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挚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挚野 > 第151章 年华如梦(下)

第151章 年华如梦(下)

所属书籍: 挚野     发布时间:2019-10-23

    饭吃的差不多了,天刚黑下来,几个男人约着去打会儿牌,阮小梦也想去,拉着许寻笙一块。许寻笙摇头:“我不会。”

    阮小梦:“我可以教你。”

    许寻笙说:“我不想打。”她性子向来执拗,阮小梦只好作罢。

    许寻笙一个人打了的士,却不是回家,径直奔向体育馆。她从未看过演唱会,哪里料到车堵得厉害,眼看时间快要到了,最后1公里多,是她走过去的。

    人山人海,无论馆内馆外。

    许寻笙看着这一切,觉得很陌生。那些女孩成群结队,举着同样的灯牌、横幅,有的甚至衣服都一样。她们脸上都带着骄傲兴奋的笑,看着年龄也都很小。她们都在期待今晚见到那个人,哪怕只是远远望一眼。

    许寻笙随着人流,走进场馆里。抬头便见足以容纳几万人的场馆里,灯火通明,这是一个太开阔的舞台和世界,令她有些许怔忪。那人的巨幅海报,就悬空挂在舞台正前方,而大屏幕上,正放着他此次巡回演唱会的宣传短片。这还是许寻笙第一次看到。

    他穿着白衬衣黑色长裤,像个真正的男神,在一个阳光朦胧的房间见低头写歌;他头戴耳机,一脸冷酷,穿行于人群中;他站在不知哪场演唱会的舞台上,灯光全灭,他穿着闪光的演出服,背后数盏灯突然往天空投射,他开始唱歌……一个很近的特写落在他脸上,他原本只是双目沉沉盯着镜头,眼睛深处慢慢浮现笑意。

    屏幕里的他笑了,场馆里许多粉丝开始欢呼。随着短片继续播放,这样的欢呼时不时雀跃响起。

    许寻笙忽然心生一丝悔意,她不该来的。来了就会真的看到他,虽然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她真的还想看到他吗?

    或者说,是否能看见,已经不重要了吧?

    ……

    许寻笙买的是最便宜的看台票,现在也快坐满了。她找到自己的位子,刚坐下没多久,全场灯光熄灭,爆发出欢呼。身边每一个人,好像都兴奋得不行,除了她,坐在最高最远的一排,几乎没有光亮的角落里。

    灯光亮起。

    那灯是一盏一盏,砰然亮起的,如一道道射线,张牙舞爪占据你的整个视野。十余名伴舞寂静矗立台上,而在他们身前,一个穿着黑色棒球服、戴着鸭舌帽的年轻男子,低头握着麦克风,也是一动不动。

    全场爆发出最热烈的欢呼,“小野、小野——”“岑野、岑野——”“岑爷、岑爷——”的呼叫声此起彼伏。

    而后是绚烂如同万道流星坠落般的光线,同时绽放于舞台上。许寻笙不知道那是怎么做到的,只是粉丝们的欢呼更加爆炸,然后很快安静下来,仿佛都屏气凝神等待着这一场华丽的演出。那舞台上有光,也有烟,偏偏交织得妖娆华彩,天衣无缝,仿佛一个人人向往的梦幻之境。而那个人就是梦境中的主宰,隐藏其中的王子,翩翩而来。

    最一流的舞者开始为他伴舞,音乐声流畅多变,宛如他现在在音乐圈高高在上却又灵气四溢的风格。他随着音乐,身体开始慢慢摆动。与那些舞者整齐劲爆的动作相比,他的举手投足一看就是随意的,没有什么规律,很随意的迈前一步,很随意的跟着舞者们同一个方向摇摆。只是大致和顶级舞者们相合。

    却偏偏叫他是众人中最出彩那个,不仅因为他最英俊站在最前面,还因为那怕舞姿不够专业,他的整个身躯整个灵魂,仿佛都与音乐融于一体。只有他。

    许寻笙脑子里忽然闪过很久以前的画面。简陋粗犷的地下室里,几盏灯,几个人,他们放着音乐,那个小野,也这样跳着舞,那怕穿的是最便宜的衣衫,也很意气风发。他的动作总是轻轻慢慢,嘴角噙着的一丝无所顾忌的笑,还有他望着她的,那灼灼如桃花的眼神,令她看得失了神。

    大屏幕终于投下他的特写,也是许寻笙今晚第一次,看清他现在的样子。

    头发依然是中分,还是那么短。只是以前都是很随意蓬松的耷拉着,现如今每一丝形状仿佛都经过了精心打理,柔软而不失形状。

    许寻笙之前看广告牌他的头发染成了浅棕色,现在又染回了黑色。那张脸更显得白皙,轮廓清晰。他望着前方,眼神坚定,年轻男子的容颜上,全是傲人锋芒。

    许寻笙忽然明白过来,这样一个男人,其实已经很陌生很陌生了。

    在人群中,在欢呼声中,在满场巡回照耀的灯光中,她忽然就彻底安静下来。安静地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看着舞台上那个自己已不太认得的男人。

    挺好的,有个声音在她心里说,这样,也挺好的。

    她忽然变得有些恍恍惚惚,也有些心不在焉了。那些埋藏在心中很久的情绪,好像终于也有了个解释和退路。她慢慢地轻轻地笑了,起身刚想离开。

    然而那一道声音,仿佛从梦中从回忆里穿出的声音,就这么来到了耳边。

    “灯光把房间又照亮,

    梦才做了一半。

    谁在夜路上慌张,

    吵醒了这扇小窗

    。

    烟又不知道往哪放,

    午夜茶水已凉。

    打开天窗想眺望,

    却见夜空云雾茫

    。

    她不是水中月,

    手一捧就能得到。

    我却是镜中人,

    年年月月凝望

    。

    爱不是迷迭香,

    迷惑我失去方向。

    她却是一场梦,

    离开都无预兆

    。

    我十指滚烫,

    弹奏属于孤独的乐章。

    我踉踉跄跄,

    走在一往无前的路上

    。

    别胡思乱想,

    哪有那么多地久天长。

    睁开眼回望,

    我这一生这样就很好。”

    ……

    ——

    许寻笙回到家,已是子夜。她没料到深夜里已经这么冷,衣服穿得不够多,手脚冻得冰凉。

    进屋后,她直接打开烤火器,坐了好一会儿,直至身上暖和多了,才去洗澡,换了睡衣出来,披了件很厚的棉衣。

    哪怕她现在睡得比以前晚,现在也早过了她睡觉的点。脑子里空空的,却了无睡意。拿出手机,却看到条短信。

    是荒野发来的,就在几分钟前:“睡了没有?在干什么?”

    他这么晚居然也没睡。若是平时,许寻笙便回复他了,可今天只是把手机丢到一旁。

    深夜里,一切都太安静,静得让人心生恍惚。偶尔有小区里夜归的车辆经过,灯光照在门外花园里,然后又消失或熄灭。许寻笙坐了一阵,才发现自己脑子里什么也没想,就这么坐了好久。可她还是不想睡,不想到床上去,不想闭上眼安安心心地失去意识,然后又一夜到天明。又这样一天过去,仿佛一生也就这么过去。

    一眼瞥见旁边还放着枚刻了一半的章面,她拿过来,又拿出工具盒,把台灯移过来,慢慢地开始刻。

    其实也没有刻多久,一个笔画也没刻完。

    脑子里忽然就响起了今晚演唱会听到的一些声音,那个清亮醇厚如鹰高鸣的声音,还有后来,粉丝们伴随着他的万人大合唱:

    “别胡思乱想,

    哪有那么多地久天长

    睁开眼回望,

    我这一生这样就很好……”

    许寻笙手里的动作停下来,然后视线有些模糊,看到一滴水,落在了章面上,慢慢晕开。然后那些泪就越掉越急,根本没有任何预兆。她慢慢将章紧紧攥在手心,听到自己近乎哽咽的声音。有多久没有哭过,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好像从那天在码头,看到他夺冠那天起,她就再也不准自己想起,再也不掉泪了。

    今天明明看演唱会时已感觉离那个人千万重山那么远,连他真实的脸都根本不看清。此刻眼泪却像失去了控制,根本无法控制。

    她不想让自己哭出声音,不想失控。

    她放下章,把脸慢慢埋下去,埋到手臂里,一动不动。

    ——

    演唱会一结束,岑野就在随从人员的重重保护下,离开场地,乘车前往湘城最昂贵私密的酒店。

    一开始路上还有粉丝的车跟随,后来也被相关人员劝阻离开了。岑野走VIP电梯直接入住酒店顶层套房,岑至等人也回房间,处理一些后续工作并休息,这紧锣密鼓万众瞩目的一天,就算是结束了。

    岑野回到房间,妆已经让随行化妆师卸掉了,他去洗了个澡,换了件款式看起来最普通不过的外套,坐在床边,看了眼手机,没有任何动静。又抬头望去,只见湘江两岸灯火璀璨,寂静幽长。他发了一会儿呆,从包里翻出把车钥匙,又戴上墨镜口罩,动作很轻的出了门,没有告诉任何人。

    ViP电梯“叮”一声停在地下车库,这大半夜的周围也没人。他目不斜视地走向前面一辆很普通的黑色轿车。车是他之前嘱咐一个保镖准备的,连岑至都不知道。

    路上车已非常少,过了江,很快就到了那个岑野闭上眼都能描绘出轮廓的小区。也不知道是不是天黑的原因,才短短两年,那些楼宇仿佛明显老旧了一些。岑野的手牢牢按住方向盘,在经过小区入口岗亭时,里面的保安抬头张望,岑野下意识侧过脸去。

    他以前哪里会开车,也买不起车。这条路却不知走过多少遍。他缓缓驾车行驶,深夜小区里一个人也没有,连亮灯的窗户都很少。远远的,他却望见了那个院子,还有熟悉的蓝白相间的门窗,灯亮着。

    岑野的车速还一直很慢,慢慢逼近。然后,就能看清院子里光线黯淡的那些树和菜地,还有门口那几级石板台阶。门廊上的一根根木料,是白色的,看起来虽有些旧了,却白得很干净。他也看清了那扇窗口,橘黄的灯光朦胧温暖。

    在看到桌上趴着的那个人时,岑野的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然后他把车无声熄火,单手还握着方向盘,摘掉墨镜和口罩,静静地,隔着十几米远的距离,隔着扇半开的窗,看着里头。

    那个人就趴在桌上,身上披着件很厚的外套,露在外面的衣袖却是件全棉睡衣。长发带着微微的卷,铺散肩头,也落在桌面上。她的头顶是一盏灯光,手边还丢着些刻章的工具。她看起来还是老样子,她的生活也是老样子,完全没有半点变化。她好像就这么趴着睡着了。

    岑野看着看着,也不知道到底看了多久,就用手按住了脸。他重新戴上墨镜,泪水却从墨镜下淌出,流进他的指缝里。他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可是泪水却像止都止不住,一直不停落下。

    两年了,他在心里说,原来你已经离开我整整两年了,许寻笙。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挚野 > 第151章 年华如梦(下)
回目录:《挚野》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卷 上林的钟声作者:猫腻 2第二卷 省城作者:猫腻 3第一卷 县城作者:猫腻 4龙族2 哀悼之翼(龙族前传)作者:江南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五卷 群魔乱舞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