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96章

所属书籍: 掌中之物

何妍依旧心平气和地回望他,问:“你想要我怎样表现?是痛不欲生还是痛哭流涕?还是说要扑过去和你厮打,咬上你两口泄愤?傅慎行,我怎么做你心里才会舒服些?你别叫我猜,都直接告诉我,我尽量满足你。”

她堵得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觉得心口疼。傅慎行恼火地看她半晌,最后也只得冷笑了两声,自己重又翻过身去,再不理她。何妍几乎已经做好了他要用强的准备,不料他竟是这样表现,一时倒是也有些怔怔,又安静坐了片刻,这才也躺下了,紧贴着床边,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

可她睡不着,也不打算装睡,就睁着眼睛熬着。半夜里的时候,身后的傅慎行有了动静,他起身下了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这一走,又是好多天。

别墅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视,也没有书籍和报刊杂志。女佣和保镖算是活死人,便是何妍凑过去和他们说话,他们也不会搭理她。何妍忽觉得傅慎行对待她像是在熬鹰,差别于他还没饿着她困着她,只是晾着她而已。除非内心强大之人,否则这种死一样的孤寂就可以叫人发疯了。

何妍倒是平静。她按时吃饭,准时睡觉,白天的时候或练练瑜伽,或做做运动,又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做,只安静地坐着,一坐就是一天,像是在出神,又像是在冥想。还有时候,她会起得很早,裹着被子去东边露台等日出,傍晚,再换到西侧的落地窗处去看落日。

半个月下来,不论是女佣还是保镖,看她的眼神都像是看个怪物。

正月十八的晚上,傅慎行才又过来,径直上楼来卧室找她,吩咐:“起来,换了衣服,跟我出去。”

她没拒绝,听话地爬起来去找衣服穿。早之前就已有人送了许多新衣过来,都是各大品牌的新款,挂满了整个衣橱,她漫不经心地翻看着,问他:“去哪里?要什么风格?”

他单手插兜立在门口,闻言瞥她一眼,淡淡一笑,“醉今朝,随便你穿。”

“醉今朝,醉今朝,那应该风骚点。”她自言自语,从衣橱里挑了条窄瘦的小黑裙出来,在身前比了比,然后又拿了双闪闪发亮的高跟鞋,就当着他的面换上了,在镜子前照了一照,只对自己的短发不满意,回头向他说道:“傅先生,麻烦叫人给买几顶假发来呗,最好是长的,大波浪的。”

傅慎行愣愣看她半晌,竟是被她气得笑了,应道:“好。”

她又坐到妆台前去化妆,折腾了足有半个多小时,最后站起身来向着镜子搔首弄姿一番,这才转身走到他身边,顶着一脸大浓妆看他,笑道:“好了,走吧。”

他不动地方,只冷冷打量她,片刻之后才嘲弄地笑了笑,转身往外走了。车子就停在别墅门口,车外等着的竟是多日不见的阿江,仍是那样一副面无表情的老样子,不过在见到何妍的时候,视线却不自觉地躲避了一下。

何妍没理会他,弯腰钻进了车内,一路上也无他话,只望着车外出神。直等车子开进醉今朝,她这才似又振作了精神,敬业地掏出小镜子里又瞄了一眼妆容,这才下车,然后竟还上前挽住了傅慎行的手臂。

傅慎行微愣一下,面色有些难看,却没甩开她,只沉着脸往醉今朝里走。还是原来的那个包厢,人却又多了几张生面孔,见到何妍挎着傅慎行胳膊过来,就有人带头起哄,高声笑道:“哎呦,亏咱们还傻乎乎地给行哥准备靓妞,大伙瞧瞧,行哥竟自己带来了!”

就听得小五的声音从人群里传过来,笑着喝道:“都给我嘴严点,今天晚上这事谁都别漏出去啊,小心搅得行哥后宅不宁。”

众人哄笑,倒是偎在光头的小白杨先瞧出不对劲来,偷偷拽了下光头,向着何妍那边努嘴。光头还摸着后脑勺哈哈大笑着,误会了小白杨的意思,侧头凑过去和她说道:“还是这样的带劲,姓陈的小丫头太嫩了,瞅着就叫人倒胃口。”

小白杨气得直翻白眼,狠狠掐了他手臂嫩肉一把,低声骂道:“你个蠢货!”

那边小五从人群后过来,刚想再打趣傅慎行两句,目光落到何妍却是不觉一愣,又仔细看了两眼,这才认出是她来,脸上笑容顿时就有些僵,咧着嘴干呵呵了两声,这才与她打招呼道:“何姐好。”

他这话一出,与傅慎行相熟的那几个人俱都是一愣。自从小五越来越受傅慎行重用,其地位也是水涨船高,能得他称呼一个“姐”的人实在不多,再加上那姓氏,任谁都猜到了何妍是哪一位。有关何妍的事情,知道的人其实不算多,可是,但凡听说过她的人,都知道她对傅慎行来说不一般。

刚还热闹的场面顿时有些冷,倒是傅慎行一脸淡定从容,揽住了何妍肩膀,把她带到众人眼前,淡淡道:“她以后就是你们小嫂子,大家认识一下,省得以后见面都不认识。”

何妍告诉自己得面带微笑,唇角上就像是被牵了线,不高不低地弯起个恰恰好的弧度,人偎在傅慎行怀里,浅笑不语。别人也许不知她的性子,小五和光头两个却是和她打交道最多,光头傻愣愣地瞧着,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转过头怔怔地问小白杨道:“我这是见到鬼了吧?”

小白杨又掐了他一把,不露痕迹的扯着他往人群外围躲,坐下了就偷摸地给花姐发信息,只六个字:何小姐回来了。消息发出去了她又觉得没把事情说清楚,赶紧又补了一条:和傅先生一起。

只可惜这两条短信花姐都没及时看到,等再看到已是为时已晚,她已把小五他们要在醉今朝给傅慎行举行告别单身派对的事透露给了陈禾果。实话讲,她透这消息并非是为了讨好陈禾果,甚至还为此担着几分风险。

花姐最初接近陈禾果,跟接近何妍目的差不多,无非是想要借机抱傅慎行的大腿,可几次相处下来,却发现陈禾果这丫头心热,是真心实意地叫自己一声“花姐”。于是,也就真有几分把她当妹子看。她看出陈禾果这傻丫头对傅慎行是动了真心,在得知傅慎行要和田家小姐订婚后,瞧着唯独陈禾果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忍,思量了几思量,还是把这事点给了陈禾果。

陈禾果不傻,她只是有些不相信,不相信傅慎行会突然去和什么田小姐订婚。傅慎行深爱何妍她是知道的,何妍满口谎言地欺骗了他后又和前夫跑掉,这事她也知道。也正是因为这些,才叫她当初对傅慎行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他的冷漠他的孤傲,她都为他找到了借口,深深怜悯的同时,不知不觉中就深深爱上了。

她晚上还有课,却偷偷逃掉了,打了车去醉今朝,也没惊动什么人,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傅慎行所在的那个包厢。房间里人很多,玩得都有些疯,傅慎行怀里揽着个女人,正被他那一帮兄弟们围住了灌酒。

就听得有人高声叫道:“行哥喝不喝?不喝就叫小嫂子来替啊!”

傅慎行怀里的那个短发女人就伸手过来接酒,不想却被傅慎行拦下了,淡淡说道:“还是我来吧。”

这话引得众人起哄,傅慎行却在哄笑声中仰头将那杯酒一饮而尽。他放下酒杯,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身旁的何妍,却瞧她目光正定定地望向远处,他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这才看到了僵立在众人身后的陈禾果。

他微微怔了一下,还未曾有所反应,却听得何妍在身侧低低地嗤笑了一声,她用手杵了杵他的肋下,低声说道:“哎呦,你的小小嫂子来了。”

只这一句话,就气得傅慎行肝疼。

所有的事情都和他预想的不一样。他囚着她,她不急不躁,安闲自在。他带她来这里,她就卖弄风骚,谈笑自如。她明知道他即将和自己的好友订婚,却仍是无动于衷,而见到她曾经卖命救下的陈禾果沦为他的情妇,她非但没有半点震惊愤怒,竟还有心来开他的玩笑。

傅慎行脸色阴沉的难看,偏何妍还不知死活地扬手招呼陈禾果,很是热情地叫道:“果果,这边来坐啊,坐傅先生另一边,我们两个一边一个呀。”

别说是陈禾果,纵是屋里这些人见多识广,也被何妍这反应给惊住了,俱都傻愣愣地看着她,没了反应。只光头那里傻嘿嘿笑了两声,和小白杨感叹道:“瞧瞧,瞧瞧咱何姐这气度,不愧——”

小白杨吓得傻了,想也不想地抬手去捂他的嘴,由于力道太猛,“啪”的一下竟然打出了声音。

傅慎行一张俊脸已经冷若冰霜,看也不看陈禾果一眼,只是冷眼去看何妍,盯她片刻之后,却是勾唇冷冷一笑。何妍对他近于爆发的怒意毫不在意,竟还伸手推了推他,笑道:“去拉果果过来呀,她不好意思呢。”

回目录:《掌中之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海王祭作者:骷髅精灵 2龙族3 黑月之潮(中)作者:江南 3从前有座灵剑山作者:国王陛下 4我可以无限升级作者:针虾 5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三卷 初登大宝作者:月关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