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回归

玉皇山巍峨高耸,四季皆有莲花开放,风景秀丽又不失庄严。
  时值正午,古尔多倒提天诛斧,步步登临,寻觅着天庭遗迹,苏妲己一身白纱,飘然若仙,但路人视若无睹,似乎根本就没看见他们。
  “大汗,光阴刀乃彼岸之物,自有灵性,你前来寻觅怕也无用。”苏妲己明眸善睐,笑吟吟说道。
  她颇好奇古尔多为何会选择前来玉皇山,此地虽有天庭遗迹,但光阴刀是彼岸级绝世神兵,如果与古尔多有缘,早就让他获得相应的好处,没可能等到现在,君不见“魔师”身负天帝传承,在玉皇山也仅仅得到一夜十年的馈赠,从而晋升天仙,未曾拿到光阴刀。
  古尔多身躯雄伟,步伐沉稳,没有回头,低声说道:“天诛斧诞生于九重天,和天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本大汗不是来寻找光阴刀与‘天帝玉册’的,而是碰一碰和天诛斧有关的机缘,也许天庭遗迹里有进一步让它苏醒的事物,有它当初飞离九重天无人问津的线索,弄清楚了这些,才能更好地掌握它,更好地提升自己,更好地应对天地间隐藏的棋局,更好地直面末劫。”
  苏妲己目光流盼,语气带笑,有着几分讶异:“自纯阳子陵寝事败后,妾身感觉大汗像是变了一个人,不再那么记恨于肉身被毁,不再那么偏执于打击正道,格局似乎都一下提高了不少。”
  古尔多自嘲一笑:“苏孟的嘲讽让本大汗感觉羞辱,此恨长存,但也骂醒了本大汗,目光狭隘绝非好事,大劫来临,须得胸怀全局,抓住一切机会提升自己,日后本大汗再次君临天下时,得好好‘感谢’他。”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我们尽快行事。免得行踪外泄,惹来麻烦。”
  山腰已有浮云,将此地衬托得宛若仙境,苏妲己正待说些什么。忽然看见一轮赤红的大日从云海里冉冉升起,染红了天地,绚烂又壮丽。
  好美的朝阳,好美的晨曦……苏妲己念头刚转,忽然升起不对的感觉。此时明明已经正午!
  山峰消失,化作苍莽大地,荒凉又古老,不见半点生灵,似乎更在洪荒之前,古尔多心头一凛,明白遭遇了埋伏,天诛斧已然扬起。
  就在这时,他和苏妲己听到背后传来一道声音:
  “道友,请留步!”
  愕然感应而去。他们看见赤红霞光之中飞来了一朵筋斗云,云端立着一位青袍男子,容颜俊美,鬓角略微斑白,脸上带着微笑,手中五彩仙剑明澈,高声吟道:
  “背远如来心炼忿,刀消彼岸证唯一。”
  仙剑一震,射出了朦胧模糊宛若波光的剑芒!
  苏孟?
  “元皇”苏孟?
  他竟然能在玉皇山埋伏自己两人?
  古尔多内心满是震惊,自己选择前来玉皇山并无外人知晓。就连苏妲己也是到了附近才明白目的地,有所疑问,而且自己还借助天诛斧掩盖了因果,让混沌的天机愈发幽深。哪怕传说大能,都未必能算出自己的下落,苏孟凭什么能预先埋伏?
  难道他可以时时窥探自己,一旦自己与霸王远离,立刻就前来埋伏?
  诸多念头纷呈间,古尔多已挥出了天诛斧。斧柄拦向剑光,斧头衍化成混洞,劈向了高处,撕扯扭曲着虚空,要打破这两界分割。
  苏妲己亦是吐出了散发香风的旗幡,将自身与古尔多笼罩得严严实实。
  与此同时,莫名高处浮现出另外一位青袍男子,冷淡沉默,心神只藏手中之剑,苏无名高于此界又无处不在,剑光一落,四面八方便皆有来袭,虚空重重都化长剑!
  天外有神剑,太上已忘情!
  左侧转出了头发花白的陆大先生,他目光纯净,对心中之人和手中之剑充满了独一无二的热爱,长剑挥出,分化如丝,掌握入微,层层叠叠,影响着事物的细微本质。
  极于情者极于剑,一生一世一心人!
  右边则高踞着帝袍皇者,山川河流环绕,日月星辰在列,淡金长剑挥洒出了浩浩荡荡的人道气息,勾动了无穷无尽般的能量,人皇剑已然苏醒至天仙。
  狂歌当哭临九霄,也为帝座也为你!
  四道剑光齐齐斩落,不断蔓延,互相重叠,瞬间演绎出赤青黑白之芒,纵横捭阖,亿万难描,杀机弥漫。
  四剑合一,诛仙剑阵!
  孟奇动用虚空印与“伪九幽堪舆图”分割两界之后,毫不犹豫选择了诛仙剑阵,不给古尔多留下任何希望!
四人皆是不亚于天仙,实力更甚金鳌岛之时,即使陷仙剑与戮仙剑还有缺憾,诛仙剑阵的威力提升有限,但再有限也是提高,当初就能击杀两大天仙,如今古尔多不过地仙,苏妲己也非天仙中的佼佼者,哪怕身怀法宝,手握天诛斧,恐怕也难有生路!
  孟奇记得月光菩萨的慈悲,可对敌之时岂能心有犹豫?
  因此他的打算是,只要古尔多与苏妲己能在诛仙剑阵一击之下没有彻底灰飞烟灭,那就将他们镇压,送至东方琉璃世界,如果他们扛不住,那自己也没办法。
  剑光纠缠,迅速演绎出混乱,不断吞噬能量、吸纳物质而蔓延的混乱,似乎不到天地的尽头,这混乱将无法终止,古尔多劈出的混洞也化入了混乱当中。
  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的熟悉,古尔多仿佛回到了未来,回到了当初冲和自毁时的剑阵盛况,那一次,他身负重伤,之后更是失去了**,一步输步步输,而这一次剑阵更甚往昔,恐怕会直接让自己陨落。
  剑光之中,古尔多与苏妲己竭力抵挡,心头情绪起伏不断:
  我才走出阴影,重新找到当初的豪迈,怎么能死在这里?
  我还要晋升天仙,自证传说,将苏孟捏死在手里,怎么能陨落于此?
  他神识衍化成实质,灌入天诛斧内,大喝道:
  “斧兄助我!”
  诛仙剑阵收缩,杀意临头,可天诛斧竟然毫无反应,毫无反应!
  古尔多一下愣住,混乱已至眼前,剑光道道加身。
  怎么会这样?
  难道我想弄清楚天诛斧当初飞离九重天却无人问津之事犯了它的忌讳?触及了某个禁忌?
  所以它抛弃了我这个主人?
  我到底算不算它的主人?
  早知如此,还不如继续浑浑噩噩!
  诛仙剑阵落下,古尔多瞬间化作灰飞,彻底烟消云消,只残念不甘与疑惑,而这时,天诛斧一震,九枚道纹齐齐发亮,斩破了混乱,遁出了世间,让孟奇等人困之不及。
  天诛斧跳出时光长河,飞入真正的混沌,突然,一只洁白如玉的手莫名伸出,握住了它的斧柄。
  它顿时安静了下来。
  …………
  有了天诛斧破开阵法逃遁的机会,苏妲己勉强支撑住了这一击,旗幡遍布伤痕,自身摇摇欲坠,现出了九尾白狐真身。
  “南无药师琉璃光王佛。”月光菩萨之声响起,将苏妲己收入了东方琉璃净土。
  孟奇静立几息,忽然长叹一声:“大劫来临,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古尔多当初何等威风,今日却死得无声无息,没有反抗之力。”
  所以,最重要的是提升自己!
  …………
  龙台。
  一切琐事完毕,纯阳子传承再入陵寝,孟奇等法身来到此间,借助月光菩萨传递消息,只待云鹤。
  又过一日,云鹤真人红光满面回来,显然收获不菲,孟奇似笑非笑看着他,引着他进入大阵,看得他有点莫名悚然。
  “苏小友,老道只是挖掘一些不重要的陵寝,不涉及主要历史进程,没造成什么收束之力。”云鹤真人讪讪说道,“要不老道分点宝物出来?”
  孟奇嘿了一声:“真人不用如此,我等都有好处,无需宝物。”
  “什么好吃?”云鹤真人顿生好奇。
  孟奇含笑道:“有人寻找到前世,留下了印记。”
  “寻找前世,留下印记……”云鹤当即愣住,旋即有了捶胸顿足的冲动。
  贪小便宜吃大亏啊!
  自己怎么没想到还能做此事!
  孟奇祭出了青蓝佛珠,一尊琉璃佛像凸显,大阵绽放濛濛光辉,将一切笼罩。
  对着药师王佛的影像行了一礼,孟奇传递神识道:“陆压道君让在下带一句话:九重天最上层。”
  青蓝佛光大亮,那尊佛陀虚影轻轻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孟奇感觉到了时空破开,乱流涌现,心头则想到了霸王。
  自己目前确实远不如霸王,但等自己晋升了天仙,不知能否单对单击败他?
  可惜,应该没有机会尝试了。
  乱流汹涌,孟奇陷入了眩晕的状态,中古之行至此结束。(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夜第四卷:垂幕之年作者:猫腻 2第一卷:大逆作者:无罪 3无心法师作者:尼罗 4破灭时空作者:任怨 5默读作者:Priest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