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一世之尊 > 第五卷 人有病,天知否? > 第五章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第五章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笃,笃,笃,木鱼声声,似乎都敲在了欢喜菩萨心头,让她精神一阵阵发紧,眼前灰袍僧人的身影早就与神都江畔“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的身姿重叠融合,不仁楼楼主诡异的死亡状况如今还历历在目!
  自己将梁九州收入“药囊”后,带着穆云乐遁出了北周城池,免得被高览瞬间从长乐移来斩杀,结果遁光飞过山岭,返回草原时,场景突然变化,自己毫无反应就被拉入了这座破庙,看见了这位失踪近十年的煞星!
  他竟然还活着!
  突如其来的遭遇、心里阴影般的存在,以及莫名其妙的再见都让自己心灵如在擂鼓,浮现的第一个念头不是疑问,更不是好奇,而是逃跑。
  身为大宗师,自然明白仓惶逃跑等于将漏洞展现给敌人,形同自杀,因此难免先郑重对峙,再寻机会,可奇怪的是,他竟然不闻不问,只敲木鱼,气机内敛,气势枯槁。
  这诡异的状况让欢喜菩萨没有试图进攻,而是尝试着逃跑,可无论施展什么武功,使用什么秘法,往哪个方向逃遁,都不可避免地回到原地,见到了如来,看到灰袍僧人苏孟。
  对,他就是昔年名震天下的“狂刀”苏孟!
  那十年人榜群星璀璨,如今不乏大宗师和宗师,远胜双星耀世和皓月当空的年代,而他则横压这一代天才,被誉为近古以来最有潜力的武道修者,将来的成就未必会比“天外神剑”苏无名差,甚至可能胜过。
  自身曾经于他打过交道,被“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吓得直接远遁!
  念头起伏间,欢喜菩萨双手一扬,菩萨欢喜织忽然凸显,白纱横空,极致阴柔之态,以天罗地网之姿笼罩向前方。
  菩萨欢喜织刚出一半。忽然分成两股,各成漩涡,阴阳相吸,瞬间碰撞到一起。
  行将碰撞时。其中一股改阴为阳,吸力化为斥力,两道漩涡以撕扯虚空般的威势分开。
  就是这个机会!欢喜织回旋笼罩了欢喜菩萨,她化作流光,遁入了撕开的缝隙。
  以进攻为掩饰。以神兵为依仗,强行打破总是回到原地的诡异!
  机会稍纵即逝,为了逃走,她早就没管穆云乐。
  眼前一黑一亮,光明再现,欢喜菩萨刚泛喜意,就看到光亮昏暗,一盏残灯如豆,如来石像悲苦难言,灰袍僧人双眼半开半阖。轻敲着木鱼。
  笃,笃,笃。
  欢喜菩萨一颗心缓缓下沉,竟然又回到了原地,回到了这座破败庙宇,莲花朵朵,近在咫尺,远在天边,而自己近乎拼尽全力!
  这是何等的诡异,何等的恐怖!
  哪怕面对大阿修罗。面对血海罗刹,面对曾经的魔师和渡世法王,自己神兵在身,也不是没有招架之力。今时今日,却像是穷途末路,在劫难逃,无论怎样都翻不出对方的手掌心!
  她历经过很多事情,大宗师的修为绝非靠着外物而来,危险之际。心灵忽地沉静,不再试图逃遁,目光投向了灰袍僧人苏孟,只见他面容枯槁,状似活死人,若非气息未变,自己还真未必敢认。
  十年青灯古佛,枯坐此地?
  十年未曾出刀,若是动手,那又该是怎样的石破天惊?
  连串疑问泛起,欢喜菩萨静立殿中,蓄势待发,低沉问道:
  “你想做什么?”
  此话一出,欢喜菩萨油然警觉,自己竟有了几分软弱。
  看不出对方虚实,摸不清对方底细,面对他时,竟比面对血海罗刹还惴惴不安!
  他如今到了什么境界?难道已然晋升那仙人之境?
  “你想做什么?”旁边的穆云乐瞪大了一双俏眼,左看看,右瞧瞧,欢喜菩萨与真定法师认识,所以前来庙宇相见,可话语里怎么透着几分畏惧?
  对,自己没有听错,当代欢喜菩萨,地榜第八、黑榜第二的大宗师,面对野寺孤僧的真定法师透出几分畏惧!
  刚才她就看见欢喜菩萨连连施展手段,但总是出现在原地,正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笃,笃,笃,空洞的声音回荡,灰袍僧人孟奇没有睁眼,没有回答,也没有出手。
  大殿内一片宁静,雨后的莲花分外脱俗。
  欢喜菩萨却感觉到一种窒息,压抑凝固成实质的气息,她念头急转,看了看对方一身打扮,灵光一现,将“药囊”打开,放出小补、药渣、零嘴等随身常携的部分采补对象,包括昏迷的梁九州。
  做完这一切,欢喜菩萨抬头看向苏孟,他还是保持着原样,不紧不慢地敲着木鱼。
  笃,笃,笃。
  欢喜菩萨沉吟了一下,双手缠着欢喜织,莲步轻移,一步步往后退,喉咙渐渐发干,心跳快要控制不住。
  突然,阳光洒在了她的脸上,说不尽的温暖和灿烂。
  “出来了,走出寺庙了……”欢喜菩萨怔了怔,有种脱离了噩梦,回到了真实的救赎感。
空山新雨之后,彩虹横在天边,宛如梦幻。
  直到此时,欢喜菩萨才发觉自身毛孔略微失控,背后汗水淋漓,肌肤若隐若现。
  她转过身,准备远遁,突然回头看向灰袍僧人孟奇,几分疑惑几分迷茫:
  “你为什么不动手?”
  若是动手,自己保命逃走的把握不超过一成!
  非是理智分析,而是油然而生的预感。
  对啊,为什么不动手……寺内的穆云乐也疑惑了,他们就这样见一见就好了?
  终于,欢喜菩萨看见苏孟转过了头,那是一双死寂般的眼睛,没有任何情绪,没有半点希望的火光,他敲了敲木鱼,没有回答,而是低声念道: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声音低沉淡漠,传入了欢喜菩萨与穆云乐耳中。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欢喜菩萨皱了皱眉头。不再发问,架起遁光,仓惶远走。
  她不敢再停留,生怕“狂刀”苏孟反悔。他对邪魔左道可向来没有怜悯之心!
  看着欢喜菩萨离开,穆云乐呆了好久才发觉自己脱困了,得救了,不用担心成为下一个欢喜菩萨了!
  此时此刻,冰雪聪明的她大概想明白了原委。走到孟奇身前,盈盈一拜:“多谢大师相救。”
  欢喜菩萨肯定不是自愿来破庙的,多半是真定大师慈悲为怀,出手相救!
  他有让欢喜菩萨都畏惧几分的实力和境界,本该叱咤风云,却避居荒山野岭,守着一座破庙,一尊石佛,一池莲花,一年又一年。身上的故事比想象中还要精彩和动人!
  好奇盈满了穆云乐的心头,这是一位有故事而且是少见故事的前辈大师。
  这时,她听见真定大师轻叹一声,将木鱼收起,缓缓起身,灰色僧袍破破烂烂,然后状若自语般道:
  “走吧。”
  也是时候离开了,该来的终究会来……
  “走……去哪里?”穆云乐下意识问道。
  “欢喜菩萨离开,这里再非清净之地。”孟奇一步步走向寺外。
  穆云乐恍然大悟,大师慈悲为怀,没杀欢喜菩萨。等于暴露隐居之地,日后难免遭遇魔师法王等的袭击。
  她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梁九州等人:“大师,他们怎么办?”
  孟奇缓步前行,没有回头:“几息后就会醒来。你看着他们。”
  穆云乐眼珠子一转,暗自想道,反正几息后就会醒来,看不看着他们都一样,不如跟着大师,看看他去哪里。说不定能弄清楚他究竟是谁,有怎样的故事。
  她边看梁九州等人,边磨磨蹭蹭般走向门边,嘴里清脆问道:
  “大师,大师,您要去哪里?”
  孟奇跨出了门槛,阳光灿烂,与殿中的灰败恰似两重天,似乎一下从九幽走回了现实。
  去哪里?是啊,去哪里?
  十年枯坐,这天下变得如何了?
  …………
  破庙之内。
  梁九州缓缓醒转,茫然四顾,看见了悲苦佛像,看见了莲花朵朵。
  “我怎么回到破庙了,不是遇到了欢喜菩萨吗……”他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寻找着记忆。
  莫非有人将我从欢喜菩萨手上救出?
  天下之大,谁能从欢喜菩萨手上救人?
  破庙,真定法师……
  真定法师!
  梁九州忽地跳起,眼睛发光,浑身颤抖。
  是他?
  难道是他!
  …………
  欢喜菩萨遁入草原,心情抑郁,不愿立刻去见弟子,环顾四周,忽然发现了一位游历草原的开窍高手。
  “药渣也不管了。”欢喜菩萨一咬牙,打算飞过去,行采补之事,借欢娱安抚心灵。
  念头刚起,她耳畔突然响起低沉淡漠的声音: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欢喜菩萨吓了一跳,慌忙祭出莲台,保护自己。
  感应蔓延,四周却空无一人,哪有灰袍僧人苏孟的踪迹?
  欢喜菩萨皱了皱眉头,若有所思,然后,她放开九品莲台防御,心里默默转动着采补害人的恶念。
  念头一现,她耳畔顿时响起暮鼓晨钟之音: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声音阵阵,将恶念全部消弭。
  怎么会这样……他怎么能办到的……欢喜菩萨浑身竟有颤抖,忍不住将九品莲台绽放。
  此时再有恶念,已无“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的声音。
  欢喜菩萨愣住了,也就是说自己必须置身九品莲台保护下才能心生恶念。
  可这样怎么采补?
  苏孟简直匪夷所思!
  他究竟到了什么地步?(未完待续。)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一世之尊 > 第五卷 人有病,天知否? > 第五章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五卷:神来之笔作者:猫腻 2无心法师作者:尼罗 3凤囚凰作者:天衣有风 4美食供应商作者:会做菜的猫 5惟我独仙作者:唐家三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