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86章

所属书籍: 掌中之物

距离太近,她都不好装作听不到,只能做出惊讶的模样,也抬眼去看他。

两人目光相触的那一瞬,傅慎行的眼神闪了闪,下意识地垂下眼帘,躲避她的目光。他有些懊悔,不该当着何妍的面接这个电话,同时,心里更厌恶陈禾果,觉得她这个电话来得莫名其妙。

这个时候,他显然不能再拿过电话到别处去接,便就冷了声音,漠然地问陈禾果:“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默了一下,这才听得陈禾果说道:“没什么事情,只是想和您说一声对不起。我不该因为一些没有被证实的话就对您产生那样的怀疑,还去做那些——”

“没有必要。”傅慎行不敢叫陈禾果再说下去,立刻打断了她的话,他想去看一眼何妍的表情,却又没那份勇气,只冷声与陈禾果说道:“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再见。”

“等一下!”陈禾果忙又叫道,问:“那张指纹纸我什么时候还给您?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我给您送过去。”

听筒离得太近,陈禾果的每句话何妍都听得清清楚楚,她几乎已经勾勒出整个事情的大概,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听下去,也不想这样见证陈禾果的愚蠢,便就拉起傅慎行的手来,把手机往他手里一塞,向他讥诮地笑笑,转身出了厨房。

何妍去卧室换衣服,才刚把睡衣脱了下来,房门就被人从外推开了,她没回头,只冷淡说道:“麻烦,下一次请先敲门。”

身后并无回应,她拿衣服遮挡了胸口,回过身去看他。傅慎行身前还系着个碎花小围裙,衬衣袖口也高高挽起,一副家庭妇男的模样,偏摆了个模特的高冷姿势,抱着怀倚靠在门口默默打量她。

她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多事,瞧他两眼,便就笑了起来,问他道:“可以给你拍个照吗?”她说着,胡乱地套上毛衫,拿了手机作势给他拍照,又玩笑道:“拿出去卖给八卦杂志,没准还可以小赚一笔。”

瞧她这般,傅慎行心中不觉一松,竟真的站在那里由着她拍了几张,这才笑着走上前来,把她扑倒在床上,道:“这样的照片不值钱,还不如拍一些床照,然后拿去卖给傅氏企业的危机公关。”

她配合地点头,正色道:“好主意。”

两人又都忍不住笑起来,他撑在她的上方,看得片刻,忽地解释道:“阿妍,我和陈家还有些事情没有解决,这才会和那小丫头有联系,你不要多想,这事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何妍心里明镜一样,闻言只想冷笑,可面上却不敢显露,只道:“既然和我没关系,就不要和我说这些事情。我不问,你也别说,好吗?”说完了,她又怕自己表现得太过漠然,反而引起他的怀疑,犹豫了一下,又道:“不过,还是想劝你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傅慎行仔细打量她的面容,最后应道:“好。”

她深吸了一口气,重又做出欢快的模样,用力推他,“快点起来,不是说要去看电影吗?快点,不要晚了点。”

两人好像都想尽快忘记刚才那事,他笑了笑依言起身,守着她看她穿衣打扮,然后带着她出门。两人先去看了电影,散场后又去吃了顿宵夜,直折腾到半夜一点来钟,傅慎行这才送了何妍回去。

她瞧他没有要走的意思,也未赶他,只拿了被子出来给他用,又道:“你睡我房间吧,我去我爸妈那屋睡。”

傅慎行有些意外,一把抓住了她,问:“为什么?”

她分明是不想和他在家中发生关系,却一本正经地答他:“你过年不是要祭祖吗?这事很讲究的,就算不用提前斋戒沐浴什么的,但还是应该注意着点,也算对你们傅氏老祖宗的尊重,懂吗?”

他还真不懂这些,不觉笑了笑,仍是抓着她不肯放,道:“我不碰你,你陪我一起睡。”

她听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给他,“你说这话,谁信啊!放手,乖乖自己睡觉,不然我可要把你赶出去了。”

他这才不甘不愿地放了手。

何妍走到门口了,却又停下来,回身交代他道:“明天早上你不要叫我啊,我生理期快到了,起床气很大的。冰箱里有吃的,你自己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好了。”

有她这话,翌日早上,傅慎行果然没有去叫她起床。听到他出了门,她这才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偷偷往下看。楼下早已有车子等着,阿江不知什么时候来了,就站在车外,等到傅慎行出去,立刻上前替他打开了车门。

直等那车子消失不见,何妍才不觉松了口气。她去自己的卧室,打开床侧的抽屉,仔细看那手机和证件摆放的位置,瞧着不像有人动过,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再一次打开手机,查初一夜里的列车时刻表,把有可能用到的车次都牢牢记住,甚至连这些火车会经过哪些城市,可以换乘哪些车次都没忽略。

也幸亏她记忆力出色,不到中午时候就已经把她可能的出逃路线都强行背了下来。接下来的,就是难熬的等待。整整一天,傅慎行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到了晚上的时候,他才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她:“做什么呢?”

她分明是坐在沙发上对着电视节目发呆,却笑嘻嘻答他道:“看晚会啊,你呢?”

“看小孩子们放鞭炮,很吵,你听听。”他回答,似是把手机拿远了些,叫她听那些声音。喧闹通过听筒传过来,噼里啪啦的爆炸声中又响着孩童的欢呼笑闹,与她此刻的孤寂荒凉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何妍心里的恨猛地就掀了起来,如果不是电话那端的男人,电视机前坐着的该是她一家四口,或者,此刻她和梁远泽正陪着父母出游。不管怎样,都不会是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电视机前,看着属于别人的团圆与热闹。

人在重压之下情绪更容易失控,她几乎都把牙咬碎了,这才砸了手中的电话,才能在他轻声问她是否听到了的时候,笑着答他道:“是够吵的,多亏市区不许放鞭炮,不然电视都看不了。”

傅慎行低笑了两声,那边似是有人叫他,他顾不上再和她多说,挂了电话。

他这里还好应付,等到电视里新年钟声临要敲响,何母突然打过电话来的时候,何妍却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眼圈一下子就红了,囔着鼻子问母亲:“怎么这么早打电话,你那边才几点啊?”

“六点啊,人老了没那么多觉,我和你爸早醒了。”何母回答,又道:“家里是十二点,没错吧?我怕算错了,昨天特意找人问过。你这丫头守岁呢吗?快点,给我和你爸拜年。”

何妍不想老太太踩着点来电话竟是为着这个,一下子破涕为笑,赶紧在电话里给父母拜了年,又问道:“那边好玩吗?”

“还行吧,也就那么回事。”何母回答,颇有些不以为然,不觉又叹了口气,道:“哎,自古都是只有那不省心的儿女,没那狠心的爹娘。一想把你一个人扔家里,我和你爸哪里还有什么心思玩啊。别看你爸嘴上不说,可那脸拉得快有二尺长,谁见了都不敢惹。”

何妍笑笑,编了谎话出来骗母亲,“我自个在家挺好的,今天白天和朋友出去疯了一天,他们刚送我回来,又约好了明一早去上香呢。你们不用惦记我,在那边好好玩,自己多注意安全。”

她说得欢快,何母信以为真,这才高兴了些,给何妍讲他们这两天他们都去了什么地方,接下来又要去哪里,又道:“晚上的飞机直飞纽约,在那要待两天,然后再去华盛顿。”

对于父母的行程,何妍知道得比他们清楚,可她仍是耐心听着,时不时地插言问上一句,母女两个聊了足有多半个小时,何母又把丈夫拎过来跟女儿说了几句话,直把何妍手机都打热了,才结束了这个通话。

掌心里的手机有些烫手,可这温度也驱逐了她心中的凉意,她没再在电视机前耗下去,关了手机爬去床上睡觉,想攒足了体力和精神,好应对着二十四小时之后的逃亡。

大年初一这一天都很平静,傅慎行那里许是忙得不得空闲,竟连电话都没有打过来一个。天黑的时候,何妍再次检查了一下要随身携带的物品,把整理好的背包塞进衣橱内,然后安静地倚坐在床头,等待着梁远泽的消息。

新手机已经开机,旧的那部也放在了手边,她默默思量可能会遇到的突发情况,甚至已经想好,一旦接到梁远泽电话,临出门前,她会把旧手机上的所有信息删除,然后随便丢在能被人拾到的地方,借以扰乱傅慎行的视线。

时间越迫近,便越发难熬,分分秒秒都是煎熬。临近夜里一点的时候,她等待已久的电话终于来了,梁远泽的声音虽然平稳,可里面的紧张显而易见,“妍妍,我已接出爸妈,盯梢的人还在宾馆,没有被发现。”

她深吸了口气,应道:“好,我马上去车站,你先稳住爸妈,等我脱身之后,再告诉他们实情。”她一面交代着,从衣橱里掏了背包出来,刚刚背到了身上,不料衣兜里的另外一部手机却忽地响了起来。

静寂的黑暗中,那声音突兀而又响亮,吓得她不禁一个哆嗦,差点丢掉了手中的手机。梁远泽显然也在那边听到了手机铃声,克制着急迫,沉声说道:“妍妍,别慌,看看是谁的电话。”

何妍抖着手把那手机掏出来,看到上面显示的“傅慎行”三字,心倏地一下子沉到了最底。铃声一直响个不停,很显然那人非要她接到这个电话才肯罢休。她手指抖得几乎摁不准接听键,好不容易接通了电话,傅慎行的声音就从听筒里传了出来,“阿妍,起来开门,我在外面。”

回目录:《掌中之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念永恒作者:耳根 2第一卷 少年侠气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3第七卷 空城作者:猫腻 4第三卷 围城作者:猫腻 5第五卷:两地争作者:无罪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