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百零二章 求鉴定

天刚蒙蒙亮,晨风醒人,孟奇屹立河畔,有种做了场旖旎之梦的感觉。
  对于灰石大殿内的事情,他没有半点后悔和内疚,只能说自己某些底线比性命重要,但性命又重于更多的原则。
  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激义愤能不顾生死,但不表示自己是一个不看重自身性命的人,当生死关头,一些无关紧要的原则是可以放弃的。
  若自身有妻子爱侣,有喜欢的对象,那肯定会拖着虚弱到无法抵御任何风险的身体另找一处不起眼的地方躲藏,等待韩广和逗比大哥他们离开天庭,慢慢恢复。
  若顾小桑不愿意,自己亦不会做强迫之事,这是底线,比性命更重要的底线,同样将选择冒极大风险转移。
  但自己没有妻子,没有爱侣,暗恋也被斩断,渐渐烟消云散,顾小桑又首先提出,商水仙子的双修功法自己则记忆许久,明白确实无法加害,有极大可能消除反噬,来自地球现代的自己,观念相对更开放的自己,还有什么需要坚持的?
  先不提顾小桑乃世间少见的绝色女子,即使比现在丑一百倍,孟奇估摸自己捏着鼻子也认了,如今对方貌美胜花,身材绝佳,还有什么需要后悔与恶心的事情?
  唯一没想到的是,顾小桑竟然欺骗自己,她离开天庭之法竟然无需催发,随意可用,这与正常逻辑违背,自己才不疑有他!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孟奇望着起伏不定的河水,思绪起伏,想法很多。
  怕身体虚弱,离开天庭后无力自保?那完全可以在制住自己时直接采补!
  骗取双修,提升实力?也不对,根据商水仙子的记载,单方面采补比仅仅一次的双修效果好不知多少倍,顾小桑若选择前者,以自己肉身与元阳的强大,她说不得都迈过第二层天梯了!
  那她究竟想做什么?孟奇微微皱起了眉头,想起顾小桑最后的提醒以及之前的只言片语,甚至在岛上故意让自己看商水仙子双修功法之事?
  她早有准备,一直等待着这一天?
  那真是深谋远虑啊!
  而且状态有些奇怪,玉珑紫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
  在此之前,孟奇一直当顾小桑的诱惑、勾引和相公称呼大半是为了降低自己的戒备,或转移注意,让自身看不到问题所在,将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小半是觉得有趣,随意逗逗,实际上根本没这方面心思,但这次突兀的进展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妖女绝非随便之人,如今还是元阴之身便是明证,提议双修,脱掉衣裙的时候,她心底在想什么?
  有意无意,有情无情,或另有大的布局?
  孟奇不自觉叹了口气,顾妖女就是这样心思难测,行事总在意料之外,莫名其妙来场双修反倒符合孟奇对她一贯的认知,若真要循序渐进到情投意合,然后再灵肉交融,那绝对是玉珑紫,不是顾小桑!
  原本多了两次救命之恩,又发生了肉体关系,作为一个男人,孟奇是有负责之心的,想着要不要主动行事,将顾小桑拉离左道,免得日后双方底线冲突,不死不休,谁知顾小桑瞬间翻脸无情,让他隐约有点失落。
  “我终究不是主角啊,没有征服了身体就征服了心灵的好事……”孟奇哭笑不得吐槽了自己一句。
  忽然,他想到了顾小桑牵着小女孩叫自己爹的那一幕,以及当时说的话语:天庭之中情投意合,发生关系,生下孩子?
  不会是真有此意吧?孟奇顿感眩晕!
  不过双修之事,元阳元阴调和炼化,不会怀孕才对!
  晨风吹过,扑面清爽,水波荡漾,景色迷人,孟奇深呼吸一口,排解着心情。
  这时,附近早有行人注意到他,低声窃语:“那边有位公子站在河边,一直心事重重的样子,莫非想要投河?”
  “应当不会,没那么悲伤,嘿嘿,若他是个女子,我倒猜得到,明显是失了清白,情绪复杂而惆怅,想法很多,比如自己真实心意如何,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真情实意否,会不会负责,日后怎么相处……”一个刚从青楼回来的书生摇着折扇,侃侃而谈。
  你妹!孟奇耳朵极尖,我是这样的人吗?
  他老脸微红,迈开步伐,远离了金水河。
  接下来先回仙迹,将大道之树寄存,规定第二次感悟六千善功的价格,薄利多销,尽快在死亡任务前积攒到更多的善功,将道袍换成极品,将紫电雷刀这中品宝兵替换,然后再借给善功不足的小伙伴们,大家要以最好的状态,最好的准备,开始第二次死亡任务!
  然后就是顾妖女喂自己的青色果实,得弄明白究竟是什么!
  即使暂时不见后患,可以不用六道清除,亦不闻不问,放任不管,谁知道顾妖女想做什么!
  仙迹了解的天庭和仙界情报,孟奇早就通读,从韩广的表现看,他明显也不认得这青色果实,神话亦不用考虑,当今之世,除开顾小桑,能识得青色果实的恐怕只有两家,一是素女道,一是玄天宗!
  素女道不做考虑,唯一能选择的似乎只有玄天宗?
  可类似的宝物记载当是一个宗门的秘典,而有绝世神兵镇压的宗门,不说自己能不能混入偷看,孟奇怀疑六道都难。
该怎么做?
  想法频现之间,孟奇忽然心中一动,扭头看先旁边草木,只见一株梧桐背后,怯生生探出来半个桃子,满是血光,肉藏经脉,妖异至极。
  “我去!它竟然追出来了!”孟奇顿时忘记了别的事情,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枚桃子无论外形,还是来由,都让人内心打颤。
  小心翼翼,孟奇拿出大道之树,碧绿温润,比之前多了一分柔和。
  刷得一下,桃子闪得不见影踪。
  孟奇皱眉思索,又收起了大道之树。
  刚刚收起,他目光一凝,妖异桃子又探了出来!
  “过来。”孟奇像是逗猫逗狗一样摊出左手。
  桃子蹦跳了一下,落到孟奇手中,蹭了蹭掌心。
  孟奇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它忽然化光消失,钻了紫色雷痕!
  雷痕变化,像是生生吃胖,由闪电形状变成了雷球!
  除此之外,孟奇没有别的感觉,只是莫名叹息:
  又多了一个需要弄清楚效果的东西!
  …………
  六月风光好,莲叶无穷碧,荷花映日红,玉皇山巍峨高耸,却长着诸多奇特莲花,不畏高,不畏风,长在山涧水池,随处可见。
  孟奇换了身青袍,腰跨天之伤,仿佛欣赏风光的游人,走到了半山腰,见到了玄天宗守山弟子。
  他们站在一片荷花别样清红的池子旁,或腰间藏刀,或手中提剑,或道士打扮,或俗家之人。
  而池子边,耸立着一块石碑,上书三个大字:
  “解兵池!”
  供奉天帝,万物膜拜,过此池后,不得飞行,不得携带兵刃,要么留给玄天宗看管,要么收入芥子环和储物袋内。
  孟奇微笑顿步,随意行了一礼:“在下苏孟,求见清余道兄。”
  “苏孟?”一名道士打扮的弟子眼睛睁大,有好奇有敬畏。
  若选玄天宗弟子最关注的年轻强者,那绝对是孟奇,除非他风头最劲之外,还在于他以刀法着称,而玄天宗以光阴刀镇派,有各种强横刀法,弟子们难免有比较之心。
  可惜,年轻一代最出众的清余师兄以半招之差惜败于他,之后双方境界越拉越大,已经不在一个层次!
  孟奇轻轻颔首:“正是苏某。”
  一道道目光当即投来,孟奇甘之若饴,人生在世,该享受的崇拜当然得好好享受。
  他自得其乐之间,有弟子已经上山通报,没过多久,清余缩地成寸而来,依旧是高眉薄唇,外表温和,骄傲内藏,“岁月”之刀愈发普通,有时光所处可见之感。
  但是,他已经踏入外景了。
  “苏施主所来为何?”清余目光复杂打量孟奇一眼,旋即恢复正常。
  孟奇笑眯眯道:“在下有一事想请教道兄,旁边说话。”
  在自家宗门,清余不疑有他,跟着孟奇到了左近山溪。
  孟奇取出三张纸,笑呵呵道:“九重天遗迹之事,清余道兄应该有所耳闻吧?在下适逢其会,进入其中,见到了一些奇怪之物,特来求教。”
  他相信韩广绝对不会帮自己隐瞒进入仙界之事,说不得还会宣扬自己与妖女合作,眉来眼去,似有奸情,所以也不隐瞒什么。
  清余脸色一正:“何物?”
  孟奇递过纸张:“如图所绘。”
  上面分别画着诡异大树,青色果实与结出它的植物,以及妖异桃子。
  清余看着上面用文字书写的“似乎连通仙界各处”“有生来如此,将来亦如此”等内容,嘴角微微抽搐:“画得这么烂,写得这么抽象,何必卖弄?直接精神传影贫道便是,莫非你不会?”
  “某画得很烂?”孟奇颇受打击,眉心迸出一道金光,飞向清余。
  清余收摄,细细感应,末了皱眉道:“贫道熟读典籍,从未见过这三件事物。”
  孟奇一脸怀疑:“你小小年纪,能知道多少,还是去请教下长辈吧。”
  这是报复他说自己画技烂!
  清余哼了一声:“贫道博闻广记,说没见过,玄天宗就真没人见过。”
  孟奇嘿了一声,也不提三件物品的下落,以撇清自己,而是回答了清余对仙界的一些问题后,告辞离去,沿途行走缓慢,并在附近客栈住了一晚。
  一夜无事,大日东升,孟奇摩挲着一直紧紧攥着的破空古符,叹了口气:
  “玄天宗看来真不知道……”
  他这是投石问路之策,故意直接上门询问,若玄天宗真有人认得出来,知道价值,肯定会窥探自己,甚至略作试探,谁知什么都没发生!
  “接下来去哪里……”孟奇又陷入了沉思,死亡任务能依赖的有限,修炼提升自身最重要,但自己一直在做,而光闭关是没用的。
  想了想,孟奇认真分析起死亡任务,一条条排除,最后定格在危险的源头之一:血海罗刹之事!
  “难道要去南荒,先摸清楚血衣教功法虚实,做好应对准备?”r1152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作者:我吃西红柿 2第三卷 围城作者:猫腻 3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江南 4破晓行动 第二卷作者:江右萧郎 5第六篇 界主世界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