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一章 相见欢

玉虚宫外,天地靖平,彼岸交手余波造成的大规模毁灭已经在回溯时光改变历史的影响下复归原状,山清水秀,红尘阡陌,而玉石栏杆围成的三十六古井里有二十四口不断腾起焰光彩霞,宛若煮沸,点缀出梦幻超凡的感觉。

重重宫阁深处,玉虚殿内,孟奇坦然受了广成子、赤精子、高览、江芷微等同门与好友的恭贺,正式接掌此地,成为货真价实的玉虚宫之主,新的“元始天尊”。

一番礼数过后,广成子看着金灯璎珞缭绕,庆云之光如同檐前水幕的孟奇,深深叹了口气道:

“掌教师弟,何苦呢……”

自身这方也没有实质上的损失,退一步风平浪静啊,道途断绝不仅仅意味着本纪元超脱无望,而且反噬缠身,本来不遥远的道果雏形恐怕也将变得艰难。

到了传说境界,历史改变若是极大,就像昔日元始天尊打开时光根源,截取并抽出封神及之后的一段“河流”,大能们会因着本性灵光位于无穷高处,残留部分与己无关的记忆,但若是这种历史的改变直接牵涉了自家,那就会被混淆认知,不觉得自身的经历有什么问题,只有登临造化,能感受到时光长河的冲刷,才会对本身发生过又遭改变的事情有所了然,可依旧缺乏真实体验感,就像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梦境,自身命运另外一种发展的梦境。

不到彼岸,不离苦海,终究不见真实,哪怕广成子这种探索彼岸不缺乏积累的造化圆满者亦是对当初的死亡没有刻骨铭心的仇恨,仿佛梦到了被谁杀死,没道理醒过来还追究。

至于江芷微与阮玉书更加难以体会孟奇斩出那一刀时的心情,不是不够了解,而是压根儿不明白怎么回事。

境界之别,不仅仅在于实力。

而那么多境界里,又以彼岸与之下层次差异最大,天渊之别亦无法描述!

孟奇目光柔和,不见丝毫彼岸威严,环视一圈后缓缓说道:

“对金母而言,这当是最好的发展。”

“若是我隐忍下来,先偿成道之恩,则以目前的状况看,不外乎帮祂两件事情,一是阻弥勒挣脱苦海,让阿弥陀佛做减求空的努力停滞不前,二是多方筹谋,帮小桑冲击彼岸,助金母更近道果,而了断成道之恩后,我亦肯定道果雏形,有资格参与祂们的争夺了,并且心中怨气与仇恨犹存,加上小桑的关系,断无和祂合作的可能。”

“因此祂故意激我斩出那一刀,这样一来,不仅我道途断绝,本纪元再无望与祂争夺道果,还能延缓元始老师超脱的步伐,为祂留下希望,至于弥勒挣脱苦海之事,在金母露出真实面目,阿弥陀佛暴露了伏皇后,我襄助哪方都无关大局,而小桑冲击彼岸时,有没有成道之恩,我都会全力帮忙。”

“有此一石数鸟之事,金母怎么选择不言而喻。”

静静听着孟奇描述,文殊广法天尊忍不住感慨道:“上古年间,祂就精于谋划,成为彼岸后,对人心与局势的把握更加让人不寒而栗。”

这件事情的关键点在于,有没有“成道之恩”,掌教师弟都会帮金皇的做减求空产物冲击彼岸,既然如此,把“成道之恩”浪费在这上面,金皇明显无法得到最大化的好处,不如逼得掌教师弟自绝道途,顺便还能拖住老师成道的步伐。

而这个关键点,从最开始就是金皇刻操纵人心与命运刻意营造出来的。

从顾小桑出世,从掌教师弟被魔佛放入棋局,金皇便在等着这一刀了!

这些细节,光是想想就有陷入万古冰窟的感觉,发自骨髓的寒冷与绝望。

“可也要掌教师弟愿意斩出这一刀啊……”广成子再次叹息,不愿见到孟奇为了自己等梦幻泡影般的命运行此得不偿失的事情。

孟奇笑了笑,继而正色道:

“我若斩不出这一刀,就会慢慢被‘彼岸境界’同化,成为高高在上的天意,再无半点人味。”

“而他人之道非‘我’之道。”

“这一刀,断绝的是道途,救回的是‘我’。”

“若连‘我’都没有了,道果不道果,超脱不超脱,又算得什么?”

他没有多说这件事情,此乃自身经历、三观与信念共同铸就的想法,别人无法理解很正常,而哪怕前路艰险,甚至断绝,自己也义无反顾。

等到亿万劫后,等到不知多少个纪元后,是“元始天尊”苏孟,还是单纯的元始天尊,便是区别所在。

言尽于此,他转而看向高览,人皇剑自脑后明净圆光里飞出,投向了对方:

“皇兄,大周一时难复,但东海诸岛,封神各国,西游四大部洲,都大有可为,再立人道并非难事,希望有朝一日,你我能够并肩。”

高览接过人皇剑,对改变前的经历顿时多了几分真实感受,哈哈一笑,豪迈开口:

“不用激俺,朕这一生,向来不落人后,迟早人皇与天尊并称。”

说完,他提起淡金长剑,转身走向了玉清殿外,见此情状,文殊提醒了一句:“打神鞭还在掌控之中,你不要忘了去兜率宫取。”

罗教与佛门横扫天下之际,并未放过封神世界,齐桓公小白躲入了兜率宫。

高览薄唇轻抿,微微点头,昂首离去。

孟奇又看向了江芷微与阮玉书,笑了一声道:

“以后别叫错了我的称呼。”

原本因为孟奇登临彼岸,脑后圆光明净无暇,头顶庆云幽深混沌,身周金灯璎珞缭绕,江芷微与阮玉书都有着强烈的疏离感,似乎双方之间有了不可逾越的鸿沟,以前认识的苏孟已经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了,可随着这句话出口,江芷微噗呲出声,阮玉书抿嘴浅笑,都觉得距离被一下拉近了。

这或许是最没有大人物味道和架子的彼岸者了。

“是,小和尚。”江芷微忍笑回答,阮玉书轻轻颔首。

孟奇含笑道:“你们若能深入体悟本性灵光,分辨出历史改变造成的‘真’与‘假’,日后受益匪浅。”

又陆续指点了赤精子等同门一番后,孟奇让祂们分别离去,自身先得稳固境界。

等到玉清殿内恢复了万古不变般的寂静,他脑后明净圆光一闪,青碧蓬勃的大道之树若隐若现,枝头挂着两枚虚幻道果与霸王绝刀、三宝如意,而顾小桑出现于身前。

她已不见了之前的俏脸煞白,双眸带泪,整个人宛若无事,只是空灵的气质里多了几分沉静。

“放心,妾身一向被打击惯了,不会就此垮掉,只是有些茫然,过去的自己又有几分不是金皇塑造。”顾小桑浅浅一笑,少见地在孟奇面前坦然心情。

孟奇看着她道:“金皇只能引导,关键还在自身原本性子,能过传说这一关,为夫相信你会慢慢走出来的。”

顾小桑闻言低笑:“相公这种语气说话,妾身总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她顿了顿,继续道:“可心里总是不甘,走出来又如何?还不是得按照祂的‘安排’,以滔天的恨意激励自身前行,以决绝的心性冲击彼岸……还不如斩掉自身,换来祂本纪元道果无望。”

“你不会如此选择,这等同承认自身就是金母附属,没有自己的存在意义。”孟奇微笑看着顾小桑道,“而且你冲击彼岸,也不仅仅是为了金母。”

“……”顾小桑愣了愣,眉头展开,眼波流媚,“相公又要说什么肉麻话?”

孟奇轻咳一声道:

“成就彼岸后,时光已难侵蚀,而身边之人不可能都能彼岸,哪怕我用尽所有手段,到了亿万年后,到了几个纪元后,他们终究会一个又一个逝去,让我与红尘俗世的牵绊越来越少,最终彻底隔绝,成为高高在上的大人物。”

他声音萧瑟,仿佛已经看到了那样的结局:

“这就需要你帮我,成就彼岸,携手共存。”

顾小桑眼睛一点点弯起,然后低低笑道:

“相公越来越会说话了……”

说到这里,她眼波一转,望向玉虚宫外,含笑道:

“有好处送来了。”(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一卷 少年侠气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2第四卷 星光流年作者:猫腻 3剑来作者:烽火戏诸侯 4大奉打更人作者:卖报小郎君 5第二篇 战神罗峰作者:我吃西红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