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十六章 玄悲之愿

月圆时分,葬神沙漠鬼哭之声愈发凄厉,有种人间地狱的感觉。
  而在某个险地内,阴风四起,黑气翻滚,虚空时而凸出一张张狰狞又模糊的面容,时而有成群结队的怨毒魂灵徘徊,吸纳着阳气,消弭着生机。
  此时,不知多少万年无人踏入的这处谷地行来了一位中年和尚,他身穿黄色僧袍,披着大红袈裟,面容俊雅,形容消瘦,正是少林菩提院首座玄悲,他原本的忧郁气质已然转化为了悲天悯人的淡淡忧伤。
  呼!
  有生灵来到,有血肉气息,谷地内鬼物们顿时疯狂了,黑气如同潮汐般涌来,阴冷让地面结上了层层黯冰,外景以下来到这里,根本无需冤鬼吸魂,几息就会倒毙,因为阳气与体温被环境吸纳殆尽了!
  万鬼夜行,死气弥漫,与它们相比,玄悲渺小得仿佛汪洋大海里的礁石,但他脚步不停,继续往前,双手则已然合十。
  “今日之后,百千亿劫里,应有世界,所有地狱,及三恶道,诸罪苦众生,我誓愿救拔,离地狱恶趣,畜生饿鬼。及此罪报等人,尽成佛竟,我然后方成正觉。”
  佛音当中,行走于山谷的僧人已然变成了一尊金身“菩萨”,脚踩黑冰黯血,琉璃不染分毫,表情怜悯庄严,没有痛恨,也没有嫉恶如仇。
  一圈圈佛光自玄悲的地藏菩萨金身荡开,溶解了冰层,净化了污血,驱散了阴风,荡开了黑雾。
  阴冷成泥的地面长出了一朵又一朵的金色神花,不像莲河,也不像婆罗,如同滚滚黄泉两岸的异色彼岸之花。
  随着“南无地藏王菩萨”的满空诵念声回荡,净土成形,往外扩张。将那些冤魂恶鬼尽数笼罩于内。
  佛门功法特殊,不像道家需得传说才能于真实界自辟洞天,刚证金身,罗汉就能于身外衍化属于本尊的净土。
  当然。传说境界之前的净土都类似于宗师领域的加强和深化,与自辟洞天有着本质差距。
  玄悲的金身双手合十,缓步前行,身周皆是净土,点点金光则仿佛一尊尊罗汉一位位菩萨缭绕。共诵着地藏圣号。
  佛音阵阵,那些冤魂恶鬼的怨毒迅速消失,它们敛去了狰狞扭曲的面容,以半透明的姿态落到了净土中央,落到了玄悲金身后面,脸露安宁,目现清净。
  地藏菩萨的金身糅合了报身的部分内容,这方净土可以当做微小佛国看待,玄悲渡化的冤魂恶鬼皆能于此长存,修持佛法。直到他圆寂,不过,若是玄悲在圆寂前已证得佛陀果位,或踏入传说境界,净土真正成为佛国,化作另外天地,则依旧维持运转,及至终结。
  短短几息的工夫,洋溢着浓郁死气与阴冷的谷地恢复了宁静,再无鬼哭之声。有生机萌动。
  玄悲不见欣喜,反倒叹息了一声:
  “又被那位施主逃走了。”
  证得地藏金身后,他遵循自身之愿,来到葬神沙漠渡化重重险地内的冤魂恶鬼。半年前遇到了一只万年鬼物,有着几分上古神灵的感觉,凶厉异常,屡次想要消磨对方心中的执念,化解负面的情绪,但都差之毫厘。总是无法堵住。
  由此可见,这是一只重开了灵智的恐怖鬼物!
  玄悲低诵了一声佛号,收净土于体内,脚下长出金莲,托着他飞升高空,往葬神沙漠另外一端遁去。
  沿途他一直诵念着佛经,让刚超度的冤魂恶鬼们不再被执念缠身。
  正当他飞越一处绿洲时,身影忽地顿住,目光里透出几分疑惑。
  “有执念难消的阴气,但又不带凶厉与狰狞。”玄悲低语了一句。
  若非自己修炼的是地藏金身,于此异常敏感,怕是察觉不了。
  遁光降下,玄悲循着感应,落到了一处比较老旧的院子前,就着明月,敲醒了大门。
  咚咚咚,咚咚咚,有节律但又不惹人心烦的声音里,门房朦胧着睡眼,打开了小门,疑惑问道:“这位大师,半夜上门可有要事?”
  “贵宅这段时日是否在闹鬼?”玄悲直言相问。
  门房愣了愣道:“没听说闹鬼的事情,但我家老爷最近一直在延请有名的高僧与道长,可惜总是不满意的样子。”
  玄悲微微颔首道:“老衲正巧擅长超度鬼物之事,还请施主向你家主人禀告。”
  门房深深看了他一眼,怀疑是听到老爷重金悬赏来敲一笔的和尚,擅长超度鬼物?每个和尚都是这么说的!
想了想,觉得老爷委实看重此事,他重新将门合上,蹬蹬瞪前去禀报。
  少顷,田万哲披着宽袍,迎到了门外。
  “家父夜夜托梦于我,悲苦死后处境,还望大师慈悲为怀,帮我化解。”田万哲坦然直言。
  他嘴角长泡,眼袋深重,这段时日求僧问道都没能救出老爷子,上万界通识天地还被嘲笑了一番,随着时间推移,愈发焦灼,此时听闻有高僧夜里上门,当真死马当作活马医。
  “做梦?死后处境?”玄悲深深看了田万哲一眼,以他的佛门神通,如何感应不出对方在撒谎,不动声色道,“需得找到老施主执念寄托之物,方能以佛法化解,以老衲观之,当是施主腰间的那枚万界通识符。”
  砰的一声,田万哲连退几步,险些被门槛绊倒,眼睛里流露出惊色。
  这位大师真厉害,竟一眼就看出万界通识符与老爷子“执念”有关!
  想了想,犹豫了半天,他一咬牙,请玄悲入了书房,然后拿出那枚万界通识符,语带悲音道:“大师救救家父吧,地狱可怕,尽是折磨,为人子女,岂能让受此苦难?”
  玄悲接过万界通识符,手中泛出黑白光华,轻轻抚摸于上,然而只是感受到了阴气执念汇聚,没有别的异常。
  “施主,此事你得原原本本告诉老衲,否则老衲也无能为力。”他诚恳说道。
  田万哲不再犹豫,老老实实将万界通识符绑定魂魄后能连接地府,和亡者对话的事情讲了一遍,末了眼巴巴看着玄悲道:“大师可有办法?”
  阴曹地府?玄悲内心低语,诧异于这消失了十几二十万年的事物竟然又重新出现,不再只是佛经与话本里的故事,而万界通识符绑定魂魄后能渗透入地府之事也让他颇为惊讶,按理来说,阴曹地府必有隔绝,不知是秘密建立此界者实力不足,蒙蔽不了诸果之因,还是另有缘由,嗯,自家徒弟手中好像有黄泉骸骨……
  沉吟了一阵,玄悲道:“老衲得亲自与老施主交谈一番方能确定办法。”
  “大师,那等一等,等家父主动联系,否则容易被地府鬼差发现。”田万哲担心道。
  玄悲点了点头,不再多言,低声诵起《地藏渡魂经》,禅音阵阵,让田万哲的焦灼与忧虑迅速化解。
  不知多了多久,天色濛濛亮起,忽然,万界通识符发出嗡嗡嗡的震动声,散发出晶莹光彩,引来阴风阵阵。
  田万哲慌忙接通,将事情简单告知老爷子,末了递给玄悲:“大师长话短说。”
  玄悲颔首道:“老施主不用急,也不用说话,在心里默念老衲法号玄悲七七四十九遍即可。”
  他能藉此运转他心通,透过田老爷子感受地府场景。
  “玄悲?元皇的佛门之师玄悲?”旁边的田万哲明显愣住,有点怀疑是重名。
  过了一阵,田老爷子默诵完毕,玄悲闭上眼睛,身体荡出温柔如水的金光。
  渐渐的,他的脸色变得沉重,怜悯更甚,慈悲难遏,阴曹地府内的凄惨场景深深地刺激到了他的心灵。
  死后竟要受如此悲惨痛苦之事!
  这个瞬间,他才真切领悟了地藏菩萨发下大愿时的心情,有了一种神圣感,也多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责任。
  我当建立净土,为生灵死后消解怨毒,让他们不再受到苦难。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结束通话,玄悲睁开眼睛,柔声道:“田施主放心,老衲已有办法,先去延请帮手,稍后便回。”
  光靠自己,似乎无法从这感觉恐怖的阴曹地府救人,而万界通识符能连通地狱,上玉虚宫请求帮忙不会错。
  想到这里,他忽然有些忸怩情绪,身为师父和长辈,却向弟子求助,委实有点难堪。
  但若能救出受苦魂灵,一点点难堪又算什么?
  遁光一起,他往东而返,一直到了昆仑山玉虚宫才按下云头。
  “老衲想求见贵派掌教。”玄悲来到门房处,向里面的大青根说道。
  大青根奔了出来,堆起谄媚的笑容道:
  “大师何必这般客气,只是,只是我家掌教老爷恰好外出,如今不在门内。”(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世之尊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2一炉香作者:不若的马甲 3空速星痕作者:唐家三少 4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5第五卷 焚城作者:猫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