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一世之尊 > 第六卷 东风夜放花千树 > 第四十七章 战略性转移

第四十七章 战略性转移

“这位公子请自重。”
  夜里海风微凉,卷起千堆雪,哗啦啦拍在码头边缘,声音回荡左近,霍离殇便仿佛数九寒冬被一湖冰水从头浇到了脚,眼睁睁看着幽湖转身走入船舱。
  曾经以为尽在手心的掌控脆弱得超乎想象。
  “船上肯定发生了变故,那位‘太乙天尊’韩广到底做了什么事情?”霍离殇放浪随意归放浪随意,可能成就法身者没一个是傻子,目睹幽湖的态度后,隐约把握到了关键所在,“也许引狼入室了……”
  甚至不仅仅是引狼,而是与老虎互换了身份!
  思绪电转,念头纷呈,霍离殇很快便有了计较:“幽湖灵秀而深沉,谨慎又小心,若没有把握,不会多做举动,而云月娇憨活泼,藏不住心事,对我最是痴缠,看来得先从她那里打探情况并得到疗伤丹药。”
  幽湖是担心被那位“太乙天尊”韩广察觉?
  而云月有个习惯,喜欢迎着清晨第一缕朝霞吞吐花香,四周不能有人打扰,这是自己的机会!
  霍离殇再次回到码头货堆,闭目养神,等待天明,不再有半点焦躁不安,法身高人的心灵境界展露无遗。
  一线红霞染红了海天交界之处,云月踩着小蛮靴,从船舱内走了出来,俏脸不施脂粉,双眸几能与启明之星争辉。
  “云月!云月!”又一次偷偷摸摸到了附近的霍离殇伪装成夜帝仆人,压低声音呼唤道。
  自己气息这般微弱,不涉伪装,与普通人无异,很容易成为灯下黑,瞒过“太乙天尊”韩广。
  空旷宁静的清晨,喊声虽弱,但毫无阻碍地传入了云月的耳中。
  云月侧身望向码头,看到了一位穿着仆人服饰的年轻男子,他笑容灿烂干净。目光里尽是对自己美好的欣赏与期待。
  霍离殇期待的目光里,云月板起了一张俏脸:
  “这位公子,你是何人?”
  这位公子,你是何人……霍离殇如被当头棒喝。再次呆立码头。
  我是你家公子,我是真正的夜帝……真正的夜帝……
  连最贴心的云月也不认自己这位“夜帝”了?
  刹那间,他忽然回想起之前一位位假夜帝在游戏结束时声嘶力竭的呐喊,如今这一切宛若重现,只不过丑角换成了自己。
  假作真时真亦假?
  当自己的姬妾、属下、朋友和敌人都将对方视为真正的“夜帝”时。他是不是便算替代了自己?
  而自己又是谁?
  霍离殇怔怔出神,仿佛陷入了形而上的疑难当中,又似乎遭受了沉重打击,就在这时,他看见云月将目光重新投于一朵朵鲜花,而左手背在身后,轻轻一扬,有碧绿流光悄然落于自己领口。
  这是一粒龙眼大小的丹药,色泽青碧,生机蓬勃。光是闻到清香,自家伤势便仿佛好转了几分。
  “夜流青颜丹……”霍离殇不动声色收起了这枚丹药,装作沮丧灰心,一步步离开了码头。
  有了这枚疗伤灵丹,自己至少可以恢复到外景水准!
  云月果然还是心向自己这位公子!
  而且她能提前准备好疗伤丹药,肯定是幽湖告知,幽湖这小妮子同样心向自己啊,只不过碍于“太乙天尊”韩广和船上变化,不敢明目张胆与自己接触,也暂时不敢拿出更好的仙丹妙药……一步步前行。霍离殇心中渐渐有数,似乎再次成为了“夜帝”,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轨迹都在自身把握当中,高高在上。包容俯视着一切,无别对待。
  “等恢复到外景水准,再找别的渠道与云月幽湖她们接触,获得更多更好的丹药,争取早日重归巅峰,光明正大对那位‘太乙天尊’韩广说一声‘游戏结束’。”
  “其实也不必如此麻烦。我如今身受重伤,没办法再传递力量到千幻面具,韩广消耗完剩余便会露馅,一位冒充夜帝的神秘强者肯定会让阴祖联想到什么……”
  霍离殇越走越是自信与坚定。
  …………
  夜帝船,舱房内。
  孟奇取下千幻面具,正在琢磨着它远程传递力量的法理,这与炼制的法身令牌不同,不是如臂使指的关系,另有蹊跷。
  说起来“夜帝”霍离殇已经半日没再传递力量过来,难道“青帝”或“太乙天尊”的诅咒这么恐怖?仅仅假冒名号,还无功法传承,霍离殇就栽了跟头?还是说他自己太倒霉,直接撞上了金鳌岛的手段?孟奇皱眉思索着此事。
  “公子,阴祖来听您的答复了。”流裳与云月等人掀开玉帘,前来禀报。
  孟奇点了点头,脸庞与气息同时变化,瞬间就成为了夜帝,与真正的似乎别无二致!
  “公,公子……”云月艰难吞咽了口唾沫。
  没靠千幻面具,他就能变化到这种程度?
  几乎以假乱真的程度!
  孟奇笑了笑道:“离殇公子残留的气息与传递的力量任由我琢磨,若还无法模拟,那我就白练玄功了。”
  幽湖与流裳等人看着“公子”的笑颜,有种分不清真与假的感觉浮现。
连最后的桎梏“千幻面具”都不起作用了……
  孟奇踏出内舱,看到了站在窗边的“阴祖”徐悲,他负着手,目光眺望着远方,正是金鳌岛方向。
  “离殇公子,考虑得如何了?”阴祖回过头,双眼鬼火闪烁。
  孟奇微微一笑:“我这人放浪闲散惯了,实在不想成为别人的下属。”
  这是他苦思后的决定,直截了当拒绝了徐悲的提议!
  金鳌岛使者是位天仙之事让他不敢大意和鲁莽,自己又不是非青萍剑不可,为什么一定得虎口夺食?
  金鳌岛明显在针对“仙迹”!
  面对天仙,自己或有保命逃遁之能,但如果被要求上金鳌岛拜见岛主呢?
  哪怕岛主只是幌子,到时候占据地利与人和的天仙也足以杀掉自己,此事又非摆脱魔佛控制的这等生死问题,不值得因此冒险!
  自己具备传说与彼岸特征,内天地特殊。已有洞天之相,再有几年时光,便能轻松突破到地仙层次,甚至十来年内有望证得天仙。缓一缓,放下几年,积蓄好力量再来也不迟,那个时候,什么天仙使者不足为虑!
  孟奇有认真考虑过邀请帮手来合围天仙之事。以自己目前的人脉关系,确实能组织得起灭杀天仙的阵容,光陆大先生、苏无名、逗比大哥、已证地仙的小白师叔与自己五人联手都有望办到,但前提是金鳌岛只有一位天仙使者,没别的强力人物,也得不到七海二十八界法身高人的援助,而自己无法肯定,所以此事风险太大,一不小心就让正道中流砥柱全完,不如暂时以退为进。
  “阴祖”徐悲深深看了孟奇一眼:“金鳌岛以天仙为使者。足见强横恐怖,老夫一直以为天下之大,无人能够拒绝,想不到离殇公子竟不为所动,见事情与想象不同便断然拒绝。”
  “金鳌岛行事诡秘,如今却被你知晓了存在,好自为之吧。”
  他没有劝说什么,到了法身层次,若无别的重量级理由,都是心意甚坚之辈。
  孟奇怀疑过“阴祖”夸大金鳌岛实力吓唬自己。但仔细思索后觉得能让他这种老资格人仙都俯首帖耳,死心塌地追随,不是天仙怕真办不到。
  地仙一流的人物,天道盟自身便有。唬弄不住阴祖。
  看着“阴祖”消失在甲板上,云月才从惶恐的情绪中挣脱了一点:“公子,公子,如今怎么办?”
  昨日还仅仅是得罪天道五老,举世皆敌,今朝便发展到了拒绝金鳌岛邀请。有可能被天仙级大人物追杀的地步!
  这惹祸的能力简直让人无法想象,也许真正的旷世无双!
  流裳、霞帔和幽湖的神情与云月相仿,诉说着内心的恐惧。
  天仙啊,已经不知多少年未曾出现过的天仙,相当于大日皓月的天仙!
  孟奇含笑道:“纵然为天仙,要想追索到本公子的行踪,也不是那么容易,你们放心,若事情危险,自会给你们安全度过危机的地方。”
  大不了将这艘楼船开回封神世界,开回自身所在真实界!
  流裳神情变幻连连,好半天才强笑道:“公子觉得没问题那就没有问题,早知刚才杀掉阴祖,金鳌岛就不会知道公子拒绝了邀请。”
  她还有点魂不附体的感觉。
  “这里是十绝岛,我想击败阴祖都得颇费周折,哪是那么容易杀人灭口的?而且若阴祖陨落,金鳌岛会不做调查?这反倒断了和解的可能。”孟奇随口解释了一句,“你们可知哪里有擅长炼制神兵法宝的门派或世外高人?”
  青萍剑之路暂时走不通,那就试试找人炼制的办法,而仙迹对七海二十八界探索不够,很多具体情况不甚了了,只能开口询问。
  霞帔脱口而出:“云海非想界金乌派,据说赤帝的神兵便是与他们联手炼制。”
  金乌派?云鹤真人提到的东海金乌派?孟奇心跳忽地快了一拍,想不到在这里有金乌派的踪迹?
  这七海二十八界和上古年间的东海究竟是什么关系?
  仔细询问之后,孟奇愈发肯定此金乌派便是彼金乌派,当即道:
  “拔锚起航,前往云海。”
  …………
  霍离殇打坐半日,实力缓缓恢复,再次有了初入外景的水准,气息变得幽深,动静间充满信心。
  他站起身,走向码头,打算再找云月等侍妾,争取尽快恢复巅峰,到时候,光明正大回到属于自己的夜帝船。
  他噙着清爽的笑容,抵达了码头,极目眺去,所见一片空白,只有海水摆荡,笑容猛地凝固。
  夜帝船呢?
  夜帝船怎么不见了?
  霍离殇赶紧拉过旁边的行人,急切问道:“老丈,夜帝船呢?”
  “一个时辰前,夜帝船就离开了十绝岛,不知去向。”花白头发的老者疑惑回答,这是来寻求奇遇的强者?
  海风嗖嗖,吹拂在霍离殇的脸庞上,他的视线里蔚蓝与白沫齐飞,但没了那艘鲜花盛放的楼船。
  不知去向……去向……(未完待续。)
  ps:重感冒咳嗽中,这章写了足足三个半小时。。

无忧书城 > 网络小说 > 一世之尊 > 第六卷 东风夜放花千树 > 第四十七章 战略性转移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亲爱的戎装(军装下的绕指柔)作者:折纸蚂蚁 2狂神作者:唐家三少 3天珠变作者:唐家三少 4三寸人间作者:耳根 5第一卷 少年侠气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