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五十一章 游戏结束

北周,昆仑山,灵气汇聚,郁郁葱葱。
  一道身影忽地出现于山脚,身着羽衣,头戴星冠,身体缭绕氤氲,但依稀可见体态婀娜,俨然是另外一位金鳌岛使者。
  她抬头望了望这座孤峰,只觉能看穿诸多虚妄与幻境的离火金眼仿佛被一层雾气遮掩,怎么都看不到白云深处的人家,虚空层层叠叠,天涯与咫尺总在一念之间。
  “果然是元始嫡传,难怪敢顶昆仑山玉虚宫这块牌子。”金鳌岛使者内心低语了一句,脑海里油然冒出了自己刻意搜集过的资料:
  “元皇”苏孟,略作传说与彼岸特征,一言可为天下法!
  大劫来临,各种应劫之人纷纷涌现,不能轻视啊,但终究还只是初入法身,这张请帖不接也得接……她随手摘下一片树叶,握于掌心,眼中忽有日升月降,斗转星移,大地成形,山川起伏,仿佛另外一重天地降临于了此间。
  五根洁白晶莹仿佛美玉的手摊开,树叶变得深邃,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天地,法则反透于外,染深了叶脉,构成了文字:
  “冬至之时,东海尽头,金鳌岛之宴,不见不散。”
  请帖一成,使者步履轻迈,转瞬间便穿透层层虚空,抵达了挂着“玉虚宫”匾额的道观前方。
  正当她要探出右手,敲响大门,将请帖交给玉虚弟子,让他们转呈苏孟,然后悄无声息离去时,动作忽然停顿。
  因为她神识感应之中,道观空无一人,所谓的禁法大阵不过是虚应故事,这里就像是一处荒山破庙,没有掌教苏孟,也没有弟子!
  好歹是有名有姓的门派,连个守门弟子都没有……金鳌岛使者呆在了玉虚宫门前,自己身为天仙。靠着秘法不知活了多少年,还从未见过哪个正规宗门是这样的。
  最为重要的是,请帖该给谁?
  就这样丢进去,等着苏孟或他的弟子回来发现?
  但自己强行于叶内开辟了天地。以震慑苏孟,让他不敢不来,而随手采摘的树叶材质很难长久承载一方世界,时间一久,又没弟子妥善保管的情况下。稍有触发便会灰飞烟灭,到时候,苏孟回来看不到请帖呢还是看不到请帖呢?
  道观空空荡荡,内里安静无声,只有莲花在开败,等待着下一次的绽放。
  金鳌岛使者在门口站了许久,只有鸟雀之声相闻,最终左手一握,将那片树叶捏成了齑粉,右手道力吐露。在大门内的照壁上留下了请帖的内容。
  之前一番做派白白浪费了……
  谁能想到昆仑山玉虚宫是这个鬼样子……
  …………
  霍离殇登上了海船,打算前往长华岛。
  曲白眉新死,岛主府灭门,长华岛正处在群龙无首、争权夺势的阶段,正适合自己目前的实力冒险,看能否攥取到足够疗伤的财富,而两岛相隔较远,霍离殇又是未愈之身,所以不敢长久飞行,免得积重难返。
  夜里无月。繁星藏于高空,四下一片漆黑,只能听到空旷遥远的海浪声,看见船只微弱灯火照耀下的波涛起伏。异常的安宁静谧,让人油然而生思家之情,备感孤寂。
  霍离殇泛起了长久以来的“离殇”,躲在甲板角落里,眺望远望,心绪难平。
  人离大道。边如游子离开家园,要经历无数折磨无法艰难才能返家。
  而千面万世历劫法正合自己脾胃,虽然危险,但隐约能看得到回家的希望。
  只不过这次遭遇了神秘组织的“太乙天尊”韩广,错判了他的实力与惹祸能力,以至于总是棋差一着,险些迷失了自我,以为过往经历都是幻觉,因为互换身份造成的幻觉。
  思绪起伏间,霍离殇忽然看到一叶扁舟经过,舟头站着一位身穿青色怪袍的年轻道士,他披头散发,俊俏出尘。
  好兴致啊,泛舟海上,乘风破浪,我曾经也这么做过好几回……霍离殇暗笑一声,回忆起了过往。
  能如此做的都有几分底气,这位年轻道士也不会例外,但不知是何方神圣。
  船舟交错之际,俊俏出尘的年轻道士忽地扭头,看向了霍离殇,一切顿时仿佛停顿,有种玄妙的感觉弥漫在四周。
  以霍离殇的见识和胆气,此时此刻也莫名心寂,似乎比面对那位神秘天仙还要危险!
  “修炼千面万世历劫法最忌讳遇到没当一回事的对象和承担不了目标本身与互换身份后造成的因果,否则千面幻生,诸行不利,步步动摇,自我模糊,遭到反噬。”披头散发的年轻道士看了霍离殇几眼,发出清雅但隐含沧桑的声音。
  “这……”霍离殇呆住了,似乎心底最大的秘密被戳穿了。
  他,他怎么知道千面万世历劫法的忌讳?
  年轻道士见他呆愣,微微皱眉:“千幻没给你讲过这些吗?”
  说到这里,他忽然顿住,忽地叹了口气:
“是我魔怔了,千幻怕是已经陨落多年……”
  语气沧桑唏嘘,小舟再次启动,转瞬之间,这位年轻道士便消失在了夜色下的茫茫大海里。
  …………
  天一岛,离火神殿。
  “金乌朝圣鼎”禁法打开,赤青黄白黑五色光华顿时冲出,彼此纠缠,矫如惊鸿,翩若游龙。
  范离双等金乌派强者各持法印,连连打出印决,层层交叠,化作罗网,加于五色光华之上,他们额头见汗,而汗水暗红,仿佛点点火焰燃烧,之前便已经炼制失败了一次,再没有退路了。
  当然,有了一次经验后,范离双对成功的把握又提高了不少。
  而孟奇闭目端坐,将道力灌注于殿内阵法,转化为金乌派的纯粹真元,供范离双等人使用。
  这个环节,换做旁人会非常麻烦,毕竟性质不同,周转相当慢,未必能满足范离双等人的消耗。但孟奇不同,他直接用**模拟了大日真火灌注,近乎同源同性,转化只在刹那之间。这让范离双非常意外,只觉夜帝深不可测,道力耗之不尽,能依靠提高灌注来维持转化后的产量。
  五色光华渐渐被收束在了一起,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连成了融洽的循环,自有的法则藉此交融,共同构建出世界的基础,一口泛着五色光华的仙剑隐约成形,内里物质暗生,氤氲飞腾。
  “夜帝。”范离双突然低喝了一声。
  自己等人历经艰辛。总算炼制到这一步了,再接下来能否真正成功,就全看夜帝怎么收尾,只是目前看来,成为天仙级神兵的可能只得五成。
  孟奇早有计较,手中多了一口略显暗淡的血色长刀,刀身极薄,有种妖异的美感。
  嗡!
  化血神刀拼命挣扎,但早就被孟奇留下烙印,损伤也还未完全恢复。被太上无极元始庆云一裹,顿时无法摆脱。
  然后孟奇双手一推,将化血神刀送入了五色光华中央。
  他要以化血神刀祭剑,完美收尾!
  这九日来。金乌派教了孟奇不少炼制收尾法,包括铸造者以自身祭剑、正常的道力收剑歌诀等,而孟奇选择了最好也是最浪费的一种方法,以一口天仙级神兵祭剑!
  轰!
  五色光华大作,冲出了殿阁,照亮了整座天一岛。一抹血色夹杂其中,艰难挣扎。
  受到牵引,“金乌朝圣鼎”内那头巨大金乌尸骸忽地张开了嘴巴,吐出了一朵小小的火焰,暗金近黑。
  火焰一出,直接落于化血神刀之上,之后只有灿烂到极点的光芒迸发,再也看不到任何事物了。
  孟奇全凭本能,以法力打出收剑歌诀,光芒渐渐收缩,一口氤氲铸就般的长剑呈现。
  它流转着五色光华,其上有着诸多蕴含道意的铭纹,轻轻一震,飞向了孟奇。
  孟奇感觉到了土行的厚重埋藏,金行的锋锐迸发,水行的生机勃勃,木行的成长繁茂,火行的灼灼其华,鲜花似锦,恰好构成了万事万物发展的循环,一方天地开辟成形,四象已定,物质衍生!
  “常言仙佛不在三界中,跳出五行外,此剑一出,仙佛亦归于五行,故名‘离仙’。”孟奇言出法随,剑身多了两个古朴篆字:
  “离仙!”
  离仙剑轻轻颤抖,如同小猫磨蹭着孟奇的掌心,充满了孺慕之情。
  竟然献祭了一口天仙级的神兵……范离双抹了抹汗水,只觉这九日所见所感太惊心动魄了,换做心灵稍弱一点的弟子,怕是会崩溃。
  孟奇收起离仙剑,拱手谢过范离双等人,然后传音出去,让云月拿报酬入内。
  云月进来后,神情有点古怪,孟奇不动声色,到了船上才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公子,金鳌岛没派天仙追索我们,以掩盖存在,反倒广派请帖,邀请其他法身高人冬至赴宴,闹得沸沸扬扬,如果我们没有掩盖行踪,也许,也许请帖已经送来了。”云月老老实实回答,说句真话,她心里放松了不少,不用被天仙追杀了。
  去金鳌岛赴宴?孟奇皱了皱眉头。
  自己何必去冒险呢?都已经得到了一口天仙级神兵!
  思绪电转间,他已经有了决断:“去找你家公子,告诉他游戏结束了。”
  对夜帝的邀请当然真正的夜帝去!
  “可,可我家公子不知去了哪里……”流裳等人低下了头,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假夜帝去比较好,那样真公子就安全了。
  孟奇笑了笑:“无妨,我们因果联系,还怕找不到他?”
  话音刚落,虚空重叠,混沌暗生,楼船穿过了层层屏障,出现在了一艘海船前。
  霍离殇正立在船头,忽然看见了熟悉的“自己”,看见了四位表情古怪的侍妾,然后他听到了熟悉的话语:
  “游戏结束了。”(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龙族2 悼亡者之瞳作者:江南 2将夜第五卷:神来之笔作者:猫腻 3第六卷 梵城作者:猫腻 4第二十七篇 第四绝地作者:我吃西红柿 5横刀立马作者:任怨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