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一世之尊 > 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那一剑的风情

第二百三十四章 那一剑的风情

青赤黄白黑绿紫红绀,九色腾空,直入青冥之外,下探地底深处,至美至真,如雨濛濛,似云多变,散发着浩瀚高远的感觉。
  一股磅礴神圣的气息顺着九色通道,从九天之上遥遥传来,尚未靠近,就让孟奇身心颤栗,隐约想要膜拜,生不起对抗之意。
  神灵之威,香火之妙!
  混混沌沌,幽幽暗暗,孟奇的不灭元始相仿佛凝缩在了一点,又展露于知觉,坐镇眉心,抵御住了香火愿力和神灵之威的压迫。
  孟奇迅速恢复清醒,心中的冰冷旋即被火热代替,战意熊熊燃烧,双眼尽是拼命之色。
  神灵降临又如何?宁可站着死无全尸,不要跪着苟延残喘!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有什么好怕的!
  他身躯膨胀,顶天立地,气息扰动天地,背部肌肉蠕动,忽地长出两条手臂,四只手皆是左剑右刀,刀势沉重,剑光普照,它们两两成对,同时斩落,其中两口更是催发了极品宝兵之力,蕴含的恐怖感觉将附近的血海教祭司压得呼吸停滞,不敢出手阻拦。
  直到此时,孟奇也不后悔耽搁时光除掉能遁入虚空的刺客,让小吃货再无后顾之忧,就像闻景说的一样,若自己不演绎分身,本尊躲在阮玉书衣襟褶皱内,抓住机会杀死刺客,任由他搅动刺杀的话,小吃货根本没办法对抗那名暗藏的道术高手,在时而迟缓,时而沉重,时而牵扯,时而幻境的情况下,自己就算肉身强横,也难免被拖延缓慢,同样会耽搁时光,无法阻止祭台完成。
  无论怎么做,结果都一样!
  后悔这个,还不如后悔察觉太晚,早半天,事情又是另一番局面了!
  当然,若非接近完成,祭台的隐蔽又如何会失效?
  去纠结后悔这些事情,不如将它们抛诸脑后,专心致志应对眼前的危局!
  刀剑碰撞,两点能刺瞎外景之眼的白炽几乎在同一个位置出现,耀眼到极致的白茫瞬间充塞满天地,血海教祭司一个个发出惨叫,周身血光蒸发,眼睛流出血水,不敢硬抗,顺着气浪,扑往祭台下方。
  轰隆!
  白茫之后,声音才爆发,将他们震得耳聋头晕,差点软倒在地,而能撕裂毁灭一切的风暴涌向了九色神道,通天之路!
  就在这时,九色氤氲最上方,凸显出一只拳头,缭绕着神圣金芒,散发着浓厚的愿力气息,演绎出一场场祭天祀地的场景,层层重叠,如九天压落,击向“葬星河”。
  仁圣帝君降临!
  若没有统御天下的子孙祭祀,即使肉身不朽,祂也早已入灭,谈何从香火愿力之中重新诞生?
  对其他神灵来说,各有自身愿力来源,朝代更替不影响祂们的生存,但于仁圣帝君而言,则关系生死存亡,一旦找到机会,就毫不犹豫托梦,试图降临,如今胜利在望,岂能不全力以赴?
  砰!
  汹涌的毁灭风暴被打散,白茫茫的耀眼消失,整座祭台金芒迸发,宛若大日照耀,孟奇只觉两刀两剑一重,恐怖的力量就冲击而来,让自己稳不住身形,倒飞了出去,肋骨如要断折,呼吸似有停顿。
  还不是法身的力量!
  顶多半步!
  是通道临时构建,一时无法承受太强力量,需要徐徐降临?
  球般被打飞的孟奇不仅没有沮丧绝望,反倒涌起一阵惊喜,也就是说,还有机会!
  刚才同时催发两口极品宝兵的他略感萎靡,消耗颇大,一时竟然控制不住身形,眼看便要落入怒江。
  忽然,一道飞索射来,缠住孟奇身体,将他拉回了战船,正是红衣军侯跃出手。
  “还有机会!大家全力而为!”孟奇看着阮玉书、赵恒和胡志高他们,咆哮出身,鼓舞士气。
  略微缓过气,他又再次抛出浮木,试图横掠往祭台。
  此时,祭台仅是略有损坏,濛濛九色依旧傲立,内里出现了一位金甲神灵,气息威严而浩瀚,但与孟奇判断相同,还非是法身之感,还在缓慢增强!
  他一个迈步,降临江上,悬于半空,右手抬起,拳头即将打向孟奇、阮玉书等所在的战船。
  犹是如此,若非愿力光点护了一下,刚才已然被波及身亡的沈云卿亦脸现激动,口中不断低语老祖宗等词语。
  朱寿、苗虎、冯经堂和刘顺水在祭台接近完成时就已经发狂,拼尽了全力,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神灵降临,自身再无幸理,此时不拼,更待何时?
  然而神灵降临的鼓舞让最保守的柳退之都敢拼命了,更何况其他几位,在双方实力没有明显差距的情况下,依旧战得难分难解,等到仁圣帝君真正降临,朱寿等人气势一泄,反倒落入下风,根本没办法抽身援手。
  承天剑愈发急躁,帝皇刀寸步不让。
  独孤世刀影重重,指天为笼,“划”地为牢,将顽石真人与齐正言死死束缚在自己的刀势之中。
  突然,齐正言皮肤透明泛赤,身躯直接长出了六臂,一手持着龙纹赤金剑,一手握着血族,其余还有赤色火莲,污秽尖刺,杀戮之剑,毁灭之爪。
  六臂同时挥动,往他身前一砸,毁灭四起,杀戮散逸,火焰焚天,冰寒冻虚!
  独孤世刀光一闪,左右似有颤动,暗藏无数变化,猛地劈开了这片末日般的场景,可是,齐正言已然失去了踪影。
  顽石真人咬破舌尖,披头散发,疯狂拼命,刀剑交击之声当当不断,摧残云气,掀翻了战船。
  江芷微双眼中的两尊太上剑君之相愈发清晰,全由剑气凝聚,与背后那尊形成掎角之势。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剑光纵横,极品催发,忽然,所有剑光一敛,一剑快似一剑,恰如天外飞虹,无我无他,无生无死,只攻不守,江芷微不要性命般挥剑!
  横的怕不要命的,闻景知她心中打算,下意识退让,避开了锋芒,任由她觅得机会,重返江面,迎击仁圣帝君。
  于他而言,能坐收其成,自然不愿拼命!
  仁圣帝君乃法身神灵,如今降临的力量也有小半,他们几人绝无活命可能,到时候,自己再抓住机会,在他们死亡前补上一击,便能收获善功!
  神灵当空,怒江之水顿时停滞,再无咆哮,一切似乎变得静止。
  仁圣帝君双目淡漠,俯视着试图出刀挥剑的孟奇等人,右手握拳下击,拳缘出现了一道道细微的漆黑裂缝,可怕异常。
  忽然,祂侧方不远处的虚空凸显出一道身影,俨然便是依旧面无表情的齐正言!
  他双眸有竖睛,幽暗深邃到似乎永远无法窥见底部,仁圣帝君脑海嗡隆了一下,出拳缓慢了刹那。
  抓住机会,阮玉书催发了七仙琴,衣带飘飞,双手急抚。
  当!
  一口古朴之钟浮现,敲响了震荡三界之音,仁圣帝君为之一滞。
  齐正言六臂挥出,于身前夹杂出一道透明晶莹的剑光,弹射而出,如龙矫捷,在仁圣帝君恢复过来前将他团团缠绕,四周冻结出一层又一层的冰墙,就连愿力光点都仿佛凝固。
  江芷微双眼中的太上剑君上剧烈燃烧,猛踩浮木,飞腾而起,白虹贯日剑解封,光如长虹,纯粹和快速得让周遭变得迟缓,让附近外景强者像是陷入了时光的牢笼,让仁圣帝君的思维都迟钝了下来。
  这一剑更偏向于了剑廿三,少了剑出无我的感觉,近乎在燃烧元神了,天地如同缓慢!
  赵恒亦催发了自身的鱼龙剑,将它直直往上刺出,施展了惊世八剑最后一剑。
  剑光弹起,冲上云霄,到了最高点才轰然炸开,化作满天剑雨落下,每一道剑光都形如诏书,层层相连,改变着天地的规律,化阴为阳,化柔为刚,化元气大海为重重枷锁,让它与收拢的剑光一起收缩束缚住仁圣帝君。
  四重齐奏,仁圣帝君瞬间陷入了控制,孟奇三臂低垂,只扬起了斩玉刀,将它催发,同时,他自周身窍穴打开,里面内景一处处凝缩往“诸天”,就连身体都似乎在坍缩于一。
  船头猛地下沉,孟奇所站立的地方,幽幽暗暗无光,混混沌沌一片,像是回到了宇宙的最初,再不见他物。
  突然,一道绚烂到极点的刀光亮起,于幽暗里迸出第一缕光,破开了混沌,洞穿了虚空,瞬间就斩到了仁圣帝君身前。
  没有任何保留的攻击,没有任何神异的加持,只有锋利,斩断了虚空,斩开了混沌,斩出了一方世界的锋利!
  仁圣帝君体内忽有金色刀芒蹿出,滑鱼般在幽蓝冰墙里游走,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化作无数刀光,与层层叠叠的冰墙与枷锁不断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与迟缓近乎凝固的感觉摩擦出让人牙酸的眩晕。
  喀嚓!
  斩玉刀与江芷微的白虹攻到,而金色刀芒险险打破了冰墙枷锁,连成大海般涌出!
  当当当当当当当!
  刀光剑气洒落,激起百丈高的波浪,打死了一位位来不及躲闪的兵卒降临,江芷微迟缓洞穿了一层又一层的金芒,而孟奇抓住空隙,刀光从洞穿中闪了进去,直指仁圣帝君玄关。
  轰隆!
  仁圣帝君挣脱了迟钝,嘴巴一张,喷出爆炸性的白气,打得孟奇的刀光顿了一顿。
  他左手抬起,挡在了眉心前。
  刺啦!
  刀与手相击,仁圣帝君眉头一皱,往外挥手。
  顿时,孟奇和江芷微被化作狂风的愿力之光吹得倒飞了回去。
  仁圣帝君低头,看着掌心一道浅浅血痕,目光中多了几分恼怒,多少年了,自己这具躯体再没有受过伤,而现在却被几个蝼蚁所创!
  当!
  就在这时,阮玉书背后凸显出抚琴仙子般的虚影法相,它忽地扑入了白裙身躯,燃烧起凶猛气息,阮玉书由次连续催发了七弦琴,奏出震荡三界的钟声。
  本待趁势进攻,捏死蝼蚁的仁圣帝君再有迟缓,齐正言幽深的双眼如有火焰在燃烧,龙纹赤金剑化作寒螭,带着污秽和血光,扑向了仁圣帝君。
气流被冻结,呈现幽蓝浅绿等各色异彩,将仁圣帝君包裹在内,而污秽消融了金甲,血光渗透入内,让仁圣帝君的淡漠双眼短暂失去清明。
  正当赵恒要施展秘法,再催鱼龙剑,忽然看见一道道阴绿刀光如雨而来,直指虚弱萎靡的阮玉书。
  每一道刀光皆是骷髅妖魂,张开着嘴巴,撕咬着元气,让人不寒而栗。
  闻景觅得机会,欲先斩杀一个敌人,不仅能赚取点善功,还能帮助仁圣帝君。
  赵恒一咬牙,秘法催动,跨步挡在阮玉书身前,帝袍玄黄之光大作,飞出金龙,垂下功德之气,任由骷髅妖魂斩击啃咬,而阮玉书则虚弱到颤抖着手和嘴唇服食了东极长生丹。
  砰砰砰砰!妖魂刀光不断斩中赵恒时,孟奇再吸一口气,半空转折,在法天象地还能勉强维持时,背后现出了不灭元始之相,在外人看来,就仿佛一位道人端坐中央,无上无下,无左无右,无前无后。
  天心我意诀!
  “元始道人”飞出,左手为阳,右手成阴,以玄妙的方式结合打落,半空如出现了一张阴阳鱼图,不断旋转,罩向仁圣帝君,而孟奇庞大的身躯再次催发神兵,刀尖拖出微妙混洞,剑光以不分强弱无处不达之态绽放,双重葬星河!
  到了这个程度,孟奇拼尽了全力,三重进攻!
  然而,江芷微打算燃烧元神,施展剑廿三与剑出无我的结合之剑时,一口斩马刀飞来,速度之快,呼啸而至,打在了她的剑侧,将她打得横飞出去,撞破了战船甲板。
  顽石真人终究差独孤世不少,被他觅得机会,扔出了手中之刀,纯以拳脚交战!
  孟奇脑海一片空白,完全没注意江芷微和赵恒他们的状况,眼睛里只有半空中的仁圣帝君,他周身金芒闪耀,斩破了血光,驱逐着污秽,打破着四周的冻结。
  首尾相缠的黑白阴阳鱼打中,冻结瞬间化为高温,血光变做清濛,污秽成就琉璃,既烧得仁圣帝君惨叫一声,又让他心灵变得慈悲怜悯,一时出不了手。
  阴阳印拍落,金甲变软,防御金芒发散,攻向四面八方,仁圣帝君短暂变做不设防的堡垒。
  机会!
  孟奇咬牙切齿,将催发了极品威力的两刀两剑同时相撞。
  炽白泛出,方圆百里的江面只余白色,不见其余,高温蒸发掉了上层水面,撕裂毁灭天地的风暴涌向了仁圣帝君。
  轰隆!
  轰隆隆!
  恐怖的爆炸响起,将交战中的不少强者脑袋一晕,跌落水中。
  孟奇只觉金芒暴起,旋即被吞没,然后一股巨力打在胸口。
  砰!孟奇倒飞出去,撞破一艘艘战船,昆仑道袍支离破碎,周身淡金寸寸开裂,身躯缩小,变化原状,气息虚弱,再没有战斗之力。
  而趁着风暴影响四周的机会,赵恒、齐正言和江芷微终于腾出手,服食东极长生丹,恢复了力量,以图再战。
  孟奇跌倒在阮玉书身旁,看见白茫消散,看见半空再无人影。
  死了?
  仁圣帝君死了?
  或者说降临的力量被打散了?
  正当孟奇心中一松之际,却看见空濛九色氤氲入天,通道依旧,而里面站着一道熟悉的身影,金甲残破,血肉模糊,俨然便是仁圣帝君!
  他气息衰落了不少,但九天之外还有力量降临,让他迅速提升到了刚才,而浑身伤口迅速蠕动恢复,金甲亦然。
  他冷漠的双眼看着孟奇等人,缓缓开口:
  “几千年来,从没人能伤到吾这幅躯体,而你们办到了。”
  “可惜,你们永远不明白神灵究竟有多么强大,吾分出大半力量镇压通天路与九地的勾连,不让邪魔入侵,你们依旧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在你们未能阻止吾降临,发泄怒火时,你们的结局就已经注定,再怎么挣扎,都是无用!”
  “绝望吧,哭泣吧,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吧。”
  仁圣帝君瞬息间恢复,踏出了通天路,与刚才似乎没什么区别了!
  “绝望吧,哭泣吧,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吧。”淡漠之声入耳,孟奇看着完好无损般的仁圣帝君,一颗心缓缓下沉。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以自身完全失去战力为代价,也只是短暂创伤仁圣帝君,呼吸间就已恢复!
  这就是神灵?
  这根本没办法抗衡……
  虚弱中的孟奇被神灵之音影响,心生沮丧和绝望,朱寿、苗虎乃至顽石真人与杜怀伤都露出凄然神色,有的酝酿着投降,有的想着死也要拉个垫背。
  一切陷入绝望之中。
  阮玉书真元恢复,脸色稍显煞白,双手抚琴,心如寒月,不起波澜,打算再次催发七仙琴,奏响琅嬛十二神音。
  此时,齐正言的声音秘传孟奇等人的耳中:
  “我来主攻,你们牵制,我自有秘法拖着祂坠入九地,难以脱身。”
  他语气坚定,但孟奇听出了死亡的叹息。
  齐师兄终究脱不了队,为了我们牺牲在这里?
  突然,江芷微也传音道,声音清悦:
  “还是我来,生死之际,或许能引发师父留在我身上的手段。”
  这是虚无缥缈的希望,苏无名再强,也还没到法身,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神灵!孟奇似乎能看到齐正言和江芷微惨死之状,但听得出来他们没有屈服没有放弃没有绝望。
  他双眼忽地蒙起一层水雾,心中痛恨自己的无力。
  江芷微忽地笑道,既像在宽慰几人,又仿佛在鼓舞士气:
  “如果我死了,日后记得复活我。”
  复活?孟奇一下想到了前次死亡任务,上一次是张师兄,这一次是齐师兄和芷微?
  怎能甘心?
  他再起悍不畏死之意,疯狂翻找着自己的储物袋,试图找出能够使用的物品,与他们并肩作战,一起生一起死!
  齐正言和江芷微迎了出去,阮玉书再抚钟震三界,赵恒咬牙切齿以身体阻挡闻景的进攻。
  大道之树没有反应,不行!
  妖异桃子没有反应,不行!
  大日焰心处于封印,无法使用,不行!
  黄泉手骨,不行!
  齐正言的背影挺直,满是傲然自强之态,江芷微身如长剑,刚极易折,一个分出六道身影,各持手段,攻向仁圣帝君,一个将元神肉身熊熊燃烧,一剑凝固时光。
  两人的背影就这样烙印在了孟奇的眼里。
  不行不行不行!一件件物品都无用,孟奇表情狰狞,状似疯狂。
  突然,他摸到了一件忘记许久的物品,紧绷的情绪一下缓解,身心变得清明专注,排解了负面感受。
  这是一件木雕,雕刻着孟奇自身模样的木雕。
  陆大先生在茂陵送给我的木雕?孟奇下意识将它掏出,眉目栩栩如生。
  砰!
  时光裂开,仁圣帝君周身愿力光点飞舞,吃一堑长一智,在江芷微剑意彻底催发前,将她击飞,口喷鲜血,气息急速衰弱,而齐正言眉目不见波动,双眼只有仁圣帝君的身影。
  就在这时,孟奇手中的木雕散发出了灼热的感觉!
  画眉山庄,后山某地,坟茔普通,草庐寻常,陆大先生端坐庐内,望着坟茔,目光专注而深情。
  突然,他右手握住剑柄,猛地抽出,剑光斩破虚空,然后消失在了后山!
  灼热之意刚起,木雕腾起光芒,化作一道剑光,于孟奇手中飞出,斩向了仁圣帝君。
  “陆大先生的令牌?”孟奇脑海内只能浮现出这个想法。
  剑光照彻长空,充塞天地,内里传出陆大先生平和的声音:
  “这一剑,世间再无神魔。”
  什么?仁圣帝君正待迎击,忽然感觉周身力量溃散,像是面对了天地的主宰,再无法维持神灵的感觉,一缕元神连着香火愿力冲向九天。
  怎么会这样?祂思维凝固,身体竟战战兢兢,瞬间被送出红尘,归于九天。
  在这方世界,某个隐秘之处,有老者纵声长啸:
  “辛劳百多年,一朝得大道,自此成神魔,再非凡俗人!”
  话音刚落,他就感受到了天地的排斥,一道青光凸显,裹住他,冲入了云霄。
  这……老者震惊莫名,又挣脱不能。
  剑光再起,声音回荡:
  “这一剑,通天路断,只余飞升和托梦。”
  喀嚓,祭台垮塌,九色空濛消散。
  剑光一旋,声音专注:
  “这一剑,神魔气消,大江无异。”
  轰的一下,怒江变得安静,神魔气息陡然消失,一个个落水外景飞去,重伤的江芷微跌落水中载沉载浮。
  “这一剑,妖魔复归本来面目。”
  剑光洒落大江,封印破除,浮出的怪物褪去了神异,重归原本水族模样!
  孟奇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惊无比。
  他一直知道陆大先生很强,但从未想过能强到这种地步!
  但又感觉奇怪,这种强大,足以横扫天下,哪有古尔多立足之地?
  后山草庐,陆大先生身前是破碎的虚空,扭转的漩涡,剑光飞回,落入鞘中。
  虚空迅速恢复,但即将正常时,突地凝固,有宏大淡漠的声音从幽暗深处传来:
  “你想复活你的妻子吗?”
  陆大先生叹了口气,笑了笑:“老夫会自己完成的。”
  他眼神里尽是专注。
  漩涡消散,虚空恢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目睹这样的状况,朝廷几名上三品强者顿时如见真正神灵,纷纷放弃了抵抗,投降义军,只有独孤世还在酣战。
  而孟奇耳畔传来六道轮回之主的声音:
  “任务完成,全员回归!”r1152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一世之尊 > 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那一剑的风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作者:唐家三少 2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六道) 3一世兵王作者:我本疯狂 4将夜第四卷:垂幕之年作者:猫腻 5武道乾坤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