,她的眼睛猛然瞪大。

“噗——”

黄金龙枪的另一端,刺穿了他的胸膛,几乎是在刹那间,他已经将她的身体紧紧的搂入自己怀中,再无分彼此,再不能因为那枪杆的阻隔而无法如此紧密的接触。

“不要啊……”她的声音已经极其微弱,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根本不可能阻止他所作的一切。

唐舞麟脸上的痛苦消失了,他微笑的看着她,“原来心脏被刺穿是这样的感觉,只有一些冰凉,并不怎么疼。你怎么能舍我而去呢?你是我的妻子,我说过的,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要离开,我怎么能独自留下。”

她的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试图将他从黄金龙枪上推开,可此时的她,却哪里还有力气?

唐舞麟紧紧的搂着她,她根本没办法挣脱。

“舞麟,你还有爸爸、妈妈,你答应过他们的,你要等他们回来啊!”

唐舞麟轻轻的摇着头,“爸爸、妈妈身边还有姐姐。可是,你只有我。”

“舞麟……”古月娜的泪水终于喷薄而出,她再也顾不得一切,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紧紧的搂住他。而她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开始倾泻而出。

唐舞麟双脚发力,两人就在这黄金龙枪的刺穿之下腾空而起,飞升到半空之中。他一只手搂着古月娜,另一只手向空中挥动。

顿时,先前凝固的时空破碎,所有人都变得能够移动了。

“舞麟——”无数悲呼声在下方响起。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天空中这对如此相爱,却最终走向悲剧的情侣。

唐舞麟的目光十分平静,“其实,今日的一切,早在这最后一战到来之前或许就已经结束。原本,我是想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唤醒她,让她留给人类一线生机。而我也终究能不受这份痛苦。却没想到她会如此计划。她刚才所说你们也都听到了。人类、魂兽,唯有和平共处,才能让我们斗罗大陆的世界延续下去。我希望,用我们的离开,能够唤醒你们,让你们抛却心中的执念。”

“自从大陆有生灵以来,人类与魂兽,都已经因为彼此有了太多的生命丧失。希望以我们的死,为这一切画上句号。这是我留下的最后请求。墨蓝姐、史莱克学院与唐门的诸位。肯定你们,为此而推动。大明、二明,两位叔叔。如果我父母回来了,请替舞麟说一声,恕我不孝了。我没能等到他们回来,我、真的好想他们。替我向他们说一声,‘爸爸、妈妈、姐姐,对不起了。’”

“舞麟!”

大明和二明都已经红了眼睛,就想要飞起来。可是,天空之中却仿佛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着一切,任何人都无法飞起。

唐舞麟向他们摇了摇头,“没有人能阻止我们在一起了。再也没有了。所有的责任、负担,从这一刻开始,都再与我们无关。我们只属于彼此。我的一切,都只属于我的妻子古月娜。”

一边说着,唐舞麟抬手在胸前一探,一枚晶莹剔透的珠子已经落入他掌中,同时,他眼中神光一闪。先前落在地面上的那柄白银龙枪突然化为光芒,飞射到光暗斗罗龙夜月面前。

“魂兽一脉有龙神核心掌控精神种子,这柄白银龙枪就留给史莱克坐镇。唐舞麟、古月娜,拜别了。”

一边说着,他手指用力,那枚冰神珠瞬间破碎,化为大片的冰雾扩散开来。将他和古月娜的身体吞噬其中。一层冰霜明显开始在他们身上凝聚,古月娜原本已经开始枯萎的娇躯顿时凝滞。

唐舞麟仰天长啸,“金龙月语唐舞麟,银龙舞麟古月娜!别了,斗罗!”

下一瞬,他们已经化为一团冰雾暴射而出,瞬间消失在半空之中。向北方飞射而去。

在场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天空中这一幕,无论是魂兽还是人类,心头仿佛都有一座大山压抑着一般。

银龙公主古月娜,卒!

龙皇斗罗唐舞麟,殉情自杀!

……

无数光点在空中升腾,消散,最终化为道道光晕四散纷飞。唯有那金色的身影依旧在空中驰骋。

蓝轩宇和白秀秀早已泪流满面,白秀秀更是伏在蓝轩宇怀中泣不成声。

这就是金龙月语和银龙舞麟曾经的爱情。这就是万年前的那一场轰轰烈烈,这就是曾经属于他们的世界。

凌梓晨同样也跟在后面,也看到了这画面中的种种,尽管她曾经是亲历者,可此时此刻,又何尝不是泪流满面呢?

而在这所有的画面之中,唯独缺少了一段,却少了他向她,求婚的那一段。

高大的传灵塔终于就在眼前,唐舞麟的身形也渐渐变得慢了下来。

而此时此刻,传灵塔的那一边,大量的传灵塔强者们,早就已经涌出了传灵塔,默默的注视着那飞来的身影。

唐舞麟脸上流露着淡淡的微笑,曾经的种种,在这一瞬都已放下,那只是过往。

而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谁能够阻止他。

他给她的,是一个真正完美的自己。尽管,他并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可在此时此刻,他却更加希望,自己能够和她真正意义的在一起。再无分彼此,能够真正享受这个世界的快乐。

亲爱的,我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唐舞麟一直飞到距离传灵塔总部只有千米左右的地方,虚空停了下来。

他并没有再继续向前,只是朝着一个方向微微一笑。

下一瞬,他双手缓缓在自己身体两侧抬起,顿时,他身上的金色光晕变得浓烈起来。

尽管这一刻或许是万众瞩目,或许有很多人都能够通过卫星看到这一切,可对于唐舞麟来说,这一刻就只属于他们彼此,他所作的一切,都只为了眼前的人儿。

低沉的龙吟声响起,引动着血脉的变化,令那银龙王血脉也在轻轻的吟唱。

他们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彼此保持在同一个频率的心跳声。

唐舞麟能够感受到她对他的眷恋,能够感受到她此时激荡的心情。

双手虚空一圈,顿时,一个巨大的金色心形光晕就那么虚空浮现出来,以唐舞麟的身体为中心向外扩散开来,将整个天空都渲染成了绚烂的金色。

紧接着,一层层心形光晕向外蔓延、扩散,层层叠叠。让整个天空都随之变成了金色。

一如当年!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 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舞麟求亲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剑王朝作者:无罪 2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3龙族作者:江南 4苍兰诀作者:九鹭非香 5皓衣行(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作者:肉包不吃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