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48章

所属书籍: 掌中之物

何妍现在几乎已经可以断定那光头并没有把手机交给傅慎行。她微微垂目,不动声色,只坐在那里不言不语。

事到如今,就是最迟钝的阿邦,也已瞧出傅慎行与何妍之间气氛不对,纳闷地去看眼镜男。眼镜男向他挤了挤眼睛,也扯着他往外走,口中哈哈道:“走吧,阿邦,我今儿没开车,你送我回去。”

众人纷纷离去,不过片刻工夫,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傅慎行与何妍两个。傅慎行依旧坐在牌桌前,手心里把玩着两张麻将牌,冷眼打量何妍。何妍心中忐忑,面上却是淡定,也不理他,身体往后一靠,捡起了杂志摊在膝头继续看。

傅慎行轻轻地嗤笑了声,抬手轻轻一丢,将一颗牌不偏不倚地砸到何妍的杂志上,问她:“你今天发的是什么疯?”说着一扬手,又丢过了颗牌来,轻佻地砸到她的身前,向她抬了抬下巴,讥诮道:“怎么?这情妇刚刚当上,就想着要在人前立威了吗?”

何妍这才放下杂志,平静看他,答道:“新官上任三把火,现在趁着你还在兴头上不作,什么时候作?现在作一作,起码能叫不三不四的人高看一眼,以后不会被他们拿去胡乱垫牙玩。”

傅慎行闻言轻笑,赞道:“你倒是直爽。”

“算不上。只是比你强点,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了。”她嘲弄地扯了下唇角,又道:“不像你,明明是不爽手下的几个兄弟看我胸,偏要找个小姑娘做筏子,还‘你叫我什么?’,装腔作势的,说得时候自己不觉得好笑吗?怎么,你这‘行哥’两个字还多尊贵吗?街头混混一样的称呼,普通人还叫不得了?”

这话语可真是字字带刺,句句嘲讽,纵是两人关系最僵时,她也极少表现出这样的攻击性。

傅慎行气恼之余又觉诧异,瞧她那雪白的面色,心中又添几分不忍,微微眯了眯眼,压着脾气,冷声问她:“今天这是吃呛药了?我说一句,你就给我砸过一筐话来。”

何妍也似察觉道自己异常,抿住唇角沉默下来,片刻之后,道:“心里躁得慌,你先别搭理我了。”

傅慎行仍是皱眉看她,问:“到底是怎么了?”

她不答,唇瓣抿得更紧,面色也越发苍白起来,手也不自觉地捂上了小腹,抬眼瞧他还在打量自己,没好气地问道:“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女人痛经吗?”

他愣了一下,迟了片刻才明白过来,神色里颇有些无奈,“难怪会发疯。”他停了下,上下打量她一眼,又轻轻冷哼,“不舒服就待在家里,还穿成这样来这里发骚做什么?”

何妍不理他,只起身去找水,屋子里到处是酒,她好容易才找到瓶纯净水,自己费半天劲却拧不开。瞧她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他忍不住笑了一笑,起身过去从她手中拿过那瓶水,拧开了重给她递回去,调侃道:“你那些本事呢?”

她习惯性地说了句“谢谢”,却没立即喝,把水瓶往茶几上一放,拿了皮包过来翻找东西。他没在意,在旁侧的沙发坐下了,斜斜地撩她一眼,有些扫兴地说道:“白天不是还没事呢吗?你倒是真会挑时候。”

何妍刚把药片从药板上掰下来,闻言动作一顿,想也不想地就把药片连带着药板都往傅慎行身上砸了过去。

他一愣,脸色顿黑,冷冷看着她,道:“何妍,矫情也得有个限度,我肯哄着你,那是我心情好,别得寸进尺,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她眼圈红了,唇瓣微微发抖,怒声说道:“傅慎行,你当我愿意矫情?巴掌是你扇的,脸都打肿了,你摸一下就以为我不疼了?还哄我?我真是谢谢你哄我了!”

他听得糊里糊涂,不觉眉头微敛,从身边捡起那药板来扫了眼,见那是止疼药,神色这才缓和了些,却又说道:“何妍,你讲不讲理?你痛经也是我打的吗?”

何妍身子发颤,用力抿着唇角不肯说话,直到他又问了一句,这才抬眼看他,含着泪颤声问道:“傅慎行,你是男人,从来只顾着自己爽快,你知道这几个月我吃了多少次紧急避孕药吗?你知道这药一年最多能吃几次吗?我还会挑时候?我生理周期早就乱套了,你当这时候是我挑的吗?”

傅慎行还真是不了解这些东西,身为男人,他本来就对这些不在意,而且和其他女人都有采取保护措施,唯独和她不同,开始时是为了折辱她,待到后来,是他迷恋那种无拘无束、水乳交融的感觉。

他面沉如水,默然看她。

她似是觉得太过难堪,话到一半就打住了,垂下头去,片刻后又自嘲地笑了笑,自言自语地说道:“不过以后就没事了,梁远泽走了,别说吃避孕药,就是去医院结扎了也没人管了。”

说完,她拎着皮包站起身来,又冷声问他:“傅先生,您今晚上有打算要浴血奋战吗?如果没有,抱歉我得先走了,我今天身体实在难受,也只能穿成这样来骚一骚,在床上怕是骚不起来了。”

瞧着他没反应,她就转身往外走,走了两步却又返了回来,从他手里把那板止痛药夺了过去,正欲离开时,不想却被他一把抓住了手腕。她僵了一下,回头冷漠看他,问:“怎么?真要浴血奋战?”

傅慎行面上似有些不耐烦,抬了另只手去捏太阳穴,淡淡说道:“闹够了就消停会儿,吃了药早点去睡觉,我不碰你。”

他说话果然算数,晚上虽然和她睡在了一张床上,却真的没碰她。何妍见好就收,也没再找茬,只把自己蜷成一团缩在床边,直等睡到半夜的时候,这才迷迷糊糊的翻过身来,投进了他的怀里,脸在他肩上蹭了蹭,寻了个舒适的位置,这才又沉沉睡去。

傅慎行睡眠极浅,早就被她惊醒了,意外之余,心里却又有些异样,垂眼看了看她的睡颜,迟疑了一下,这才用手臂环住了她,迷迷糊糊中竟也感到几分塌心。

翌日醒来时,两人姿势比昨夜里又亲密了几分,她整个人缩在他的怀里,四肢却像八爪鱼一样缠着他,头依旧枕着他的臂弯,红艳的唇瓣微微开合着,唇角处竟还有一丝光亮的口涎,真是睡得比孩子都香。

这种无意识的举动最是能柔化人心的,他不觉出神,怔怔看她片刻,不知不觉中,唇角就翘了起来,心情大好,又静静躺了片刻,罕见地体贴,轻手轻脚地把她从自己身上解下来,起身去外面晨练。

再回来时,她也已起床,面色比昨夜里好看了许多。保姆早就备好了早餐,她毫不客气地坐在餐桌旁慢慢吃着,瞧见他进门也没说话,直等吃完早饭后才神色自然地要求道:“要人开车送我一下吧,我得去学校。”

傅慎行也要去公司,不过却与她不是同路。他略略点头,想了一想,忽又道:“光头那里,你吓唬两句也就算了,不许真动手。”

以她的脾气,他完全相信她敢把光头的整只手给剁下来。既然已决定先把她收在身边,他不介意在兄弟面前给她点脸面,但是决不能任由她胡闹。

回目录:《掌中之物》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2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四卷 杨凌下江南作者:月关 3三生三世枕上书作者:唐七公子 4剑王朝作者:无罪 5我欲封天作者:耳根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