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章 十年踪迹十年心

穿过倾塌的山门,走到殿前,映照着残灯昏黄的光芒,穆云乐有一种从黑夜走到了白日的感觉。
  灯火并不明亮,在千里孤岭里显得渺小又孤独,眼前依旧有昏暗,有模糊,但与寺外的漆黑和倾盆的雨幕相比,它就分外温暖,分外宁静,分外光明,朵朵莲花蒙上了一层光晕,胜过沐浴阳光,让人油然而生“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感叹。
  笃,笃,笃……穆云乐的心境忽然变得宁和,出身浣花剑派的她向有诗情,似乎一下从“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任侠豪情里来到了“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的淡淡悲凉清净。
  她脸色柔和,目光温柔,但内心警惕不见,抬起右手,打算敲门。
  就在这时,摇摇欲坠的主殿之门吱呀一声打开,不知什么时候,木鱼声已然停止。
  门后是位灰袍僧人,面容枯槁,难辨年纪,三十不错,四十亦可。
  穆云乐怔了怔,这僧人看似普通憔悴,可细究之下,会发现他五官轮廓都很出众,年少时当是玉树临风的美男子,如今精神如同朽木,双眼有着难以掩饰的疲惫和倦怠。
  这是一眼之间的判断,穆云乐能在二十出头便进入人榜前五,绝非浅薄之人,双手合十声音清澈如同溪水:“深夜叨扰,还请大师勿要见怪,我等深夜遇雨,恐遇妖兽,又见贵寺灯火照亮黑暗,于是上门借宿,还请大师慈悲为怀。”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自便即可。”灰袍僧人还了一礼,语气平淡,话语简洁。
  穆云乐目光越过灰袍僧人,看向殿中佛像。它乃石雕而成,低眉垂目,满是悲苦,在青灯照耀下染上了一层昏黄,反射着淡淡的光芒,有种难以言喻的灵性。
  确实是苦行僧人所刻佛像,虔诚所至,自有几分佛性附着,能消弭凶意,只要不刻意招惹妖兽妖族。它们都会下意识远离此处……穆云乐做出了判断,这是可以借宿避雨之处。
  最近十年以来,妖兽妖族活跃,荒郊野外的寺庙若是有僧残存,不是佛像自有灵性,便是僧人实力非凡,这里应当是前者。
  她转过头,对梁九州和王同微微点头,示意可以入内。
  “多谢大师。”梁九州和王同走近之后。行了一礼。
  灰袍僧人没再说话,双手合十,缓缓转身,走到了佛像旁。盘腿坐下,身下是枯草,前方是破烂木鱼。
  见状,穆云乐比普通女子略显粗黑的眉毛微皱。梁九州和王同亦是眼露疑惑,不为其他,而是灰袍僧人坐得很奇怪。正常而言,僧人不是面对便是背对佛像,他却是侧坐,正对左墙,墙上有一个大洞,洞外便是之前所见池塘,莲叶深碧近黑,花朵清新脱俗,出淤泥而不染、
  而正因为这个大洞的存在,残灯光芒毫无阻碍照在了莲花之上。
  “不见如来,却对莲花,行为怪异,是呵佛骂祖的禅宗僧人吗?”王同传音穆云乐。
  穆云乐却不是他这样的想法,精神融入天地,周围点点滴滴尽在心头,孤岭,独寺,残灯,除了这位灰袍僧人之外,此地无有他人生活的迹象,就连来往行人留下的痕迹都少。
  一个人,一盏灯,一尊佛,一座庙,一池莲花,花开花落,他就这样“对”了不知多少时日?
  心灵敏感,总有诗词的穆云乐似乎能够体会到那深深的寂寞,深深的孤单,再是清净再是古佛也掩盖不了的悲凉。
  这样的和尚应当藏着一段不愿回首的往事吧?穆云乐突然有点同情,收回目光,找了位置盘腿坐下。
  梁九州坐下后,吐纳了几次,微微笑道:“穆姑娘,王公子,多谢你们仗剑相助。”
  “此乃我们分内之事。”穆云乐回答时又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位灰袍僧人,他双眼半开半阖,神藏体内,不发一言,也没再敲动木鱼,坐在那里便像是与红尘隔绝。
  梁九州点了点头,呵呵笑道:“穆姑娘之名,梁某人早有耳闻,如今有幸遇到,当真闻名不如见面。”
穆云乐颇有惊喜之意:“梁前辈,你这等外景强者也听过晚辈薄命?”
  “当然,浣花剑派‘漱玉剑’穆云乐乃这一代人榜最出类拔萃的人物之一,与画眉山庄费苦禅、陪京曹氏曹补之并称,有‘三日争辉’之美名,梁某人哪会没听过?”说到这里,梁九州忍不住感慨了一声,“看着你们这等青春正盛的年轻才俊,总是分外叹老,老了,老了,江湖迟早是你们的……”
  自己用了近四十年才成就外景,有了大侠之名,可对面少女稍有几分稚嫩,朝气逼人,已然天人合一,而且日后道路比自己好走许多,怎不起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之感。
  穆云乐嘴角忍不住翘起,透出几分纯真,然后收敛表情,正色道:“梁前辈,武道之事哪有新人旧人之分,先达者为师,而且外景强者、法身高人寿元都远超开窍,或许几十年后,你还春秋鼎盛,让你感慨的后辈已然垂垂老矣了。”
  “小姑娘真会说话。”梁九州哈哈笑道,似乎又被激起了豪迈之情,他转过头,对灰袍僧人客气道:“我等多有叨扰,还请大师勿要见怪,不知大师该如何称呼?”
  “贫僧真定。”灰袍僧人言简意赅回答。
  “多谢真定大师收留。”穆云乐还有少女心性,俏皮笑道,王同也跟着答谢。
  梁九州怔了怔,微微笑道:“大师的法号与过去某位大侠相同,让梁某人一阵唏嘘。”
  “哪位大侠?我怎么不知道?”穆云乐眼睛睁大,黑白分明。
  王同亦是好奇道:“能让梁大侠称为大侠的,绝非寻常之辈,不知是哪位?”
  梁九州笑了笑:“哎,记得他名字和绰号的很多,但还记得他曾经是少林弃徒,有法号真定的只有我这等老人了。”
  “你们不要将他与我并称,在他面前,我哪敢称什么大侠,他鼎盛之时,侠肝义胆,义薄云天,天下皆受其恩,邪魔都惧其威,而那时我还只是路边听着他传闻的无名小卒,哎,生不逢时,真遗憾未能见过他。”
  穆云乐眼神茫然,还是猜不出是谁,王同眼珠子转了转,似乎若有所思。
  “好了,我先打坐疗伤,争取尽快恢复。”梁九州双手结印膝上,两眼闭拢,头顶又渐渐出现白雾缭绕。
  穆云乐警戒四周,只见寺外雨声哗啦,雨水如织,打得莲叶滴滴答答,殿内则古佛残灯,灰袍孤僧,一时触景生怀,低声唱道: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有几本……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
  声音飘荡,说不尽的画意。
  这时,她看见灰袍僧人转过头来,睁开了眼睛,声音低沉蕴含磁性:“这首歌是谁教你的?”
  穆云乐抿嘴一笑:“乡曲俚词让大师见笑了,晚辈有幸见过真慧神僧,听他哼过,喜其意境,偷偷记住。”
  “真慧神僧……”灰袍僧人真定怔了怔,正是孟奇,心中忽有感伤:
  真慧都成神僧了,这十年过得好快,生死两茫茫……
  穆云乐说完,不见真定大师回答,去见他转过身,重新敲起了木鱼,笃,笃,笃,而嘴巴微张,曲声回荡:“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
  花开花落已十年。
  听青春迎来笑声……穆云乐怔住,只见残灯与灰袍僧人相背,外面云色漆黑,只有莲花盛放,曲声幽幽,意境悲凉。
  此情此景,让她忽然痴了,低低念道:
  “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
  曲声平息,木鱼笃笃,低沉声音再起:
  “烦恼落尽,红尘远离。”(未完待续……)
  ps:这两天喉咙发炎,睡觉睡不足的感觉,更新是越来越迟,今晚弄一章存稿,明天就正常了,求月票~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二集 武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2月里青山淡如画(文物修复师)作者:猫尚书 3天官赐福作者:墨香铜臭 4十二篇 尊者的惩罚作者:我吃西红柿 5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一世倾城)作者:苏小暖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