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八十九章 贪心之言

漩涡扩大,急速旋转,几乎将阮玉书闭关静室填满,由她的身后改为笼罩着她。
  至深至沉的死亡之意由此弥漫而出,交织着蓬勃旺盛的生机,两者引来了天地共鸣,“谱写”出属于各自的“主题曲”,并且互相掺杂与泾渭分明同存,异常玄妙。
  曲声优美,仙乐横降,气息如被凝固的阮玉书听得微微一怔,旋即忘忧忘愁,忘神忘物,进入了忘我之境。
  此曲只因“天下”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目现沉醉的她忽然眼前一花,仿佛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闪过,与漆黑绝望的阴死之意相伴,投入了周围的漩涡当中。
  漩涡猛地一滞,接着转动放缓,以惊人的速度飞快收缩着。
  就在这时,阮玉书只觉周围忽有疏离之感,虚空不再真实,而仿佛梦境的边界,让自身与外在天地的勾连朦朦胧胧,难有把握。
  疏离之感转瞬即消,可生死交错的漩涡也凝成了最初的无色一点,道曲伦音越发飘渺。
  扶桑古树界域内,有叶似桑,沐浴金火,青帝立于其上,身影绰绰,垂在旁边的右手碧光一闪,迷离消融。
  祂与自身炼制的“生死簿”之间的联系被巧妙隔断了。
  “是祂?”青帝目光幽深,低低自语,似揣测似怀疑。
  …………
  无色之点消失,阮玉书水到渠成踏入了地仙境界,而且聆听到了天地共鸣产生的“近道之音”,对日后修炼有着莫大好处。
  与此同时,孟奇也重新踏足了“生死原点”,依旧是目不见物,耳不闻音,神识无法感应。
  旧有模式仿佛琉璃墙般破碎,潮水一样褪去,新的认知接驳着外界,带来各自抽象的描述,冷酷、沉郁、冰寒、黑暗、寂静、死意和温暖、热烈、蓬勃、愉悦、光明、生机等尽数涌来,引发孟奇窍穴、血肉和“五脏六腑”的应激变化。
  在孟奇的旁边,神秘莫测的酆都大帝终于显露了真身。
  祂给人最直观的感受便是高大,不是孟奇法天象地后超越想象的庞大,而是另外的神异,顶多九尺有余,立在那里却仿佛连绵不绝、厚重沉凝的山脉,让孟奇都觉得高山仰止。
  酆都大帝穿着漆黑全身盔甲,将头部完全笼罩了起来,只有两只眼睛显露,深邃而黑暗,仿佛最幽最沉的死亡,蕴含着永恒不变的寂静,内中,一点生机衍化成了眸子,藏于黑暗底部,与周围形成了微妙的平衡。
  祂整体气息内敛,深浅难测。
  孟奇眼睛微眯,眸子内显化出道一琉璃灯,要悄然照出酆都大帝有关的重要因果,以此窥探祂背后那位究竟是谁。
  琉璃古灯黑白光华流转奔涌,可他视线内的酆都大帝却一片黑暗,似乎连因果联系都已然死亡,难以发现!
  “能以巧妙的方式和境界上的压制瞒过‘诸果之因’的照耀,酆都大帝确实不凡……”孟奇暗自喟叹,收回了视线。
  “走吧,往深处走,往近道之处走。”酆都大帝发出沉哑而威严的声音,双手负于身后,看不出半点恶意,当然,也看不出善念。
  孟奇微不可及点头,略略落后酆都大帝半步,往着记忆里的深处飞遁。
  沿“途”之上,他依旧保持着生与死各自淬炼一阵的方式,以此达成平衡,逐步提高,而酆都大帝基本行走于抽象的“死亡”里,偶尔才会浸入“生机”。
  两人都未出言交流,默默前行,彼此间有着颇大的距离,享受着“生死原点”带来的好处。
  高度戒备中,孟奇渐渐感觉真灵、思维和本性灵光都开始被“生死之道”沾染,不由自主跟随它们的变化而演绎,往着它们的方向发展。
  这便是“被道同化”!
  他的双手绽放出黑白光华,一阴一阳,一死一生,凝成了首尾相缠的两条鱼,但死中未曾藏生,生里也没有蕴死。
  光华落下,笼罩自身,孟奇凭借自身“阴阳印”抵御住了目前层次的“道之同化”,而旁边的酆都大帝毫无气息波动,生似闲庭信步。
又继续深入了一阵,孟奇泥丸内冲出幽幽暗暗的太上无极元始庆云,垂下道道混沌之气,再次隔绝了外界影响,维持住自身的灵智,酆都大帝则依旧没有变化,两者的差距可见一斑。
  元始庆云后是霸王绝刀,霸王绝刀后是青帝炼制的“生死簿”,孟奇似乎再顾不得藏私,将所有的手段都暴露了出来。
  忽然,酆都大帝全身盔甲的缝隙弥漫出幽暗雾气,让祂置于其中,愈显朦胧。
  “达到祂境界的极限,必须依靠神通手段了?”孟奇若有所思想着,手中绝刀低垂,电光似水。
  漫无边际的抽象概念里,越来越深重密集的描述里,孟奇突地眼前一亮,再次看到了黑色衮袍、平天之冠的真武大帝,自己与酆都不知不觉已走到了他的面前!
  与前次相比,真武大帝的生不生死不死状态不再平衡,正缓慢向着生机倾斜,这个过程,先慢后快,逐渐累积差距,等到了一定限度,必将洪水破堤,浩浩荡荡,瞬间完成。
  “真武确实太贪心了。”深入过程中一直没有说话的酆都大帝突兀开口,语气有着几分感慨。
  孟奇悄然又拉开了一点距离,故意问道:“真武大帝布置有黄泉这后手,并非贪心才导致同化。”
  酆都大帝渊渟岳峙停步,居高临下看着枯坐的真武,平平淡淡道:“有志彼岸者,都会谨慎选择自身当前之道,舍弃冲突太强的部分,以此洗练根基,方便凝结虚幻道果,就像青帝的木行、生机、时光和虚空四条自身之道,都非水火不容,冲突难以调和的那种。”
  “而说好听是志存高远,说难听是好高骛远的贪心者,总想用两条冲突剧烈的自身之道来凝结虚幻道果,阴阳调和,自成太极,如此一来,日后要掌握并凝练诸天万界其余之道,完成道果雏形,则事半而功倍。”
  孟奇戒备的同时静静听着,忽然有些明白玉虚门下十二金仙为何都只修元始九印其中一印或者两印了,不像自己,九印同练,**不放,似乎在造化境界便要包容并蓄,以无极印、开天印和道一印囊尽所有外显之道,一旦登临彼岸,除开时光相关,几乎快有道果雏形,以此接近真正的,不可描述的“道”。
  难怪“九印聚齐,元始方出”,除了我这愣头青,玉虚门下谁会没事给自身添加难度的?
  如此再想想修炼了无极印,证得了混沌之道的金皇,她在彼岸者的位置恐怕不是垫底……
  “真武大帝想以生与死之道为自身虚幻道果之基,故而贪心深入?”孟奇开口问道。
  酆都大帝笑了一声,但让人难以分辨好恶:“真武贪心处不是深入,以至于差点被同化,也非好高骛远,想以两条冲突之道为彼岸根基,而是他选择了生死之道的同时,还让本身长久没有自保之力?”
  “因为后土的关系,天地间有了轮回,生与死是所有冲突之道里最容易调和,最容易自成太极的,真武乃先天之灵,以水孕育生机,以水毁灭妖邪,带来死亡,故而有荡魔之号,选择生与死为根基理所当然,可他选择了这条有着诸多觊觎的道路后,居然敢冒险求同化,完成关键的调和一步。”
  “哼,留有后手又怎样?他非彼岸,长达万古的布置岂能保证没有意外,甚至可以说,必定会有意外,如今不知多少大神通者乃至大人物不想看到他活着走出生死原点。”
  孟奇愣了愣,叹了口气道:
  “原来你进入生死原点的目的之一便是除掉真武大帝。”
  酆都大帝目光转向他,淡淡道:“刚才的贪心之言也适合你,为了炼化部分生死原点,竟然敢跟着本座进来,布置有后手又怎样,袖里乾坤内藏着广成、文殊等又怎样?”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道:“可惜你改变了主意,没有用袖里乾坤暗带广成子等入内,否则一战灭掉玉虚宫绝大部分强者真是善莫大焉!”
  酆都大帝对孟奇的准备仿佛知之甚详,而且说到一战灭掉玉虚宫绝大部分强者时,似乎自信十足!手机用户请访问m.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2我当道士那些年作者:仐三 3陈情令(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 4月里青山淡如画(文物修复师)作者:猫尚书 5一世兵王作者:我本疯狂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