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一世之尊 > 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心灵之旅

第一百六十四章 心灵之旅

“破空古符,极品宝兵级物品,原属神符仙篆,乃太古某位大能的手笔,后被真武大帝所得,因年代久远,又常有使用,力量缓慢流失,品质下降,目前能用来破开虚空遁逃,非法身或克制之法不能阻挡,可用两次,价值九千八百善功。”
  “玄龟剑,极品宝兵,乃真武大帝早期炼制神兵的失败产物,防御极佳,若用本体格挡,纵使神兵亦得两三次才能斩断,价值九千善功。”
  大日焰心与冰眼晶魄孟奇都认识,没寻求鉴定,直接收了起来。
  这时,灵宝天尊提醒了一句:“虽然炼制神兵的任务比兑换神兵要简单,但亦非易于,即使你身怀多种顶尖传承,也不要轻易尝试,怎么都得迈过第二层天梯,成为宗师,斗姆为求自保,三次尝试,耗光积蓄,险死还生,才于最近完成了神兵炼制的特定任务。”
  “斗姆炼成神兵了?为求自保?”孟奇颇有点讶异。
  连半步法身都这么艰难?
  灵宝天尊感慨道:“轮回任务最难的阶段便是卡在某处关隘时,先前的清源与碧霞,现在的斗姆与太乙,便是这种情况,修为1☆停滞,实力停滞,可轮回任务的难度在一点点缓慢增加,初始几次还好,后面再不突破就只能依赖外物了,不知多少轮回者陨落在这个阶段。”
  “而玄关和三层天梯,都不如半步到法身艰难,老道对此曾经刻骨铭心,斗姆晋升半步已经有好几年,完成了两三个任务,但还看不到突破的一点迹象,所以未雨绸缪,炼制神兵试图自保。”
  不比正常半步和外景巅峰,陷身轮回的斗姆元君等人有着更紧迫的突破渴求。否则眼睁睁看着轮回任务的难度一点点增加,会有一种溺水挣扎的痛苦,孟奇虽非感同身受,也能兔死狐悲几分,自己一步登天,四劫加身,宗师之前或许会一帆风顺,宗师以后呢?
  潜力归潜力,可法身即使在上古也是划分仙与人的重要标志,以苏无名的惊才绝艳。卡在半步法身不也同样很多年?
  “晚辈会谨慎的。”孟奇郑重点头,反正神兵主材也能暂时当秘宝用。
  灵宝天尊道:“‘道传寰宇’的感悟机会,老道想这么处理,正式成员第一次感悟时付出的代价不用太高,归属仙迹公中,而你则收获**玄功一式法身绝学的真意传承,若他们想第二次感悟,则需要和你协商,付出一定的善功或物品给你。”
  总不能仙迹正式成员都凭白捡个宝藏。能时时感悟“道传寰宇”,这等于不用费什么力,坐享其成,与仙迹守望相助的初衷违背。不能只享受帮助,不付出代价!
  “好!”灵宝天尊如此明理,孟奇自然毫无异议。
  灵宝天尊转而看向江芷微:“江小友,你有孟小友鼎力承担。本身也近乎绝顶高手,对实力的考核任务于你而言没什么意义,因此能直接成为正式成员。但仙迹初衷是守望相助,不能白白获取,你目前仅可以得到玉鼎真人功法的开窍部分,还请尽快完成一次新晋正式成员的任务,好获得后续。”
  他的提议合情合理,江芷微同样没有意见,表示自己感悟过“道传寰宇”,闭关消化后,就来领取任务。
  因为两人都只取了一件物品,孟奇此时没有藏私,将真武恶念给的总纲部分心得分享,力求灵宝天尊尽快晋升地仙,江芷微在四个月内迈过第一层天梯。
  前者对身为仙迹成员且与天尊关系不错的自己而言,是远期利好,后者则对西游任务有极大帮助!
  等到江芷微感悟完毕,孟奇也获得了朝思暮想的“万物返虚”,初步弄明白了将所有力量凝于一点的功法技巧!
  给“清源”曹献之留下口信,询问紫雷地仙之事后,孟奇与江芷微戴着面具,结伴飞往出口。
  “‘道传寰宇’真是玄奥深邃,我得尽快闭关消化感悟,争取在西游任务前迈过第一层天梯。”说到剑法相关的事情,即使被面具遮住,孟奇也能从江芷微语气里“感受”到她蒙上了一层光芒的俏脸,以及那双冉冉生辉的眼睛。
  孟奇吐了口气,听见江芷微笑吟吟道:“你这次收获这么多,一定很开心吧?”
  对孟奇小有财迷的缺点,她知之甚详。
  “说不开心欣喜,那绝对是骗你的。”孟奇笑了笑,“可高兴之余,我感觉心很累很压抑。”
  他语气的笑意渐渐褪去。
  “因为大能之事?”江芷微敏锐问道。
  孟奇吸了口气,缓缓吐出:“嗯,自播密无忧谷开始,黄泉下落,神秘道人,万象天尊,如来神掌总纲,少林后山‘净土’,阿难,数圣,魔师,蓝血人,封神世界,玄女遗蜕,霸王绝刀,真武恶念,前任雷神传人,截天七剑第五式,一件事情紧接一件事情,大能‘身影’频现,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收获虽然远超普通宗师,可总有种虚幻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虚火仿佛泡影,身不由己。”
  “空洞,压抑,身心疲惫,便是我现在的心灵写照,收获宝物的欣喜之后是空虚,是畏惧,是紧绷。”
  江芷微听着他发自内心的倾述,声音柔和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天道遁去其一,乃绝境生机所在,你因果缠身,只有努力拼搏,坚定前行,走出自己的道路,才能把握住这一线生机,这条路很累很苦,或许亲朋凋零,或许天下皆敌,非常人能受。”
  “但我知道你仅仅貌似跳脱活泼,不太成熟,实际心意甚坚,有毅力,有原则,有坚持,有拼死之心,目前的疲惫空洞不过暂时。”
  她忽然笑了笑:“说这些其实对你没什么用。因为你自己都很清楚明白。”
  “你目前需要的是休息,是放松,暂时忘记这一切,等到这个阶段过去,又能重振心情,充满斗志和战意。”
  她猛地拔出剑,指向天空:
  “看,那满天神佛,若以我们为棋子,操纵我们的人生。斩之可好?”
  孟奇默默看着,带着被朋友安慰的温情,但没有直接回答,因为他知道此时说什么都非情之所至,战意昂扬,肯定空洞乏力。
  靠近入口,他整理清楚了思绪:“芷微,你说得对,我需要休息一下。所以打算做一次心灵之旅,边修炼边放松,见见故人,聊聊往事。忘记别的烦恼。”
  江芷微含笑点头,没有多说,一如以往,始终是坚定可靠值得信赖的同伴。
  …………
  时近隆冬。玉原雪山白雪皑皑,道路冰封。
  孟奇换了身打扮,青衣宽袍。头发用木簪扎着,腰间悬着长刀,负手行于雪中。
  吱吱嘎嘎,他缓步而行,仿佛普通人,心情谈不上平和,只是没有情绪起伏。
  走到山脚后,孟奇凌空虚踏,一步步登上半空。
  上次来时,他与上官横攀爬雪峰冰壁,很是奔波劳累,今时今日,山顶不过弹指之间。
  雪雾弥漫,下方不时有武者出现,捕杀猎物,夺取雪莲,金铁碰撞之声只能在近处传开,让半空望着这一切的孟奇感觉像是在两个世界。
  山顶还是老样子,怪人黄粱依旧坐在小小冰屋里,须发缠绕遮脸,灰白黯淡。
孟奇露出一丝微笑,缓步走到黄粱旁边,毫无形象坐下,学他仰望着星空。
  没有云朵遮掩,星辰璀璨,明净梦幻,孟奇思绪发散,想着一个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它们是恒星吗?
  这里是天圆地方,还是浩瀚宇宙?
  这方世界是宙光碎片,还是真正本体?
  大道之树与自己上辈子听过的世界树、宇宙树是否有相似之处?
  何处世界为绿叶,何方天地为枝桠?
  孟奇怔怔出神,仿佛沉浸于星空的浩瀚无垠,心灵纷飞,自言自语:
  “何为叶,何为枝,何为干,何为根?”
  怪人黄粱猛地转头,狐疑看着孟奇:
  “你是谁?”
  “我是谁重要吗?”孟奇依旧看着星空。
  “也是。”黄粱回过头,再次陷入了沉思:“何为叶,何为枝,何为干,何为根?”
  雪花飘落,凝结成冰,孟奇周身覆盖上白雪,但没有移动分毫。
  过了几日,孟奇没有纠结于思考未得收获,而是欣喜于心灵澄清了不少,洒然起身,抖落白雪冰晶,轻笑一声,飞向远方。
  黄粱眼珠转动,看了他背影一眼,摇了摇头:
  “怪人。”
  …………
  爆竹之声有闻,雪花掩不住灯火,邺都玉桥街上行人如织,有的赶往酒楼,有的翻看着两旁摊子的织绣年货,河水倒映着店铺的红火,缓缓流淌着繁华,红尘喧嚣入心。
  人来人往,热闹纷飞,孟奇扎着木簪,负手缓行,打量着左右。
  五年,还是六年前,我便是在这个时节行于这里,寻觅着美食……都有点记不清楚了,明明没有多久,却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不用刻意,回忆自行涌入孟奇脑海,行人、灯火、水流仿佛昨日重现。
  顾妖女当时就是突然出现于桥边,白色大氅,气质空灵,眉目如画,周身洒落红尘灯火,像是正正经经的女孩子……目光扫过玉带桥,孟奇油然想起那一幕,非是想念顾小桑,而是颇多感慨,那时候顾妖女实力顽胜自己,就像猫逗老鼠,这才几年,若都不用压箱底手段,她未必能赢得了自己。
  子午是在这里买的……
  邪劫是在这里落入顾妖女手中……
  每一步前行都是回忆,孟奇像是回到了那时。
  左侧有夫妻结伴游街,左侧有母亲牵着孩子,亦有年轻男女约在灯火昏暗之处,有吐出白气,寻觅着美食的饕餮之客。
  他们是如此真实,红尘俗世是如此真实,孟奇忽然有种活过来的感觉,仿佛回到了那时心境。
  喜好着美食,热情着生活。追逐着风姿,盘算着善功,思考着任务,喜怒哀乐皆有,算不上高雅出尘,却活得像个真实的人,而非坟墓、遗迹、阴冷、诡异、大能与纷至沓来的遭遇奇遇……
  孟奇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笑意,左看右看,似乎融入其中。
  前行几步,他笑容更盛。灯火阑珊之处,故人佩剑提酒而立,王载的国字脸异常醒目。
  “真巧。”孟奇笑眯眯道。
  王载失笑道:“你两次经过我家门外,又没有掩饰气息,若这样都还不能发现你,我们周郡王氏哪还敢称顶尖世家?”
  孟奇含笑看着王载:“你啊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太老实,喜欢说实话,这个时候不应该来一句‘真的好巧’吗?”
  他顿了顿又道:
  “不过。我最欣喜你说实话这点。”
  每次都“解说”得那么好!
  王载被孟奇一通调侃逗乐,递过一壶酒,就在街上对饮起来。
  “你晋升外景了?”孟奇灌了一口,迈步往前。没有停止享受红尘喧嚣。
  王载点头道:“之前一心想着一步登天,迟迟没有尝试突破,后来家父专程写信骂我,言我王家之学尚中庸。过犹不及,这才让我幡然醒悟。”
  “我之道非你之路。”孟奇微笑道。
  走到街尾,两人默契没有多语。沿着岔路,各自分开。
  这时,孟奇前方有青衣潇洒公子提着酒坛行来,边喝边歌: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公子流苏!
  孟奇举起酒壶,哈哈一笑,灌了一口,流苏亦然。
  两人随即擦身而过。
  相逢一笑足矣!
  …………
  何暮已是四窍,剑法更是出众,往往能胜过境界强于自己之人,在邺都武馆小有名气。
  年夜将近,他提着酒,来到过去苏先生住的地方,打算与之前每年一样自斟自饮,回味当初,感慨自己有这番机缘。
  推开大门,他目光顿时凝固,俊美洒然的苏先生披着青袍,扎着木簪,与几年前一样坐于点点红梅之下,面朝铜炉小火,手中依旧捧着书册,专注品读,带来难以言喻的安宁静谧。
  何暮放缓脚步,减轻呼吸,小心翼翼靠近,恭敬问道:
  “还是《天问》?”
  孟奇笑了笑:“读得越多,越感自身所知甚少。”
  何暮微微点头,没再多言,放下酒坛,坐在老位置,听着苏先生讲解诗书。
  红梅铜炉,白雪飘零,声音富有节奏韵律,让人心平气和。
  天色濛濛亮,孟奇放下书册,缓缓起身,含笑看着何暮:
  “这是某两年前推敲所得,好好修习。”
  屈指一点,正中何暮眉心,种种画面闪现。
  何暮回味之际,发现苏先生踪影消失,只留下一句笑语:
  “莫要坠了我的名头。”
  …………
  踏着积雪,孟奇负手走上莲台山,黑夜笼罩,山顶寺庙只有点点灯火透出。
  夜色冷清,寒风催人清醒,心灵轻松了不少的孟奇怡然自得沿着台阶登山,不慌不忙,不急不赶。
  半山亭在望,孟奇回想起昔日点点滴滴,傻傻的小师弟,忧郁的师父……
  当!
  一声钟响,清越荡开,在夜色里有着奇异魅力,似乎能唤回苦海梦迷之人。
  空闻方丈敲钟?
  孟奇怔住,只觉心头最后一丝阴霾与疲倦被彻底荡除,一颗心重归活泼,像是洗去了尘埃。
  红尘繁华,鲜活生命,同伴亲长,互相扶持,种种乐趣,悠然自得,这是曾经的我,亦是现在的我,不管日后如何,目前绝不能任由大能“夺走”,不能让他们乱了我的心境!
  此时,他耳畔传来六道轮回之主的声音,让他远离少林,准备任务。
  转身,离去,没过多久,孟奇就在千里之外了。
  他心中忽地涌起昂扬的斗志与战意,长啸出声:
  “今日刀剑在手,斩神杀仙灭佛!”
  慷慨而歌,似在回答江芷微之前的问题。
  声音远远荡开,身影消失。(未完待续。。)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一世之尊 > 第四卷 二十年纵横间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心灵之旅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十二篇 银河领主作者:我吃西红柿 2月光变奏曲作者:青浼 3全职法师作者:乱 4龙族3 黑月之潮(下)作者:江南 5弹痕作者:纷舞妖姬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