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章 驾临地府

自王思远以疯狂的姿态舍弃了江东王氏的根基与包裹,跳出棋局,证得易道真身,孟奇就再没有遭遇过梦境地府之事,即使有心前往,也无处可寻,而且所谓的“阎罗王”位居“鬼神真灵图”顶端,在“主场”有着传说实力,非过去的自己能够抗衡,只好暂时放下罗胜衣之事,等待机会。
  如今自己以最完满的姿态踏入了传说境界,证得唯一,胜过部分提前回归不在巅峰的大能,并且身怀霸王绝刀,掌控黄泉骸骨,有着足够的信心与资深传说“阎罗王”扳扳手腕,哪怕因为阴曹加持,无法碾压于祂,也绝对可以搅得地府不得安宁。
  为了罗胜衣这无足轻重小人物的转世,“阎罗王”舍得付出多大的代价?
  只要自己展现出决心,事情应当不难。
  孟奇眼眸深处凸显出道一琉璃灯,光芒纷呈黑白,不断流转,与以往相比,它们似乎能照入重重宇宙,照亮诸天万界,愈发有了“诸果之因”的神髓。
  因果光芒落在“黄泉骸骨”之上,激起血黄雾气,弥漫道道若有似无的连线,纤毫毕露,延伸可见,既能追溯,谱写出一个个复杂曲折的故事。
  不管何方势力想建立阴曹地府,绝对少不了象征着死亡与沉沦的黄泉长河,要么自行模仿创造,要么引九幽真河分支流入,随着本身越来越完善,越来越接近九幽与仙界,最终将真正的黄泉纳入其中,彻底圆满,因此,可以借助黄泉骸骨感应梦境地府!
  诸果之因转动,回忆着当初所获联系,孟奇审查着黄泉骸骨蔓延出去的无数因果之线,整个人仿佛坐在幽暗混沌当中,几有天尊气势。顾小桑低笑一声后没再说话,似乎内视新生躯体,体悟先天之德,展开专注修炼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孟奇身边绝刀忽然颤动,发出轻鸣,“黄泉骸骨”上几道因果之线猛然飞腾,璀璨为底,血黄沾染。贯通虚空。
  找到了!他眼中射出三尺电芒,右手探了过去。
  …………
  若有似无蕴含万物的混沌当中,一方天地迷迷蒙蒙,贯穿着一条沉沦无数水鬼冤魂的血褐长河,河上座座石桥巍峨,河边朵朵芬芳忘忧,深处六桥轮回,深黑大殿遍布,沟通着万界宇宙,来往阴兵鬼差繁忙而秩序井然。让此地多了几分死后宁静意味,但时不时响起的凄厉哀嚎则又彰显出死亡的恐惧。
  就在这时,本来阴森昏暗的梦境地府忽然漆黑,彻底漆黑,只见高处探下了一只蒙着盈盈玉辉的洁白手掌,五指张开,覆盖了整个地府,带来天地倒倾般的毁灭之感,让那一座座宏伟大殿渺小得仿佛鸡子,似乎等不到手掌的按落就会寸寸崩解!
  “苏孟!”
  一声恼怒暴喝从阎罗殿内传出。让战战兢兢的阴兵鬼差们从极端恐慌形成的呆滞中回神,看见一股气息冲霄而出,化作一轮轮黑色大日,皆是磅礴浩荡。阴冷沉重。
  它们布满半空,连成了一条条阴黑星河,汇成一张描述宇宙的星图。
  星图旋转,变成了一个骨节分明的巨大拳头,带着弥漫梦境地府的死意迎击那翻天之手!
  砰!
  几有天尊之感的巨手拍中拳头,发出沉闷碰撞之声。一轮轮黑色大日崩溃,一条条银河星河瓦解,生生将星图拍得四分五裂,天塌地陷难以阻止,一路崩溃到临近巍峨殿阁与轮回之桥才被其余九殿鬼帝联手平息。
  昔年广成天尊以“翻天印”纵横太古上古,打了多少造化传说,如今这一印总算有了当初几分威风!
  大殿之内,阎罗身后屏风与四周地砖突然粉碎,庞大的鬼帝之躯仿佛凭空矮了一截。
  以主场之势,以自身积年传说之力,竟然只能平分秋色。
  祂周围诸多地狱虚影瞬间浮现,传来浩瀚之力,凝于了右手。
  “苏孟!”
  祂再次怒吼一声,右手再次握拳打出,殿内黑日再现,重新凝成星图巨掌。
  呜呜呜!
  随着这一拳,整个梦境地府的阴兵鬼差、冤魂恶灵齐齐发出凄厉哭声,像是回想起了当初死亡的恐惧与不甘。
  一朵朵忘忧彼岸之花凋零,血黄长河奔腾迟缓,通往六道的长桥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力量尽数汇入了星图巨掌。
有始便有终,生灵出现开始就注定有回归死亡之日,诸天万界看似永恒,亦有纪元之末。
  这一拳,万物有终!
  漆黑星图所化的巍峨拳头打向高空,打向那再次缓缓拍落的巨大手掌。
  孟奇的手掌洁白之中透出了漆黑,阴阳分化,生死流转,仿佛蕴藏着诸天大秘,不朽之源,与梦境地府忽然有了锲和。
  砰!
  拳掌交击,阴极阳生,一位位鬼差冤魂忽然发现自身气息鲜活,竟似有了肉身。
  砰!
  阎罗身躯摇晃,周围阴气蒸腾,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然后祂看见孟奇的手掌往下一抓,贯穿梦境地府的血褐长河突地颤抖,像是变成了活物,变成了一条真龙一条巨蛇,即将被摄出来,拨皮抽骨,回归源头。
  轰隆隆!
  整个梦境地府剧烈摇晃,血褐长河被生生抓了出来,弯成拱形,竟似无法抵御,内中一头头水鬼冤魂发出刺耳叫声,开始烟消云散。
  看着那条血褐长河飞向半空,阎罗想都没想就探手抓去,试图阻止。
  自造的黄泉一失,地府必受重创,不知多久才能复原!
  所以,得惊动大帝了?
  祂心里念头浮沉,与孟奇争夺着血褐长河的同时喝道:
  “苏孟,你究竟想做做什么?”
  语气里多了几分软弱,若是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让大帝降临力量,打扰祂的沉睡,自身必然少不了遭受惩罚,更为重要的是,如果大帝不苏醒过来,只是降临少许力量,就像江东王氏那次,未必挡得住能毫无顾忌出手的真正传说。
  洁白如玉的巨手停住,血褐长河顿于半空,孟奇的声音从遥远之处传来:
  “送罗胜衣转世。”
  就是这点小事?阎罗险些骂娘,你成就传说之后,上门商量商量,本王还能因为这种芝麻绿豆般的事情和你交恶吗?
  直接打上门算哪门子的事情!
  简直太狂妄太嚣张了!
  骂归骂,祂很清楚孟奇是报当初一口恶气,而自身保全地府还能办到,可阻止苏孟抓出被明显压制的血褐长河则未必能行。
  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让地府蒙上巨大损失?
  审视念头,摒除情绪,阎罗略微沉吟就将手一挥,仿佛鬼狱内的罗胜衣,将他投入了人道之桥对应的幽暗漩涡,而一道璀璨星光从天而降,包裹住了罗胜衣的三魂七魄。
  “你还想知道张远山与符真真转世的消息吗?”做完这一切,阎罗出声问道。
  苏孟大势已成,在大帝回归前还是少得罪他,若不考虑憎恶情绪,与他化干戈为玉帛是明智选择。
  孟奇声音遥远得仿佛来自天外,微微一笑道:
  “倒是无需阎罗操心,这件事情,某诸果之因再进一步后,已是有了眉目。”
  说话声里,血褐长河缓缓落下,归于原地。
  之后一切安静,再无声音传来,河流滚滚,沉沦依旧。
  阎罗立在殿中,望着高空久久出神。
  …………
  江东孙姓世家,家主正来回踱步,等待着夫人生产,屏风能隔绝视线却隔绝不了感应。
  此时方才正午却天色黑沉,仿佛大雨将至,使人心情压抑。
  轰隆!
  一道闪电照亮了天际,短暂驱散了黑暗。
  哇哇哇,婴儿哭声响起,稳婆抱着孩子出来,满脸笑容道: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嫡脉有传!”
  家主抱过孩子,仔细一看,白白嫩嫩,好生招人喜欢,顿时失笑出声。
  就在这时,外面家仆直接闯了进来,目光茫然中透着惊愕:
  “老爷,老爷,大事,大事,‘元皇’苏孟求见!”
  “元皇”苏孟?昆仑山玉虚宫“元皇”苏孟?家主愣在了原地,与仆人同样的呆愣与茫然。
  传说大能来求见自己?
  这是个什么事?(未完待续。)
  ps:第三更会比较迟,大家明早看~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全职高手作者:蝴蝶蓝 2大主宰作者:天蚕土豆 3回到明朝当王爷 第一卷 烽火连三月作者:月关 4香蜜2香蜜沉沉烬如霜作者:电线 5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作者:唐七公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