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十七章 一剑

面对愤怒的播密国师,孟奇只觉自身像是汪洋大海上的小小打渔船,随着暴风雨和惊涛骇浪起起伏伏,随时可能倒覆,但无论如何也抗衡不了自然伟力,只能寄希望于努力和运气!
  “胡说!”
  整个播密的红雾翻滚,隐藏其中又被它排斥阻隔的阴冷潮湿之意波浪起伏,汹涌澎湃,时不时有阴灵凭空浮现,让诸多老怪物不寒而栗。
  七曜邪神正与无法离开岩洞的“看门人”交易物品,突然皱起眉头,气势攀升,身周七颗邪异星辰腾空,光芒洒落,照耀肉身。
  “怎么会有此异动?”七曜邪神沉声道。
  看门人气息内敛,悠长叹了口气:“老夫这是第二次感觉到阴冷潮湿之意汹涌,不知出了什么异变……”
  他语气惆怅而沧桑。
  “第二次?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七曜邪神的星光阻隔着阴冷潮湿感觉的入侵。
  “看门人”苦笑起来:“那是一个甲子前的事情了,老夫自此被锁在此处,难以摆脱,不得以和叶玉琦合作,期待她能帮忙斩断锁链。”
  七曜邪神好奇此事很久,但觉得事关重大秘密,一直没有问,如今听“看门人”主动提及,顺水推舟问道:“老兄,你到底被谁``锁在这里?又看守什么门?之前深入岩洞探寻的绝顶高手为何失踪?”
  “看门人”吐了口气,满脸的苦色:“这么多年,老夫也在问自己,当初什么都没做,仅仅遇到了一个神神叨叨的年轻道士,就被他锁在门边,吩咐老夫尽心看守,等待有缘之人。而失踪的绝顶高手与老夫无关,岩洞内分岔众多,杀机密布,深入地底,诸多地方残留魔气,似有阵法约束,稍微行差踏错半步,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至于看的门,呸,那能叫门!不知哪个野孩子用炭笔在岩壁上随手画出的门!老夫仔仔细细摸索一个甲子都毫无收获!”
  七曜邪神听得一愣一愣:“真的?”
  “当然是真的。要不老夫带你去看看,刚才的交易就不加添头了。”看门人觉得自己脱困在望,也不怕被人掌握正确道路了,反正岩洞内能采集的天材地宝差不多都落入自己手中,换取了修炼和炼制延寿丹药之物。
  七曜邪神警惕之意不减,生怕看门人借助岩洞内的杀机坑自己,但又对神秘的门和门后的事物分外感兴趣,觉得有大机缘大奇遇,于是沉吟了下道:“老兄。你在前面带路。”
  “胡说!”
  怒吼与恐怖的气势齐齐压向叶玉琦,但她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淡定自若:
  “如果没有走错路,你为何沉睡多年?”
  “如果没有走错路。你为何不记得自己是谁?”
  “如果没有走错路,你千方百计弄出去的分神为何忘记初衷,忘记关于无忧谷的一切,寻寻觅觅多年都无法再次踏入此地?”
  一声声质问宛若惊雷。劈得老者气息起伏,语不成言,只能不断怒吼:
  “胡说!”
  “明明是无忧花的影响!”
  “不。是黄泉水!我借助黄泉水练功!”
  孟奇周身淡金闪耀,承受着汹涌澎湃的压力,原来外界的“冥皇”是播密国师这个老怪物偶然清醒下弄出的分神,以求他独立成长,最终唤醒本尊,解决后患,结果,他也忘记了“前尘”,只记得要寻找无忧谷,但不记得为何要找!
  难怪当时斗姆元君没有“察觉”,反应不及,让“冥皇”元神逃脱,她见多识广,恐怕早有所料,故意为之!
  叶玉琦背后星辰化作的暴雪徐徐旋转,中央虚无之意愈发深重,语气冷冽,再次开口:
  “无忧花哪有如此强的药力!”
  “若是黄泉水,你早就彻底忘记前尘,如何能回想起来?”
  “你明明猜到自己出了纰漏,却不肯承认,东拉西扯!”
  “胡说!”老者红褐色双目满是杀意,蛇形之簪碎掉,白发披散,宛若一根根细蛇,似乎准备动手杀掉眼前这可恶女子!
  叶玉琦扬了扬手中令牌,嘴角勾勒出一丝笑意,似钦佩似自信:
  “他说杀你只用一剑!”
  杀你只有一剑……孟奇被这霸气十足的话给震撼到了。
  “胡说!”整个播密的阴冷潮湿之意倒卷,一个个阴灵如同触手,飞向老者身周,浓郁的杀意让孟奇的八九几乎破功。
  在老者出手的同时,令牌飞出,虚空撕裂,一道剑光斩出!
  石室连同无忧谷顿时变得白茫茫一片,但孟奇已成外景,窍穴打开,隐约感觉到了这道剑光的轨迹。
  它似乎不太强大,也没有附加任何神异,但仿佛法与理的凝聚,直接穿透了层层实质般的阴湿,在诸多阴灵交汇的某个节点斩了一下。
  轰隆!
  一处节点断开,周围阴灵失控,发出厉声尖叫!
  原本这点攻击对播密国师算不得什么,但孟奇愕然发现,阴灵的失控在蔓延,一个影响一个,节点接连崩开。
  若是比喻,就像自己上辈子见过的多米诺骨牌,找到合适的排列,在正确的位置,只需轻轻一个力量,就能让整体轰然坍塌!
  剑光没有骇人听闻的威力,但它把握时机之准,判断老者隐患之准,皆是鬼斧神工!
轰隆!
  连环反应还在继续,老者极力稳固,但已是难以阻挡,一个个阴灵挣脱,恢复原本容貌,露出解脱之色,消散于半空。
  轰隆!
  阴冷潮湿之意彻底崩解,气流纷飞,若非此地还有封印阵法之力,怕是整个地底都会坍塌。
  等到夹杂阴冷的气流消散,孟奇看到了呆呆站在青绿玉棺前的老者。
  他神情茫然,低声自语:
  “怎么可能……”
  “当前怎么可能还有法身可以撕裂此地封印,透入力量进来……”
  “我的众生之灵怎么可能如此脆弱……”
  他的气息虽然不如刚才,但依旧强横。远在叶玉琦之上,依旧是法身水准,每一道低语都宛若邪魔的呼唤,让孟奇必须全力以赴才能稳定心神。
  就在这时,老者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元神气息急速衰败。
  孟奇顿时恍然,他几乎是达摩祖师同辈的人物,没有了诡异的秘法维持,没有了众多阴灵和宝兵、秘宝的生机延续,怕是早就寿元已尽。死前方朽!
  不过,正常而言,法身强者肉体是不会腐烂的,除非修炼有特殊功法,比如佛门法身会涅槃,金身结出舍利子,所以孟奇对老者的肉体跟随腐烂不算太惊讶。
  “他,他找到正确的路了吗?”老者气息消散前定定看着叶玉琦。
  “历代皆有正统的道路,只是需要漫长的时光。”叶玉琦顿了顿道。“他有自己的道路,但不敢言自身正确,唯一能肯定的是,你走错了。”
  老者轻叹一声。气息往内塌散,肉体化成血肉,血黄色光芒亮起。
  杀他果然只有一剑……孟奇不知出手者是陆大先生还是灵宝天尊,总之佩服得不得了。这逼格,不,这风范。简直让人神往!
  日后我也要……
  血黄色光芒消散,青绿玉棺亦是腐朽成泥,地上摆着一颗血黄色珠子,外表死寂阴冷,内里隐约透出无穷生机,让孟奇想到了之前被“吸收”的众多宝物。
  法身高人凝聚的奇珠……孟奇先是心热,接着下意识看了斗姆元君一眼,脑海内陡然冒出“杀人夺宝”四个字。
  当然,被杀之人明显是自己!
  再联想到之前大意,没能得到老钟头身上的物品,孟奇忍不住暗叹一声“流年不利”——因为从蒋横川死时的威力和效率判断,契约当无法损毁芥子环,或者能及时分割,除非里面有神话的机密事物,但若是那样,打开芥子环亦会当场损毁,所以没有先取老钟头身上的物品,打算给他留一个念想,以软化心志,便于拷问,结果他芥子环附加了禁制,身死环灭,抢救不及。
  叶玉琦脸庞素洁,看着血黄色珠子道:“此物于我有用,不若让我拿走,此地能找到的别的物品统统归你,若它们价值不高,我来补足。”
  呼,不愧是正道女侠,大派“掌门”,仙迹高层,果然光明磊落,不欺暗室……孟奇松了口气,点头答应。
  看着叶玉琦收走血黄色奇珠,孟奇八卦之心泛起:“叶仙子,刚才出手的是陆前辈还是?”
  他省略了灵宝天尊四个字。
  叶玉琦轻轻颔首:“是我姐夫。”
  看着她手中的令牌,孟奇目光炯炯,艳羡道:“法身随时可以出手相助,真不错。”
  他同时想到了崔清河身在平津,亦能借助佩剑遥遥出手。
  “类似器物需要法身高人日常温养,心灵沟通,总之非常复杂,借物出手一次后就得重新温养一段时日,而且,一般的法身只能炼制一件,我姐夫至少两件。”叶玉琦看着手中令牌,眼神柔和,语气骄傲,“若是上古大能,则能借任何附有自身气息的事物遥遥出手,不拘数量,无需温养……”
  这样啊……孟奇不用担心罗教或者少林人人都能请来法身的出手了,不过,顾小桑那妖女说不得有类似之物……
  叶玉琦收好黯淡的令牌,顺口说道:“再过一次死亡任务后,你少不得遇到各处遗迹,里面或许藏有苟延残喘的法身高人,但他们都付出了一定代价,有严重隐患,不要被‘法身’两个字吓到。”
  “是。”孟奇郑重点头,难怪斗姆刚才那么镇定,早有预感,原来是有类似经历。
  他忽然皱了皱眉头:“说播密国师路走错了,确实是陆前辈的口吻,可什么杀他只用一剑,不太符合陆前辈的性格……”
  陆大先生平和谦冲,一心一意,专注虔诚,不像能说如此霸道冷酷话语之人,若是苏无名才正常,不对,如果是苏无名,话都不屑说,一剑就斩了过去……
  叶玉琦淡淡道:“这句话是我推测的,有问题?”
  “没有没有。”孟奇自觉问了一个蠢问题,环顾四周,寻觅收获,目光落在了龟蛇之相与门缝交汇的凹陷处。
  他摸了摸玄武佩,感觉它们大小合适……(想知道《一世之尊》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未完待续……)
  ps:第三更送上,求推荐票~
  三月最后一天半了,求月票!r1292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酒神阴阳冕作者:唐家三少 2第一卷 东林皆石作者:猫腻 3雄霸天下作者:骷髅精灵 4无心法师作者:尼罗 5月光变奏曲作者:青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