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百一十二章 有缘

自己能窥破幻境,判断出此地是枢机所在,经验更加丰富且手持神兵的叶玉琦肯定也可以,能和她抗衡且依靠幻境设置陷阱的对手更加可以,但怎么半点人影都没看到?
  是自己陷入此地时距离最近,还是他们互相遭遇,彼此战斗,拖延了进度?
  孟奇打开慧眼,暗掐玉虚神算,将**玄功对危险的预感提升到当前的极致,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峰顶,除了黑色松树与青铜古棺外,再没有别的发现。
  他将担忧与诱惑压回心底,沉稳走到了青铜古棺之前,确认禁法已经消散后,伸出了左手,触摸向棺柩盖子。
  叶玉琦衣裙飘飘,右手持剑,左手亦伸向棺柩盖子。
  幽冥帝君巨大的身体屹立青铜古棺前方,双手持握生死笔,腹部忽地鼓起,蠕动如同十月怀胎,然后翻滚长出了一只手臂,苍白没有血色的手臂,伸往青铜棺盖。
  怕有变化,刘泽君站得比较远,陈钊绕着青铜古棺行了一周,窍穴打开,仿佛种满了一轮轮小太阳般,带着蓬勃又至正至阳的气息,缓缓触摸往棺柩盖子。
  指尖触及斑驳着铜绿的盖子边缘,如同摸到了镜花水月,直接穿透过去,没半点实质感传回。
  孟奇、叶玉琦、幽冥帝君和陈钊同时泛起了疑惑,无论精神还是肉眼探查,都有沉重感、实质感的青铜古棺竟然是幻影?
  退后一步,孟奇上下打量青铜古棺,只觉锈绿斑驳,岁月流觞。青铜沉重,标标准准的沾满了时光尘埃的棺柩,存在感爆棚,没一点虚幻的迹象!
  孟奇想了想,劈出了天之伤。然而刀光同样透过青铜古棺,飞入了悬崖外的幽暗雾气。
  叶玉琦和幽冥帝君分别尝试了几种秘法,但既不能解除这幻觉,也无法触碰到真正的青铜古棺。
  “有点意思……”陈钊眼现思索之色,沉吟道,“这青铜古棺确实神秘。就像冰雪仙宫内的那具一样,近在眼前,却怎么都无法触及。”
  “师兄,此地因异变而来,恐诸多危险。我们还是先离开再说。”刘泽君只是一流高手,对这充满了压抑和恐慌气氛的秘境颇有几分害怕。
  她虽然性子活泼,爱娇爱嗔,但这种时候从来不会无端逞强。
  陈钊点了点头:“此地确实不宜久留。”
  “青铜古棺如此神秘,多半不会被别人取走,说不定得到它的办法要从冰雪仙宫获得。”
  两地的相像让陈钊做出了这个判断。
  于是,他闭上眼睛,左手飞快掐动。脚步状似无意识迈开。
  这是极北宗门世家不知多少代探索冰雪仙宫外层禁法后逐渐摸索出来的离开法门。
  顿时,天地旋转,山峰摇晃。高空层层黑云似要裂开。
  刘泽君见离开法门有效,悄然松了口气。
  突然,一阵“扎扎”声传入了她和陈钊的耳朵。
  两人一睁眼一转头,同时望向了青铜古棺,只见棺柩盖子自行挪动,已经露出了一道缝隙!
  怎么会这样?两人又惊又愕。但好奇之心难以克制,目光无法移开。直直看向幽暗深沉的棺柩内。
  那里弥漫着一层冰晶般的雾气。
  扎扎扎,叶玉琦正要寻找离开之路。忽地听到了沉重的摩擦声,感应之中,青铜棺盖像是被内中某物推动,缓慢移开!
  刹那间,叶玉琦几有周身毛孔全部收缩之感,这不知有多少年头的青铜古棺内会爬出什么怪物?
  尸变的法身及以上躯体?
  苟延残喘的大能?
  她在六道轮回之中见识过类似之事,并不算慌乱,右手先是握紧剑柄,接着变得舒缓,全神戒备,锁定着青铜棺柩。
  斑驳铜绿的盖子移开,内中涌出了漆黑但深邃的雾气,仿佛半夜的星空。
  幽冥帝君刚准备拿出秘境有关的符篆,忽然顿住了动作,看见青铜古棺的盖子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扎扎之声,猛地移向旁边。
  血黄色雾气翻滚而出,流转着阴阳与生死。
  天旋地转,山峰剧烈晃动,孟奇右手长刀下垂,蓄势待发,应对突变。
  这时,棺柩盖子沉重但坚定地动了,阴冷邪恶的气息弥漫而出,扎扎之声就像索魂之音。
  “卧槽,不会又遇到哪个老怪物没死透吧……”孟奇内心变得凝重,右手刀,左手剑,法天象地瞬息可成。
  扎扎扎,棺柩盖子缓慢移动,压抑紧迫的气氛让时光宛若凝固。
  缝隙出现,一抹暗红跃入了孟奇眼睛。
  鲜血,泼洒般的鲜血,棺柩内没有尸体,只有涂抹前侧与左侧的暗红鲜血!
  它们已经干涸,失去了灵性和力量,但那种最邪恶最堕落最血腥的感觉还是让孟奇心神摇动,恶心泛起,几乎趴地干呕,还好有唯我独尊和元心印。
  棺柩盖子继续移动,缝隙逐渐变大,略显幽暗的棺柩内部彻底暴露在了孟奇感应中。
  底部干净,只有偏上位置残留几十滴暗红干涸的鲜血,它们连成一排,似乎勾勒出了一道玄妙的轨迹。
  而前后左右侧,尽是泼洒来的鲜血,绘出了一幅幅血腥邪异的水墨画卷,不到外景,光是看上一眼,就会直接发疯!
  最为严重的是内侧的棺柩盖子,涂抹满了鲜血,部分地方暗红近黑,散发的淡淡血腥气味胜过不知多少剧毒。
  鲜血气味环绕之中,棺柩内部有一股气息张牙舞爪,高傲,睥睨,霸道,以及深深的蔑视,它锋锐张狂,摧残着鲜血残留的味道。
  这股气息是如此熟悉,以至于孟奇脱口而出:
  “霸王!”
  这是霸王加绝刀的气息,自己在宙光碎片阿难净土见过。在感悟霸王六斩时体会过!
  他竟然出现在这里,与青铜古棺内的“神秘死人”有过交手,并将对方斩伤或者诛灭?
  孟奇震动之余,回想着刚才见到的景象,判断当时交手的情况。
棺柩底部最为干净。鲜血是向着左右前后及上方泼洒,最严重的则是上方,换句话说,这一刀当是自下而上,并未从上往下或者前后左右斩来。
  棺柩并无破损,棺柩盖子内侧也未见刀痕。这一刀神妙玄奥,似乎非是正常攻击。
  棺柩内部躺着的不是霸王,不是趁着对方打开棺柩盖子时挥刀,否则盖子内侧和左右前后的鲜血不会如此多。
  那这一刀怎么能不破坏底部,由下而上?
  排除掉一个个不可能。孟奇脑海内迅速勾勒出了一副场景:
  青铜古棺静静摆在黑色松树之下,不知多少年,内中躺着一具神秘的“死尸”,忽然,一道刀光循着冥冥中的神秘联系,自虚无中迸出,由下往上,斩中了这具“死尸”。
  “过去种种。烟消云散!”孟奇已经明白这神妙玄奥的一刀是怎么回事了!
  此地与魔皇爪有关,霸王曾经诛灭过“太上天魔”吴道明,这一刀是“过去种种。烟消云散”……也就是说,可能是霸王用这一刀斩杀的“太上天魔”,并循着联系,斩到了吴道明的“过去之身”?
  那让吴道明想要摆脱的“过去之身”?
  那这具“神秘死尸”是仅仅受伤,不知所踪,还是彻底烟消云散了?
  …………
  **仙界内。供奉着霸王绝刀的殿堂中,那口黝黑厚重的长刀闪过了一丝紫芒。
  …………
  透过冰晶般的雾气。陈钊发现青铜棺柩内并无尸体,但有少许熟悉的气息残留。
  “冰雪仙尊!”他仿佛证实了什么般对刘泽君道。
  冰雪仙宫的主人来历不详。被他们尊称为冰雪仙尊,认为他至少天仙,有望传说。
  刘泽君刚要说话,四周浓厚黑雾裂开,山峰开始崩塌,虚幻瓦解。
  与此同时,叶玉琦也发现漆黑深邃的雾气下,青铜棺柩内空无一物,而那雾气还荡漾着邪恶与偏激,让人不知不觉走向歧途。
  血黄色雾气内,幽冥帝君感应到了一股滔天的恨意,但同样没发现什么。
  “不像是魔君气息,倒像是恨天大帝、邪皇或者无量邪主……”幽冥帝君低语了一句。
  哈斯乌拉等人千辛万苦攀上了峰顶,只见虚空一寸寸瓦解,山峰开始崩塌,一具神秘斑驳的青铜古棺盖子半开。
  这时,哈斯乌拉的瞳孔剧烈收缩,因为青铜古棺边缘伸出了一只苍白没有血色的手!
  轰隆!
  山峰彻底崩塌,青铜古棺消失,哈斯乌拉等人只觉时空变幻,自身又回到了魔气笼罩当中,深黑翻滚,污秽邪异。
  在他的身边,四位金帐武士宗师分立,并未隔离,而对面依然是“千手菩萨”明法和碧月剑派曾若瑄。
  更远一点的地方,雾气凝结下坠,暴露出激烈战斗的场景,“寒冰仙子”叶玉琦和幽冥帝君再次撞到了一起,似乎回到了打开秘境之前。
  此时此刻,叶玉琦发现“秘境”隔绝了与外界的联系,无法使用姐夫给的令牌,而之前,她被幽冥帝君死死缠住,没找到用出令牌的机会。
  “等他们擒下那两名宗师,就该你了!”幽冥帝君沉哑威严的声音透出几分喜意,都有神兵的情况下,自己黄泉尸骸炼入了身体,单对单稳胜叶玉琦,等到哈斯乌拉使用神兵“射日弓”快速收拾掉明法与曾若瑄,加入战团,未必不能拿下叶玉琦!
  四名金帐武士再次围住明法与曾若瑄,哈斯乌拉提起射日弓,拉开了弓弦,微笑道:“大家真是有缘!”
  除了长生教,草原最流行的就是秘佛教。
  厚重古朴的反曲长弓被哈斯乌拉用力但快速地拉开,一道漆黑扭曲的长箭徐徐成型,散发着惊天动地的毁灭气息,远处仿佛有一**日虚影出现,直接下坠。
  他锁定了明法,因为用力而手背凸出青筋,猛地放开,嗖得一声射出了长箭。
  轰的一声虚响,四周雾气全部消失,长箭穿透虚空,射到了明法身前。
  明法来不及躲避,又被其他金帐武士牵扯,祭出钵盂状的秘宝,现出千手菩萨相,施展元磁神掌,层层阻拦拉扯,几有遮天蔽日之感。
  轰隆!
  钵盂消失,千条手臂消失,毁灭长箭洞穿了明法,翻滚出火焰气浪,让方圆千里玉宇澄清,赤霞万道。
  明法啪的一声坠落,已是身负重伤,险些昏迷,若非哈斯乌拉有意生擒,她恐怕难逃劫难,力量上的差距让一切秘宝秘术无效!
  …………
  孟奇打开慧眼,辨别着气机变化,寻找秘境幻域之中的出路。
  突然,灼热袭来,雾气翻滚消失,让前方一片清晰,让孟奇看到了哈斯乌拉,看到了他封禁明法的元神,看到了曾若瑄在四名宗师围攻下岌岌可危,看到了叶玉琦试图过来救援,使用出得自六道轮回的秘宝,但散发着黄泉气息的“恐怖怪物”真身极其强大,在神兵配合下,竟然一一化解,寸步不让。
  哈斯乌拉心有所感,霍然侧头,看到了身穿黑衣劲装的孟奇,那缭绕心头,从未忘记的耻辱感顿时涌起,忍不住狞笑道:
  “真是有缘啊!”
  话音未落,他借助射日弓锁定了孟奇,拉开了弓弦。
  灼热收缩,一轮**日虚影滑落,点燃了四周虚空,凝聚成一根深红近黑的蠕动长箭,散发出恐怖的毁灭气息。
  即使相隔甚远,孟奇亦有了元神颤栗,手脚无力的感觉,像是一头背山吞日的太古荒兽对自己张开了巨口,沉重凝固,宛若枷锁,层层加身,眉心刺痛无比。
  面对给予了自身最大羞辱的孟奇,哈斯乌拉没有生擒之心,只有一雪前耻之意,全力催发了神兵“射日弓”!
  用中原的话说就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今日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未完待续)
  ps:第一更近四千字,先更新了,七点半左右还有两千字出头的第二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有一座冒险屋(我有一座恐怖屋)作者:我会修空调 2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二集 武者作者:我吃西红柿 3第三篇 五万年的尸体作者:我吃西红柿 4择天记作者:猫腻 5第一篇 一夜觉醒 第四集 天价悬赏(终集)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